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夜深了,来吸血吧+番外 作者:饮血止渴

字体:[ ]

 
 
文案:
 
     诺斯是一个吸血鬼,虽然作为一个高贵的血族,但他也是要吃饭的!于是在一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发现了一个美味的食物。不过当他吃饱喝足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食物却突然奋起,狠狠把他拆穿入腹。 
 
    秦墨:“夜深了,不来点血吗?”秦墨扬起他那标准的微笑,但此时这么看怎么危险。
 
    诺斯:“不...不用了,我很饱了。”诺斯默默退后。
 
    秦墨:“是嘛,可是我饿了。”说完一把抱住转身欲逃的某人,往床上一丢,磨拳擦掌第扑了上去。
 
温柔腹黑攻×妖孽吸血鬼受    轻松无虐小甜文大概。
 
作者表示,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长篇还是短篇,大概中长?看心情吧←_←
 
(被拍飞)
 
内容标签:强强 血族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诺斯-卡帕多西亚,秦墨 ┃ 配角:蒂安-西里克斯,符秋,白青,安焰,安清,梓,纪炎琅 ┃ 其它:吸血鬼,西欧背景
 
 
  ☆、吸血鬼传说
 
  夜代表着什么?
  是一个可以安睡的夜晚?是一个可以尽情纵欲的时间?亦或者只是代表着一天劳累的结束?
  对于Y国利华镇的居民们来说,夜的降临,就是个噩梦。
  人们时时刻刻都在害怕着夜晚。
  “喂,听说了吗?昨晚又有人被吸干血液,横尸在马路上了。”
  “当然,幸好我昨夜没出门。”
  “哦,这该死的吸血鬼,什么时候才会死绝!”
  “愿上帝保佑我们把!”
  两个年轻人握着胸前的十字架,双手合十,虔诚地祷告着。
  不错,吸血鬼。这个偏远的小镇上在五年前突然出现了吸血鬼,当时有人声称目睹了一切,一个尖牙利爪,牙齿污秽,面目狰狞,即像人又不像的生物,疯狂而残忍地吸食着一个人类的血,不过一时半会儿,那可怜的人儿就被吸成了干尸。有人去了那人描述的地点,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发现了那具被吸干血的尸体,一时间全镇陷入了剧烈的恐慌,深怕下一个被吸干血而死的人会轮到自己。直至今时,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被吸干血液,横尸街头,五年多来,没有多少人到达夜晚能够安睡。
  所以,对他们来说,夜的降临,代表着噩梦。
  远在小城镇有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传言那是几百年前的战场,但时死人上百万人,血流成河,生灵涂炭,没有人再愿意踏足一步。更有甚者说那里都是死不瞑目之人,死前极不甘心,灵魂不愿回归天堂,于是终日游荡在那地,寻找活人夺下身体,取而代之。久而久之人们也就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个地方。 所以,也不会有人知道,在这片杂草丛生,生灵涂炭的地方,有一座奢华 无比的城堡。
