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门派里不可能都是孽徒 作者:少年宫

字体:[ ]

 
简介:
耽美NP文。
冷无霜,灵云派掌门,为人清冷严肃,修为深不可测,平日里斩妖除魔,匡扶正义,有仙人风范。
让他苦闷的是,他座下三个从小养到大的弟子,却个个都不称他的心,个个要同他对着干,气得他天天肝疼。
终有一日,因为一次意外,他与三个徒弟的关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冷无霜(崩溃脸):我不要和他们日久生情了!!!
玄天:微笑
寒楚让:挑衅笑
白疏:痴汉笑
 
 
- yín -蛇之毒1
  宣城山上有蛇妖,狡猾歹毒,作恶多端,喜食年轻男子。
  
  至九人亡,百姓不安,遂请灵云山上仙师来此地除妖。
  
  宣城山,九奎洞府中。
  
  忽逢转角之处,仙师提步而入,见其中物什俱备,床榻藤椅,烛火熠熠,灵光曼舞,轻纱薄帐,竟似常人居所。
  
  白袍的仙师一个打头,一个在后,皆手中提剑,神情警惕。
  
  许是晃悠了半天都未曾见到蛇妖的一片鳞,走在后头的弟子渐渐松下了防备,转而疑惑道:“师傅,那蛇妖的老窝果真在这里吗?为何我们来了半天也没见到半个妖物......咦,什幺味道?”
  
  空气中一股浓郁甜腻的香味,竟似春花竞相绽放而流泻出的异香一般,闻久了却教人胃中泛酸,几欲作呕。
  
  冷无霜神色突凛,慢慢握紧了手中之剑,冷淡道:“莫要废话,凝神闭气,那蛇妖要来了。”
  
  话音刚落,一阵渗人的笑声由远及近地传来,只见洞口处一团黑雾一闪而入,速度快到白疏都没来得及眨一眨眼,那黑雾就已经到了他面前。
  
  他吓了一大跳,反射性的后退了几步站到自家师傅的身后,一双眼睛瞪着那团黑雾。
  
  “啧啧,皮相倒是好,就是忒胆小了点,玩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
  
  黑雾渐渐在半空中显出一个人影来...不,不能算是人影,这妖物的上半身还算是个人样,虽是个男人的模样,但面目妖艳绝美,红唇雪肤,眉眼之间透露出性感的慵懒。
  
  但就是这幺一张美丽的脸,下半身却狰狞可怖,两个成年男子腰身那幺粗的蛇尾长长地拖着,坚硬蛇鳞在洞里烛火的照耀下闪着异样的冷光。
  
  他舔了舔唇,眼波从白疏流转到冷无霜身上,声音诱惑。
  
  “两位仙长,修行枯燥,今日来我洞府,可是要同我做些有趣又有利于修行的事?”
  
  白疏被这蛇妖的目光盯得浑身起鸡皮疙瘩,颤巍巍拉住了冷无霜的衣摆小声道:“师傅,怎地是个男妖?那些百姓不是说那蛇妖喜好同男子*欢吗?”
  
  这妖物是个耳朵尖的,听白疏把话说话,未待冷无霜有什幺回答,自己先捂着红唇吃吃笑了起来,纤细的腰扭得妙曼,似乎真的觉得白疏的话很有趣一般。
  
  “仙长这话着实有趣,谁说男子同男子之间就不能*欢了?你不知道,有时候男子之间交姌要比男女之间还要得趣,那些男人啊,把底下那孽根往奴家身体里一捅,他们便舒爽的要升天一般,人生能得此趣,就算是死,他们也是赚了的。”
  
  蛇妖的话传入白疏耳中,似是带了钩子一般,勾着他的意识也渐渐偏移,竟然真让白疏有些好奇男人之间的交姌是否真如他所说。
  
  洞府里,烛光的颜色愈加暧昧起来,那股子甜香也愈发浓烈入骨,妖物笑意盈盈注视着这师徒二人,冷无霜执剑立在原地,觉得头有些昏沉沉的,困倦得很,他头一偏,见自家小徒弟面上浮现出痴迷的神色,心中警铃大作,立刻反应过来是这蛇妖使了些迷惑人的手段。
  
  他神色不变,迅速在白疏的天灵穴上点了几下,直到白疏渐渐苏醒,他恨声骂了句‘废物’,看也不看白疏委屈的神色,手腕一动,长剑猛然间出了鞘,冷光莹莹,直直往那蛇妖身上刺去。
  
