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前有病娇后有鬼+番外 作者:一杯酒凉

字体:[ ]

 
 
    文案
    温煜冉一直过着风平浪静的普通生活,直到有一天他撞鬼了
    心塞塞地通过友人找到高人相助,却不料这所谓的高人是个蛇精病
    读了这么多年书,他就没见过哪本书讲高人是长得人模狗样,名字古里古怪,性格看上去有点精分的嫌疑,还会耍流氓!!
 
    而且面对接二连三的灵异事件,即使这个蛇精病说要保护他……还是很可怕啊!
    千琅:亲爱的别怕,亲我一下我就把这些家伙全都杀了o(*////▽////*)q
    围观鬼众:当了这么多年鬼,就没见过比我们更吓人更不正常的活人,今天长见识了。
 
    注意:
    1.主攻,病娇受
    2.别跟我谈三观与逻辑,当我打上病娇受三个字时就放弃了这一切_(:з」∠)_
    3.作者习惯性让受自带痴汉属性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煜冉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梦
    
    在人们的一般印象中,黑暗所伴随的通常都是安静,有人喜欢静静地闭上眼享受黑夜的宁静,也有人对于黑暗带来的神秘寂静感到恐惧。
    实际上,夜晚的确并不总是平静安宁的,温煜冉对此就深有体会。
    虽然名字看着斯斯文文,但温煜冉是个大大咧咧的汉子,身高一米七九,长相还算是帅气,体格虽然比不上那些健身房里出来的猛男,没有他一直渴望的八块腹肌,但是至少看起来没那么瘦弱。就像大多数正常男人一样,他没有姑娘们的细腻心思,不怕黑不怕鬼,半夜十二点自己走夜路都不带哆嗦的。
    毕竟身为思想端正的现代人,对于鬼神的敬畏之情要淡薄许多,温煜冉本来是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
    不过就像是没吃过螃蟹之前谁都不知道螃蟹好吃,最近温煜冉觉得自己有点魔怔,忍不住想起以前看过的恐怖电影,怀疑是不是真撞鬼了。
    大四刚刚毕业,温煜冉最近在一个传媒广告公司实习,平时在公司端茶倒水打打杂。这都是初入社会很正常的阶段,转正后的工资福利也还算不错,因为模样端正平时也很受同事姑娘照顾,他还是很满意的。
    但最近他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差劲,黑眼圈重得他恨不得戴墨镜出门,整个人平时走路都发飘,半夜走在街上再穿一身白衣服就跟孤魂野鬼没什么区别。
    “小温啊,你没事吧?是不是压力太大休息不好?”隔壁桌的同事关心地问他。
    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个温煜冉简直是欲哭无泪,他把胳膊垫在桌子上用头一下接一下往下砸:“别提了鲁姐,最近一睡着就做梦,我觉得我都要英年早逝了。”别介啊,他长这么大连个媳妇都还没娶上。
    以前睡觉从来都没这个毛病,一沾枕头不出十分钟就能一觉到天亮,但是他坚持这个优良习惯二十三年,终于在一个星期以前被打破了。
    每天晚上做梦?他忍了。隐约觉得做的总是同一个梦?他忍了。但是梦的内容可不可以接地气一点?!梦中是否有什么诡异的情节他始终无法回忆起,只是每次被惊醒后额头上的冷汗和惊惧感告诉他那绝不是什么好梦。
    鲁姐原名鲁洁,其实比温煜冉大不了几岁,但是名字读音相似,加上她为人爽快,平时对温煜冉多家关照,所以温煜冉就干脆采用了这个称呼。
    “你看你,虽然新来的确实需要好好表现,但也不用这么拼。”鲁洁伸手轻轻一打温煜冉的头,“今天上午老板不在,你赶紧偷偷趴桌上睡会儿,要是有事我叫你。”
    这个提议真的很有诱惑力,温煜冉眼巴巴地看向鲁洁:“这不好吧,办公室里这么多同事……”
    “没事,我罩着你。”鲁洁霸气地一拍胸口,示意他放心睡。
    “大恩不言谢,鲁姐威武!”感激涕零地说完,温煜冉二话不说就趴在了桌子上。
    因为实在是太累了,眼睛光是睁开都觉得胀痛,温煜冉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日暮时分橙黄色的光辉照得树林里一片祥和,有一个像是不到十岁的男孩在林间玩耍,而且视角在跟随男孩不断前进。
    又是在做梦。
    温煜冉感到万分恼火,这个古怪的梦已经缠着他许久了,偏偏每次醒来都记不得梦中发生过什么,他这次还非就要看个清楚明白,就算真是鬼上身那也得搞清楚鬼长什么样吧?
    梦境中的视角总是很奇特的,温煜冉仍然有着自己的思维,似乎仅仅是以旁观者视角,没有自己的身体,能知道梦中这个自己在想些什么,有点全息电影的感觉。
    这个幼小的他蹦跳着在山林中前进,每次看到长得漂亮的小鸟蝴蝶之类的就兴致勃勃地追赶上去,一点也没有意识到马上就要天黑,应该立刻回家。
    林子里草木茂盛,以城里人的视角来看最大的不足大概就是蚊虫肯定会很多,除此之外风景是的确不错。这就让温煜冉更加纳闷,这是多温馨祥和的梦啊,他怎么就每次都吓成那样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太阳落山之后温煜冉才得知。
    光亮总是能带给人们安全感,但是在失去了光照之后,一个孩子孤身呆在深山老林里绝对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不过温煜冉也是挺佩服小时候的自己,那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要是放在现在他自己晚上呆在这破林子里,肯定得有点虚,毕竟随便冒出个豺狼虎豹他就歇菜了。
