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道长冤家+番外 作者:狸狸猫不停

字体:[ ]

 
文案:
 
     一个是千年厉鬼,一个是降妖除魔的道士,是前世的情,亦是今生的债。
 
温馨无虐,欢喜冤家。打打闹闹的一个小故事,攻虽然蛇精病但是实力宠受,受恃美行凶,会出现一些家暴情节。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牧云、玉珩 ┃ 配角:紫阳真人 ┃ 其它:轻松、温馨
==================
 
  ☆、下山
 
  紫云观位于郎元山,乃混元道长所建,已有千年历史。如今紫云观观主为紫阳真人,有一爱徒名唤卓牧云。卓牧云自幼不拘管束,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俱与道家伦理相悖。紫阳真人唯恐他日师徒兵戎相见,为此卜算了一卦,谁知卦象竟是大吉之相!
  “牧云,你身上戾气太重,长此以往恐生祸端。唉,你且下山去历练一番,消消你身上的戾气去吧。”
  卓牧云虽觉着自己师父是杞人忧天,但为了安紫阳真人的心,他只能点头应了。
  “你此次下山若见一人身穿白衣红纱,于坟墓之上,于乌鸦之下,不可伤他性命。若是他有难,不得视而不见,需得拼尽全力救他。牧云,切记!”
  “是!”
  卓牧云闻言眼皮跳了跳,师父这老东西难不成是让自己去保护他的老相好去了?当真是铁树开花,老母鸡下蛋,老光棍儿遇上了烧火炭。
  紫阳真人一看直接照着卓牧云的脑袋来了一巴掌,这臭小子当真是污不可及!
  “还不快滚!”
  “是!”
  卓牧云赶紧麻利溜了。
  紫阳真人看着卓牧云吊儿郎当的背影一边捋胡子一边叹气摇头,但愿此次下山一切顺利,否则卓牧云怕是真的要弃道入魔了。
  卓牧云收拾好包袱后便去向紫阳真人辞行,紫阳真人看他包袱歪歪扭扭,竟是露出了些许衣角,桃木剑挂在腰上跟人办丧事挂的白条似的飘荡,这眉毛便不可抑止地抖了抖。罢了罢了,贫道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走吧……”紫阳真人说罢拍了拍卓牧云的肩膀,到底是有些舍不得。唉……
  “徒儿这就走了,师父您千万保重身子,切勿贪那春欢,免得坏了身子。”
  “滚!”
  卓牧云将自己师父成功气了个半死之后,一摇一晃地下了山。
  黑灯瞎火,狗困鸡懒,当真是杀人放火,偷钱偷情的好时候。卓牧云此刻正坐在一户人家的屋顶上翘着个二郎腿闭目养神,啧啧,人间果真是有趣极了。
  “大郎哥,你慢点儿,都快把奴家□□坏了……”
  “你个小浪货,喜不喜欢哥哥这么□□你?”
  “……嗯啊……喜欢……喜欢……”
  卓牧云不曾想自己随意找了一处屋顶便听到了活春宫,当真是有意思。屋内的□□还在继续,且愈发不可控,几近将屋顶给掀翻了去。
  卓牧云摇头,打算下了屋顶往别处去。谁知他方吐出嘴里的狗尾巴草,便见一伙人举着火把气势汹汹地赶来。卓牧云悄悄下了屋顶躲到拐角处观察,领头的是一五大三粗的男人,旁边还跟着一个挺着大肚子抽抽噎噎抹眼泪儿的女人。
  有意思,当真是有意思。
  领头的男人一脚踹开了房门,不一会儿屋内便传来男人的怒吼声,女人的惨叫声,锅碗瓢盆碎了一地。而守在门口的女人停下抽噎忽地往后一倒,竟是直接晕厥了过去,血亦顺着大腿根往下流,不一会儿便将裤子染红了一大块。后边跟着的几个女人赶忙上前将她扶住,一边给她掐人中,一边叫喊着方才冲进屋子里的男人。
  “大妹!”男人不敢耽误,一把抱住女人往家里跑。
  剩下的人互相看了一眼对方,个个是怒火高涨,也不用招呼,一窝蜂往屋里挤。战况当真是激烈得很,女人的咒骂声似是在一旁奏乐助阵,吹响了午夜的号角。
