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媚狐+番外 作者:七星撸王攻

字体:[ ]

 
     
文案
陌青是一只青媚狐,但是千年以来似乎失去了作为媚狐的- yín -性一般。
只不过是没遇到对的人吧。
每日自己大黑狼师父回家都会闻到师父身上浓重的不同的脂粉味,难怪当初新婚在即新娘却跑了,所以陌青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自己心爱的人。古风妖魔温馨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陌青,秦慕君 ┃ 配角:很多 ┃ 其它:青媚狐
==================
 
☆、第一章
 
  第一章
  霡霂绵绵,群山围绕的一条林荫大道上,只有一个明晃晃的白色人影在雨中缓慢步行。
  秦慕君是今年上京赶考的……呃……强壮的书生。毕竟从他懂得世事来,家里的农活三分之一是他在忙活,多少年来,风吹日晒,皮肤变成健康的小麦色,腹部上也有好看的六块腹肌,强有力的手臂总会让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光是看看就觉得心动,再配上天生的相貌堂堂,秦慕君便成为了邻家姑娘们的最佳夫君人选。
  秦慕君是家中的长子,从小就有读书的天分,只不过家中是农民出生,自然没有那个想法和条件送他上学堂,况且家里还有四个兄弟姐妹要养,每月下来的开销几乎存不到多余的钱。于是就在一个人才正要被荒废的时候,镇上学堂的夫子的来访便成为了秦慕君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不收学费,似乎对于其他的家庭来说太过于不公平了,于是学堂夫子与家中父母约定,以后的每年只需向学堂供应三百斤大米,其它一切不必操心。父母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秦慕君家有自己开凿的两亩田地,每年若是不出意外,每亩可收入八百多斤的纯大米,两亩就有一千六百多斤,除去每年家中八百来千斤的伙食,那么还剩八百斤,三百斤供应学堂,剩余的拿去卖挣些钱也是可以的。
  其实秦慕君家的生活也不是穷得揭不开锅,不是么。
  从十三岁上学堂,年龄比周围的孩子要大上一倍。当然,被嘲笑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但是那只是在夫子的小测之前,孩子的得意劲是在小测之后便渐渐颓废了。
  每次的小考,获得榜首的都是秦慕君,因此,家人对自己大儿子的期望越来越高,于是,秦慕君寒窗苦读了十年之久,十年,二十三岁,秦慕君在乡亲父老们东拼西凑的条件下,获得了一百八十两银子的盘缠,其中的八十两,是老夫子所出,所以用秦家父母的话来说,秦家欠老夫子的实在太多,恐怕以后要慢慢偿还了。
  秦慕君从通过了乡试,刚过完年就出发,一直前行,直到今天的四月初九,是他的生辰。
  或许没有家人一起庆祝是遗憾的,但是自己孤独一人欣赏这副天然的烟雨山水,这又从何而来油然而生的寂寞呢无非有的是太多的赞美与感叹。
  “逢春细雨,烟雨山朦,岂来厌倦”男人一边走一边赞叹。
  或许春天的生机盎然翠枝嫩叶才经得起细雨的轻抚。但是偶尔的大雨也冲不掉这些顽强的生命。
  早上从那间不很大的寺庙出发,就看出天气的阴霾,可是这种毛毛细雨由又让人放下对大雨的警戒心。
  天气的变幻莫测总是让人有些无奈,这不,刚才还是烟雨朦胧的缠绵,打从那一颗大滴的雨水斜降在秦慕君的额头上后,渐渐的小雨点变成了大雨点,倾盆大雨的前兆立刻显示出来。
  书生背后的书篮上方通常都有个顶棚遮雨防晒用的,但是这么一场大雨的到来,让秦慕君瞬间变成了一个落汤鸡。
  男人在雨中小跑着,希望在前方能找到一个能够避雨的亭子。
  当然,还是找到了。
  秦慕君起跑时刚拐的一个弯,就看见路边一个不大不小的茅草棚。那是像看见了救星一样,男人以最快的速度奔进了棚子。
  气喘吁吁的书生瘫坐在地上,接着放下书篮,打开看一眼后便从嘴里发出一声失望的哀叹。他的书都湿透了,这对于一个爱书如命的书生来说,固然是一大悲剧。
  在秦慕君小心把书拿出来整理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在他身后的树林里,一只白色小点正愈见清晰的朝着草棚飞奔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  人妻温柔狐狸受 ↖(^ω^)↗
 
