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师尊,联姻吗? 作者:翻云袖

字体:[ ]

 
  
文案
  认认真真修仙,老老实实做人。
  胸无大志的荆淼本想过完平平淡淡清心寡欲的一生。
  不料好友红线错绑邪派,师尊情劫耽误入魔,自己莫名其妙就被推上峰主一位,走上人生巅峰。
  位高权重责任大,正邪两道肩头扛。
  荆淼也只能苦笑问已成邪道头头的师尊一句话:
  “师尊,联姻吗?”
  树大招雷同一世界【没看过树大招雷没关系】
  师徒,年上
  前期高岭之花后期入魔痴汉攻x正经严肃峰主受2333
  轻松向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荆淼;谢道 ┃ 配角:古昊然;白栾花;苏卿…… ┃ 其它:
 
  第1章 楔子 缘起
  
  “好孩子,别……别瞧,也别说话……不然,阿爹就要生气了……”
  荆淼尚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听见这么一句话后,只感觉自己全身都动弹不得,眼睛上还压着什么,连睁眼都费力。
  风中扑鼻的腥臭,还有震耳欲聋的狼嚎声,此起彼伏,荆淼仔细听了听,只觉毛骨悚然,却不知道到底有几只。
  “这里还有个小娃娃,嘿,有趣,真是有趣,刚刚明明全都死透了,怎么突然又活过来了。”
  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荆淼只觉得眼前一亮,先是白花花毛茸茸的一片,然后有什么湿湿热热的东西流在了自己脸上,半晌才反应过来是眼前巨狼的口水。他脑子倒还清楚了,只是手脚发软,浑身汗毛倒立,直勾勾的对上眼前这匹巨狼双眼,恨不得立刻晕死过去。
  大概有那么一会儿,荆淼只觉得仿佛经历了千万年一般,突然一道白影将那巨狼掀飞了出去,他急忙矮下身体,把自己藏在了一直护着他的这个男人怀里。
  这会儿太过紧急,他倒也没想着自己一个成年男人怎么正好藏匿起来。
  而后只听见几声金戈之鸣,一声惨烈狼嚎贯彻云霄之后,突然之前的那个声音奄奄一息的出现了:“霰霜,咱俩好歹是同族,你竟然帮着这些修仙的臭道士!”
  “我不是帮他们。”又一个决然不同的冷酷男音答道,“我只是清理门户,从你咬死小雪儿开始,咱们就不是同族了,万妖谷也决然容不下你这种畜生!”
  一声惨烈哀嚎后,大地似乎都是一震。
  这时突兀插入一个女声来:“狼妖,其实你们同族反目与我们也没有什么干系,但千不该,万不该,竟来我门下伤及无辜,你若将它交我,一切好说,你若不肯,我们少不得打过一场。”
  “不必,你可以砍了它的头去,但牙与身体得留给我带回族里。”那冷酷的男音说道,“我不为难你,也请不要为难我。”
  “这……师哥,你说怎么办。”女声道。
  “不妨事,就按他说得做。”
  荆淼心跳的厉害,不知是不是害怕,他这会儿觉得身上冷得可怕,心口忽就痛得难以忍受了起来,便忍不住推了推身上的那个人,自然推不动,但眼睛却睁开了,从一片昏昏暗暗之中透出一点光明来。
  “啊!师哥,这儿有个孩子!”
  女声惊叫道,荆淼只觉得一下子拨云见日,他茫茫然的被一名女子扶起,坐定之后,猝不及防的看见了遍地尸体,奇异的是,他既不觉得恶心,也没有晕厥,大概是还没回过神来。
  然后一转头,便看见倒在他身旁的一个中年男性,衣裳被暗色的血染透了,手已然僵硬,做出捂眼与怀抱的姿势来。
  荆淼又看了看自己身上,难怪他觉得冷,他身上的粗衣吃饱了血水,活像是血海里捞出来的一样。
  “阿爹……”
  荆淼心头痛的厉害,无意识的喃喃了两声,随即痛昏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彩蛋跟一些私设细节:
  霰霜:属于万妖谷的雪狼一族,正年轻气盛,是只龙阳狼,伴侣名叫玄太游,外号大黑。【《树大招雷》里收养了两只小雪狼的大白。】反派狼:被收养的小雪狼的生父,因爱慕其他女子而咬死了刚生产的妻子小雪儿,被霰霜杀死。
  小雪儿:反派狼的妻子,两只小雪狼的生母,已死。
  
