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黑驴蹄子专卖店 作者:长生千叶(十四)

字体:[ ]

 
  最终卷:最后一个墓(九鼎卷)  
  第235章 兖州太平鼎1
  
  温白羽觉得脑袋里晕乎乎的,身边似乎很冷,“呼呼——”的刮着风,身体要冻僵了一样,肚子里一阵奇痛,疼的温白羽把身体蜷缩起来。
  他迷迷糊糊的看见一抹蓝色的光亮,眼皮太重了,根本睁不开眼睛,只能勉强睁开眼睛瞥一眼,然后就跟用干净了力气一样,再次闭上了眼睛。
  他看到一双蓝色的眼睛,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熠熠生辉,那个人用焦急的目光盯着他。
  那个人面相非常硬朗,身材高大,一双蓝色的眼睛在黑夜中格外的亮,他跪在雪地里,焦急的看着温白羽,然后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温白羽身上。
  温白羽眼睛睁不开,他隐约间看见了七笃……
  并不是小七笃,而是正常体型的七笃,没有小七笃那么娇小的身材,已经是个成年男人的模样,脸孔很硬朗,犹如冷峻的山峰,偶尔会露出傻气和憨气。
  “温白羽……”
  “温白羽……温白羽……”
  温白羽感觉七笃在晃自己,似乎还在喊自己的名字,然后他太累了,而且很冷,紧跟着一件衣服披在了自己身上,很暖和,比刚才暖和多了,但是肚子里还是一阵阵痉挛着,疼得要死。
  温白羽在疼痛和疲惫的折磨下,很快又陷入了昏睡,那双蓝色的眼睛彻底消失在他的面前……
  “温白羽?”
  “温白羽!”
  温白羽发出“嗬——”的一声,疼得他一激灵,又有人在摇他,而且耳边喊他的声音变多了,温白羽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是身上渐渐有了力气。
  他的嘴唇干裂了,嘴角都要裂开了,有些严重缺水,感觉周身很冷,冷的都要冻僵了。
  温白羽迷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万俟景侯的脸。
  万俟景侯一脸焦急的样子,把他从地上扶起来,旁边生起了火堆,万俟景侯用滚烫的掌心不断搓着他的双手,说:“白羽?你怎么样?终于醒了吗?”
  温白羽晃了晃头,从地上爬起来,他身上还是很累,发现自己周围竟然有很多人。
  秦老板、罗开、秦珮、魏囚水、谷雪、盘子、黎英、皮子、黑羽毛等等……
  很多人围着温白羽,四周是冰天雪地的山脉……
  白山黑水,这里是长白山……
  温白羽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他做了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他梦见被圣池抛回了西周,遇见了很多人,很多事……
  这个时候有人突然蹲下来,手掌在温白羽眼前晃了晃,说:“嘿,温白羽,你不是冻傻了吧?”
  温白羽顺着那人的手掌一看,是个少年,身材并不高,看起来也很瘦弱,一头长发束起来,穿着古代的袍子,竟然是慕秋!
  温白羽还以为自己做梦,结果仔细一看,人群似乎很壮大,除了一起来长白山的人,竟然还有小五、方清、老蛇、鬼侯、唐无庸、慕秋、戚明夏、麒麟……
  方清担心的看着温白羽发呆,对小五说:“你爸爸没事吧?”
  秦珮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说:“温白羽,难道你们被圣池抛出去之后,也抽空生孩子了?”
