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宋隐在末世 作者:九溪(上)

字体:[ ]

 
文案
 
符术传人的末世行游。
天才符师宋隐与富家子许凌风邂逅闲阳,共同亲历拉开末世序幕的“闲阳事件”,此后一路并行,相互扶持走过末世。
 
伪玄幻,强强联手末世求存,共同教养小包子,三观正常。
这是一个巨变的时代,天灾、怪兽、吸血鬼、甚至还有异族趁虚而入,在这个面目全非的地球上,人类还能占据一席之地吗?
种族存亡之际,政府、修士、还有普通的小市民们何去何从?……
 
避雷:天灾类末世文,重大事件背景下的末世日常,两男主二十八九岁,都是各自领域的成功人士,且颜值较高,非双洁,慎 入。
部分设定灵感来自《黑暗血时代》,但仅限于一部分设定,不涉故事人物情节,特此说明。
 
内容标签: 末世 强强
主角:宋隐 ┃ 配角:许凌风,秦渭,齐夏 ┃ 其它:末世,符篆,强强
 
 
 
    第一卷 闲阳事件
 
    第1章 家世
    
    宋隐这个人吧,单从名字上看,很容易联想到他娘老子是不是有点文化且对社会不满,满脑子负面的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出世念头,所以才会取了这么一个名字。照着这个思路神展下去,宋隐越长越宅最后成长为一个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宅男,似乎也就成了顺理成章合情合理的事情。
    事实上,宋爸宋妈冤枉,比窦娥还要冤。
    宋爸姓宋名成,宋妈名叫吕圆,两个都是如假包换的小市民,是俗得不能再俗、与这个世界合拍得不能再合拍的城市底层屌丝两枚。
    按照比较大众的说法,宋成吕圆算是非常倒霉的一代人,小的时候挨饿,该读书的时候正赶上知识越多越反动,长到十五六岁叛逆期,伟大领袖又一声令下:广大天地,大有作为……于是乎,这批毛都还没长齐的半文盲给通通发配到乡下当农民,美其名曰“知识青年”,幸好他们只赶上了“上山下乡”的尾巴,没两年就欢天喜地地回城了,农民兄弟没有被他们祸害几年。
    返城后宋爸进了街道的集体小厂当工人,经人介绍认识了宋妈吕圆,成婚,生下宋隐,很普通的市井人家市井故事,以他俩的水平,是无论如何也取不出“宋隐”这么一个文绉绉的名字的。
    所以,宋隐之为宋隐,其中必有故事。
    话说宋成吕圆属性为半文盲,但是,吕圆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她家以前是“封建迷信从业者”,俗称“跳大神的”。据说早年间吕家每一辈都有几个出家问道的,不过她家是旁枝,没那些个远大理想,出家的少,跳大神的多,建国后老吕家自然是集体转行了,也不晓得她家是咋整的,一代不如一代,跳大神跳成了三代贫民,破四旧的时候愣是没有把她家给揪出来,逃过一劫。
    所以,宋隐的名字不是宋成吕圆取的,是吕圆她爸也就是宋隐的外公吕子良取的。
    吕子良是个真真正正的奇人。年少时外出闯荡,也没见他闯出啥名堂,走的时候是空空的行囊,人到中年返回家乡依旧是空空的行囊,然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了吕圆她妈,一连生下三个娃,夭折一个,剩下两个,即吕圆和她哥吕方,这些都算不得稀奇,动荡年间的寻常故事罢了。吕子良的稀奇之处在于,他对自家两娃完全不上心,据说哪天对兄妹俩多看两眼都会让两娃发愣半天,就算吕圆她妈规矩得不能再规矩,也直让人怀疑这两娃是不是他亲生的,好在他也没有虐待儿女,至少没让他们流落街头衣食无着啥的。
    吕圆从小被亲爹无视,直以为她爹生就一副铁石心肠是一个冷心冷情人,没想到吕子良对小外孙却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宠爱,宋隐还在娘肚子里他就破天荒地买了补品给女儿补身子,等到宋隐出生,又第一时间到医院探望,然后独断专行取了名,还把个刚刚满月的小奶娃强行从亲妈身边抱走……如此种种,直让吕圆以为他爹鬼上身了(那个年代还没有穿越一说)。
    吕圆那个时候年轻,玩心重,她是钳工,工作辛苦,巴不得有人帮忙带小孩,何况养儿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宋家这边更是不缺孙子,宋隐的爷爷奶奶对亲家抱走小孙子持乐见其成心态,于是,大家都各自抱着各自的小心思,宋隐顺顺当当跟着外公长到十一岁。
    十一岁,宋隐上小学四年级,那一年,吕子良去世了。
