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棍劳动合同 作者:长生千叶(四)

字体:[ ]

 
    【九泉狱主】
    第172章 惊魂画廊1
    
    解然的大伯在C城隔壁办寿宴,解然不喜欢和家里来往,然而大伯始终是长辈,如果接了帖子不去,岂不是让别人抓着小辫子狠狠的揪?
    收到请帖的不只是解然而已,当然还有解家的发小端木晋旸,另外有些声望的豪绅都收到了请帖,这次的寿宴办的是非常隆重。
    寿宴上除了庆祝解然的大伯过寿,其实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解家的大伯要把自己的事业传给大儿子了,他一共两个儿子,大伯比较传统,一直以来都要将事业传给长子。
    但是有趣的是,偏偏长子不喜欢做生意,长子叫解之玄,老二叫解之白,老二是生意上的好手,而且作风雷厉风行的,这些年解家的大伯身体不好,都是老二鞍前马后的伺候着,并且管理企业。
    老大的性格比较……洒脱。
    张九觉得只能用洒脱这两个字来形容,不然怎么说,解家大伯生病的时候,老大在自己的画廊开画展,都没有回家看过一趟,解之白去找老大,让他回家看看父亲,解之玄的意思就是生死有命。
    张九感觉这个解家老大比自己还神棍。
    解然虽然和他们不是很熟悉,但是也多少听闻过一些,解之玄自命是艺术人,所以不在乎解家那些财产,而且最近解之玄的画作卖到了天价,有几幅画据说已经超越了当代所有画家,潜力不可估量。
    而解之白这个人,据解然说,不好惹,不好说话,一板一眼,似乎尽得解然大伯的真传,然后就是这个样子,解然的大伯还要把家里的事业传给老大,外人都觉得解家大伯偏心偏到后背去了,毕竟解之玄在商圈里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张九和端木晋旸去看电影了,坐在最后一排,黑漆漆的也没什么人,影片看的张九直熬心,导演想要表达的心机男二,在张九眼里看起来各种好,各种温柔体贴,反而是男一,像个缺心眼儿,最忍不了的其实是女主,女主比片子里的白莲花还要白莲花,但是偶尔竟然还绿茶婊,最后举棋不定脚踏两条船。
    张九心想干脆男一和男二在一起吧……
    张九看的很无聊,吃着爆米花,端木晋旸勾了勾张九的手,张九还以为他要和自己讨论剧情,张九的确有很多想说的,就凑过去一点,结果就被端木晋旸勾住了脖子,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一起。
    张九不敢发出声音,虽然影厅里人不多,但是也总归有人,被人看到实在太尴尬了。
    然而端木晋旸的吻实在太舒服了,以前张九不会驾驭自己的阴气,现在可以驾驭自己的阴气了,更觉得端木晋旸的吻不得了,一吻下来,张九全身都麻了,身体里的阴气在不断的激荡叫嚣着。
    “哗啦——”一下,爆米花桶差点洒了,端木晋旸眼疾手快的一抄,放在一边,搂住张九,继续狠狠的吻下去,张九气喘吁吁的,眼神有些迷离,端木晋旸亲着他的眼睛,笑着说:“还要继续吗?”
    张九脸色通红,但是无法拒绝,说:“别在这里,回去再说。”
    端木晋旸似乎忍不住了,拉着张九提前离开了影厅,两个人驾车火速赶回家,不过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张九突然看到了路边有个便利店牌子上写着体彩!
    张九脑子里一闪,立刻说:“停停停!!”
    端木晋旸吓了一跳,一个刹车踩下去,张九从车里蹦下去,端木晋旸还以为他看到了什么,说:“小九,去哪里?”
    张九扬了扬手里的名片,说:“买彩票!”
