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禅香 作者:蛮七公

字体:[ ]

 
 
文案:
 
       
 
在某个遥远宁静的村隅不远处有一座山,山上矗立着一颗高耸入云的神树,神树挂着条条彩色的经幡,或鲜艳的带着今人新鲜的祈祷,或陈旧的刻满了时光沧桑的皱纹,或近或远的飘摇着一个个的故事。
 
       立于神树下,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脑中反反复复的回荡着那个朦胧而深刻入骨血的故事,山下的寺庙余烟袅袅,他活着的使命是什么?游荡于人间参知佛理,还是仅仅为一种简简单单的存在?
 
       
 
       他身为一个世外之人,为何会被卷入这样的权势争夺当中?
 
 
 
       红尘的烟云太深,谁又能宁静的独处一隅呢?更何况他本身就处于权利的中心。  
 
    
 
      
 
       
 
PS:作者改了个比较亲民的笔名。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就好,我这剧情把控不行,感觉有点跑偏,越来越玄幻?哈哈!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多仁?祁旦缌 ┃ 配角:穆修汝,拉藏,谢弃尘,郝澹,桑杰 ┃ 其它:佛教,政权,帝王,大周王朝,架空,耽美
 
 
  ☆、卷首楔子
 
  登上这座传说中的神山的时候,我已经有些微喘,伸展了一下四肢,爬上山上的一个角楼,眺目望去,朦朦胧胧的云雾笼罩了一层,山下那所距离这座神山并不远的巴桑寺只能看见一个屋顶青旧色的轮廓。
  上来的时候天还下着蒙蒙的细雨,这会儿雨已经停了下来,空气中漂浮着湿润的潮气,周围树上的叶子绿油油的发亮,转身望向另一处,入眼的便是那一株高耸入云的神树。
  有时候,我时常在想,人生在世究竟是为了什么?赤条条的降临世间,赤条条的奔赴黄泉,这样简简单单的生存开始与结局,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在忙碌着,竞争着,甚至在这个过程之中迷失了自我?只有在茫然失措时才会静下来思考。
  也或许,人生本来就是步步皆局,而这设局之人究竟是谁,你我都无从知晓。
  仰望着神树枝条上悬挂着的彩色经幡,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在心中年初自己的心愿,不管神树是否能够听见我的心愿,我都愿意相信它是会保佑着信仰它的人。
  信仰,可以是宗教,也可以是一座山,一个人,甚至一棵草。信仰而已,寄托而已,何必计较那么多。这人间,最风尘、最苍茫、最颠簸、也最是无情,往往是给与了我们栖身的角落,心却无处安放,这个时候当然就需要一个信仰来支撑一个心的大小。
  鲜艳的经幡随着潮湿的风轻轻飘荡,扬起一个个属于自己的弧度,那些属于它自己的故事便在这一刻鲜活起来,我一直在找寻,找寻着属于我的那个人,我有时会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喧嚣的呱噪的时代,或许我应该是某个安静的时代遗落下来的一个脚印,我的脑中回荡着一个人的故事,也或许,那本就是属于我的故事,我前世的故事纠缠了我的今生……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正剧,请勿考据,看得开心就好。
 
