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十三)

字体:[ ]

 
  第206章 血尸鬼城1
  
  黑羽毛在半空中和血月族的长老缠斗着,猛地一甩黑色的凤尾,一下缠住了头顶上垂下来的细线。
  那细线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竟然锋利无比,黑羽毛的凤尾一下就破了,飘飘悠悠的断下一根羽毛来。
  黑羽毛眯了眯眼睛,嘴里发出不耐烦的“呿”的一声,手中猛地打出一把火焰。
  长老无虞猛地伸手将慕秋往前一递,黑羽毛已经不耐烦了,但是没办法不能伤害慕秋。
  唐无庸在下面看的心惊肉跳,立刻跑到墓室的旁边,顺着墓墙单手快速的往上爬,他爬的飞快,爬到和无虞平行的位置,快速的往前一扑。
  众人在下面看着,都替唐无庸捏了一把汗,毕竟他另外一条胳膊已经断了,只剩下一条胳膊,这样突然扑出去,看着就觉得可怕。
  万俟景侯见上面迟迟没有分晓,无虞每动一下,他身上的铃铛都会发出响声,温白羽和方清已经神志不清,温白羽是陷入了昏迷之中,而方清则是意识混乱,有些暴怒,小五使劲压制着他,但是方清现在谁也不认得了,正怒吼着,想要发泄自己的暴怒。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小五,说:“看着他们。”
  他说着,猛地跃身而起,纵身一踹墓墙,快速的借力跳起,然后是“咚咚咚!”三声,连踹了三脚墓墙,一跃比一跃高,等跃到差不多的高度,手中的吴刀发出“咔!”的一声,一下抖开了,漆黑的刀刃泛着光芒,猛地兜头一砍。
  无虞抬眼往上看,他手里捏着王牌,知道这些人都不想伤害慕秋,就立刻把慕秋举起来,万俟景侯的吴刀果然受制了,但是让无虞没想到的是,万俟景侯的这一下竟然是花枪,猛地转变了方向,而且速度极快。
  “啪嚓——!”
  一声脆响,回荡在漆黑的墓室里,众人看不见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能听到响声,随即是“啪啦”一声,有东西掉在了地上。
  方清猛地大喊了一声,一下从狂暴出解脱了出来,昏死中的温白羽也有了些好转,就见两串铃铛掉在地上,已经摔开了,上面还有血迹。
  无虞藏在银面具后面的眼睛阴霾的瞪着万俟景侯,说:“这不可能!”
  这个时候唐无庸已经从后面又夹击过来,他少了一条右臂,但是左臂还在,手中猛地一甩,甩出一个带着钢索的菱形飞镖,“唰——”的一下打过去。
  无虞猛地偏头,结果那飞镖一下绕到了他头顶上挂着的细线上,“嗖——”的一声将细线缠住,唐无庸立刻手劲手臂,猛地一拽。
  无虞的身体随着细线一晃,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惊慌失措,唐无庸不要命的冲上去,一把抓住无虞手中的慕秋,猛地踹在无虞的胸口,随即快速的松开钢索。
  就听“嗖——”的一声,唐无庸抱着慕秋快速的下坠,墓室的高度本身就很高,再加上无虞已经升到了二层的旋转石阶,这样摔下来绝对死定了。
  温白羽刚刚醒来,还有些头晕眼花,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快速的坠落下来,猛地一眯眼镜,手中一甩,“啪!”的一声巨响,凤骨匕首快速的甩出去,一下将唐无庸的衣服钉在了墓墙上。
  唐无庸本身抱着必死的决心,还打算在空中调整一下角度,让自己做慕秋的垫背,没想到温白羽这个时候出手了,他们竟然都没有死。
  唐无庸松了一口气,抱着怀里的慕秋,唐无庸的脸被刮破了,一脸全是血,滴答滴答的落在慕秋脸上。
  唐无庸一手搂着他,没办法给他擦血。
  万俟景侯和黑羽毛还在上面,黑羽毛一把拽住唐无庸缠在上面的菱形飞镖,猛地一拽,那条细线虽然坚固,但是也是无虞的脉门,只要不放开细线,无虞没有翅膀,只是一个普通凡人,根本没办法继续逃跑。
  现在慕秋已经救下来了,无虞的王牌也没有,万俟景侯也能敞开手脚攻击了。
  万俟景侯的吴刀,黑色的刀刃在黑暗之中划出数条光线,就听到“嗬——”的一声,有血从空中飞溅下来,随即是一个黑影落了下来。
  “啪嗒”一声,正好落在了温白羽身边,温白羽定眼一看,竟然是半张面具,面具碎了,必然是万俟景侯的杰作。
  无虞的面具一下碎了,黑色的头发猛地被隔断一半,万俟景侯伸手握着吴刀,在看到无虞的面容的时候,顿时愣了一下,随即冷笑着说:“原来如此。”
  无虞则是有些惊恐,似乎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脸。
  这个时候就听到“方清!方清!”的声音,头顶上突然直冲而下一个黑影,竟然是那只木头鹰。
  方清在下面听到声音,突然说“糟了!”
