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妖到我怀里来 作者:山鬼离忧

字体:[ ]

 
文案:
     秦怀瑾上辈子是官宦世家的显赫公子,这辈子是高高在上、九宵云上的高洁上仙。
 
乔既明上辈子是富商大贾的富家少爷,这辈子是人间烟火、市井之中的蠢萌猪妖。
 
当上仙碰到了猪妖,当公子对上了少爷,他们......
 
他们王八对绿豆,看对眼了!
 
于是,两人青梅竹马,两人两小无猜,两人床榻合眠......
 
一朝身死,你是我的上仙,我是你的小妖!
 
乔既明:嘿,还在这儿呆着干嘛?
 
秦怀瑾:媳妇儿,上塌!
 
本文短篇萌文合集,不喜点X!
 
 蠢作者新文预收:
 
    顾榭一是蚊族的小王子,在他一百零八岁的生辰,承袭祖上神灵根,荣登王位。
 
    一召登王,万臣来贺!
 
    作为蚊王他拥有最广阔的领地,最忠诚的臣下,最无尚的法力,受万蚊追捧。
 
    然而美酒佳肴、美人如画过后,接踵而至的是......他重生了。
 
      ......
 
     这个小胖丁是谁?Who are you ?
 
     oh,原来他叫傅明远. But为何他就是这个小胖丁!
 
     可是,那个傻逼你又是谁?
 
     顾榭一:......默然不语。(傻逼才会说别人是傻逼。)
 
     #求问:被蚊子叮过后的小竹马越变越蠢了怎么破?#
 
     #求问:一直以为自己是蚊王,可是突然发现自己是人类了怎么破?#
 
     #求问:某天发现自己因为“自己”弯成蚊香了怎么破?#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怀瑾,乔既明 ┃ 配角:阿呆,重华 ┃ 其它:1v1,强强,欢脱,呆萌
 
==================
 
  ☆、第一章 猪宠(一)
 
