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棍劳动合同 作者:长生千叶(六)

字体:[ ]

 
    第265章 血液1
    
    三界六道,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道、鬼道、地狱道。
    阿修罗的直译是非天,意义是果报,属于半神半人的存在,性格大多暴躁善战,但是却属于护法神八部天龙之一。
    阿修罗并非阴邪的存在,手托日月,阴阳协调,具有人和神的天性,是矛盾共生的体现。
    因为阿修罗生性好斗,所以从阿修罗贬下地狱的也不少,所以张九见过不少阿修罗。
    高崇翰只是面瘫,不喜欢说话,不怎么露出表情而已,张九还真的没有往阿修罗的方面想,毕竟在阿修罗这个分类里,高崇翰这种就算是温和的异类了……
    张九让高崇翰把李杰和高梦晴交给警察,高梦晴指使李杰杀了自己的母亲,还有高海平,还想要杀掉高崇翰,不过最后并没有成功。
    其实某种意义上是成功了,但是高崇翰脱离了凡人的肉身,反而升华了自身,也算是经历了一场果报。
    高梦晴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并没有什么力气,所以根本无法自己杀人,因为撞破李杰和母亲偷情,高梦晴气到了极点,所以抓住了李杰的小辫子,开始要求李杰替自己杀人。
    李杰胆子很小,刚开始根本不敢杀人,但是禁不住高梦晴的威逼和利诱。
    这个镇子很小很小,只有这么一家殡仪馆,如果有人死了,不管是什么人,肯定都要送到这家殡仪馆来,到时候李杰就可以给死人化妆,他想要给谁化妆就给谁化妆。
    李杰那种扭曲的爱好被高梦晴抓住了,顿时就开始动摇了,配合高梦晴杀死了高梦晴的母亲,相对于活人来说,李杰更喜欢死人,那种杀人的感觉似乎让他上瘾了。
    第二次高梦晴要求李杰杀死高海平,并且偷梁换柱,把一切责任推到殡仪馆闹鬼这件事情上。
    李杰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接触尸体完全没有问题,再加上殡仪馆人少,没有多少工作人员,所以李杰想要偷换尸体根本没问题。
    之后两个人又进一步设计了闹鬼,那就是高海平的尸体自己爬出来了,那时候高海平的魂魄已经被高梦晴勾走了,怎么可能再去闹鬼,所以当时尸体根本没有自己爬出来,一切都是李杰的一面之词,一种假象。
    李杰趁着冰室的保安大爷去洗手间的空当,把尸体搬出来一些,然后大喊大叫的冲出去说尸体动了,当时只有李杰一个目击证人,然而大家刚刚经历了棺材里的尸体突变的情况,所以自然而然的认为是闹鬼。
    虽然高梦晴没什么力气,但是他们两个人合伙杀了两次人,李杰也尝到了其中的甜头。
    不过意外还是发生了,不只是高崇翰在高家遇刺,不只是受伤的意外,还有火化炉里的意外。
    张九带着端木晋旸往殡仪馆的二楼走,说:“我怀疑咱们在火化尸体之前,听到的咚咚声,是高梦晴把灵魂抽走之后,关在了殡仪馆里,当时高海平的怨灵很可能自己突破了出来,所以才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上,不过那时候正好火化。”
    所以高家的众人才从屏幕上看到了火化炉那惊人的一幕,其实高梦晴和李杰是想第二次偷梁换柱,把高海平的尸体火化掉,这样就万无一失,而且又能再次强调闹鬼。
    毕竟高梦晴杀高海平可以说是“意外”,可能高梦晴的确想杀高海平,不过是在高崇翰之后,但是很不凑巧,那天高海平骂了高梦晴,而且说的很难听,所以高梦晴一时“兴起”,要求李杰杀了人,所以他们动作的很匆忙,尸体上可能还有破绽,到时候一查就会露馅,所以想要把尸体尽快处理掉。