    老人家冷心冷情了一辈子,临走倒是热了一回,对身后事作了妥善安排:房产连带家拾物器全部留给儿子,条件是必须给老伴养老送终,剩下的四万现金老伴女儿各得一半。
    吕子良自以为英明神武公道合理万无一失,万不料兄妹俩一拿到遗嘱就翻脸了,吕方两口子认定吕圆不养妈就没有资格拿钱。那年头房子还不大值钱,他们继承的房子又在郊区,至多三四万,最重要的是,当年吕圆生下宋隐后,吕子良不晓得哪股神经搭错了,花了一万多块钱买下两间平房送给女儿女婿,那可是80年代上半段啊,万元还是个超大数目的年代。虽然房子又小又破,三十平米不到,但架不住位于市中心地段好啊,等到吕子良挂掉的时候已经上涨到四万块钱了。所以,按照吕大嫂的说法,小姑子已经得了这么大的好处就不该再想着老爷子的绝业,要吗不拿钱,要吗一起养妈,否则公堂上见!
    这事儿闹的挺僵,最终,出乎所有人意料,是宋隐的外婆出面给摆平的,老太太抹着眼泪拿出个玉镯子给儿子媳妇,两口子从文物商店出来后立马就消停了。
    再说宋隐家里,得了老爷子的两万块遗产,正赶上吕圆的厂子垮了,宋成吕圆一合计,得,干脆用这笔钱在家门口开个小店,正好他们的房子临街,外墙打通隔出七八个平米放个柜台就成,连房租都省了。至于儿子的房间,不是还有一个小阁楼吗?收拾一下,放张床足够了……所以,宋隐就是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回到父母身边的,从身到心,从环境到情绪,各种的不适应。
    说起来他外公住在郊区貌似低了城里人一等,但是,外公家是一个独门小院,两间正房三间厢房,住外公外婆舅舅一家及宋隐绰绰有余,院子里面还有水井和厕所,既清爽又方便,他父母的棚户区完全没的比。何况因为隔了铺面,他居住的阁楼只有五平米,高度一米半,上中学后他就没有站直过……这些,还仅仅是外在条件的改变,心理上的失落感,才是最最影响性格的。
    外公家是彻头彻尾的封建家长制,外公在家里跟个皇帝一样,说一不二,因为外公的重视,家里人对宋隐也是一水儿笑脸,把个小P孩养得跟个青蛙王子似的。结果外公一死,舅舅舅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他出门,等他回到自家的棚户区,父母忙着生计完全顾不上他,这也是两口子自在惯了,不习惯多出个儿子的生活,好几次自个儿在外面弄了东西吃,完全忘记了家里还有个正在饿肚子的半大小子……
    最最打击宋隐的一件事,是他好不容易在新学校交到一个新朋友,带回家里玩儿,正赶上生意不好吕圆心情欠佳,黑着脸把人赶出门不说,回头还骂儿子不懂事,说家里这么多货,丢了东西怎么办……吕圆是成年人,压根没有顾忌到小盆友的感受,宋隐的新朋友把吕圆的话拿到学校一传播,得,从此以后,宋隐就成了孤家寡人,再没有交到一个新朋友。
    就这样,宋隐在他那间5个平米的阁楼上,在母亲经常性的抱怨声中,在楼下的各种喧嚣吵闹声中,孤独的长大,要不是十四岁上遇到一桩让他毛骨耸然的诡谲事,十有八九会步他爹娘的后尘,长成新一代屌丝。
    随着年龄的增长,宋隐和家里人的格格不入也愈发地明显,到后来他越长越宅,一放学就钻进阁楼,而他父母看到他看书就很开心,压根没意识到儿子的情况有什么不对。
    其实宋隐小时候成绩很好,外公去世后没人管他,成绩一度下滑得厉害,好在他高二的时候突然开窍了,意识到上大学是离开这个让他毫无认同感的“家”的最佳机会,很是努力了两年,如愿考上千里之外的一所二流打头的大学(或者是一流垫底的大学,视各人立场而定),成功逃离父母掌控。
    不幸的是,进了大学才发现,原来他跟大学也是格格不入。
    宋隐长相还算不错,就是高度不太够,进大学那年只有1米73(后来又长了几公分),这个高度在他生长的南方已经蛮不错了,可一站到北方的高校中,完了,找不到人影了。其实身高不代表什么,身高的缺陷很容易弥补,何况他1米73已经过了及格线,问题是他既不富有也不会耍帅,还不擅长交际不会来事,完全不懂得展现自己的卖点闪光点,于是入学一个月,他成功升级为班上的隐形人,倒真是应了他的那个名字:宋隐。
    好在他从来都不曾光芒四射过,从来不曾拥有,也就无所谓失去,更重要的是,外公吕子良在他身上留下了太重的痕迹,确切的说,吕子良为他打开了一扇窗口,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窗口,当一个貌似平庸的人拥有某种不平庸甚至是非常罕见的才能的时候,这个人是不太可能会自卑的。
    是的,火星人吕子良之所以如此看重这个外孙,不是因为他从火星回到了地球,而是他这个外孙具有一种非常罕见的资质──可以修习符术。
    而吕家,正是一个修行家族,修的不是长生,是符术,是画符制符用符之术。
    