  没错,城堡。
  如果有人踏进这片领域,也行他还来不及惊讶于这里竟然有座城堡,因为他会发现,他的脚边,甚至脚下,有无数或死透了的尸体,或被风一吹就乱飞的骨灰,或刚死不久的,还能看清脸上那惊恐神情的尸体。估计那人儿会直接吓死在这里,成为这片土地上尸体中的一员。
  一片毫无生机的草地,肆意纵横的尸骨,时不时还会随着风发出渗人的声音。
  就在这时,从那奢华的城堡里,以极快的速度飞出了一个“东西”,“嘭”的一生狠狠砸在了草地里,仔细一看,那是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死人,而因为砸下来时是脑袋着地,此时这可怜的人儿死后还被砸得脑浆纷飞,血肉模糊。
  整个城堡周围都是一片阴森森的气息,地上鲜血横流,尸骨遍野,恐怕就是一个常年征战沙场的勇士,见到这场景,都会吓得屁滚尿流。
  此时,城堡内。
  “嘿,维德拉,刚刚有没有听到一身巨响?”一个提着刚刚整理好的垃圾的麻子脸男人,问着身旁那名叫维德拉的眼镜男。
  维德拉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什么人,这才悄声说道:“你不知道,诺斯大人刚刚又发脾气了,把那个新来的血仆给丢出去了。
  那麻子脸男人听后身体不住的抖了抖,“那我今天一定要离诺斯大人远点。”维德拉赞同地点了点头。
  麻子脸男人熟练地把垃圾丢在了那片枯黄的草地上,面对那些尸骨,他也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那浓郁的血腥味总让他稍稍有些不适。
  这座城堡的主人,正是街上那些人口中的吸血鬼,而刚刚的维德拉和麻子脸男人,则是人类,不过是与城堡主人订过血契的血仆,订过血契的人,不能踏出城堡一步,除非有主人的允许,否则会立刻被主人知道,下场只有死路一条。不过订过血契的人,不会再生病,寿命也会有所增长,否则面对这死人比蚂蚁都多的地方,不得病才怪。
  当然,城堡里的血仆不止有这两人,堡里上上下下至少有五十多人。血仆的工作是要提供新鲜的血液给主人,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它们有些还是负责管理血仆们的吃食,负责打扫卫生的,还有负责洗衣服的,负责外出采购的等等。
  而负责近身伺候的,也只有管家才可以,不过至今管家的位子一直都是空的罢了。
  城堡的最顶层,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任何灯光,整一片,都笼罩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最顶层整一片都是一个房间,没有一个窗户,唯一的通风口是一个阳台,不过此时被关的严严实实,连条缝隙都没有,还用黑色的帘子遮得严密。
  而在离阳台较远的位置,摆着一张奢华无比的大床,估计十个人躺在那上面都不嫌挤,床的周围挂着黑色的帐曼,隐隐可以看到里面有个身影时不时的滚动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不是恐怖文 这不是恐怖文 这不是恐怖文(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诺斯
 