  就见那木头鹰飞下来,还没有飞过去,无虞突然眼睛一亮,手中猛地多出了几根金针,一把抓住木头鹰,将金针插进它的脑袋里。
  木头鹰的眼睛突然发出绿光,瞬间将墓室点亮了。
  无虞翻身跃上木头鹰,伸手一把拽断拽着他的细线,那木头鹰被蛊惑了一样,根本没有意识,猛地扇动翅膀,快速的往上冲。
  那木头鹰的体型不大,翅膀也不大,飞起来非常灵活,黑羽毛的翅膀略大,追了一会儿之后,发现旋转石阶的空间太狭窄,也就没有再追,但是心里颇为不甘心,猛地打了一个火焰过去。
  让人意外的是,巨大的火焰烧过去之后,似乎是有点成果的,一个黑色的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
  万俟景侯抓住细线,猛地伸出吴刀,那东西发出“啪”的一声,被万俟景侯的吴刀稳稳的接住了,竟然是一个盒子!
  万俟景侯快速的从上面滑了下来,落在温白羽身边,温白羽已经醒了,只是刚才身上麻痒疼痛,损失了很多元气,有些浑身无力而已。
  方清也是,满脸都是汗,紧张的看着上面。
  唐无庸抱着慕秋走回来,将慕秋轻轻放在地上。
  众人看着万俟景侯最后接到的盒子,唐六爷赶紧围过来,说:“这是什么东西?”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盒子,说:“这盒子会不会是寨子里的村民丢的那个盒子?”
  唐名禄在寨子里突然消失,这个盒子也不见了,他们去寻找唐名禄,才发现其实唐名禄是个内应,这个盒子很可能也是被唐名禄偷走的,唐名禄和无虞是合作关系,盒子在无虞手里也是情理之中。
  唐无庸捂着自己的断臂,说:“这盒子是血月族的东西。”
  他说着,伸手在盒子的锁扣上拧了两下,“啪!”一声就打开了。
  众人抻头一看,就看到里面放着一片金叶子,巨大的金叶子,跟芭蕉叶似的,上面刻着字。
  是众人都看不懂的文字。
  唐无庸伸手把金叶子拿出来,看了看上面的字,随即露出笑容,说:“就是这个,没想到在无虞身上,如果刚才没有打落下来就惨了。”
  这金叶子上,竟然记载的是炼血尸将的法门,当然还有解决办法。
  唐无庸快速的浏览下来,他对炼尸的法门完全不感兴趣,只是对解决办法非常感兴趣,但是很快,他的面容就凝固了。
  温白羽见他的神色,说:“怎么了?没办法吗?”
  唐无庸摇了摇头,说:“也不尽然,办法应该是有……但是这片金叶子不全。”
  不全……
  唐无庸说:“这上面只说了解救的药引,具体方法不在这上面。”
  温白羽说:“药引是什么?”