  温白羽:“……”
  这个笑话太冷了。
  温白羽低头看自己,竟然还穿着古代的长袍,白色的袍子被雪冻得都僵硬了,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咱们已经回来了。”
  鬼侯说:“剩下的话一会儿再说,先把解药吃了。”
  鬼侯递过来一颗丹药,看起来有点像同仁堂的大山楂丸,一个红色的圆溜溜的丸子,又有点像泥巴做的。
  温白羽闻到一股刺鼻的辛辣味,说:“这什么东西?我要吐了。”
  温白羽还在怀孕,肚子里本身就疼,现在一闻这种味道,几乎要立刻吐出来,捂着嘴干呕了两声。
  鬼侯说:“是解药,你昏迷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吃过了,都没事了。”
  鬼侯说着,把自己的袖子撩起来,众人就看到他胳膊上那些红色的桃花印记已经消失了,完全展露出一条白生生的手臂,又白又修长,皮肤看起来吹弹可破。
  老蛇咳嗽了一声,赶紧把鬼侯的袖子撸下来,说:“无虞,别着凉了,这地方冷。”
  温白羽:“……”
  万俟景侯把药丸接过来,递给温白羽说:“来,听话,张嘴。”
  万俟景侯的态度就跟哄小宝宝一样,而且声音放得很温柔,听得温白羽耳朵麻嗖嗖,不由就张开了嘴巴。
  万俟景侯把药丸放进去,温白羽立刻皱起眉来,辛辣的味道弥漫了口腔,还有一股花香,奇葩的是花香味含掺杂着一种炖肉味,这种口味实在难以形容,比奇奇怪怪味的小浣熊干脆面还奇怪……
  温白羽吞下药丸,鬼侯补充了一句,说:“多嚼几口再咽下去。”
  温白羽脸色很难看,皱成了包子,吞下药丸,眼睛四周瞟了一下,发现好像周围少了一些人。
  按理来说大家全都回来了,可是万俟流影和樊阴爻不见踪影,还有万俟流风和于先生也不知道在哪里。
  还有七笃……
  温白羽说:“你侄子呢?”
  慕秋率先接口说:“咱们坠入圣池之后都是分散的,好不容易集合在一起,万俟流影和樊阴爻现在还没找到。”
  他们不知道万俟景侯的侄子除了万俟流影,还有一个叫万俟流风的,而且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万俟景侯解释说:“流风和于先生去旁边捡些树枝添火。”
  温白羽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黑羽毛,迟疑了一下,开口说:“七笃呢?”
  在古代的时候,七笃并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事情,毕竟那时候他还是小七笃,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小七笃又萌又可爱,虽然外表并没有长大之后那么刚毅硬朗,但是他们的本质是一样的,对黑羽毛总是言听计从的,看起来就像是个小忠犬。
  而现在呢,一切又回到了起点,黑羽毛和七笃的芥蒂始终横在中间。
  黑羽毛摇了摇头,说:“没找到他。”
  温白羽惊讶的说:“不对啊?我刚才看见七笃了。”
  黑羽毛一愣,说:“什么时候?”
  温白羽把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七笃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事情说了一遍,还有他身上盖着的衣服,绝对是七笃的。
  黑羽毛脸色有些难看,看起来七笃知道他们会找过来,就自己走了。
  就在他们沉默的时候,突听一声大喊,因为雪地很空旷,所以喊声特别清晰,一听就是万俟流风的声音。
  众人全都警戒起来,抄起家伙快速的往前跑,温白羽也从地上爬起来,说:“是遇到危险了吗?”
  众人全都冲过去,就看到奇葩的一幕……
  茫茫的雪地里,万俟流风穿着现代的装束,十分修身,衬托着身材高大挺拔,旁边还站着于先生,而对面站着一个和万俟流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是那个人穿着古代的黑色衣袍,旁边的樊阴爻已经呆住了……
  一模一样,真是一模一样,除了装束和表情。
  万俟流风一脸惊吓的表情,而万俟流影当惯了殿下,习惯了处事不惊,惊讶的表情不会表露在脸上,则是眯着眼睛,戒备的打量着万俟流风。
  温白羽:“……”
  这画面太美了,就像是照镜子一样,不过万俟流影肯定觉得自己照出来的样子太傻,万俟流风肯定觉得自己照出来的样子太装逼……
  于先生只是愣了一下,瞬间就知道了,原来是镜像。
  冲过来的盘子看到这一幕,没有被万俟流风和万俟流影的样子惊讶到,反而被樊阴爻惊讶到了,一步冲上去。
  盘子身材非常高大,樊阴爻看起来就瘦弱了很多,盘子一步走上去,压迫的势头很强烈,旁边的万俟流影一下警戒,“唰”的抽出佩剑,拦住盘子。
  盘子有些惊讶,说:“师父?”
