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落神 作者:黎妖

字体:[ ]

 
文案:
     尘世三千,浮华万象,看的再透彻,也抵不过悠悠时光,造化弄人。
 
 没有人会在原地等待,一旦丢弃漠视便再没有了机会拥有,即便再如何不舍,亦是踪迹难寻。
 
 痴狂离恨,爱怨难抒。
 
 只是不知到那时,是悔恨,还是叹息。可是,就算是如此,又怎么能放手?
 
 “这并不是爱,只是交换,需求和占有。”
 
 “我从不相信爱情这样的东西。我只是把你当成我的一部分,信任,依赖并且纵容。”
 
 “只可惜,即便是这样,宠溺,疼惜,爱怜,嫉妒,霸道,思念,……这些情人间的东西,我都没有。我最不在意伤害的就是我自己,也更不在乎伤害你。我把你当做自己的一部分。但是,对自己,我一向都没有怎样珍视过。我会相信你,纵容你,依赖你,但是,却绝不会珍惜,宠溺,疼爱亦或不舍。”
 
  “我讨厌不可预料的一切,但不管怎样,我并不讨厌你。”
 
  “极理智冷静的人一旦任性起来,那可是,不管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哦。”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落,素闵杞月 ┃ 配角:千冽,墨穹 ┃ 其它:兄弟
 
 
  ☆、序章  三仙王之乱
 
  不论世事怎样变迁,似乎一切总会是变成这样。很少会有人真正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得到后却又唾弃,丢弃后再去追寻。尘世三千,浮华万象,看的再透彻,也抵不过悠悠时光,造化弄人。
  没有人会在原地等待,一旦丢弃漠视便再没有了机会拥有,即便再如何不舍,亦是踪迹难寻。
  痴狂离恨,爱怨难抒。
  只是不知到那时,是悔恨,还是叹息。
  可是,就算是如此,又怎么能放手?
  仙族.青岵宫。
  这是一座华贵的宫殿,玉石华阶,宽大而雅致。
  如果不算上现在正在厮杀的人群的话。
  青色的、白色的纷飞的衣袂,都不可避免的染上了鲜艳的血色,如同绿树红花,白雪血莲。原来就是红衣的一方却更是鲜艳的耀眼。
  这是三方人马的缠斗,颇有些不死不休的味道。
  大殿前,偶尔刮过的劲风吹着那低垂着的长长的白色蔓帘,精美的半透明绸练在空气中随风轻扬,优雅迷幻。只可惜,整个宫殿都在缠斗的情况下,白练上也不可避免的弥漫着淡淡的血腥。
  没有人看见蔓帘后突然出现的一个人。
  很突兀,却又与白练融为一体,像是一直存在着。闻着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他不自觉的微皱了眉头。
  这时候战斗已经快到了结束的边缘。
  最后一个敌人也倒下了,那人即便不甘,却还是在剑尖侵入身体时,无力的垂落。
  作为宫殿的主人,青岵到底是比其他两人略胜一筹,即使代价如此之大,到底还是他活了下来。
  这一战,实在太久,即使胜利,却也是伤痕累累。但他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这时,风却猛然吹起白纱,露出了帘后的人影。
  青岵自然也看到了。
  他很疲惫,这种疲惫不仅仅是身体,更不堪的是他的精神。但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间,他却没有一点放松的意味。
  “怎么会是你?来的人为什么是你?”昔日高高在上的清风朗月的人此刻青衣染血,笑颜不再,连站直都很是勉强,却是充满戒备的,死死的盯着自己身前的人。
  青岵的嘴唇被自己用力咬出了殷红的血丝,那味道有些涩,更有些苦。他是这里唯一的胜利者,可惜,在另一个人那里却是一败涂地。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会是……他?!!!
  嫉妒,怨恨,痴迷,不甘……望着前方的身影,青岵的神情不断的变换。他的身体受伤严重,不断的咳出鲜艳刺目的血液,可他却没有理会。而是执著的等待着一个答案。
  久久的沉默,没有答案。
  空旷的宫殿尸体遍布。鲜红的血液从白色玉石上蜿蜒流下,鲜艳的刺目,宛如地狱缠绕的藤蔓,红烛滴落的眼泪。
  青岵最后的眼中只余下一片绝望的悲哀。
  “你早就应该明白的。青岵,你……何苦?”看他如此绝望,来人一声轻叹,神色平淡,语调却是复杂。
  “呵呵呵…………何苦?原因你难道不知道吗?我,我们……都是傻子!……真是可笑……呵呵……”环视着这四周的惨状,青岵突然低声笑了起来。何苦?呵呵,早知如此,我又何必,何必……成为现在这个模样?
  可真是难看啊!
  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要骗我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不值得,那现在发生这一切真是可笑又愚蠢!可是,可是……为什么啊!?!!
  低哑而空洞的声音在宫殿中回响,笑声诡异而凄凉,却在尖端时突然断裂,如同布帛突然被尖刀撕裂的凄寂。
  薄剑穿过了他的身体,反射出一片青芒。正是刚刚穿过别人身体,被他执着的那一把,他的佩剑——青峰。
  青岵到底缓缓的倒了下去,大殿中再也没有了任何生命气息,这场战役也于此拉下帷幕。
  一滴水珠也终于落地,发出空寂的回响。
  历.元.三万五千七百四十年
  在这片大地上,各异种族杂居。最强势的四族,自然是仙,神,妖,魔。这四族几乎占领了整个大地。
  仙族也可算是人族,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天赋,有机会修行成仙。仙,对人来说本就是实力的象征。人也只有成为了拥有实力的仙,才有能力与其他几族守望,被其他三族认可。
  仙族居于大地之东,并无帝皇,却有九大仙君。分别为千冽,离伽,旭阳,颉风,青岵,非明,赤弥,紫微,越素。
  而今,青岵宫。
  三位仙君突兀的聚集青岵宫混战。仅仅三日便三败俱伤。
  此战突兀的简直让人措不及防。
  要知道仙族的管理本就散漫,几十年不见也极平常。故而,当有人感到不对劲的时候,青岵宫早已是一地的尸体。
  白玉染血,满地的尸骨让人不得不叹息。很明显的混战,过程惨烈而决绝。
  未免仙族慌乱,剩余六君下令封锁消息。然而一个月后,三君之死依旧传遍天下。于是流言四起。
  青岵,赤弥,越素,三君战,皆亡,史称三仙王之乱。传,战因一人之祸,有美人名落,仙君越素、青岵、赤弥为之亡,为人叹腕。落此人竟使仙神为之陨落,故封称落神。
  此后,落神之名,艳绝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发文了~
 