    如此灭自己威风的想法也就是想想而已,梦中的温煜冉显然是已经在这片山林中迷路了,正十分迷茫地到处乱转,大声呼喊着:“妈妈!爸爸!奶奶!”
    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应。
    相比起急着寻找出路梦中主角,温煜冉更有闲心去观察周围,而正是这多余的闲心让他觉得心里发凉。
    太安静了,天边的最后一抹余晖已经消失,林子里仅仅依靠着清冷的月光照明,这片山林中却没有一点声音,虫鸟鸣叫或是动物觅食移动的声音都没有。
    为了证明这只是自己的错觉,温煜冉更加仔细地去聆听,竖起耳朵拼命试图寻找出一点点响动,但是他听到的只有自己走动和呼喊的声音。
    而且自己来时明明是顺着山路走过来,为什么现在却连一条小路的影子都找不到?
    此时身为旁观者的温煜冉下意识想要屏住呼吸,心里无比急切地期望梦里这个还是熊孩子的自己赶紧走出去,最好再也别进这破林子里。
    “啪嗒”
    这小小的水滴声并没有引起急着回家的孩子注意,反而是温煜冉下意识看向那边,一瞬间感觉到全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那里本来是一棵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的树,树干不算粗壮,在这个山里随处可见,若是之前温煜冉根本不会注意到。
    但是刚才这么一看,那棵树上的树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血红的颜色,而且叶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变化,原本光洁平滑的叶片逐渐变得凹凸不平。
    最后,那棵树上所有的树叶都变成了一片片滴着血的肉片,树的枝干更是直接变成了人类的四肢,一颗滴着血的男人头在主干的分叉处凸显,神色狰狞而痛苦地死死瞪着那正一无所知地前进的小小背影。
    而那棵树下的草地已经被滴落的血液染红一片。
    温煜冉感到自己几乎无法呼吸。
    一根由血肉组成的枝条猛然向着男孩的方向伸出,在距离男孩约有半米的位置停下,长度已经到了极限,无法再延伸。
    抬眼去看树上的那颗人头,温煜冉恰好对上了那怨毒不甘的眼神,立刻别过头再也不敢去看那边。
    这只是梦,这只是梦,这只是个荒唐的噩梦而已!就算这孩子和自己小时候长得一样,但是自己完全不记得有发生过这种事,所以这肯定只是虚构的梦而已!
    只有不断地对自己重复这样的话,温煜冉才能说服自己不要感到恐惧。
    梦中的他似乎非常幸运,在遇到其他诡异的东西之前就先遇到了一个外表看起来还正常的人,不过温煜冉一点都不敢确定这个鬼地方出现的是正常人。
    那是个穿着普通衬衫和裤子的男人,很悠闲地靠着树干躺在一棵树上,男孩立刻开心地跑到树下去询问:“大哥哥,你知道怎么走下山吗?”
    夜晚很暗,再加上枝叶的遮挡,温煜冉看不清楚那男人的长相,心里有点发虚,担心一会儿这个人就变成什么怪物忽然扑过来。
    对方动动脑袋,瞥了一眼树下的男孩,不耐烦地嘟囔一声:“又有人跑进来,真是蠢得可以。”
    小声嘀咕完,男人随手指了一个方向:“往北面走,运气好的话还能给你个痛快。”
    男孩被指了方向就立刻跑走了没有注意,但作为旁观者的温煜冉却是注意到,男人只是说“给个痛快”而不是“离开”,这个意思到底是……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难道他即将有幸目睹自己在梦里惨死当场?这次还是先做好心理准备,免得醒来时又吓得一身汗。
    顺着男人给出的方向走了大约有十分钟左右,男孩忽然被地上突起的一块树根绊倒,穿着短裤露出的膝盖在粗糙的地上被磕破,渗出少许血液。
    还没等温煜冉心疼一下小时候的自己,就见那根绊倒了男孩的树根猛然窜起,一下子缠住了男孩的脚踝,再一次将人拉扯得倒下。
    再看去,那树根已经变成了如同之前那棵树一般的血肉模样,而这次主干上的人头则是一个长发的女人,披散着头发,腐烂得几乎看不出来的眼球贪婪地盯着吓傻了的男孩,发出尖锐的笑声。
    不过是转眼的功夫,温煜冉发现这附近所有的树木都变成了那种人头怪树的模样,如此明显的变化男孩自然也看到了,大叫着一下子爬起来,拼命甩掉脚上缠绕的血肉枝条,看也不看就本能地朝着怪树相对稀疏的方向猛冲过去。
    看着这漫山遍野的怪树,温煜冉觉得自己此时如果有实体的话肯定是一身冷汗,该不会这整片山上的树都是这种怪物吧?他所看到的怪树人头各种各样,有男人,女人,老人,甚至还有孩子。如果一棵树代表着一个死人,哪怕这山上树木并不是非常密集,那也太过可怕了……
    月光依然暗沉,林间那寂静却已经被彻底打破,不断有怪叫声、摩擦声、喊叫声甚至血肉分离的声音钻入耳朵,让他有种误入到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第2章 做我主人吧
    
    男孩一个劲地闷头往前跑,胜在身体矮小动作灵活,倒是没有被怪树抓住,等到他终于累得停下来时,四周的怪树却已经不见了,前面倒是隐约能看到一个房屋。
    刚才男孩被恐惧笼罩着无心观察四周,温煜冉却清楚明白地看见了,往这边的路上那些怪树越来越少,最后遇见的那几棵也只是本能地向着男孩挥舞枝干,但是似乎在畏惧着什么,只伸出了一小段距离就又再次收了回去。
    温煜冉又看向前方不远处的房屋,那些怪树是在害怕这个房子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