  樊阴爻已经全都记起来了,自然记得自己有个徒弟叫盘子,这名字还是自己取的,徒弟是樊阴爻的得意门生,尤其是在传承他的烹饪手艺上面,简直是得意的不得了,尽得真传!
  温白羽他们的队伍数量以下庞大起来,本身就已经足够庞大了,现在更加庞大了。
  他们还在长白山上,要尽快下山,毕竟他们现在还有任务在身上,一个基本无解,但是他们已经完成了九分之二的任务。
  温白羽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对了!那个酆泉狱主!你还记得他的长相吗?我终于知道他是谁了,张九!”
  他这么一说,在场好多人虽然不知道酆泉狱主是谁,或者不知道张九是谁,但是都有些惊讶。
  匡佑启说:“张九?就是巷之的那个弟弟?才四岁的那个?”
  才……四……岁……
  匡佑启不愧是匡家的顶梁柱,商圈的老油条,真是一语中的,才四岁!
  张九是章巷之的弟弟,而章巷之目前和匡佑启的侄子正在交往,所以经常和匡家来往,匡佑启也经常见张九,四岁的小张九看起来非常可爱,因为体弱多病,一脸怯生生的模样,特别招人疼。
  章巷之就在温白羽住的小区对面的幼儿园里当幼教,温白羽的儿子们也在那间幼儿园上学,张九因为体弱多病,很长时间都住在医院里,后来身体好了一些,也上那间幼儿园,蛋蛋和小羽毛特别喜欢和张九玩。
  张九的免疫力非常差,生下来就是夭折的命,体弱多病,而且身体里的阳气特别少,少到可怜的地步,因为身体差,头发有些发黄,软软的呈茶色,眼睛也是茶色的,小脸惨白惨白,个头也很小,一副怯怯的模样。
  章巷之说过,他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从小被母亲抛弃,心理上也有些阴影,不怎么爱说话,而且相师给他算过命,命格很惨,基本不能成年,小张九本身不叫张九,因为九是最大的阳数,所以后来改了名字,这样可以中和一些他糟糕的命格。
  就是这样一个怯生生,又无害的小孩子,还没到上小学的年纪,温白羽竟然说酆泉狱主是张九。
  但是万俟景侯仔细想了一下,那个酆泉狱主的一些特征真的和张九有些吻合,虽然长大之后变了很多,而且酆泉狱主也没有小张九那种怯生生又自卑的感觉,反而身上透露着王者的高傲,但是说到底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到底还有小张九的影子。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说:“先回去再说,回去咱们去见一见张九。”
  温白羽点了点头。
  众人准备从长白山开拔,先回去才最重要,然后去见一见张九,还有寻找九鼎的下落,和噫风邹成一联系一下。
  众人出了长白山,在附近的酒店休息了一晚上,大家全都累惨了,温白羽让新加盟的“战友”们把衣服换一下,换上现代的服饰,不然走出去太扎眼了,还以为是旅游景点合影的工作人员……
  慕秋换了冲锋衣和牛仔裤,小身板被包裹的严严实实,拽着自己牛仔裤的裤裆,动作很不雅观,说:“好奇怪啊这个衣服,勒的好紧,勒的我难受。”
  慕秋拽着裤裆的动作简直不堪入目,唐无庸倒是淡定得多,短上衣加黑色的修身牛仔裤,外面套了一件厚风衣,看起来有点像型男模特,袖子把胳膊遮住了,也看不到假手链接的部分,看起来和常人无异。
  慕秋围着唐无庸绕了两圈,拍了他屁股一下,说:“哈哈师父你的屁股勒的好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