    第2章 小镇闲阳
    
    符笔浸入符墨,笔尖润透,凝神、抬腕、落笔……15秒,符成。嗯,或者说是画符完毕,因为符画完了不等于符画成了。
    宋隐看着桌上的平安符,苦笑中放下符笔,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心神不宁的,这张符又废掉了。
    一张真正的符,肯定不是把符墨按一定的图形及笔画顺序画到符纸上那么简单,那个样子的符,人人都会画,骗子手中的道具而已。画符,最重要的是要把制符人身上的气元输入符中,制符人能力越高,封入符中的气元越是浓厚,符的等级也就越高,所以气元,才是制符的关键。
    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是……还是讲讲宋隐的亲身经历比较直观。
    当宋隐还是一个刚刚满月的奶娃娃,吕子良抱了他回家,奶乳中掺入药物,一喝两年,且每月必泡药澡一次,此后泡澡频率逐渐增加,等他长到七岁的时候已经是隔日一泡……先不提配制药澡的秘方,光是药材的花费,就算是颇有些家资的小富之家也会叫苦连天,甭想承担得起。
    泡药澡,是为开拓经脉,这在小孩子快速发育的时期最为有效,等到十五六岁经脉成形用处就不大了。所以,即便熬到灯枯油尽,吕子良也要熬到小外孙十一岁,撒手离开前还不忘备足药材,吓唬女儿女婿说小孩子从娘胎里带来弱疾,必须坚持泡澡到十五岁,否则会有大麻烦。
    外公给宋隐泡药澡拓宽经脉,而拓宽经脉,即是为了接纳气元。气元,又称气息、内息,跟灵能、灵力等等很相似(当然也有细微差别),是修行人的专业术语,具体是个什么东西,宋隐自己也没法解释,外行可以把它想像成传说中的武功内力。而这个气元(或者说内息),并不是天生存在于人体之中的,它需要由外力输入种子,然后慢慢温养修练。宋隐身上的气元种子便是吕子良在他三岁那年植入的,开始几年他太小没办法修炼,种子就静静地藏在身上,这个阶段也是非常重要的,虽然没有修练,但外公的内息会渐渐变成他身上的一颗小小火种,变成他自己的东西,慢慢融合进他的骨血直至跟他融为一体,这个阶段称之为“温养”,可以把它想像成种子“生根认主”的过程,这一阶段因为身体被植入异物,小孩子会经常生病。等到他六岁,开始学习吸纳流散于外界的零星元气入体,让种子长大,变成真正的气元并逐渐壮大成长,这个过程,即是“修行”。等到气元成长到一定程度,符师才可以指挥它,将其贯注入符篆之中,成功封存,至此,符术才算是略有小成。所以贯气封符,是制符的最后一步,也是制符的最难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