  【街市之闻】
  盛京城里的九门桥街市里,如同往日一般,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
  正午的菜市街上,阳光炙烤,人心浮动。一个卖猪肉的大叔偷着闲,凑着脑袋和旁边卖白菜的大婶儿止不住的嘀嘀咕咕着。
  “嘿,他家大婶儿,你瞅见那俊俏的年轻人了吗?”大叔努努嘴,精明的眼神里,含着异样、诧异的细芒。
  “他大叔,你说的是那个年轻人吗?”卖白菜的大婶儿,手中的动作不停歇,麻利地择着木盆里蔫儿了的菜叶。微微混浊的眸子里,不动声色的瞅着抱着猪仔在人群中行走的青年。
  “对啊,”大叔点点头,像是找到了能够一起分享八|卦的人,颇为津津乐道。
  少顷,不知想到了什么,摇头叹息道:“多好的年轻人呐,就是整日里抱着头猪仔,也没见他撒过手。”
  “要我看呐,这年轻人多半是脑子不灵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首饰店里的老板娘,捏着嗓子,轻轻按着额侧刚贴的花黄,似嘲似讽。头上的头饰也跟着她的动作,晃了三两下。
  “唉,这公子长得那么俊,怎么说傻就傻了,”一侧长风酒肆的店小二倚在门廊边儿上,似是得了闲,肩上搭着白布巾。两条细腿悠闲地晃着,跟着他们凑着话儿感叹着。
  “是啊是啊,长得多俊的年轻人啊,要不是整天怀里抱着头猪仔儿,俺就把俺家闺女配给他了,作孽呀作孽,”卖白菜的大婶儿赞同的应和着,手中的动作不停,面前堆了不少择掉的菜叶,颇有几分可惜的摇摇头。
  这店小二一听大婶儿这么说,心中一乐,顿时眉开眼笑,“得亏这公子傻了,大婶儿,把你家翠花许给我呗!”
  “去去去,我家翠花谁也不给!”大婶儿顿时横眉冷对,脸色说变就变,口中不耐烦的推斥着。
  店小二顿时满脸土色,眼神狠戾,偷偷地对着青年狠狠一睨,这大婶儿只会轰他这没权没势的。
  “啧啧,我看这年轻人倒像是个书生,这读书人啊读书读傻喽。痴儿、呆儿,还不如我这乞儿活的快活,”躺在墙角翘着二郎腿的乞丐,嘴里衔着根狗尾巴草,上下翕动着。手也不闲着,时不时挎几下脏兮兮的脚,粗鄙的脸上充斥着兴味嘲讽。
  “哼,就是傻了也比你这好吃懒做的乞丐好!”店小二像是得了优越感,又或许是看不惯,啐了一口,拿着肩上的布巾,狠狠甩了甩,转身进了酒肆。
  店小二进了酒肆,街市里的小贩们,被这乞丐一说,没了兴致由头闲话,各自散了,忙着手头的活计。
  这话题中心的年轻人,确实俊俏了些。
  脸部轮廓分明,剑眉星目、鬓角横飞,高挺的鼻梁,殷红如血的薄唇,给人一种情淡凉薄的感觉。若不是青衣长衫且待人温润有礼,通身的儒生气派,倒是瞧不出这是位白面书生。
  抱着小野猪的秦怀瑾,熟视无睹周围的人是对他的指指点点,面不改色的从他们面前经过。径直在热闹的街市里七拐八拐,直到青衣衣袖翻飞,挺拔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
  日日出去寻医问药的秦怀瑾,今日和往常一样,除了几拢草药,又是一无所得。回到了这个小院儿的他,不同于人前冷面的模样,棱角分明的眉宇间,略带愁思。
  他把猪仔放在桌上,怀里的草药仙丹也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小猪仔从他怀里跳出,扭扭胖墩墩的身子,继而撒了欢儿的围着草药仙丹转悠。草药的淡淡清香恰好合了它的意,猪鼻子对着满桌子的草药,不停的顶动。
  “既明啊既明.....你什么时候...才能记起我呢?”
  秦怀瑾坐在石凳上,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拿着一根草药,晃动着草叶,逗弄着猪尾巴。看着石桌上轻轻拱着草药的猪仔,丝毫不理会他的逗弄,神色黯然。
  哼哼......哼哼......
  猪仔只是鼻腔里哼哼着,轻嗅一颗圆润的草药,似是觉得好闻。嗷了一声,便卖力的拱起来,还时不时的咂咂嘴。身后的猪尾巴微微卷起,不时晃动几下,很是惬意。
  “既明,既明,你理我好不好?”秦怀瑾看着不懂人语,撒了欢儿的自娱自乐的猪仔,一如既往的喃喃自语。淡然的双眸中,眼神迷蒙,似也不是要这猪仔给他个答案。
  石桌上的猪仔,似是厌烦了眼前喋喋不休的人,转了转圆滚滚的身子,背对着秦怀瑾,换了个方向继续拱着它的草药。不时的发出嗷嗷的叫声,煞是欢快。
  “既明,你还是怪我?我知道是我错了。”秦怀瑾听到它的嗷叫声,以为自己得到了回应。清澈的几近透明的眸中,闪烁着激动的神色。
  他一把抱起猪仔,放在怀里,半是欢喜,继而又面怀愧疚的抚摸着猪仔滑腻的毛皮。猪仔被他抚摸的痒痒的,四只小蹄子不停的用力蹬着,鼻间哼声急促,口中的嗷嗷声甚是凄厉。
  “既明,你别这样不理我,是我不对。”
  秦怀瑾慌忙放开在他怀里挣扎着的猪仔,猪仔得了空档,一下跳下地面,拔腿就跑。也不管桌上好闻的草药了,饿死事小,失节是大,还有逃命重要......
  秦怀瑾似是习惯了猪仔逃跑的动作,手指轻轻一点,一道透明的屏障挡住包裹住了猪仔。猪仔的四只小短腿儿,如同上了发条一般,一刻也不停歇,却也半步没有挪动。
  微风轻拂,院子边儿上,桃叶随着清风拂动,一地落红......
  秦怀瑾看着它的动作,还有那满地的残花,神色哀伤。半晌,眼神渐渐空洞,陷入了回忆。
  
