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圣灵事件薄-远古封印 作者:银雾

字体:[ ]

 
    
    引子:
    
    人类的历史是战争的历史,那麽神呢?
    在广阔的土地上,居住著四个种族,人、魔、精灵,以及传说中的吸血鬼,那时还没有神的出现。几个种族一直都在发动著战争,直到吸血鬼王和他儿子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大屠杀,在全部吸血鬼神秘消失之後,精灵族迁至遥远的森林中隐居,伤痕累累的大地上剩下依旧蠢蠢欲动的人族和魔族……
    
    第1章 
    
    那是一个刚结束厮杀的战场,硝烟还未完全散去,地上插满了如墓碑般的断枪残剑,尸体一层叠著一层,暗红的血渗进焦土,空气弥漫著皮毛烧焦的臭味。几面残破的旗帜被风吹得哗哗作响,好似送葬的挽歌……
    路西法带著部队在战场上巡视,他的部队在半路上遭到人族术士部队埋伏,损失不大却有效地拖住了增援时间。
    从战场上捡回几个还未完全断气的魔族战士,路西法无心留恋这片残破的土地。他的部队必须在天黑前穿过密林,回到血命城,否则人族军队很有可能乘城内守军簿弱的时候偷袭。
    “大人,这个孩子怎麽办?”哈恩?雷斯?舒伯特,路西法手下第一强将。他看看手上的‘小不点‘仰头询问路西法。
    哈恩在一堆死人中找到了这个还活著的人族小孩,三四岁模样,不知怎麽会在这样的战场上。然而他没死,身上甚至连伤口都没有,只吓昏了过去。
    路西法骑著高大的白马,马身覆盖银色高级混合金属制成的护甲。耀眼的银发柔顺地披散在身後,透出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长睫半遮淡金色的眼睛,他打量著这个人族小孩。
    小孩似乎感应到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两人的视线就这麽在空中相撞。
    那是如星星般明亮纯洁的眼睛。
    “名字。”路西法问。
    男孩眼里闪过一丝迷惘,嘴唇动了两下想说什麽,终究没发出声音。大约是体质太虚弱的关系,又在哈恩手臂中昏了过去。
    “大人?”哈恩再次征求他意见。按规矩在战场上发现的人族要一律处死,但这只是个小孩……
    “给我吧。”路西法从哈恩手中将男孩提起,放在坐骑前,让他靠著自己胸口。“第一分队留下来,你带部队先回城。”
    “遵命!”哈恩低头行礼,然後跳上自己的纯黑战马,快速赶到队伍前边。
    路西法腾出一只手抱住那男孩,将宽大的黑色披风往身前拢了拢,盖住他。
    留下来的只有二十人不到,一路上也没什麽阻碍。魔族大部队才通过,人族多少也有些忌惮,只是穿过森林时魔物突然多了起来。
    “有敌人,保护大人!”前边士兵在喊。
    一个怪物攀著树藤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冲来,试图从空中袭击。路西法头也没抬,银剑出鞘,右臂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划了个圈,银剑映照著微弱的月光像朵美丽的妖花。
    怪物大声吼叫,整个森林似乎为之震颤。路西法微勒马头,使它住边上偏些。
    “能死在我的剑下,是此生最高的荣誉。”
    路西法冷冷地说著。银剑回鞘,耳边的几缕银发因为刚才的动作些微飘起。怪物依著树藤冲力挂到另一棵树上,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体,似乎没有受伤。
    “只要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们,这个森林就不会为难你们魔族。”怪物在树枝上站起身,狂妄地说著。
    “还没感觉到麽?慢慢体会寒冰的清凉吧。”路西法从始至终都没正眼看那怪物。
    马很通人性,继续稳健轻快地迈著步伐。身後小分队快速跟上,他们踏过的地方全部结了厚厚的冰块,寒霜将树枝压成不可思议的角度,各种鸟啼虫鸣因突如其来的寒冷肃然停止。
    “我路西法要的东西,还没有谁能抢走的。”
    这是森林里魔物们听到的最後一句话。那个冒然袭击路西法的怪物还站在树上,姿势就像在目送他们。然後,过了许久,一只松鼠爬过时不小心碰到他的脚。哗啦一声,就如临时拼起来的碎玻璃一样,呈粉末状地住下掉。
    路西法的剑早在那瞬间将他割成碎片,为了不让他的身体在爆裂後四处飞溅,还特别附送了冰冻魔法。
    回到血命城,路西法将马和还在昏睡的男孩交给等候多时的哈恩,命他先将这孩子送到自己房间。整了整衣襟,他得先去见导师。
    “师兄,你总算回来了,导师好像不高兴,你小心点。”长著火红头发的小个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将他拉到一边悄声说著。
    “出了点意外。”路西法很温柔地摸摸这个小师弟的头,“米加勒,要是你再拉著我耽误时间的话导师会更生气的。”
    “那你先去吧。”米加勒吐吐舌头,“我在这等你,然後一起去喝酒。”
    “米加勒,今天我很累了,跟导师报告後要休息,喝酒的事改天吧。”路西法很温柔地拒绝。“改天我请你。”
    “导师,我回来了。”路西法低头跪在导师的脚下。
    “你带回了一颗星星。”导师并没有问他战场上的情况,而是以一种诘问的口气问著这个爱徒。