  ☆、活佛
 
  云山万里,冷月长风。
  巴布白宫山下匍匐着穿着宽衣异族服饰的臣民,他们无论身处在何处此时都朝着一个方向匍匐着,跪拜着,他们眼中含着哀伤和希冀,是对他们这一代的王逝去的尊敬。
  晴空夜色下,静寂的仿佛可以听得见悲伤的哭泣之声。
  这是个民风淳朴,信仰佛学的佛国,随处可见的马匹、牛羊,一望无际的草场,这里延续着一个个的故事,青衫红袍的携着清风,飞扬在这片清朗的碧天之下。
  那个时候,这里的佛教教派众多,各教派之间的斗争不断,后来其中的青派建立的青玛政权占了主导地位,由第巴管理政事,但教派彼此之间的争斗仍旧在持续。
  第五世的鲁派活佛罗桑上位,鲁派与青派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青派利用地方内讧的机会将鲁派逼至北方,罗桑在这一带深受古蒙族人民的拥护,实力迅速壮大,推翻了当时与之抗衡的青玛政权,建立了鲁丹陂章政权,这个时候的罗桑还不算是佛国的王,内部政派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
  鲁丹陂章政权建立之时,内地兵荒马乱,烽火四起,大齐国政权岌岌可危,在关外崛起的大周政权蚕食着大齐的土地城池,不出几年大齐将频临土崩瓦解之危,大齐对于大周来说已经唾手可得。
  五世活佛罗桑为首的鲁教,为了巩固已经取得的政治地位,决定向日益峥嵘的大周政权寻求支持,大周帝穆贺很是欣喜,穆贺了解藏区人对于活佛的敬仰与信奉,他认为活佛的降临皈依是上天的佑护,亲自迎接了来使的禅波和固始汗(注),赠送了礼物并且回信给活佛表示了大周对大乘佛教的重视。
  有了大周的支持,鲁丹陂章政权逐渐稳固,才真正使得这里得以统一,民生安宁。
  罗桑出生在山南琼结地方,其家族属山南地区的一个封建主,也是地方政权的一个贵族,这样的家底殷实的家族注定了罗桑一生安稳,娶媳生子,身上已经背负着华丽的光环。然而他被赋予了更大的使命,成为了藏区的第五世王。
  几年之后,大周打开看大齐的最后一道城门,如愿以偿的入主中原,那时大周的开国皇帝是穆贺的大儿子穆锦,穆锦遵循穆贺的遗愿与佛国交好,大周臣民同样信仰佛学,他们将活佛当成他们心中的神一样敬仰着,一则是因了佛学中含蕴的博大精深的智慧,二则是因了每一世活佛都是第一世转世而来,每一世的活佛都颇具智慧和神韵,这本身就是一种神秘而传奇的吸引力。
  于是,大周帝穆锦便派人请罗桑入京,罗桑这次是第一次进京,颠簸一年之后到达却只停留了一月便重新回到故乡,大周帝为表示对大乘佛学的尊敬,赠送了许多的金银财宝,罗桑拿着这些从内地带回来的财宝重新修建了巴布白宫,将这座宫殿修建的富丽堂皇,承载了他与整个佛国臣民的希望,他将佛国的政权迁到了这座宫殿,至此,这座辉煌的宫殿便代表了至尊王者的地位,此后又先后在佛国多处修建了十三座鲁教寺庙。
  他成为了历来最伟大的一世活佛和政教领袖,接受着万民的朝拜和敬仰。
  晚年时,他身体日益衰弱,又潜心修葺经书,已不大过问政事,将一切的政事交了一个年轻的第巴——桑杰。如今,在这个清冷的月夜,在万民匍匐的那个方向,第五世活佛罗桑就要转世了。
  桑杰跪守在佛床前,守护着这个建立了卓越功勋的活佛,神情肃穆而冷冽,嘴角抿得紧紧的,清亮漆黑的眼,玄黑的袈裟滚着金亮的丝线,纹绣着一个个佛学的经文,他听到了罗桑最后一句话:“神谕,那孩儿匿在天边那抹红光之中。”
  桑杰浓眉一紧,手轻轻的放在活佛的胸前,闭上眼睛默念着超度的经文。
  (⊙o⊙)
  我们总是从这个热闹的舞场转至那个寂寞的戏台,演来演去,无非一个你,无非一个我。
  ————白落梅
  ==============================================================================
  注释:
  本文是以藏族为历史背景的,所以出现了许多属于藏族的词语,为了尊重历史尊重历史人物,这篇文是架空的!架空!所以,大家看热闹就好,不要考据哦。
  本文的设定是这样的:活佛 = 皇帝
  第巴 = 辅政大臣
  禅波 = 丞相
  固始汗 = 国师(帝师差不多的)
  其实,禅波与dalai的身份是并列的,这文就这么设定了,方面分辨,除dalai之外,其他都采用了原本的职称。                        
作者有话要说:  -_-|||   这章被自动锁定了很多次,我都找不到原因
     原来一些那样词汇也是被锁定的,为什么呢?藏族文化的宣传也是离不了那些词汇的嘛
     无语…………禅波就是ban chan
 
