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诅咒岛的梦魇+番外 作者:墨封宸

字体:[ ]

 
文案:
 
     原谅我又再次开坑,不过也是短篇……可能
 
有人看过《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么?听我娘子介绍去看之后一直感觉很难受,里面的女主角太惨了,哪怕最后将整个岛的人都屠.杀.殆.尽,我还是觉得她的命运不该如此,大好年华浪费在复仇上(好吧这篇文章会有复仇),最后还死了,于是我默默的开了坑
 
尝试第一人称,背景设定是雄性和雌性,和《金福南》相同又不相同,因为主角是男的,好吧是很多不同,但还是偏沉重?
 
偏激不择手段攻,温柔腹黑占.有.欲强受,受宠攻>///<
 
内容标签:恐怖 怅然若失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瑞 ┃ 配角: ┃ 其它:
 
==================
 
  ☆、逃离
 
  事情,我要从哪里开始说起。
  啊,对,我现在住的地方叫做维普岛,是希亚大陆上的一个偏远小岛,人口稀少,全岛就住了五户人家,平日仅靠一只小船来往于岛和陆地之间,这里贫穷、落后、愚昧不堪。而且岛上只有我一个雄子,原本应该有两个,另一个雄子叫安楠,但是在五年前已经和他的雌父离开了岛,独独留下我在这岛上应付其余的雌子。
  其实我也想离开这地方。
  因为整个岛的雌性看我的眼神,随着我的长大越来越露骨,而我的雌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也曾想带我离开,但是就在离开之前发生了一件事。
  那时候我和安楠在林中嬉戏,中途却被岛上的四个雌子围住了,他们还调戏了安楠,为了保护十分娇小的他,我挡在了前面,最后安楠是逃走了,我却没有那么幸运。
  被按到在树林中,衣服一件件的被扒开,那些雌子们笑的恶劣,仿佛是在看可怜的猎物,哪怕在地上的我是他们的亲弟弟。
  是的,我们岛上只有一个雄父,五个雌父,我们都出自同一血脉,就像我之前说的,这里愚昧不堪,毫不顾念伦.理纲.常。
  事情发生后,很快的,那四个雌子中有一个怀了我的孩子,于是我不得不和对方结礼,留在岛上。
  而安楠,就在结礼前夕离开的岛,我想他也受不了这乱.伦之事,毕竟整个岛就只有我和他曾经去过学院,哪怕只是最基础,帝国规定的雄子必读基础三年教育。
  ……
  之后我听说安楠和雌父去了帝国的中心,西影,还在那里认识了优秀的雌性。
  我也曾给他写过很多信,但最后都石沉大海,可我依旧乐此不彼。倒不是我对他有什么超出友谊的感情,纯粹就想看看和我走上另一条道路的他过的怎样,另一条路的风景是否美丽。
  毕竟我现在的生活,可以用生不如死来描述。
  这个岛就像是个逃不出的轮回,一代又一代,犹如死循环一般,我很快就走上了我雄父的道路,成为了那四个哥哥,或者说雌子的雄子。每天像曾经的雄父一般被圈养在院子里,白天教安木读书,夜晚等待他们一个又一个的轮流进入我房间,就像是个繁.衍的工具,明明才刚满21,就已经有了六个孩子,一个安楠是雄子,其余五个都是雌子。因那些小雌子一直被雌父们带着,我对他们并没有太多感情,不过死循环从未停止,很快我就发现那些小雌子看着安木的表情就像是当初他们雌父看着我和安楠的表情,无端让人厌恶。