  卓牧云冷眼看着这一切,他平生最恨便是朝三暮四拈花惹草的男人,今日竟是让他给撞见了。
  先前领头的五大三粗的男人大名铁虎,那大肚子的妇人正是他的妹妹小雨,至于那两个被打的贱人男的便是他的妹夫大郎,女的则是村里的寡妇三娘。几日前他见妹妹私下里偷偷抹眼泪儿,便连哄带骗哄着他妹妹说出了实情,却原来是他妹夫竟在他妹妹怀孕期间与村头的寡妇三娘勾搭上了。铁虎自是不能忍,他想起村里先前的传闻,知他妹夫定是早早与寡妇三娘勾搭上了。于是乎便有了今晚捉女干的戏码,谁知竟是害得自己妹妹小产。
  “虎子,小雨这身子怕是熬不住了……”产婆叹道。
  屋内妇人的呼吸愈发微弱,若有若无的□□听得人揪心极了。孩子卡在产道中,竟是脚先出来了,这本就危险至极,更何况妇人的体力快要消耗殆尽,时间再长点怕是要一尸两命了。
  “大娘您救救小雨吧!我求求您了!”铁虎闻言立刻跪在产婆跟前,苦苦哀求道。
  “我能救她!”
  铁虎猛地扭头,竟是一英朗俊挺,身姿挺拔的道士。只是这道士的桃木剑竟是被他拿来挑包袱,跟山头的土匪背着大刀似的,看着就像坑蒙拐骗之人。虽说这道士看着着实是很不靠谱,但铁虎已无它法,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
  “道长,求求您救救我妹妹!我铁虎定当做牛做马报答您!我求求您了道长!”铁虎一把跪在卓牧云跟前用力磕了三个响头。
  卓牧云将手里的一颗药丸递到铁虎眼前道:“拿这个去救你妹妹去吧。”
  铁虎接过药丸又给卓牧云磕了三个响头,方才急急忙忙跑进屋里将药丸给妇人服下。待他再出来想好好谢卓牧云时,卓牧云早已不见了踪影。
  “生了!生了!”产婆喜得大呼道。不一会儿便听见屋内传出孩子的哭声。
  夜明了,孩子顺利诞生,偷情的两个人则是被村民活活打死了。官兵赶到时二人全身□□,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青紫的伤痕,瞪大的双眼似是要将众人活活瞪死,好一个死不瞑目。又因之二人偷情,本就该由村里处置,官兵也不好插手,再者法不责众,官兵也无法将一大帮村民都带回牢里关押。于是乎官兵只好用草席将二人一卷扔到了乱葬岗,之后又严厉呵斥了村民一番便打道回府。
  而这些卓牧云都不知晓,他已来到了一处镇子,且打算去镇子里的勾栏院瞧瞧。人常言勾栏院是男人的销金窟,世间绝色大都出自这里,令无数的男人为之倾家荡产。卓牧云偏不信邪,大抵都是些庸脂俗粉,如何能算得上人间绝色。
  老鸨本是挤出一朵菊花笑脸迎上来,但瞧见卓牧云一身道士装扮,不由掩嘴讽道:“道长怎的有空来我这怡红院,难不成是捉妖来了?”说罢还向卓牧云抛了个媚眼。
  卓牧云点头道:“正是来捉妖来了!”
  老鸨一听愣了片刻,转而一手点着卓牧云的胸,一边笑得异常娇羞,娇滴滴嗔道:“讨厌!便是我楼里的姑娘都是小妖精,道长恁的开这种黄腔,可是会吓坏了楼里的姑娘。”
  卓牧云挥开老鸨的手,径直往楼上去。这怡红院鬼气竟是如此浓烈,怕是不止一只厉鬼,他必须得查看一番。
  老鸨见卓牧云径直往楼上去,急忙提着裙子追在后面喊道:“道长您怎的如此心急,姑娘们!快来迎客!”
  “哎!来了!”
  浓妆艳抹的姑娘们一字排开站在卓牧云面前的走道上,美人扇遮了半张脸颊,含羞带怯,似嗔似怨。现在是白日,楼里基本没什么客人,姑娘们没一会儿便排满了所有走道,卓牧云看了一圈发现竟是不下百人。
  卓牧云皱眉,这楼里脂粉气如此之重,竟是完全掩不住鬼气,这事着实是棘手。他扭头看着老鸨道:“你们楼里的姑娘们可全都在这儿,可还有其他人?”
  老鸨闻言不禁有些恼,难不成这臭道士竟是瞧不起这些姑娘?她翻了个白眼,颇为嫌弃道:“我们楼里的几位红牌昨日累了,若是道长能出得起大价钱,奴家这就唤人叫她们来。”她看卓牧云这身打扮没准儿是个骗吃骗喝的道士,愈发觉着这臭道士是故意来消遣她的,脸色便有些难看得紧。