    “导师,我认为那只是一个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知道我为什麽大老远要带著你们来血命城吗?”
    “请导师明示!”路西法一直没敢抬头,他感觉到导师身边不同寻常的气息。
    “我预知到有颗星星会带来魔族的巨变,所以要在灾祸发生之前将他制止。”
    “导师的意思是……”
    “杀了他!”导师白色的衣袍在路西法眼前晃动,一种无言的权威和压迫感让空气几乎凝滞。
    “但这样会让部下认为我们惧怕一个小孩。”路西法在重压之下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依旧保持著平和的声调。“以导师的伟大,就算真是颗灾星又何足挂齿?不如等他长大以後再杀,反正人类的生命对於我们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
    “你越来越会说话了,路西法。”导师不再看跪著的路西法,他背著手走到窗边,一头如火烧云般的长发披散著几乎拖到脚踝,“最近总是感到困倦,回圣都之後恐怕要睡去了。你是我最喜欢的弟子,可不要像塞坦尼尔一样让我失望啊。”
    “是的!导师。”
    “星星就由你看著,不要给我弄出乱子来。下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回圣都。”
    路西法回到房间,哈恩在门口等著他。
    “大人,导师怎麽说?”哈恩跟随了路西法多年,深知那个导师的可怕,现在又没经允许带了个人族回来,如果导师以此降罪,自己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
    “从现在开始,他是我的待童。”路西法恢复了没有表情的脸。“你下去吧。”
    “是!”
    哈恩听部下报告了路西法在森林里使用魔法的事,没有魔石铺助,又是在与人族交界的地盘上使用,会比平时多耗上两倍的精神力,这个刚捡来的人族小孩有这麽重要麽?
    路西法坐到床边,看著那个占据了他床的小东西。
    人族的男孩子向来长得比魔族的漂亮,路西法拿出条手绢将他脸上的污垢擦干净,小家夥虽然穿著破烂,但粉嫩的手脚和可爱的小脸蛋就跟人偶师制造出的娃娃一模一样。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著,路西法的手不小心碰到,那是种奇妙地感觉。
    这个孩子身上的灵气忽强忽弱,他到底有什麽特别,让导师认为是颗灾星,还有森林里那些魔物也以他为抢夺目标。不过他在自己手里,就等於是有了张王牌,魔族的命运,这种东西与他无关。
    第二天起程回圣都,小孩还是呈昏睡状态,真搞不懂在战场时是怎麽醒过来的。路西法没有办法,只得继续将他抱著。哈恩不知从哪里弄了套小孩的衣服来给他换上,衣服肥了点,裤腿跟袖口卷了好几卷,不过这样看起来越发显得可爱了。
    “喂,师兄,这个就是你昨天捡回来的人族小孩?”米加勒来到路西法身边悄悄地问,“好像蛮可爱的,你喜欢可爱的东西啊?”
    路西法瞪了他一眼,“你自己还是小孩,没资格说别人。”
    “喜欢就喜欢嘛,干嘛不敢承认。”米加勒不满地瘪瘪嘴,顺便伸手摸了一下小家夥低垂的脸,“皮肤好滑喔,我喜欢,给我当儿子吧。”
    “……你还在这里罗嗦导师要生气了。”路西法让马离米加勒远一点,“别的东西可以,但不准你打他的主意。”
    米加勒不知为何总喜欢抢他的东西,只要自己稍微感兴趣一点,下一刻那件东西就会出现在米加勒手中。但这次不行,因为他是重要的王牌。
    因为导师身体感觉不适,大部队的行进速度比较慢,这晚他们在伊扎克城驻扎下来,城主尼斯洛克早就在大门迎接,并为他们备下了美酒佳肴和上等的客房。
    以导师的身份是不屑於见这些等级低下的城主,尼斯洛克献殷勤的对像自然是路西法跟米加勒两人。
    路西法推辞不过,只得将小男孩交给哈恩。
    美女美酒,再加上米加勒不停地跟他斗酒,等路西法好不容易脱身出来,他感觉自己脑袋晕乎乎的。身上的披风早就被那些女人扯掉了,衣服也弄得很狼狈。在回客房的路上还忍不住扶著墙壁呕吐了一回。
    微凉的晚风吹过,终於让他清醒了些。今晚喝了多少酒他都记不清了,米加勒好像特别卖力地灌自己,难道……
    路西法一把推开扶著自己的士兵,身形闪动,速度之快就如突然消失一般。看得跟著他的士兵目瞪口呆。
    哈恩守在门口,路西法不及跟他说话,一脚踹开房门。房间里空空如也,窗户开著,夜风将窗纱轻柔地吹起。
    “我去追!”路西法拦下哈恩,从窗户一跃而出。
    哈恩扶著窗口,看到月光下一前一後两个身影在对面屋顶上奔跑。速度极快,一下子就消失了。
    路西法感觉此人速度跟自己不相上下,如果不用些手段他是不会把东西还回来的。
    於是边追赶边集中意念,发起冰冻魔法,在蒙面人前突然立起道透明的冰墙。那人没法,只得停下脚步,在他回身的瞬间,三枚星形镖脱手直飞路西法。
    路西法闪身躲过两枚,第三枚实在没法避开,用手接了下来,大约是被锋利的镖身划到,手指感到一丝微疼。
    “把我的东西留下,可以饶你一命。”
    路西法将镖还回去,从那人头上擦过,削下几缕发丝,钉在後面的冰墙上。
    蒙面人似乎觉得没有胜算,思考两秒,突然将手里的小孩抛向空中,趁路西法分神的当儿飞快地溜了。
    路西法没去管他,纵身跃起,金色翅膀悄然张开,稳稳地将小孩抱进怀里,然後落回地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