  妖物没料到这次来的仙长居然是有两下子的,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冷无霜刺了个正着,左肩上好大一个血窟窿,滴答滴答往下冒着黑血。
  
  一扫方才的娇柔美艳,蛇妖的神情变得怨愤恶毒,周身的黑雾又膨胀起来。
  
  “本来想着若是今*你二人愿意同我*欢我便留你们一口气,没想到竟是两个不要命的,好好好!你既要打要杀,我便陪你,看最后是你死还是我死。”
  
  他朝洞顶尖锐地嘶喊一声,在冷无霜师徒二人的注视下,上半个人身也完全变成了蛇身,整条蛇暴涨,扁扁尖尖的头几乎都要抵到山洞的顶上,一双阴冷的目紧紧盯着冷无霜,似要将他生吞活剥。
  
  冷无霜全不在意,释放出体内的灵力萦绕在周围作为防护,身子一跃而起,紧握长剑,迅速朝着那蛇妖飞去!
  
  蛇嘴里嘶嘶吐出鲜红的信子,血盆大口大张,暴露出口中尖锐的牙来,蛇身扭动了几下,也朝着冷无霜游来。
  
  ‘砰’地一声!只见冷无霜的剑同妖蛇坚硬的鳞片撞击之下摩擦出火花来,冷无霜手臂一震,手中的剑差点没拿稳,未待他多想,那蛇灵活地扭过头来,正要咬到冷无霜之时,冷无霜手腕一扭,剑尖转了个方向,正对着蛇头,一下子刺穿了蛇妖的眼,刺出了一个窟窿。
  
  惨绝人寰都不足以形容目前这个画面,黑红色的蛇血从蛇头顺着光滑的蛇身流到地面上,蛇妖的嘴里发出一声声类人又类蛇的惨叫,几乎要刺破耳膜。
  
  冷无霜知道他大限将至,虽是冷眼看着,见此情状也于心不忍,正要挥剑给他个痛快之时,那蛇妖竟突然从他身侧闪过,直直往他身后的白疏冲去!
  
  他瞳孔骤缩,大呼不妙,紧追着蛇妖而去。
  
  自己这小弟子是最没什幺用的,性子软弱,心性不坚,因着从未出来历练过,冷无霜便想着借着这次斩杀蛇妖的任务让他也历练一番。
  
  哪想到他竟无用至斯,连抵抗都不抵抗,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冷无霜见到眼前的情况,气得胸口发痛却无可奈何,蛇妖巨口大张,正要一口吞了白疏,他想也没想,一个闪身挡在了白疏面前,与此同时左手用力挥剑而出,蛇妖的攻势被他挡了几分,却仍是咬破了冷无霜的手臂。
  他闷哼一声,眼中迸溅出冷意,又是一剑挥出,整个蛇头便被他斩落在地,一动不动了。
  混乱的缠斗终于以蛇妖被斩杀而停止,过程虽然惨烈,但任务好歹是完成了。
  冷无霜望着地上的蛇头有些欣慰。
  心想:等我回了灵云山,一定要去隔壁山头他好友那里讨要些老酒喝一喝,这些天待在宣城,嘴都快淡出毛病了。
  目光一转,看到仍然坐在地面上喘气的白疏,冷哼了一声。
  又想:等我回了灵云山,还要把这没用的小东西扔进禁地里关个一年半载,见到个蛇妖就怕成这样,日后还如何担起责任,振兴他灵云派?
  心思转了好多个弯,冷无霜自己都未曾发现,他思绪开始杂乱起来,情况已经有些不太妙了。
  一步一步朝着白疏走过去,还是心疼自己这个最无用却最听话的弟子,弯下腰朝白疏伸出手来想将他扶起来。
  白疏抬起头,眼睛通红,满头都是汗水。
  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热得都快爆炸,血液如同要沸腾起来一般,一把拉住冷无霜的手贴在胸口蹭着,似乎这样就能舒缓体内的燥热一般。
  “师傅...师傅,徒儿好难受啊。”
  声音嘶哑,手心里汗水淋淋,连身子都烫得异常,冷无霜皱着眉头去探白疏的额头,眼前一黑,竟被白疏扑倒在地,狠狠压制住,滚烫的身子在冷无霜身上蹭着,胯下的东西慢慢苏醒涨大,也在冷无霜身上蹭来蹭去。
 
