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十二)

字体:[ ]

 
  第201章 水下孤城6
  
  洞穴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地上有一层薄冰,看起来非常打滑,耳朵里只能听到外面瀑布的水流声。
  众人全都在山洞里集合起来,准备沿着地上的血迹往前找,血迹蔓延在薄冰之上,一直往前蔓延,不断的涌进黑暗之中。
  温白羽的眼睛本身就看不清楚,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轮廓和光线,现在光线暗下来,彻底就成了瞎子,连轮廓都看不清楚了,伸手抓住万俟景侯的手,被万俟景侯拽着慢慢往前走。
  唐六爷赶紧从后面追上来,他们要找的方清可是血月族的人,如果这是真的话,找到方清所说的水下孤城,那么就能找到血月族巨大的禁术宝藏。
  唐六爷自然是心动的,不想落在后面,紧紧跟着他们,一步也不离开。
  慕秋从竹篓子里将灯拿出来,点了火提起来照明。
  他趴在唐无庸背上,脸色有些苍白,呼吸还有些重,显然是因为失血头晕的缘故,尖尖的下巴搭在唐无庸的肩膀上,说:“师父,我给你照明。”
  唐无庸难得笑了一声,说:“我现在眼睛又看不见。”
  慕秋一手提着灯,一手在唐无庸眼前晃了晃,似乎想看看唐无庸是不是真的看不见。
  哪知道刚晃一下,就被唐无庸的铁爪子抓住了,说:“老实呆着,抱住我脖子,一会儿掉下去了。”
  慕秋说:“师父你眼睛不是看不见吗?”
  唐无庸指了指自己耳朵,说:“听也听得出来。”
  众人快速的往前走,离开了洞口,地上的冰就消失了,洞里面很阴冷,潮气也非常大,地上没有冰,但是长着一些苔藓,踩起来有些打滑。
  洞窟似乎非常深,应该是穿山而过,看起来无比幽暗,温白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睛看不见的缘故,所以觉得耳朵就格外的灵敏,他突然听到了一种声音。
  是水声!
  轻微的水声从洞窟里面传出来,温白羽奇怪的说:“这个洞窟有暗河?”
  万俟景侯似乎也听到了水声,说:“在前面。”
  众人又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一条暗河,山洞的路被淹没了,前面全是水,一直在流淌着,因为这边地势高,所以没有流过来,怪不得这个山洞这么潮湿,原本以为是外面的瀑布造成的,结果是因为山洞的内部有一条暗河。
  暗河很深,有种深不见底的感觉,他们站的地方地势比较高,前面类似于一个大盆地一样,水都积攒在里面,血迹到了这里就消失了,再也看不见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暗河,难道方清被拖了进去?
  如果刚才的血迹是方清的,那么方清很可能就被拖了进去,这么一片水域,不知道要怎么去找。
  就在这个时候,“咕嘟!”一声,水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水泡来。
  温白羽侧耳听了一下,立刻转头看向那个水泡,不过他看不见东西,其他人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水面有些波动,但是并没有看到水泡,那一声“咕嘟”好像只是错觉而已。
  “咕嘟……”
  “咕嘟咕嘟……”
  “咕嘟!”
  水面开始波动起来,大量的水泡从水底涌上来,万俟景侯让温白羽后退,拦在自己身后,说:“水里有东西,要出来了。”
  他说着,就听到“哗啦——”一声巨响,紧跟着是唐六爷的人大喊着:“有水怪!!!是水怪!”
  巨大的水波一下涌起来,水面突然裂开了一个深灰色的东西,带着滑溜溜的光亮,一下从水里扎了出来,众人先看到的是深灰色的圆顶,非常光滑,在慕秋微弱的灯光下,那深灰色的圆顶闪着光,透露出一股粘液般的粘腻感觉。
  圆顶破水而出,众人这才看出来,这是一条巨大的鱼!