  不是没有想过逃出去,特别是看见我的雌子在看安木时,眼神越发变得yin.邪后,我就无时无刻不在计划着逃。
  安木才六岁,我的雌父们以前都不会将主意打到我身上,那些雌子却想染.指下一代,这已经超出了我的容忍底线。
  于是我寄给安楠的信越发频繁,在半年后也终于等到了对方回来,可惜安楠回来明显不是因为我的信,因为他的雌父染病死了,所以他和他的雌子打算送雌父的骨灰回岛上安葬。
  不过不管原因为何,我知道我终于等到了逃出岛的机会。
  ………………………………
  在安楠离开岛的五年,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肌白胜雪,柔弱娇.媚,华丽的锦缎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而他的雌子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身后还带着两个护送的保镖,显然家境不凡。
  当然我也看到了安楠眼里对我淡淡的轻蔑,但是为了离开,我还是坐下来请求他带我和安木走。
  即使是看在从小到大的情分,我料想安楠不会拒绝,可人心往往难以猜透,安楠对于我的请求不置一词,他甚至觉得我应该留在岛上,一个孤身的雄子带着幼小的雄子去到陌生的城市要怎么生活?雄性的工作选择性少,又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如果不幸被人骗了怎么办……
  安楠抛出的一个个问题在夜深人静时我也曾想过,可外面再可怕,难道还可怕过我的孩子被他生父虎视眈眈的盯着可怕么。
  最后我什么话都没说,安楠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他并不想因为我而和岛上的雌性作对。
  现在这个岛还剩下四个雌父(雄父已死),四个雌子还有五个小雌子,没有一个人站在我身边,安楠是,我雌父也是,逃出去怕是还得靠自己。
  索性这回安楠在岛上呆的久,而我最是有耐心等待,因为我深知我的雌性们,有一个比我更优秀,更漂亮的雄性在,他们岂会忍得住安安静静的看着。
  或许我也疯了,被这个岛逼疯了,竟然想让从小一直守着的安楠当诱.饵引开雌性们。
  ……………………
  但果不出所料,没过几天我的一个雌性就开始明里暗里的调戏安.楠,见到一向柔弱的安楠无力的推拒后,其他三个雌性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知道他们没有扑上去也只是碍于安楠的雌性回来了,但是动手也只是时间问题。
  在感受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雌性动作越发粗.暴和不耐烦后,我心里笑的更开心了,而真正开心的还在后头,因为今晚就只有一个雌子进了我房间,压在身上的雌性在完事后更是急冲冲的朝安楠家的方向跑。
  于是当下我也不再犹豫,起身拿出藏好的行李就抱着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安木朝着码头方向奔跑。
  无论如何我都要带着安木逃出去,离开这受诅.咒的地方,永世不再回来!
 