    他们哪想到,尸体就真的闹鬼了。
    张九和端木晋旸走上二楼,两个人走到了休息室上方的地方,那个地方有一间小屋子,果然是李杰的化妆间,房间的门开了一条小缝,门板竟然有些变形。
    张九伸手摸了摸门板,是怨气所致的变形,并不是人为损坏的。
    张九小心的推开房门,就看到化妆间里摆着各种假人的头,看的张九毛骨悚然的,再加上殡仪馆本身就阴冷,张九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化妆间里面还套着一个小房间,张九伸手一推,门就开了,一张苍白的女人脸猛地一下探了出来,发出“啊啊啊啊!!!”的喊叫声。
    张九吓了一跳,向后一退,差点跌在地上,端木晋旸赶紧伸手搂住张九的腰,一把接住张九。
    张九定眼一看,那张女人的脸十分惨白,而且是半透明的,原来就是高梦晴的母亲的魂魄,魂魄身上拴着符咒,被困在了化妆间里,旁边还有一条符咒被撕烂了,扔在地上,应该是当时捆住高海平的符咒。
    张九说:“这下好了,魂魄都找齐了。”
    高梦晴和李杰交给了警方的人,而省下来的魂魄交给了阴府的人,张九和端木晋旸这趟葬礼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过总算是顺利解决了。
    张九和端木晋旸要回C城去了,不过张九有点舍不得绍鸢,但是绍鸢完全舍得他,绍鸢只是舍不得高崇翰,经过这件事情,绍鸢更粘着高崇翰了,恨不得时时刻刻和高崇翰做羞耻的事情。
    张九将高崇翰身上的融天鼎碎片取了回来,高崇翰身上的阳气并没有之前那么旺盛了,不过绍鸢还是粘着他,一直说喜欢喜欢,完全不知道害臊。
    其实张九在不知道高崇翰的身份之前,还有点担心,毕竟绍鸢是个摹刻品,需要吸取阳气才能活下来,高崇翰如果是个普通的肉体凡胎,那么早晚有一天会被吸干,到时候就麻烦了。
    不过现在高崇翰可不一样,高崇翰是阿修罗,张九一点儿也不担心了。
    高崇翰看着端木晋旸和张九坐进车里,笑着说:“等有时间我会带绍鸢去看望两位。”
    端木晋旸笑了一声,说:“高先生刚成为高家家住,高家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恐怕最近都没什么时间了。”
    高崇翰说:“的确,挺忙的。”
    端木晋旸说:“不用送了,我们也走了,不然天黑之前回不去了。”
    高崇翰转头对玩着自己手指头的绍鸢说:“来,跟端木先生和张先生告个别。”
    绍鸢仍然拽着高崇翰的手指,眨了眨眼睛,盯着张九看。
    张九把车窗降下来,探出头来,笑着说:“绍鸢舍不得我呢,算了跟我走吧,我家里可有好吃的,要不要跟我走?”
    绍鸢眨着眼睛,高崇翰对于这一点是很自豪的,虽然自己身上没有融天鼎的碎片了,但是绍鸢仍然很粘着自己。
    张九本身只是开玩笑,哪知道绍鸢突然松开高崇翰的手,就走了过来,然后让张九更吃惊的是,绍鸢突然低下头来,“么!”一大口,直接亲在了张九的嘴唇上……
    张九:“……”怎么回事?!
    张九顿时都傻了,绍鸢则是笑嘻嘻的,看起来还要再亲一大口,高崇翰反应最快,一把抓住绍鸢的领子,把人一下拽了回来,端木晋旸脸色瞬间黑了,反应也很快,立刻升起副驾驶的车窗,把绍鸢隔在外面。
    端木晋旸臭着脸说:“先走了。”
    然后就开着车走了。
    这是一场意外,非常非常意外的意外,然而张九却因为意外惨了,他再也不敢去逗绍鸢了,因为结果非常凄惨。
    张九和端木晋旸回了家,端木晋旸都不把张九从车子里放出去,锁了中控,让张九开不了门。
    张九大喊着:“救命啊!我身体不好,你可别动我!”