  类似于鲶鱼的东西,嘴巴两边还有两条很长的胡须,但是那大小和粗细看起来并不像是胡须,怎么看怎么像是粗壮的触手,每条都有小孩手臂那么粗,上面布满了肉刺,看起来密密麻麻,非常恶心。
  怪鱼从水里一下冒了出来,众人注意到他冒出水面的时候,脑袋上竟然有一条长长的伤疤,还流着血,把附近一片水染红了,很快水波荡漾着,把那片红给冲散了。
  唐六爷立刻大喊着:“准备弓弩!”
  唐六爷的打手赶紧从背包里把弓弩拿出来,撘上弩箭,对准了那巨大的水怪,“嗖——”一声射了出去。
  弩箭的尖端闪着黑色的荧光,看起来是淬了毒的兵器,一声巨大的嗡鸣之后,弩箭飞一般射了过去。
  “嗬——!!”
  有人大声抽了一口冷气,喊着:“被怪……怪物卷住了!”
  就见那条怪鱼突然卷起自己的胡须,破风而去的弩箭瞬间被怪鱼粗大的胡须给卷住了。
  怪鱼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好像婴儿的哭声一样,实在难以形容,猛地瞬间一甩胡须,就听“嗡——”一声,那根弩箭被一甩,猛地打过来。
  万俟景侯说了一声:“当心。”
  随即快速的一跃而起,猛地一踩旁边的石壁,借力向前,“啪!”一声,就见万俟景侯伸手摸向腰间,腰上的吴刀顿时划出,银光一现,“啪”一声脆响,破空的弩箭被万俟景侯一下从中间削开,巨大的冲击力让两瓣的弩箭飞快的冲向左右两边。
  这个时候在黑羽毛肩膀上趴着的小五突然翻身跳了下去,落地的瞬间一下长大,快速的将衣服一批,猛地跃了出去,温白羽只感觉到一股火热的风席卷过去,虽然他眼睛看不见,但是绝对是他家小五无疑了。
  小五猛地越出去,手中的短刀“唰——”的在手心里一转,怪鱼的胡须甩出弩箭,一看没有射中,立刻发出“啪!”的一声卷了过来,直卷向万俟景侯。
  小五一下冲上来,手中的短刀猛地一削,怪鱼的反应竟然非常快,“唰——”一声又把自己的胡须收回来。
  小五在它还没有收回胡须的一霎那猛地跳起,一下跃上了他的胡须。
  众人发出“嗬——”的一声惊呼,温白羽虽然看不见,但是听着旁边的惊呼声,都感觉心惊肉跳的。
  小五跃上胡须,怪鱼立刻甩动自己的胡须,一下把小五抛上天去,随即“唰——”的一卷,胡须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瞬间将小五卷了起来,一下缠住他的小腿,顺着小腿快速的打转,猛地将小五缠了起来。
  小七笃发出“呋——呋——”的声音,全身的汗毛都要竖了起来,似乎觉得怪鱼黏糊糊的触手非常可怕,那上面全都是肉刺,肉刺也无比的坚硬,只要缠得紧了就会扎进皮肤里,也不知道有没有毒液。
  怪鱼卷住小五,立刻就要把他拖进水中,唐六爷看到这个场景,立刻冷笑着说:“年轻人就是这样,总是想要逞能,结果……”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慕秋突然指着前面,说:“哇,他有这么多兄弟?”
  温白羽看不见什么情况,所以不知所以,不过其他人顿时目瞪口呆了,就见怪鱼卷住小五,好像胜败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肉刺不断的卷紧,就咬叮进小五的身体里,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小五猛地发出一声的吼声,与此同时怪鱼的四周同时出现了无数个一样的小五。
  怪不得慕秋说那是他“兄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慕秋睁大了眼睛,虚指着,点来点去的数,说:“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好多啊!”