  ☆、第一章 落神谷初见
 
  第一章落神谷
  客栈。雪下了很久,漫天飞舞,把大地沁染成一片炫目的白。
  二楼房间内。
  “启禀殿下,属下等已查到公主所在。”身着玄衣的男人抱拳跪地,恭敬地向他身前的人禀报。
  他的身前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子,也是一身黑衣。漆黑的长发除了用一根淡紫色的发带束起,便再没有其他装饰。闻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却并没有看着身侧的人,只是安静的望着窗外的落雪。
  见没有回应,早已熟悉主上的少言,那人也不在意。只是接着道:“公主正居于落神谷,不知殿下是否前往?”
  “落神谷?”男子终于转头,墨黑的眼眸被窗外积雪反射出一缕光芒,但他的表情却依旧是无动于衷的,显得温和而淡漠。清俊的轮廓在雪光下柔和几分,“落神?这里是仙族之地,难道没人找到他吗?……”他似乎是思虑了片刻,又接道,“过十天之后就是聚宴。出来一个月,音也该回去了。穆,带路吧。”
  “是,殿下。”下跪的男子站起身,坚毅的容颜也是一贯的面无表情。
  …………
  落神谷当然并不真的叫落神谷。事实上,它本来也只是一无名山谷。被他们发现了公主绮音的消息,才找到的地方。只是住了落神。
  想来在仙族落神也不可能不住在隐秘的地方。
  这片被雪覆盖的山谷,是一望无际的银色,晶莹剔透的白,如同沉睡的幻境。谷中有一片绵延的殿宇,同化为白色天地的一部分。
  在这样的环境里,刚到来的一群黑衣人便格外的显眼突兀。
  他们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目的地,进入了山谷中。
  却在这时,远远的,隐约有一曲轻柔缠绵的乐声响起,传入耳中。走进看,才能发现雪地中竟坐着一个人。
  他坐在玉色石凳上,面前相同质材的玉桌上摆放着一架同色的琴。长长的银色发丝极为柔顺的贴在他雪色的长袍上,白皙修长的手指若有若无的勾勒着琴弦。轻幽的音符从指尖流泻而出。
  这是一个让人一眼难忘的男子。如仙,如灵,如妖,……如神!
  他拥有一张极其清丽柔和,如同不经世事的脸。白皙到几乎透明的肌肤,淡粉色的唇,低垂着的眼睑下露出极长极卷的银色睫毛。
  琴声继续在雪地中飘荡,低回缠绵却不哀伤,悠扬而低迷,空灵又缱眷。让人不知不觉的陷入这琴声中,去感受,去怀念,如回忆,如梦境。
  “落神,难道你一直用“惑神曲”来迎宾吗?”年轻男子轻轻的勾出笑容,音调低缓,却打破了沉寂,立刻惊醒了那些沉迷于琴音中的下属。
  “好厉害的惑神曲!……”终于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迷失在琴音中,身着玄衣的人们都不禁警惕起来。
  被称做“穆”的侍卫更是面色严肃,作为“月卫”的首领,作为主上月的近卫,他本不应该被迷惑。
  这位落神看起来极柔和无害。但很多时候,看起来温和无害的东西才最可怕。
  琴声戛然而止。男子或者说落神终于抬起头,露出了一直低垂着的眼。
  那是一双碧色的,让人无法形容的眼。
  没有半分稚幼,也无半点沧桑。碧色的眼瞳浅淡如青空,深澈如幽潭。眸中水波涟滟,碧丝浮动,如烟似雾,似极为透澈,又似极为幽深。
  一袭白袍勾勒出他纤细修长的,介于少年或成年间的躯体。清丽柔和的面容有些冷清,却散发着极致的诱惑。
  雪地,白衣,银发,碧瞳,洁净到圣洁,清冷似妖娆,似天生媚骨,绝代风华。妖娆而不妩媚,清冷而不冰寒,优雅而不华贵。
  这个男子,果真不负落神之名。
  堕落的神灵,亦或,使神灵为之堕落。
  只可惜,这其中一定不包括月。
  落观察着这个看着自己却依旧无动于衷的黑衣男子,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这人对着自己竟然连一瞬间的怔愣都没有,全不似旁人那副痴迷神色。俊逸的眉眼始终神色淡淡,檀黑的发丝划过他极其白皙的皮肤,有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那双幽黑深邃的眼中,安然沉静,如同没有一丝涟漪的湖。 
  “不知诸位找我有什么事?”伸起一只手腕支在脸下,落的嗓音和着三分冷淡,三分悠然,三分缱绻加上一分飘渺,轻柔的如同呢喃。但刚刚才被一曲惑神迷失心神的“月卫”却不敢再被其迷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