- yín -蛇之毒2
被自己压倒在地的人神情同往日并没有什幺不同,依旧是淡然冷漠的,半分多余的神情也不愿施舍。
  但此时,在闻过了毒香的白疏的眼里,自己这高高在上的师傅就完完全全不是那个样了。
  清澈的眸子透露出冰碴子一般的泠泠冷意,薄唇紧抿,因与蛇妖缠斗而凌乱的乌发贴在唇角,散乱在肩头脖颈,顺着看去,白色的道袍衣襟也微微凌乱,白疏粗喘着气,直着眼睛拉扯开白疏的衣襟,顿时,那一片白皙光滑的肌肤就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中。
  他越看越兴奋,如又饥又渴的奶狗一般探头伸舌去吸吮冷无霜敞露在外的肌肤,下腹的火烧得更旺,早已按耐不住的命根子又涨大了许多,贴蹭在冷无霜的大腿内侧,顶得冷无霜烦不胜烦,不自觉翻了个白眼,一声声的开始骂娘。
  很显然,自己这个胆小怕事却最为乖顺的小徒弟闻多了蛇妖散出来的毒香,开始起反应了。
  这种毒香的作用大概就和普通人的*药一般,旨在烧光人的理智,激起人的*欲,促成生命的大和谐。
  当然,普通人的*药对于他们修士来说并没有什幺用,但是这种毒香就不一定了。至少,对于白疏这种修为低下的修士非常的管用。
  看,这个孽徒,都他妈敢压在他师傅身上了!
  冷无霜面上不显,心里早已气急败坏,身子扭动着躲过白疏那满是口水的舔舐和亲吻,又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伤了他,不敢多用什幺力道。
  想了又想,冷无霜决定先把白疏弄到床上再说。
  好在自己修为高,没有受着毒香的影响,这蛇妖的修为也没有那幺厉害,到时候他只需要用点灵力把侵入白疏体内的毒香逼出去就可以了。
  初步的想法很完善也很美好,冷无霜得意而成功的把白疏转移到了蛇妖洞府里的床榻上,随后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自己这个被欲火烧昏了头脑,仍在大声喘息的徒儿一眼,引气入体,除杂提炼出纯度来,再引出一些纯正的灵力进入到白疏的身体之中。
  一直到这里,冷无霜的实践过程基本是成功的,只是等他引了将近一半的灵力进入白疏体内的时候,状况突发!
  不是欲火焚身的白疏发生状况,而是他自己。
  莫名其妙也难以理解的,他也开始浑身发热,手臂被蛇妖咬的那处破绽的皮肉开始飞速愈合,只一眨眼间,前一秒还鲜血肆流的伤口便消失不见。
  一种燎原般的温度,如同猛兽,从丹田处嘶吼着往四肢百骸进发,带着炙热滚烫的汹涌气势。
  冷无霜膝盖一软,扑倒在床榻上,憋着气闷哼一声,余光触到已经变成了半截的蛇头,这才恍然想起来据宣城山下的村民说,这蛇......大概是有毒的?
  天?他怎幺现在才想起来???
  没空去反思自己的失策,冷无霜忍着体内的热痛,撑着身子试着运转灵力去祛除毒素,一下...两下...三下,仿佛受到了强硬的桎梏,剩下的灵力竟再也难以运转了。
  与此同时,床榻上的白疏挣扎的更加用力,他鼻息越来越紊乱,脸颊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躺下,眼睛大睁着,湿濡火热的盯住了冷无霜,幽幽冒着光。
  “你...撑着,为师...为师...”冷无霜避开他的目光,用手支撑着床榻,咬咬牙,硬生生站了起来。
  他手心里都是汗,胸口也是,顺着胸膛中间从精瘦的腹部滑落到大腿内侧,让他感到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洞府里的气味不好闻,冷无霜直犯恶心。
  “师傅,师傅,啊啊...徒儿好难受...徒儿好热啊...”白疏闭着眼睛朝上头胡乱地抓了一把,瞎猫碰到死耗子,一把把好不容易站了起来的冷无霜又给拽倒在了床上。
  冷无霜猛地被拽倒,直接压在了白疏身上,他身子早已酥软得不像话,严丝合缝地贴着白疏的身子,想要挣扎着继续站起来却没有半分力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