  一共九个长得相同的男人,眼睛里闪烁着红宝石一样的火焰,温柔的长相此刻透露出无比的冷漠,其中八个同时从空中落下,猛地向怪鱼袭击过去,怪鱼似乎也有些傻眼,如果说他们的区别,那就是只有被胡须卷住的小五手中握着短刀,其他的男人手里什么也没有。
  怪鱼被四面八方的包抄,好像一张无形的渔网阵,瞬间兜头砸下来,怪鱼猛地挥动另外一条胡须触手,“唰——”的一下横扫出去,但是这个时候,从上兜下来的那些男人目光一凛,突然变手为爪,在一声整齐的低吼声中,九个小五在一片火光之中,瞬间变成了九条烛龙。
  “吼——”的一声,一片火光炸亮,瞬间把整条暗河都点燃了起来。
  温白羽只感觉到眼见红光一现,亮的他眼睛差点又瞎了,众人纷纷用胳膊挡住眼睛,根本看不清楚那人是怎么出手的,瞬间之后,水面突然平静下来,暗河中只剩下一片汪洋的血色。
  “啪嗒”一声,九个一模一样的男人同时从高空落下来,落在众人面前,只有正中间那个手中握着短刀,其他人的动作样貌全都一模一样,瞬间九个相同的男人一下都消失了,最后只剩下中间的那个。
  小五甩了一下手中的短刀,将上面的血液甩下去。
  唐六爷吓得腿有些打颤,说:“这……这是什么妖术?”
  慕秋兴奋的说:“师父师父,这个小哥儿的动作好帅啊,你看不见真是损失了。”
  唐无庸挑了挑眉,说:“看来你的伤势好了,要不要自己下来走?”
  慕秋立刻抱住唐无庸的脖子,蹭着他耳朵说:“不要不要,我胸口疼得要死,不能自己走路!”
  唐无庸有些无奈,听着慕秋底气十足的喊声,怎么可能胸口疼得要死,不过他其实也没有想要放慕秋下来,只是说着玩而已。
  温白羽说:“咱们要怎么过去?前面都是水。”
  慕秋说:“这难不倒我师父的!”
  他说着,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布包,然后从唐无庸的背上滑了下去。
  慕秋蹲在地上,唐无庸说:“小心,别把伤口抻裂了。”
  慕秋挥了挥手,说:“知道了,师父就跟老头子一样,什么都担心。”
  唐无庸无奈的说:“你这臭小子。”
  慕秋把小布包拆开,小布包里面是一张布,然后又拿出一个椭圆形的东西,把尖头抵在布上,开始使劲捏那椭圆形的东西。
  那张布通过不断的充气,越来越鼓,越来越大,竟然就像现代的皮艇一样,一下变得老大,出现了船的形状。
  慕秋给船充满了气,脸上都是虚汗,站起来的时候打了一下晃,肯定是蹲的太久了,大脑供血不足,差点仰过去,唐无庸赶紧伸手接住慕秋。
  慕秋眩晕了一阵,眼前金星乱转,眼睛里全是血丝,定定的看着唐无庸,一瞬间有些失神,粗喘了两口气,这才站了起来。
  唐无庸说:“别逞能了,老实坐着吧。”
  唐六爷说:“这么小一条船,咱们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过得去,还有行李,全压上去还不翻了?”
  慕秋翻了一个白眼,说:“你动动脑子啊,不会少带点行李,就你们那些霸王弩,趁早都放下吧,遇到危险还要往上组装弩箭,沉得要死,一个人还不能发射弩箭,这么累赘还是别带了。”
  慕秋又看向唐六爷那些人,说:“还有你的打手少带点,又不是去抢地盘。”
  唐六爷脸色很阴沉,瞪着慕秋,说:“唐无庸都是我的晚辈,你一个小崽子跟我口出狂言!?”
  慕秋撅着嘴哼了哼,躲在唐无庸后面吐了吐舌头。
  唐无庸说:“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挑选一下装备和人手,准备出发吧。”
  他说着,转头看向万俟景侯,虽然眼睛看不清楚,但是还是很准确的找到了万俟景侯的方向。
  万俟景侯将那条隔水布做的船扔下水去,然后第一个跳了下去,温白羽也跟着跳下去,一下去就被万俟景侯接住了,其他人也跟着跳了下去。
  满满当当坐了一船的人,唐六爷好多打手和武器都被留在了上面,只带上了充足的水和干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