 
  ☆、第二章 猪宠(二)
 
  【弄樟之喜】
  怀瑾握瑜兮。夜皎皎兮既明。
  宣和十九年。
  江南的亭台楼阁,屋角并着屋角,四角翘起,柳绿花红的季节里,恰是一番好风景。
  小桥流水,勾勾绕绕的,小巧且精致。
  江南有句古语,娘子有喜,乃生男子,载寝之牀,载衣之裳,载弄之璋。
  盛京城里的秦家老爷和乔家老爷,年轻时是同窗好友,四书五经、诗书礼仪皆在一起就读。两家夫人是闺中密友,未出阁的时候,两人时常在一起习女红、读诗书。恰巧的是,宣和十六年,四人几乎同时成亲。
  只有恰巧,没有更巧。
  秦家夫人和乔家娘子几乎同时有喜,后世有承、香火有传,二人欢喜,常常在一处相处。
  一日大夫替两位夫人传平安脉,银丝弦动。半晌,静默不语。两家夫人被这大夫的沉默,等的急了。
  一侧的丫鬟,看出了主人的着急,询问道:“先生,我家夫人这......”
  “莫着急,莫着急,” 那大夫捋捋胡须,两目似睁未睁,半晌思忖道,“乔家夫人肚子里的是未千金,秦家夫人肚子里的是位少爷。两个孩子康健,安心养胎直至临产即可。”
  “恭祝老爷夫人大喜。”丫鬟婆子为主人家添丁欢喜,连忙眉开眼笑的恭贺道。
  “两家添丁,实为大喜。”秦夫人招手,轻声细语的对着身旁的丫鬟嘱咐道,“妙儿替我好生答谢先生。”
  “是。”那唤作妙儿的丫鬟微微俯身,纤手微伸,便领着那大夫向着外厢去了。
  这秦乔两家人听此颇为欢喜,也不知是谁先提出的。说是待这两个孩子出生,两家就结为儿女亲家,永为秦晋之好。
  恰逢桃花盛开,二位夫人在一处赏花解闷儿,两人欢喜着今年的桃花长势甚好。
  突然秦家夫人捂住肚子,“乔姐姐,肚子疼。”
  坐在一旁轻抚肚子的年轻美人,娥眉微蹙,温婉的语气中夹杂着着急,“淑妹妹,可是今日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一旁老练的陪嫁婆子,看到自家小姐腹痛的模样,想着这肚子痛,又是快要临产的日子,知晓怕是孩子要出生了。
  “青竹,红梅,快去叫稳婆,夫人这是要生了。”这婆子扶着秦夫人就向产房去,边走边喊道,“让管家唤小厮去找老爷。”
  一众丫鬟有条不紊地叫稳婆,准备热水、布巾,产妇补充气力的参片也不忘备着。家丁小厮忙地去明光司唤老爷归家。
  这厢刚把秦家夫人送进产房,那厢乔家娘子许是适才着急了,肚子也跟着痛起来,温婉美人止不住的痛呼,两弯娥眉蹙的更紧。
  “蒋阿婆,我家夫人怕也是要生了。”
  这又一夫人临产,夫人身份显贵,又和自家老爷夫人交好,一众家丁自不敢怠慢。
  那管事的蒋阿婆,郑重地唤来稳婆,丫鬟婆子们又是一阵忙乱地把乔夫人扶进去,让那二人一同待产。
  产房里时不时的传来稳婆接生、夫人痛呼的交错喊声。
  两位归家的老爷在门口来来回回的焦急的走着,不时的向着产房里面张望。口中喃喃着自家夫人的闺名,清明的眉宇带着几分担忧。
  “哇哇~~哇~~~~”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婴儿啼哭传出门外,不待二人欣喜,接着又是一声婴儿哇哇的哭声传来。
  二人喜上眉头,“生了,都生了。”
  少顷,只听房内一阵忙乱,吱嘎一声门打开。两个丫鬟抱着一蓝一红两个包裹出来了,满面喜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