    端木晋旸只是阴测测的笑了一声,说:“没关系,既然小九身体不好,我就给你按摩按摩。”
    张九后来才知道按摩是什么意思,端木晋旸把他的手捆了起来,压在头顶,全程只用手指,技巧十足,他知道张九哪里最为敏感。
    张九整个过程发泄了好几次,耳朵和猫尾巴都冒出来了,最后发泄的直哭,眼睛红彤彤的,完全不行了,只能求饶,端木晋旸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
    端木晋旸笑眯眯的说:“真乖小九,那你现在想要亲亲我吗?”
    张九眼泪朦胧的,抬眼望着端木晋旸,呜咽地说:“想……想……”
    端木晋旸笑着说:“好乖。”
    他说着,把张九手上的束缚解开,张九立刻欠起身体,搂住端木晋旸的脖子,黑色的小耳朵一耸一耸的,长长的尾巴卷住端木晋旸的手臂,主动含住端木晋旸的嘴唇,鼻息粗重的献上自己的舌头……
    第二天张九又开始正常的去上班了,刚到公司,就看到绍然穿着女装,神秘兮兮的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前,似乎是在等自己的样子。
    张九打着哈欠走过去,昨天晚上他和端木晋旸闹到很晚,所以今天有点睡眠不足,他刚走过去,绍然就冲过来了,说:“张九,你可来了!”
    张九无奈的说:“怎么了?”
    他说着,把卡拿出来刷了一下办公室的门,推开门走进去,顺手打开灯和而空调。
    绍然一边吐槽着张九,说:“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
    一边把自己肩膀上的大单肩包放在桌上,笑着说:“快看快看,我带了什么!”
    张九以为是什么好吃的,结果绍然拿出了一样东西,竟然是他家的“廉蛇蛇”!
    不对,廉蛇蛇只是绍然给儿子取的小名而已……
    绍然竟然把他儿子带到了公司来!
    小蛇宝宝长大了不少,整个大包满满当当的,小蛇宝宝还要把尾巴盘起来才行,一脸不满意的坐在袋子里,好不容易可以伸头换气,双手扒着袋子的边缘喘了两口气。
    张九吓了一跳,说:“你把他带到公司里来干什么!”
    几天没见,小蛇宝宝已经从可爱变得有点……英俊?了。而且体型长得很快,现在绝对不像是个小宝宝的样子了,那粗黑的蛇尾,黑色的鳞片好像一片片宝石,又像是一片片盔甲,看起来真是壮观极了,再加上小家伙总是冷着一张脸,怎么逗也不笑,从小一副总攻的模样……
    绍然不以为意的说:“没办法啊,廉医生要去医院,我又要上班,所以就把他带来了。”
    张九说:“你上班也不能带着啊,你们办公室人那么多!万一被发现了,这么粗的蛇,说是小宝宝别人都不信,人家会打电话直接报警的!”
    绍然笑眯眯的说:“我想到了啊,所以就想拜托你帮我看孩子啊,你看你这个办公室就你一个人,平时也没人过来,是不是?”
    张九:“……”他仿佛听到绍然“噼里啪啦”的打算盘声了。
    自己还没生呢,现在就要提前当奶爸了,刚刚拉撤大了绍鸢,结果现在又要拉扯一个小蛇宝宝。
    不过绍然已经把小蛇宝宝带过来了,张九也没办法,而且小蛇宝宝不哭不闹,看起来挺好带的,最主要是,张九觉得小蛇宝宝一脸鄙视绍然的表情真是深得他心,所以张九就同意了。
    别看小蛇宝宝还小,虽然不会讲话,但是生活完全可以自理,想上厕所会自己去洗手间,因为蛇尾已经相当壮观,而且可以直立起身体,所以上了洗手间之后还可以自己洗手,完全就不需要别人看孩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