  卓牧云冷冷瞥了老鸨一眼,足尖一点便略过姑娘们的头顶,来到了鬼气最重的房间。他挥开房门进了屋去,并未见所谓的姑娘,但房间里的窗户却大开。
  老鸨气冲冲地带着龟公冲上来,方想唤人收拾卓牧云便被卓牧云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老鸨的心莫名有些揪紧。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卓牧云丢下这句话便从窗户飞出去,留下老鸨一干人等干瞪眼,片刻后便传出一阵怒骂声。
  而在镇里外的竹林里,五个穿红着绿的女人正在疾飞,仿佛逃命似的,事实上她们也正在逃命。这五个女人正是怡红院里的红牌,她们被卓牧云身上的天罡正气所煞,害怕卓牧云会收了自己,便趁着老鸨拉着卓牧云扯皮时从窗户逃了出来。
  “姐姐,好端端的怎会突然冒出个道士来?”着嫩绿色衣裳的女子一边喘气一边扭头问旁边着杏红色衣裳的女子。
  “先逃命要紧,剩下的之后再说!”
  “是!”
  五人拼了老命最后总算甩掉了卓牧云,她们在竹林里瞎逛了半个时辰,待完全不见卓牧云的身影后方才回了自己老巢。
  “可累死老娘了,这臭道士到底从何处冒出来,怎的偏偏就和我们过不去!下次千万别让老娘碰见他,否则老娘定要扒了他的皮!”着嫩绿色衣裳的女子一边抚着自己胸口顺气一边咒骂道。
  旁边的三个女人俱是应声附和道:“芙蓉说得对,下次我们定要狠狠收拾那臭道士一番才行!”
  着杏红色衣裳的女子冷哼道:“得了吧你们几个,就凭你们那拿不出手的本事,可别让那臭道士捉住泡成酒来喝就该谢天谢地了,竟还敢大放厥词。我警告你们,下次碰到那臭道士给我离他远点,否则我可帮不了你们!”
  芙蓉她们俱是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她们就是口头上逞逞威风罢了,哪里敢真的去招惹那臭道士。
  “桃花姐姐,你们怎的今日便回来了?”
  那人柔弱无骨地倚在树上,他并未穿鞋子,细嫩白皙的玉脚衬得干裂灰暗的树枝愈发萧瑟,风吹过来激起他脚上的铃铛,轻脆悦耳的铃声在静谧无声的竹林里无端显得几分阴森诡异。
  桃花便是那着杏红色衣裳的女子。桃花几人一般都是一个月回来一次,此番不过是方去了三日便回来了,也难怪那人会有此疑问。
  桃花摆手道:“别提了,今日楼里来了个道士直奔我房门而去,若非我与芙蓉她们逃得快怕是早早就被他降服了。真真是流年不利!”
  那人掩笑,笑声比花瓣飞舞的声音还要柔弱婉转几分。
  “许是那道士仰慕桃花姐姐的美色罢了,并非要捉拿桃花姐姐,没准儿现在正暗自垂泪,恨不能得见佳人一面。”
  桃花本是窝着一肚子火,此番听了那人的话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掐着腰指着那人笑骂道:“你这人真真是油腔滑调,嘴巴跟抹了蜜似的。”
  “桃、桃花姐姐,那臭道士……”芙蓉惊恐地指着桃花背后道。
  桃花僵硬地扭过身子,卓牧云正一脸阴森地看着众人。
  “艳鬼……”卓牧云看着桃花几人轻飘飘道。
  桃花几人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卓牧云似是要故意折磨她们,竟全部释放身上的天罡正气,压得她们都喘不过气来。
  “道长手下留情!”
  “厉鬼?”卓牧云抬头看了那人一眼,不过片刻便愣住了。那人面容姣好,一双美目含嗔带怨,细软的墨发随风轻摆,似有无限风情,只叫一眼便勾得人失魂落魄。一双玉足如水如画,白嫩的脚趾因紧张而略微有些蜷起,如沉睡的婴儿般。细腰扶柳,红唇翘鼻。如此,方是人间绝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