    正好是七点,张九买了彩票,这才回了车里,端木晋旸一脸没辙的表情。
    回到家里的时候,一百已经从阴府回来了,因为上次锁链的事情,还想找张九道歉,张九和端木晋旸一进门,一百就有些紧张的在心里筹划了一下怎么说,结果两个人半天也没走进玄关。
    一百探头一看,端木晋旸把张九压在门上,两个人就站在门口亲吻的火热,端木晋旸已经拽掉了张九的皮带,正撤下他的T恤,张九配合的举起双手,让端木晋旸脱下自己的衣服……
    一百:“……”
    一百突然觉得有些事情还是稍后再说吧。
    张九发现端木晋旸突然爱上了锁链,然而好像反了,竟然是自己戴着锁链,毕竟张九已经恢复记忆了,那种羞耻感铺天盖地的,然而不得不说还挺新鲜。
    第二天张九直接睡到了中午,起来的时候觉得肚子要饿瘪了,端木晋旸从外面走进来,身上穿着一身银白色的西装,张九看的差点流哈喇子。
    端木晋旸非常适合穿白色,尤其是衣服的质地还有些金属的银色,有点小反光,简直骚包到了极点,不笑的时候很冷清,笑起来的时候又满满都是温柔,张九恨不得立刻扑过去,不过还是克制住了,因为他的腰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张九狐疑的看着端木晋旸,说:“又穿西装又打领带的,你要去哪里?”
    端木晋旸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坐在床上,伸手勾住张九的肩膀,说:“昨天小九的表现我很喜欢,今天带小九去寿宴,不是吗?”
    张九猛地记起来了,他差点都忘了!
    端木晋旸说:“起来试试衣服,寿宴的地方开车过去还要三个小时,下午咱们就出发了。”
    张九点了点头,从床上艰难的爬了起来,张九穿了一件黑色的西装,感觉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不过就是比平时的西装要贵得多,比较合身,合身到腰很细,有点勒,胳膊都抬不起来,两条手臂箍着,也可能是张九不怎么喜欢穿西装的缘故,觉得特别不舒服。
    端木晋旸看见他这一身,眼神却变得深沉起来,张九挑了挑眉,觉得自己这一身应该还算可以。
    两个人热吻到几乎再不出门就不用去寿宴了,这才急匆匆的赶出门。
    除了解然,很多人也接到了请帖,例如陈恕,陈恕现在是陈家唯一的继承人了,自然会接到请帖,陈恕准备带着蒲绍安一起去。
    卢程昱也接到了请帖。
    接到请帖的自然还有唐麟,别看唐麟像个花花公子,其实家产很大,解然的大伯绝对不可能漏请他。
    唐麟本身也是想要去参加的,打算把他的花寄存给不用去的罗溟典和温离,让他们照顾身为小嫩的顾山泽一天。
    不过就在出发之前的头一天晚上,唐麟却做了一个怪梦,他梦见自己的花开了,长大了,然后从里面走出一个青涩的小少年!
    真是相当青涩啊,果然是白白嫩嫩的,脸上带着一股青涩的气息,然而少年的眼睛狭长,眯起眼睛的时候感觉非常危险,竟然是看起来非常年轻的顾山泽。
    唐麟虽然知道自己在梦里,但是也把持不住了,这么可爱的顾山泽,一定要压倒,吃干抹净!
    唐麟异常的热情,主动将少年压在床上,吻着他的嘴唇,疯狂的在少年的身上亲吻,少年似乎很享受,眯起狭长的眼睛,让唐麟主动为他服务。
    只不过到了后来,一切前戏都做好了,少年却抬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唐麟,将他的双腿一分,让唐麟跨在自己腰上,伸手压住了他左腿的大腿内侧。
    “啊……”
    唐麟一下就软了,融天鼎的碎片在里面,现在的顾山泽有几股狱主的阴气,成长的非常快,阴气也比以前充沛更多,唐麟瞬间就软了,猛地倒在少年身上。
    少年的嗓音有些沙哑,轻声说:“唐麟,想我吗?想我了吗?”