  ☆、诅咒
 
  我之前说过,连接维普岛和大陆的仅仅只有一只小船,因着安楠的到来,在码头上又多了一艘巨大的船只,但这也只是增加了我的工作量。
  将安木放在小船上之后,我举起出门时带着的锄头,死命的朝那大船砸去,直至将接近船底的地方砸出一个大窟窿才停手。只要这个船无法正常起航,就没人能追上我们,当然,岛上的人也无法离开。
  隐隐的火光开始向着我们方向逼近,我扔下沉重的锄头跳上了小船。
  雌父们应该已经发现火光熊熊的牢笼中没有了我和安木的身影,但是也已经迟了,摧毁了牢笼的我们,要开始朝着自由的方向前进,哪怕前方等着的只有死亡。
  刚拿过锄头的手还在隐隐作疼,我却坚定的握着船桨奋力划动起来。
  船桨在湖水中绕出圈圈涟漪,然后开始推动船只前行。
  不久,我听到了身后有人落水的声音,我还听到了恶魔逐渐靠近的笑声,桀桀桀,桀桀桀……
  在一只青白的手抓住船舷的一刹那,我脑海中‘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巨大船桨下意识的举了起来,狠狠的砸在刚刚从水里伸出的头.颅上,一下、两下、三下……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砸了多久,当回过神时,血水已经染红了船只周围的湖水,而身后的人也不敢再靠近,安木害怕的抓着我衣角,紧紧闭着眼睛。
  夜晚的湖恢复了渗人的安静,伴着刺骨的风打在脸上,我忍不住浑身发抖,牙齿因寒冷而发出的格格声,在这夜晚里诡异的像是在笑。
  当下我不敢再回头,机械的挥动双臂,不断朝着远方前进。
  黑夜中,身后的岛就像是雌伏的凶兽,双眸散发着幽幽的红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我……
  ……………………………………
  正如安楠所说,没有学历,没有见识的雄子在首都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工作选择,特别是许多雄子在成年后会直接与雌子结礼,养家重担全交由雌性承担,所以专门为雄性而设的工作是少之又少。
  但是找寻多日,我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份花店的工作,花店店长盖尔见我带着小雄子,还破例的让我们住在花店阁楼上,省去了租房的钱。
  对此我十分感激他,不过我也不会错过他眼里那一闪而过欲.望。
  孤身的雄子在雌子店里工作可能会遭遇什么,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在日子渐渐进入正轨之后,我将安木送去学院读书,我希望将我缺失的东西在安木身上补全回来。
  我开始尝试忘却曾经在岛上发生的事情,然后为自己编织一个美好的梦境,在梦里,我从小雄父和雌父都去世了,长大后和一个普通的雌性结礼,然后有了安木,可惜最后那雌性因为重病离世,于是我不得已便带着安木来到这城市,打算落地扎根。
  这个梦我还未将它深深刻进脑海里,盖尔就送了我一粟幽兰玫瑰,外表是沉静的幽兰色,散发着醉人的芬芳,可花枝上却满是尖锐的刺。
  他说那花像我。
  平时恬静柔和,在面对雌性的追求时却会张开身上的利刺,将靠近的人刺得遍体鳞伤。
  听到这句话,我只是笑笑,然后继续为花儿们浇水。
  不是我非得变得尖锐,而是雌性天生就是吃人的野兽,只会一味的掠.夺索.取,永远不会考虑对方的感受,哪怕外表看着温和无害的人,身下的利爪却从未收回,那虚假的笑容真让人作.呕。
  盖尔真以为他的小动作我完全不知情,说什么不知道我过去住在哪里,于是就将我和安木的户籍落在他那,说什么外面的雌子危险,于是就让我一直呆在后院整理花草,不与人见面,还有那时不时的动手动脚……
  他是打算建造一个牢.笼,再将我关起来么。
  我冷笑着,不久后向他提出了辞职。反正安木进入学院后,所有开支都会由帝国支出,在安木放暑假之前,我只要找到新的地方,新的工作就好。
  但是显然盖尔并不会那么轻易的放我走,他像是被逼急的野狗,还是晌午就将店门拉下,强硬的扯着我上阁楼。
  我并没有反抗,雌性和雄性的力量向来相差悬殊。
  但是我也不会就此认命,这里是帝都,不是偏远的孤岛,我来帝都的半年间,学得最好的就是《雄性保护法》。
  被扔到床上后,我平静的任由盖尔将我身上的扣子扯落,露出白.皙的身.体。
  盖尔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落在我身上的吻也渐渐变得急切,可我只是张开了手,放任他的行为。
  但当盖尔在我身上驰.骋着直到高.潮时,在那后.穴.紧.缩的一瞬间,我伸手进枕头下,抽出利刃一刀割.破了他的咽喉,利落果断,不带丝毫犹豫。
  鲜血霎那间迸.射而出,给情.色的欢.爱带来了可.怖的色泽。
  盖尔到死,脸上都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我却忍不住轻.舔.唇角血色的液体,抑制不住的放声大笑,状若癫.狂。
  雌性,也不过如此,强大的身躯,压.倒性的力量,最终也抵不过一刀封喉。
  这是我离开岛那么久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见证了雌性的脆弱。
  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时,我推开已经冷却的尸.体,起身哼着不成调的歌去冰箱拿了杯水一饮而尽,随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在《雄性保护法》里,如果雌性强.迫雄性与其交.欢,则会被处以极.刑……如果在交.合过程中,雄性反抗致使雌性受伤或者死亡,雄性无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