  唐无庸说:“圣池水。”
  温白羽心里只剩下果然两个字了,什么都脱不开圣池,金叶子没找全,现在还要继续找圣池。
  如果想要找到圣池,那就必须把铜片集齐。
  虽然唐无庸已经恢复了记忆,但是他砸碎了机关匣子,到底有多少块碎片,这点连唐无庸自己都不知道。
  他们手中已经有四块,看起来还是很渺小的一部分。
  万俟景侯说:“剩下的半本在哪里?”
  唐无庸说:“我也是第一次进禁地,应该在附近,咱们分头找找。”
  温白羽为难的说:“但是我们也不认识这种字,怎么知道哪本是下半本?”
  唐无庸把金叶子反过来给他们看,说:“这里有半个莲花痕迹,你们找另外半个莲花痕迹就可以了。”
  说是莲花,但是看起来有点妖异,花般错综复杂,带着尖刺,好像是一种特殊的符号。
  众人看了一眼就记住了,开始散开在墓室里翻找。
  典籍非常多,上面的字他们全都看不懂,但是目的很明确,找另外半个莲花标记,他们找了很长时间,墓室都要被掘地三尺了,所有的典籍全都拿出来翻,但是竟然没有任何一个莲花痕迹。
  方清奇怪的说:“难道不在这里?不会已经被人盗走了吧?”
  所有的典籍都被翻了一遍,翻了之后又给唐无庸过目第二遍,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倒是这些典籍让唐六爷非常垂涎。
  温白羽找的都累了,坐在地上休息,一回头突然发现躺在一边的慕秋竟然不见了。
  温白羽立刻跳起来,惊讶的说:“慕秋呢?!”
  众人回过头来,发现慕秋真的不见了,刚才也没有血尸,也没有长老,慕秋竟然这么消无声息的就消失了。
  最有可能的自然就是自己走了。
  唐无庸看着慕秋原本躺着的地方,叹了口气,喃喃的说:“他永远也不会信我……”
  众人又把典籍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收获。
  现在除了方清和温白羽,慕秋身上也有血尸毒,只要听到铃声就会被控制,这可不是个好兆头,想要找到解决方法,就要找到剩下半本书,当然还有圣池。
  温白羽感觉他们的前路越来越渺茫了。
  唐无庸把所有的典籍扔在一口棺材里,然后放了一把火,将棺材盖子盖上,将那些典籍全都烧了。
  唐六爷看的心肝都在滴血,感觉烧的不是典籍,烧的是他的肺!
  众人从主墓室上面爬上去,进入了二层的墓道,然后退出了墓葬。
  这墓葬里也算是九死一生,最重要的是,唐六爷一伙人根本没有淘到什么宝贝。
  他们没有回寨子,直接绕到了江口的地方,等到半夜租了一条船,渡江往襄国的地界去了。
  温白羽和方清身上除了有淡红色的桃花瓣之外,没听到铃声的时候都是不痛不痒的,根本毫无感觉。
  一路上唐无庸都特别消沉,没说过什么话,他其实是担心慕秋,慕秋被无虞抓住过,身上也中了血尸毒,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走了,身上的毒万一毒发了怎么办?
  温白羽见他一直沉着脸,拍了拍唐无庸的肩膀,说:“等回去之后,你和万俟景侯都派人出去找找,一来打听那半个莲花标记的事情,二来也可以打听打听慕秋的消息。”
  唐无庸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自己打听到消息之后,又有什么办法,毕竟慕秋不愿意见自己。
  因为唐无庸跟着万俟景侯他们回去,所以方清也就跟着他们回去。
  他们到了江对岸,见了民房休息,要等一等接他们的马车,正好大家就在这里吃饭补充体力。
  小五肉包子一样坐着,肉肉的小短手插着手,对着桌上一大盆锅盔视而不见,撅着肉嘟嘟的小嘴,似乎在生气。
  方清拿了一个锅盔吃,这地方只有这种东西,连个肉渣子都看不见,不过已经饿成这样了,就只能将就吃了。
  方清一侧头,就看到小五一脸气愤的样子,坐在他旁边,撅着小嘴巴,真想掐一把他肉肉的小脸蛋。
  方清说:“你怎么不吃?你吃腻了吧?”
  小五“哼”了一声,侧过头去不看方清。
  方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