    唐麟抱着顾山泽的脖子,狠狠的喘着气,被一翻身压在了身下,少年眯起眼睛,明明样貌很青涩,但是气场相当强大,唐麟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只能紧紧抱着他的脖子,说:“想。”
    顾山泽笑起来,说:“真乖。”
    唐麟几乎要晕过去了,把嫩嫩的顾山泽吃干抹净的计划不及而终,突然就夭折了,唐麟疯狂的喘息着,被顾山泽使劲摆弄,顾山泽还是那么鬼畜,即使看起来嫩嫩的,不过在坏心眼中竟然还透露着一些温柔。
    顾山泽轻轻吻着唐麟的脸颊,声音很轻,说:“唐麟,我喜欢你,别离开我,一刻都不可以。”
    唐麟晕过去的时候还在傻乎乎的笑,他似乎听到了顾山泽的表白,然而第二天直接睡到了下午,一睁眼根本赶不及去寿宴了。
    唐麟吓了一跳,自己身上全是吻痕,尤其是大腿内侧,又被咬了一个印记,那盆花摆在床上,正随着阳光轻轻的摆动枝叶,一片嫩绿的叶子卷出来,勾住唐麟的大腿内侧。
    唐麟“哎……”的轻喊了一声,脸色通红,他竟然被一盆花给调戏了!看这样子,不只是调戏,而且还给办了!
    张九本身以为能见到唐麟的,但是没想到唐麟这么拽,接到请帖也没来。
    解然的大伯家里很有钱,因为是解家的老大,解然的大伯秉性又比较传统,所以一定要做到处处第一,不能被其他弟弟看不起。
    解家在门口迎接的是解家大伯的二公子,也就是解之白。
    解之白身材高挑,几乎有一米八的个子,身上应该没什么肌肉,所以显的瘦,面目非常漂亮,绝对是漂亮,那种在人群里非常扎眼的漂亮精致。
    但是解之白整个人不苟言笑,做事也一板一眼,嘴角一直板着,甚至是习惯性的微微向下,一双漂亮的眼睛藏在镜片之后,他的眼睛很大,不眯起来的时候眼尾略略向下,这种眼睛本身给人一种很柔软的感觉,然而解之白总是眯着眼睛,或许是因为近视的缘故,眼睛里透露出不信任和疏离的目光。
    解之白虽然在外面迎接,但是不和任何人握手,很多人都听说解之白似乎有点洁癖,或者是心理疾病,总之怪癖很多,不过因为这个人不好惹,也没人敢议论什么。
    张九看着解之白,差点流口水,说:“哇,好漂亮啊,长得好漂亮,他的嘴唇好像果冻一样呢,还是淡橘色的,这颜色好漂亮……”
    他的话还没说完,端木晋旸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咬住张九的嘴唇一吻,然后坦然的说:“小九的嘴唇也像果冻,而且还很软很弹,哦对了,是甜的。”
    张九:“……”
    张九的脸色通红,简直要了人命,旁边很多人都看过来,看到是端木先生都非常诧异,想要过来攀谈。
    张九和端木晋旸走进去,张九的眼睛就落在了食物区的长桌上,看得他肚子直饿,就在这个时候,张九的眼睛突然暼到了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端着盘子,装了满满一盘子的炒米饭,没错是炒米饭,不是海鲜不是小牛排也不是鹅肝,而是廉价的炒米饭,虽然上面有个大虾仁儿。
    张九一眼就认出那个少年了,就是那天塞给他彩票号码的人,这个少年身上散发出一些气息,让张九觉得他特别的像老六,不过少年的身体竟然是人的躯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九想要过去攀谈,这个时候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说了一声,“宝宝,来。”
    少年立刻跑过去了,说:“太叔先生,这个米饭好棒啊,比大煎饼还要好吃!”
    张九一阵无语,九泉地狱中的六爷,可是相当高冷的,不仅高冷,还有点小鬼畜,然而这少年一派天真,好像特别纯净似的,如果不是他身上传出来的气息,张九真的有点不好接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