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宋隐在末世 作者:九溪(下)

字体:[ ]

第70章 入城证
    
    周日到了,宋隐算了算,他们周二抵达江安,总共才呆了四五天,感觉却像是过了很长时间。
    “大概是这几天事情太多了吧……”
    许凌风一边说着话,一边收拾好顶顶的小背包,给他背在背上,一家三口跟宋爸宋妈打过招呼立即上车往许宅而去,今天他们有场硬仗要打——说服许福山。
    这两个不知道,这时候的许大善人也正在围着一院子的蔬菜绕圈,想着怎样才能说服自家的宝贝儿子,想了半天,许福山决定先下手为强。
    “你们先听我说,”刚在书房里坐下,许福山就一脸严肃地举起手阻止住两个想要开口的小辈,难得露出点富豪大亨的强势,“我弄到入城证了,一共五张。”
    许凌风呆滞掉,好半天才找回声音:“这么快?”这才两天时间!
    “那当然,也不看你爹我是谁!”许福山鼻孔朝天。
    许凌风当然知道他爹是谁,一个土老豪而已,所以才愈发地不可思异。
    “你花了多少钱?十亿一张入城证?”
    “十亿?”许老爹哧笑,“准确消息,地下城总共容量160万,远远低于预期。机动名额更少,总共15万,这之中还包括有特长的人员和那些没为z府工作的高阶变异人,把这些人刨开,我估计至多5万。全国光亿万富豪就有上万个,5万名额,怎么弄?……再说了,谁都不是傻子,没有物资支撑,钱就是一堆废纸,z府收那么多废纸干嘛,废物回收?”
    “那你是用什么换的?”
    “当然是用秦氏股份!”许福山牛逼轰轰抛出重磅炸弹,一副“瞧,你爹我多有远见“的样子。
    许凌风却越听越觉得玄幻:“你怎么会有秦氏的股份?”
    “咦,我没有告诉过你吗?前年我把公司卖了,手上一大把钱,正好秦氏股价狂跌,我就顺手收购了一些……”许福山故作惊证,一副“哎呀,难道我忘了告诉你吗”的样子,非常欠扁。
    宋隐破功,“噗”的一下笑起来,当真是亲父子,嘚瑟起来都一模一样。
    闲阳出事是大前年初冬的事情,四个月后,许福山把所有资产套了现,因为急于出手,80亿的资产只到手73亿,损失了将近10%,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因为儿子出事被气疯了。
    与此同时,秦氏股价也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狂跌,最凶一浪曾经创下连跌23天的记录。这个时候许大善人开始收购秦氏股份,他当然不会只盯着散户那点小买小卖,他主要是从几个小股东手里接的盘,前后总共投进去60个亿。
    正常情况,秦氏的市值高达九千多个亿,60个亿投到秦氏不算什么,冒个小气泡而已,但许福山进入的时候,秦氏的股价已经跌至原来的1/3,60个亿那就不仅仅是一个小气泡了,总市值的2%了都!
    “所以,你就用2%的秦氏去z府那里换了五张船票……嗯,是五张入城证?”
    “除此之外,还有工作安排和食品配额等等。”许福山叹气,他也没想到就换了这么一点点,但形势比人强。
    许凌风看着他爸,突然间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提醒道:“爸,五张入城证,却有十多个人在等着……”
    许福山沉默了。
    除了许凌风和许安安这两个孩子,他还有六女一子七个私生子女,再加上这些孩子们的妈,那不就是十多个人吗。
    许凌风不知道的是,公司卖掉后,他立即跟几个情妇达成协议,她们各自拿了一大笔钱带着成年或者马上就要成年的女儿离开了,其中两个出了国,现在何处他也不清楚。即便这样,目前居住在江安的母女还有三对,虽说已经给过钱,但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哪个该活?哪个又该死?……
    默然半晌,许福山才缓慢开口,声音中完全没了刚才的得色:“我专门问过了,你和小宋可以直接取得入城证,而且小宋的情况就算是再带两三个人都不成问题,不过我还是留了一个名额给顶顶,以防万一吧。余下四张……”
    许福山顿了顿,才又开口:“给你妈和安安还有星河和他妈吧。”
    所有的情妇中,许星河的那个妈是最让他头痛的。那女人给他生了一双儿女,于是认定“生是许家人,死是许家鬼”,死活不拿钱,再多的钱都不要……去年女儿又因为e病毒没了,整个人都有点魔障了。
    许凌风听了他爸的安排,哧笑一声,翘起二郎腿,挑着嘴角看他爸:“所以,你放弃了自己的入城名额,把生的机会留给了许星河的妈?爸,你这是在玩情圣吗?还是你想听我赞一声你忒伟大?”
    “不要这么说,麟儿。星河他妹没了……”许福山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沮丧,许凌风也难得没有阻止他,“如果可以重来,爸肯定会有另外一种选择,现在已经这样了……不管怎样,爸爸还在想办法,或者顶顶根本用不到那个名额,或者过阵子入城证也可以花钱买……如果实在不成,你妈就只有交给你和安安了。”
    讲完这段话,许福山有种精疲力竭的感觉,他尽力不去想另外三个女儿,因为他实力是无能为力,或者,这就是他最后的报应:必须陪着她们一起去死?!