  第2章 入仙途
  
  荆淼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了很多很多尸体,梦见了穿着古装的男女……
  然后荆淼从噩梦里醒了过来,但坐起身的速度过猛,叫他一下子感到眩晕。本还站在窗边聊天的一男一女见他一醒,便立刻走了过来。女子坐在了床边,她有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颇为明显的婴儿肥,像只雪白羊儿般可爱,说话也清清甜甜的:“小娃娃,你还好吗?”
  “这是真的……”
  荆淼看着女子,略过那甜美的样貌,凝视着她的发髻,看着她穿戴着的繁复首饰,还有那一身漂亮的衣袍短打,失魂落魄的说道。
  这儿不是他的世界。
  女子只以为荆淼在说灭村的事儿,便有些不忍道:“你随姐姐上山好不好?”她歪过头想了想,又再说道,“姐姐住在天鉴宗上,那儿可美了,你随姐姐一起去那儿住吧。”
  她心肠慈悲,可怜这七岁稚童惨遭如此大变,便有心想照顾他,纵然只是在天鉴宗里当个外门弟子,但平日只稍多加照拂,岂不胜过在人间做个孤儿乞丐千百倍。
  荆淼到底不是一个七岁的娃娃,他虽依旧心绪难平,但到底死的人与他无关,唯一深受震撼的,恐怕也只有这具身体的父亲弥留之时的保护。他摸了摸脖子上沾着血迹的月牙项链,心道既然事已如此,撒泼抓狂也无济于事,总该找个落脚点,便强作镇定的点了点头。
  “我……我叫荆淼。”从自己喉咙中发出稚嫩尖锐的声音让荆淼稍有不适,好在他很快就习惯了。
  “姐姐叫秦楼月。”秦楼月见荆淼肯说话了,当即笑逐颜开,然后站起来去拿了桌子上的衣服放在荆淼身边,“你将衣服换了吧,咱们等会就启程。”
  等荆淼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秦楼月揽着他小小的肩膀出了小木屋,屋外已然收拾干净了,荆淼轻轻道:“秦姐姐,我……我阿爹他……”他声音不是十分响,说来也不大自在,但到底是自己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体,对方也是为了自己而死。
  “我与师哥将他们埋了,都……都埋了。”秦楼月的声音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小淼,你想去看看吗?”
  “想。”荆淼点了点头。
  百余座新坟立起,竖着空牌,系着色泽不同的衣服碎片,均沾着血,秦楼月带着荆淼走了两步,指着一个小坟包道:“在这里……”
  荆淼仔细看了看那座坟,从地上拾起一块碎石,歪歪扭扭的在那木牌上刻上“荆淼之父”,而尔后抓过一把新土,用换衣时特意留下的一片碎布包得严严实实的塞进怀中。
  “秦姐姐,我好了。”荆淼轻声道,他刚说完,冷不丁心头剧痛了起来,便忍不住扭住胸口衣襟,疼白了脸,“秦……秦姐姐,我胸口痛得厉害。”
  秦楼月不明所以,只当荆淼小小年纪遭逢大变,不知该如何表达伤心难过,便从怀中摸出几粒甘甜的健体丹哄荆淼,柔声道:“姐姐这里有药丸,甜甜的,小淼乖,吃了就不疼了。”
  荆淼自然乖乖吃了,丹药入口这苦楚便缓解了许多,他只当是什么仙家丹药,心口既然不痛,自然是有效的,便也不再说话了。
  秦楼月见他沉默不由略有伤感,只揽着荆淼往外走,三人走至村外,一片叶舟飘零而落,舟头似叶梗,一名年轻道士踩在上头,长着张桃花泛滥的狐狸脸,朗声道:“上船!”
  秦楼月提着荆淼轻身一跃,飘飘摇摇便上了叶舟,叶舟外头看着不大,里头却是不小,藏着十几个孩子,小至不过五六岁,大至已有十二,秦楼月将荆淼往孩子堆里一放,便自行与她那师哥到舟前头去了。