☆、第二章
 
  一道亮丽的闪光划过天际,天像是要裂了一般,将天河中的水全部倾注到人间。雨更大了,在那闪电过后,雷声轰鸣,响彻云霄。
  这么突如其来的风雨大作和雷电交加让一心一意整理书本的秦慕君略感不安,虽然他本性善良,民间有句俗语,叫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确实也是,秦慕君对于那些鬼怪传说根本不屑一顾,或许这么说来不禁觉得这个书生有点傲气,其实不是的,民间小故事他也喜欢看,喜欢听,只是不信罢了。
  只是天空中的闪电鲜明而刺眼,秦慕君心中有些担心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因为雷声太大,书生放下手中的活路,站起来打量起了周围。
  草棚的正方是刚才的那条路,后方是一片稀疏的树林,草棚简单,甚至有种粗糙的农家质感,草棚也许就是草棚,与那些富家子弟们用来消遣的精致亭子肯定是天壤之别,棚里什么也没有,但是地板却是一块块平滑的石板铺盖而成,看起来与顶上的那些茅草有些不相搭。
  但是,如果秦慕君仔细看后面那片林子的话,就会看见一只像是白色的动物朝这边跑来。
  越来越近了,那只不明物体的面貌也渐渐浮出水面,秦慕君转身的时候,眯起眼睛,认真看着……看见的……是一只……狐狸
  在秦慕君的印象中,狐狸的本性只有两种。
  一种是狡诈。
  一种是- yín -性。
  不过这只执着一直于奔向草棚的白狐让秦慕君心中有些疑惑,又仔细想想,大概这畜生略有灵性,现在的这般瓢泼大雨和雷鸣阵阵白狐是来这边避雨来罢。
  想着,书生有继续转过身去整理书本。
  白狐终于跑到草棚外,准备一跃而进的时候,突然,一束如同一条带刺皮鞭的闪电辟天而至,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非常准确的击中了狐狸那一瞬间还未跃进棚里的右小腿。
  狐狸发出了一声惨叫。
  秦慕君只是听见了从头至尾最大声的一袭雷鸣,与一声像是人类痛苦的悲鸣,接着自己身体突然一沉,整个人都倒在地上了。
  然而,在书生睁开眼睛开看着把自己压倒的东西时,顿时变得目瞪口呆。
  当你怀里无缘无故的多出一个人,明明刚才看见的是一只白狐,并且还用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更重要得,那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媚男,谁遇了都会受惊的。
  “呃……这位……”秦慕君当然知道这是个男人,无论长得再怎么妖媚,但是那种磅礴大气的美艳是与女人截然不同的。
  “我、我的脚好痛……”男子大叫一声,便把头埋入书生的胸口中大声哭起来。
  秦慕君非常的不知所措,结巴着道:“那、那你、要不要……去、去看大夫”说完便想起身,却被怀中的男子紧紧的抱住,抽泣着说:“不,不要走,上面会霹我的……”然后抬起手指了指上方。
  “怎么……”书生摸不着头脑。
  “你傻呀……”男子一时像是忘记自己脚痛一般“难道这还看不出来”
  “不是,我说这位公子,刚才的事……呃,也不是……我是说,你脚真的不用止血么”秦慕君语无伦次的样子逗得男子“噗嗤~~~”就笑了出来。
  “嗯,你说得对,那该怎么办呢”男子破涕为笑,眨巴着眼睛问。
  “还是先、先擦些药膏吧……一会,我、我背你去医馆……”
  “那你抱着我擦药膏~~”男子孩童般的语气和那妖媚的面孔,让秦慕君怦然心动。
  “那、那好,我的药膏现在在包袱里,你现在这样,我……”秦慕君有些为难的说。
  “嗯……那你赶紧去拿,回来再抱我。”男子经过一番深思才答应,接着便自己爬起来坐到一旁。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慢热……
 
☆、第三章
 
  秦慕君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从自己放衣物的包袱里拿了几个素白色的小瓷瓶,再坐在男子的旁边准备上药。
  “把脚放在我腿上。”秦慕君示意拍着自己大腿说。
  男子犹豫了一下,才伸出脚放在那个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书生腿上。
  秦慕君看着眼前那双雪白的脚丫子,问:“你不穿鞋的”
  “不穿,那样我会不自在。”男子无所谓的样子更加妩媚。
  “……”书生无话可说了。
  他小心的挽起男子被血染得鲜红的裤腿,那被雷击后的雪白的肌肤,谁看了都有不忍心的情绪在波动,那皮开肉绽血淋淋的样子,若是让普通人看了,滋味确实不好受。
  “嘶~~~~~~~疼~~~~”男子眯起眼睛叫道。
  “那你忍一下好不好。”秦慕君温柔的语气很暖心。
  雨渐渐停了,低沉的雷鸣还在继续,可是同刚才的比起来,现在的雷声似乎变得柔和了。
  值得庆幸的是被击中的小腿只是伤了表层的皮肉,不仅没有被雷电烧焦,反而在鲜红的衬托下,显得愈发雪白透彻。筋骨完好,没有断或折的迹象。
  “这伤伤得不轻啊,要不我背你到前面镇上看郎中!”秦慕君把药粉洒在伤口上说。
  “啊可是现在还打着雷呢。”男子有些不满,如柳般的眉毛搅在一起。
  “你怕打雷”
  “嗯……也不是,就怕他劈我……”说着,男子伸出好看的手指指着上方说。
  “哈为什么”秦慕君不解道。
  “嗯刚才我还没跑进来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看到我了。”男子白了一眼书生。
  “狐、狐狸”书生吃惊大呼。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就是一只狐狸。青媚狐。”男子笑了,洁白的牙齿很整齐,笑容看起来天真无邪,毫无虚情假意。
  “狐妖”
  “嗯!今日是我修行千年的历劫之日。”
  “哈天劫么”
  “你知道天劫”这回轮到狐妖有些惊讶:“所以我要是躲过了这次天劫,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我师父说要是每次历天劫的时候,若是能遇到有缘人的庇护,就可以躲过去。”男子眨巴着乌黑的眼睛,秦慕君看到的只有真诚。
  “这样啊……”秦慕君捏着自己的下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我是陌青,你呢”
  “啊我、我是秦慕君。”秦慕君回答得有些紧张。
  “真好听,以后我便喊你君君好了。”陌青自作主张,喜悦的声音开朗清脆。
  秦慕君有一种预感,虽然称不上不妙,但是也差不多而已,因为陌青用了“以后”这个词,书生觉得自己似乎要被一只貌美绝伦的狐妖缠上了。
  从小就听说很多关于妖精的故事,大多数为母狐妖勾引男人的故事,似乎少数是一些刻骨铭心的人妖爱恋,其他都是妖精怎样害人的情节。狐妖在秦慕君的脑海里一直都只有一个映像:用美□□惑男人,最后把男人的阳气吸光,以便增大自己的力量。只有这么简单。
  “那个,……‘以后’是什么意思”秦慕君装傻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