    这已经是许福山辗转一夜想出来的最好安排,可惜他儿子却不买账。
    许凌风愤然起身,一声怒喝:“许福山你少来……我妈是你老婆,她是你的责任,不是我的!想要人照顾她?好啊,你自己跟进去照顾她,不要找我!”
    许凌风怒火中烧,吼完他爸转身就往外走,他动作太快,宋隐刚反应过来,他已经摔门而出。
    宋隐追到门边,回头看了看,却见许福山坐在书桌后面,半垂着头,胖胖的身体一动不动地,只觉得说不出的可怜,他迟疑了一下,停下脚步:“许叔,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说服你,但是我和凌风肯定是不会去那个地下城的。不但我们,顶顶还有我的父母,他们都不会去,我们有更好的选择,我们也真心希望你能跟着我们走……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们一次呢?”
    ——
    许安安半蹲在地上摘草莓,她左手拿了瓶矿泉水,摘下草莓也懒得去水池,直接用矿泉水冲洗,其后送入嘴唇,百分之百的现采现吃。
    顶顶站在不远处气鼓鼓地看着她,他每次想摘个红果果,不是这个叫就是那个喊,规矩一大堆……凭什么她就可以随便摘?其实顶顶这么一点点大还不太会“比较”,只是本能地觉得自己吃了亏,不高兴。
    旁边苏嫂正在摘菜,见势不妙立即让顶顶帮忙,想转移他的注意力。可顶顶犟得很,一直站那里气呼呼地看着许安安,不挪脚。
    许安安给逗乐了,又摘下一颗,冲洗后专门拎起来给他看:“看见了吗,我又摘了一颗,就是不给你!”说完送入嘴里,还大大地咬了一口。
    顶顶气到爆,小巴掌抹了一把脸,像小猫洗脸一样,然后回敬许安安:“我才不稀罕,我爸爸会给我买!”这个是他昨天才从李倩茹那里学来的,昨天学,今天卖。
    许安安呵呵一笑:“哟,你有爸爸好了不起喔,小屁孩你马上去问问你爸爸他的那些钱都是从哪里来的呀……”
    “许安安,你给我住嘴!”
    一肚子火的许凌风刚出来就听到这句话,气的差点揍人。许安安被他的样子吓到了,一下子站起身跳开。
    许凌风上前两步:“宋隐二十岁就挣到钱给家里买了房子……许安安,你今年也有二十四了吧?你长到24岁,有自己挣过一分钱吗?你这个样子,怎么好意思骂别人?还骂得这么脏?”
    许安安本来想回嘴说“谁知道他钱怎么来的”,但看她哥一张脸黑成锅底,张了张嘴,到底没敢讲出来。
    许凌风这会儿火气稍微小了一点,害怕宋隐听到,放低音量:“安安你一直对我阴阳怪气的,我从来没有计较过,就算是我欠了你的,我认。但是,许安安你给我听好了,我老婆我孩子他们没有欠你一分一毫,今后我要是再听到你讲他们的坏话,就不仅仅是骂你一顿了。”
    许凌风讲完话转身要走,许安安大小姐一个,脾气也不会好,冷哼一声:“骂我还不够?难道你还想揍我?”
    许凌风听了又一次转过身,露出他标志性的温雅笑容:“揍你?揍你干嘛?打人违法你不知道吗?安安你看,我15岁老爸就把我扔到了工地上,当了一个假期的小工。你现在都这么大了,老爸肯定也会同意让你出去自食其力的,是不是?”
    许安安傻掉。
    许凌风却不再理她,收了笑转过身,蹲下身去摘草莓。
    小家伙不等他招呼已经高高兴兴跑过来,兴奋地跳到他背上,连声问:“是给我的吗?是给我的吗?”
    许凌风露出由衷的微笑:“是给一只小馋猫的。”
    顶顶听了有点失望,不过马上找到理由:“猫猫都不喜欢吃的。”
    “猫猫不喜欢,顶顶喜欢吗?”
    小家伙趴在他背上狂点头,凡是吃的他都会狂点头。
    “那你叫声爸爸,叫了爸爸就给你洗草莓,洗了才能吃……”
    顶顶对许凌风的称呼有点乱,干爹干爸许爸爸都在叫,有时候也会直接叫爸爸,宋隐他们都没有纠正,由着他高兴。
    这会儿许凌风还没讲完,他已经一迭声地叫起了“爸爸”,许凌风伸出一只手揽住小家伙,起身往水池走,小家伙在他背上回过头,冲着许安安大张着嘴,做了一个怪脸。
    许安安意兴阑珊,转身进屋找她妈去了,想着要到钱立即走人,一抬头,正好对上门边宋隐的目光。
    
    第71章 两个爸爸
    
    宋隐陪着许凌风一起坐在廊下的摇椅上,许凌风心情不好,看着天井里的绿苗发呆。
    宋隐问:“你妹到底怎么回事?”就像她哥欠了她二五八万似的。
    “还能怎么回事,惯的呗,超龄中二。”许凌风顿了顿,又道,“看吧,不出十分钟,我妈就会叫我进去谈话,跟我讲事实摆道理,宗旨只有一个:安安是个女孩子,女孩子都是非常娇贵的,就该娇养富养惯着养,要在其他人……主要是我这个亲哥哥……的精心呵护下和满心宠溺中度过一生。”
    “噗……”宋隐被他的语气逗乐了,“你妈真的这么想?”
    “我妈生在平常人家,却一辈子没有为油盐柴米操过心,还一天都没有出去工作过,有些想法比小女生还要小女生。”
    其实这话有待商榷,他妈再怎样也不是生活在真空里,并不真的是个天真的小姑娘,这些理由很可能只是她不愿面对现实,找出来自欺欺人的罢了。
    宋隐不知道这当中的隐情,但他却很不看好她们的将来:“现在怎么办?她们这样能够适应以后的生活吗?尤其是你妹,对你非常敌视,我看她是不会跟着我们走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