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命所归[上古]+番外 作者:九州月下

字体:[ ]

 
 
 
文案
 
上古三皇五帝之后,夏国乱起,妖魔祸世。
整个九州陷入战火,民不聊生。
大夏祭祀死前预言,当有五方天主,终结乱世,重定乾坤。
那年夏天,后来的南荒之主姬惠在河边捡到一枚蛋,磕出一只小鸟,他当成宠物养大。
那年夏天,重伤的孔雀妖王不得已结卵重生,差点被人吃到嘴里。
许多年后,有人感叹,如果当年南荒之主是个喜欢吃毛蛋的,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注:
1、两位主角都非穿越重生。
2、互攻,但妖比较多。
3、有生子,但因为是妖怪的密术,所以蛋是剖腹取的。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近水楼台 相爱相杀
主角:姬惠,涂钦 ┃ 配角:殷流云,姒少康,禺稷,华贞,微甲 ┃ 其它:夏朝
 
 
    第一卷:南荒
 
    第1章 夏商周的夏
    
    作为夏国最南方的属国,一到夏季,南荒的天气总是变化多端,往早上还是轻风袭人,中午就大雨倾盆得看不清五丈之外。
    出门时阿惠说今天有大雨让他别去了,做为南荒祭祀,他总是可以得到最正确的预言。
    孔雀虽然相信,还是拒绝了。
    五月之后就是南荒汛期,淮水泛滥最严重的时间,虽然也是王子之一,可阿惠向来被兄弟排挤,封地都在低洼之处,不去随时巡视,一但堤坝崩溃,后半年就都没有饭吃了。
    飞过数百里的盆地丘陵,孔雀落在一处较高的村落里,这里的人们衣衫褴褛,缩在茅草铺顶的石屋里,看到他落在地上,一个个都急忙跑入泥泞里,拿着大片的芭蕉叶子为他遮雨。
    “水势如何?”孔雀低下头,随他们进屋,低矮的房里随处可见漏水痕迹,他微微皱眉,“守的住吗?”
    淮水西高东低,年年泛滥,南荒大小部族耕地稀少,汛期更是要竭力保护自己的耕田,稍有差池,就会颗粒无收。
    “比去年还高三丈,若雨不停,很难守住。”一名杵拐老者神色愁苦,他的额头长着深深的皱纹,头发花白,光滑的手杖想是泡在水里太久,底部已经生出斑斑青霉。
    孔雀沉吟了一下:“你们都是阿惠的亲族,实在不行,就先准备上山吧。”
    “也只有如此了。”老者看着不远处已经抽穗的稻子,眼睛里的泪水几乎就要流下脸颊,悲声道,“都是妖族可恨,肆意毁我家园,若非我族青壮镇守边疆,又怎会连这一点收成也保护不住,苍天无眼,苍天无眼啊……”
    上山,就是放弃村落,上山避水,部族若不是实在没办法,是不会放弃的。
    “对对,不过阿惠昨日观星占算,今夏虽雨势绵延,明日辰时却有三个时辰放晴,你们可以早做准备,加固堤坝,成败输赢,三分天意,七分人为嘛。”孔雀微笑的无懈可击。
    老者大喜:“甚好!极好!多谢大祭祀相告,你们听清了么,快去准石块竹藤,明日天一放晴,就去筑坝!”
    “那我先走了。”孔雀点点头。
    “上使稍等。”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女从人群里走出,她手捧鲜花,面容却比手里的鲜花更明艳,身上并无布帛,而是用糅软后的稻草编成的衣裙,想来平时很是注重仪容,她对孔雀柔声道,“听闻祭祀最近诸事繁忙,极为劳累,我特地自鹊山采了安神花,望大人将小奴的心意带上,小奴一定记得大人的恩德。”
    “嗯,我一定带到。”孔雀收下那束鲜花,转身化成飞鸟,掠过天空,消失在雨幕里。
    低矮的草屋顿时沉静下来,过了数息,那少女才问:“阿爷,你明知那雀鸟是祭祀的驱使的妖族灵兽,为何还要当他的面斥责妖族?万一他去祭祀面前多说几句,如何是好?”
    “你懂什么!”那老者斥道,“祭祀向来爱护这妖鸟,若不让这妖鸟知道人妖之分,说不准哪日便恃宠而骄,给祭祀惹来麻烦。”
    “阿爷,你也想的太多,祭祀是何等神人,我们一族只是祭祀手下的奴隶,若惹那妖鸟不喜,便是被它一口吞了,祭祀又能将我们复生么?”
    “你总是有道理,我才要劝你,莫要妄想,南荒祭祀地位之高,仅次于君上,不是我们这些奴隶攀的上的。”
    “才不呢,当年祭祀的母亲,不也是平民身份,不一样成了君上后妃……好啦,孙女不说了,我这就去采石,您别吹胡子了。”
    ——
    孔雀从那小部族中飞回来时,眉头微微皱了下。
    南荒多山,城池也都依山而建,都城涅阿更是如此,雨水顺山势而下,也不会进屋,可现在,阿惠的居所几乎被水包围了,一定又是有人找他麻烦。
    好在院里有阿惠术法结界,并无雨水,这些小事,应该没有影响。
    才进院落,他就看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蹲在屋檐下,一脸苦大仇深的地对着两枚刻字的龟甲。
    “你们的兄长呢?”孔雀问。
    “在里屋呢。”小女孩愁眉苦脸的说,然后对男孩说,“我不想背了怎么办?”
    “那你想不想在沙地里抄一百次?”男孩子反问,“哥哥会放过我们吗?我还想跑呢!”
    “怎么现在的孩子都那么不爱学好呢。”孔雀装模作样的叹息了一声,也不理会两个孩子的“抄我们答案的笨鸟真是脸大”“他明明被兄长骂的最多!”“不是人就可以不要脸了么?”之类的话,走进内院。
    他进屋时,姬惠正跪坐在房里刻甲。
    他一身黄衣,优雅高贵,长发漆黑,束以金冠,唇瓣微抿,寂静无声。
    室外的风雨浸入,将他额前一丝长发撩起,露出他宛若天人的容颜,端的是静水生香,无尘无暇,尖锐的刻刀在他洁白如玉的指尖灵动地跳跃着,宛如跳跃在山间草地的白鹿,轻快地在数尺宽的龟甲上刻画出一幅标准的山川地势图。
    孔雀默默地看着他,如果不是在一颗蛋时就被姬惠捡到,他可能也不相信面前的人,不过只是一名十七岁的少年。
    天兴人族吗?想到妖族那些无法启迪出灵智的兽类幼崽,再看到面前不过十七就突破天阙强者的少年,他微微笑了笑,意味深长。
    许久,刻完最后一笔,姬惠将刻刀轻轻放下,这才审视着整片龟甲,头也不抬地道:“姜汤温在灶上,趁热喝。”
    “不要。”想到姜汤那辛辣苦涩道味,孔雀亲呢地上前圈住恋人,不住地磨蹭他的脸颊,“让我抱你数刻,就可湿气尽除,好不好,好不好嘛?”
    “想要放肆,入夜再说。”姬惠神情不变,右手二指弯曲,准确一夹,捏着那少年的清秀的脸颊,用力将他从身上扯下来。
    “我听你的,手轻一点,要肿了。”
    嬉闹过后,孔雀懒洋洋地坐在他身边开始汇报工作:“你的封地都还稍可,离水线还有距离,只有一个小部族比较危险,不过我已经用妖力暂时固化,一时半会,没什么危险。”
    “路上可有麻烦?”
    “有,”孔雀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束鲜花,一网贝壳,三袋干果,还有各种零碎的骨质挂件,玛瑙雕刻,织金发带,零零碎碎,瞬间就将姬惠桌上的龟甲满没,“今天让我给你带东西的比上次多了一倍,四百二十九个人,男的十九个,女的四百一。”
    “平时教你算术文字,你拼死挣扎抗拒,算这些小事,倒时清楚。”姬惠淡定伸手,“拿来?”
    “什么?”孔雀装傻。
    姬惠不答,只是清澈如水的眸光一转,看向门外的屋檐。
    “让我晚上睡屋檐,你也不怕寂寞啊。”孔雀这才得意地掏出一块打磨整齐的骨甲,足可书写数百文字,“给,喜欢吗?”
    姬惠小心地将骨甲收到屋角的木架上,这才淡淡道:“那些爱慕之人,所求不过是我皮相身份,你又何必在意。”
    “阿惠你表白不要这么隐晦,我很容易听不出来的。”孔雀害羞地捂脸,但身后的孔雀尾巴却是怎么也捂不住的,正在如折扇一样左右收发,表示我喜欢死了你再说再说啊。
    “哼。”姬惠看那不知死活的孔雀一眼,这才道,“明日正逢月末,考较文字数术之时,你也如此自信才好。”
    孔雀的笑容顿时僵住,立刻岔开话题:“对了,你在龟甲上刻的图,好像是你们南荒的黄图?”
    