  ☆、灵童
 
  在佛国偏远的南坡雪山下依傍着一个宁静的村落——门隅。
  雪山峰顶盖着洁白的雪,山腰以下是葱葱郁郁的绿林,这里的雪山安静的依偎着蜿蜒的高原,澄澈的圣湖倒影着纯洁的群峰,芨芨青草铺满高原,一路两旁格桑花开,草长莺飞,展翅翱翔的鹰,奔跑的藏羚羊晶亮宝石一般清透的眼睛里倒影着扬鞭的牧人。
  这是一个安静祥和的村落,远离的战争与喧嚣,这里的村民热情奔放,淳朴善良,他们同样有着自己的信仰,只是信仰的宗教与爱情毫不冲突,信仰是精神的寄托,爱情是心灵的寄托,这里的人们追求自由恋爱,幸福的结婚生子,完满的走完自己的一生。
  简单,幸福,谁又能说这是一场生命的荒芜?只是繁华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门隅族人的住房都是就地取材,竹子、木头、石块、茅草等修葺而成,屋内睡榻上铺着兽皮毛毯,晚上都是和衣而睡,屋内的挂饰是兽牙等一些简单的饰物,吃食以肉食羊奶为主,散漫的生活使他们生性豪放不羁,不拘小节,喜欢在可触星辰的夜晚点篝火,喝烈酒,吃烤肉,唱情歌,孩子们自小便驰骋在广遨的高原之上。
  这日,清风十里,天蓝水美。
  一个稚气的小女孩梳着两个小髻钻进一家竹屋内,嫩生生的喊道:“祁旦缌哥哥,我们出去玩吧,我找到一个可好玩的地方。”
  名为祁旦缌的小男孩此时正捧着一本经书静静的读,闻言转头看向父母,见父亲点头,稚气好看的脸上露出喜色,下榻穿了鞋子便与女孩携着手跑了出去。
  “云顿,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祁旦缌黑亮的眼睛含着雀跃。
  云顿揪了揪自己头上的小辫,歪着头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神神秘秘的说道:“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
  祁旦缌撅了撅嘴,见有人经过,立马挺直了腰背向人问好,经过的人很虔诚的双手合十向祁旦缌鞠躬致敬。
  女孩牵着男孩的手,好奇的问道:“祁旦缌哥哥,为何他们会拜你?”
  祁旦缌想了想后,摇摇头:“不甚清楚。”
  云顿不喜欢纠结这些东西,随即高兴的拉着祁旦缌欢乐的奔跑起来,祁旦缌柔和五官轮廓也显出喜悦之色,追逐着女孩身后的影子,衣衫飞扬,勾唇一笑见便显露出绝艳的气韵。
  彼时,多仁祁旦缌九岁。
  多仁祁旦缌出生之日,有七日同升,红柱照耀异象,天色血红,人说莲花圣祖转世;门隅人有自己信仰的宗教——红教,莲花圣祖是红教的创教人,祁旦缌的父母皆是红教虔诚的教徒,所以族人都认为祁旦缌是莲花圣祖的转世之身。
  祁旦缌天生聪颖,性情沉稳谦和,族人对他很是尊敬,祁旦缌的父母也一直认为自己的孩儿只是莲花圣祖的转世而已,即使这样的荣耀也让他们受宠若惊,他们都是淳朴勤劳的牧人,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荣宠降临。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在祁旦缌两周岁时,几个神秘的人来到他们家里,告知他们这个孩子是转世灵童,当时他们就震惊了,转世灵童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就算他们身居偏远的佛国一隅也是明白的,转世灵童就是下一任佛国的王——活佛。
  不论,祁旦缌的父母是何种的情绪,这件事是改变不了的,他们只能在能陪伴着自己孩子的时候,尽情的爱他,一旦他的身份被曝光,他们就再没有见面的机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