  孩子们吵吵嚷嚷,荆淼却就地一滚,寻了个僻静角落呆着。
  “什么情况?”段春浮摸了摸下巴,挨到风静聆身旁问道,“你们新提上来的这小娃娃好像资质不大过关啊。”
  秦楼月摇了摇头道:“全村只剩下他了。”
  段春浮略微沉吟了一下,玩世不恭的笑脸慢慢平静了下来,叹道:“是我们来晚了。”
  “可惜了……”风静聆淡淡道,扫过默不作声的荆淼一眼,“这般心性。”
  秦楼月微微一叹,段春浮摇摇头长吁道:“各人……有各人的命啊。”
  三人唏嘘了一番,然而如他们这般踏上仙途之人,生老病死、人世别离都是寻常,便也只是可怜几句,没有下文了。
  与寻常宗门不同,天鉴宗因炼器闻名,盘山而建,主殿上至云霄,下达地火,分剑术器三宗。器宗地势最低,绕一柄巨剑为峰,汲取地火引为炉火,其余弟子则因术法剑道不同,依次随师父门下。
  天鉴宗共有五座大峰,其下又衍十二小峰,绕主殿形成一个半圆,通常有什么大事,可方便赶往大殿之中。
  等秦楼月一行人到时,殿内已经满了大半,荆淼等人随舟直上云霄,行路虽快,但见云中虹彩,飞流银瀑,竟是美不胜收。偶有仙鹤展翅飞过,落在叶舟之上,也不怕人,黑溜溜的小眼珠打量着众人,低头梳理白羽,待休息够了,便再离开。
  一众孩童纵有商贾或是官家出身,再是见过些世面,却哪里遇过这般仙境,不由都心醉神迷的趴在舟边大声赞叹。荆淼呆坐了一会儿,终是耐不住,也与那些孩子挤作一起,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叶舟拨开雾凇云海,落在大门口,便再不得逼近了,风静聆一路教导他们到了地方后该如何行动,秦楼月却凑过来偷偷与荆淼说道:“我原本该先安置你,但现在来不及了,等会你跪在殿外头,待峰主们选罢徒弟,我与师父说些好话,若是可以,将你打发来我这儿做个童子,不然,当静聆师哥的剑侍也好。”
  其实荆淼看了一路,心中不免生出无限遐想与期盼来,但听秦楼月这么一说,浑身热血便冷了下去,好在他终究已是个到了年纪的男人,虽觉得失望,却也不至于太过失态,便只道:“我都听秦姐姐的。”
  “好孩子。”秦楼月摸了摸他的头,微微一叹,无限惋惜道。
  荆淼排在最后,孩子们排长了队,跟紧了风静聆,走过长长的大路,步过雪白的高阶,努力仰起脖子,看见了牌匾上书“昀庚”二字。
  殿内已然跪着不少人,荆淼站定在殿外,见前面的人一个个进到殿内去,他孤零零一人站在外面,只觉得心中又惊又怒,又悲又苦。
  只不过是这么一条门槛,迈一步便能过去的距离,却叫他与仙缘擦肩而过。
  若起初没给他这样的机会,他倒也没什么干系,偏生给了他希望,却又硬生生夺去了。
  秦楼月见他沉默不语,只当是乖巧懂事,不由更是心生怜爱,便忍不住顿了顿,悄悄与他说道:“你莫怕,很快的。”
  荆淼心中自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便双膝曲下,老老实实跪在外头。
  日后登天也罢,平庸也罢,今日之选绝不会断定他一生的命运!
  作者有话要说:  私设:
  昀庚:昀,日光;庚,象征万物肃然有序,含有新生高升之意;天鉴宗主殿;通常用来议事迎客跟选徒。
  人物有话说:
  荆淼:人如果没有奋求上进的贪婪跟欲望,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第3章 登仙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