  屋外阳光明媚,屋内漆黑而阴沉。
  床上的那个身影在翻了第二百五十个身之后终于忍无可忍,蓦地坐了起来,狠狠踢开身上的被子,掀开帐曼,赤着脚走到角落一个地方,那里有个黑色的六边形棺材,盖子上有一个银色的倒十字架,赤着脚的少年轻轻踢开了那棺材盖,如果旁边有人,则会惊讶地棺材里面竟然还铺着一层软垫。少年熟练地躺了进去,伸出白皙到近乎透明的手,把棺材盖盖上,阻绝了一切光亮与空气。
  。。。。。。。。。。。。。。。。
  夜幕降临,一切邪恶的端缘,正在复苏。
  那个独特的六边形棺材轻轻摇晃了下,接着棺材盖被人从里面的打开,一个银发及腰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坐起身来,睁开的瞳孔是如血一般令人恐惧的猩红色,只是此时因为刚刚睡醒而显得有些茫然,懒懒地伸了个懒腰,白皙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眼睛,却依然茫然一片。
  少年的肤色因许久没晒到阳光而显得异常的白皙,精致到完美的脸蛋,一双猩红瞳孔的狭长眼,带着西方特有的高鼻梁,嘴唇的颜色并没有因为常年饮血而显得红润,反而是比常人还要淡了些;高挑的身材,整个身体似乎都是精致打造出来般,精致完美到每一跟手指头。
  不错,这个少年,就是这座城堡的主人,令这小镇上所以居民惶恐的始作俑者,吸血鬼:诺斯卡帕多西亚。
  少年从那棺材上站了起来,只是不知道是忘记自己是睡在棺材里的,还是睡糊涂了,少年的一只脚被棺材的边缘给拌了一下,连带着整个人给摔了下去,于是这妖孽般的少年伴随着一声惨叫,摔了个狗吃屎。
  守在门口的血仆女佣听到动静,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诺斯被这一摔,也彻底清醒了,在地上趴了一会儿,便坐起身来,膝上因摔倒的伤口以肉眼所能看到的速度快速地恢复如初。
  “可恶!”诺斯暗啐了声,拍了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常,站了起来,楼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懊恼。
  换下睡衣,少年换上了一件带着英伦哥特风的贵族装扮,即使现在已经不时兴这种衣服了,但穿在诺斯身上却显得无比的合适,犹如一个真正的贵族,骄傲而优雅。
  银色的长发随意的用了个带子绑起,显得有些松弛,更显得些许迷人的慵懒。
  所以当他踏出房间时,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无论男女。不怪他们,毕竟血族的魅力不是普通人类抵挡的住的。不过血仆们很快都收回了目光,开玩笑,自家主人有多危险他们心里明白的跟明镜似的。
  诺斯扫视了一眼周围对他毕恭毕敬的人类们,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说回去,就这样一个一个的看了过去,似乎是在搜寻着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血仆们也随着自家主人流露出的越来越低的气压而战战兢兢,生怕主人下一秒就把自己丢出城堡去和死人们作伴。
  “我饿了。”良久,久到血仆们以为主人就打算一直这样看着他们一整天。不过还好诺斯大人终于说话了,可是没等他们舒口气,下一秒他们的心又提了起来,吸血鬼饿了,这代表这什么不言而喻,所以他们大气也不敢出,拼命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自己被主人吸了血,在心中祈祷着自己不要被看上啊啊啊!
  诺斯缓慢而悠长的声线,在人群中如平地惊雷,诺斯将周围人们的神情尽收眼底。哼,要不是昨天喝的血太难喝了,他喝了一口就丢给自己喂养的蝙蝠们享受,他至于吃不饱嘛!
  对于血族来说,血液是可以区分难喝和好喝两种级别的,就像人类看到好看的食物就会想尝一尝的性质是一样的,血族也会看人类的长相如何,从而决定是否对其下手。
  诺斯也一样,只是他居住在这偏远的小镇上,要找到个模样好看的谈何容易,但为了填饱肚子,所以只能勉强找个还看得过去的下手,而家里的这些血仆也只是在他偶尔懒得动又饿极了的时候才会吸他们的血,平日里都是极少碰他们的,再说了,他们血液的味道也只是一般而已。
  沉默了几秒,终于有个胆大些的血仆站了出来,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要发抖,恭敬地对诺斯说:“诺斯大......大人,前几天应了您的许可,出门去采购食物,路过一家新开的药馆,里边的老板说个东方人,长得不错,兴许您会满意。”
  “在哪里?”果然,诺斯的兴趣被挑了起来,猩红的眼里放出惊喜的光芒,直直地看向说话的那人。
  “在......在北边的艾森大道上。”可怜的血仆被诺斯的眼神看的一抖,打着颤说道。
  话音刚落,血仆们只觉得一阵风袭过,只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快速略过,转过头,才发现他们的主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作者有话要说:  好吧,我的错,又是短小君,→_→ 
因为是手写的稿子,下次直接把稿子写手机里得了
顶锅盖,遁走。
 
  ☆、有时候美味的食物也是有毒的
 
  艾森大道,可以说是这座小镇上唯一一条富饶的街道,能在这里定居或是开店的,大多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仅限在这座小镇内。
  诺斯此刻就走在这条街道上。
  拜某个家伙所赐,一到夜晚,街道上就变得异常冷清,周围的居所全息了灯,若不是路灯还亮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被遗弃了呢。
  某个家伙此时则肆无忌惮的走着,吸血鬼的五官本就与常人没什么区别,甚者比常人更加精致,就算有人看见他也不会把他与吸血鬼联系在一起。
  诺斯闲逛般的走着,眼睛却时不时四处查看,记得那个血仆说是个东方人开的药馆,那么是中医馆?那不是应该很明显才对啊,为什么还没找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