    第2章 山君
    
    “不错。”姬惠点头,“正是黄图。”
    当年轩辕皇帝打败蚩尤,一统人族,在一张金丝织就的山河图上划出诸部地图,姓氏,以作标记,这丝帛就被称为黄图,后来每个大部又分出小的姓氏,而有自己的黄图,上边标注着各大小部落的情况,每年部族祭天时用白色蚕丝修改,相当于最古老的户籍,南荒做为夏国的四大属国之一,当然也有黄图,它也是南荒君主传位的凭证。
    “我的阿惠真的太厉害了,一眼就把整张黄图记下来了。”孔雀才夸耀一句,就见姬惠不悦地看他,于是立刻改口,“我知道这不是重点,好吧,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日,黄图失窃。”姬惠淡淡道。
    “真是大事,”孔雀惊讶道,“上边可有你南荒轩辕一系的整个兵力部署,会是谁偷的?妖族吗?”
    “应该不是,”姬惠手指轻挥,将那龟甲上的零碎掀开,若有所思道,“三年前,九鼎一战,虽然孔雀妖王攻破艮宫关口,却战死于我父枪下,妖族近年本就势微,又失妖王,又怎么可能轻易盗走黄图?”
    “那你怀疑谁?”
    “暂时没有头绪,”姬惠想了许久,终是摇头,“父亲大限将至,如今局势混乱至极,我们先做壁上观吧。”
    “由谁继承,你没有用观星术一测?”孔雀很奇怪地问,“这不像你啊?”
    “测过。”姬惠冰冷的神情里罕见地带了一丝忧虑。
    “大凶还是大吉?别担心,你也说了,参星术法,是窥视天意,天意难测嘛,不一定准的。”孔雀又扑过去亲亲抱抱蹭蹭。
    然后被姬惠熟练地扯下去,斥道:“再说一次,白日不许放肆!”
    “我是妖啊,亲亲抱抱是我们妖的天性,你不能这么压制我的天性,而且,你明明也喜欢的!”孔雀挣扎道。
    “那又如何。”姬惠道,“涂钦,你既倾心于我,就要知人事,懂人伦,否则必然被视为异类。”
    “反正你要负责,”听到阿惠叫自己的名字,孔雀终于认真了一点,“不管我是不是异类,你都不能不喜欢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