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血色契约+番外 作者:冰灵(上)

字体:[ ]

 
 
文案
    
现代人零因为一次意外来到了异界,睁开眼睛入目的第一眼竟是一艘巨大的奴隶船,
而他却成了船上的一名新奴隶。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新来的奴隶必定会面临来自奴隶主,甚至是奴隶内部的欺压。
最让零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世界有“吸血鬼”,这种生物的存在。
卡特西斯:“一只老鼠能活多久?”零:“那要看猫的意思。”
 
内容标签:魔法时刻 异国奇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零 
 
 
作品简评
 
杀手零在奴隶拍卖会上刺杀萨德失败,穿越到神秘的异世大陆,被卖给了吸血鬼公爵做奴隶。一天,在公爵府邸后的林子里,身手一向敏捷的零却被一个陌生吸血鬼欺负了,而后趁其不备逃回公爵府邸。公爵回来后,很快对迷人的零产生了浓厚兴趣,零成为了公爵最宠爱的奴隶。直到他再次遇到那晚陌生的吸血鬼,没想到那人竟是血族亲王……文章悬念迭起,从主角零穿越异世之后的噩梦中看出,他有一个暴虐的父亲,让人对零曾经的生活产生极大的好奇。后又写到零在月圆之夜有强烈的吸血欲望,并出现吸血鬼才有的獠牙,让人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读下去。作者详细阐述了吸血鬼的等级、制度等,使文章显得更加严谨。
 
 
 
    第一卷 血域·卡玛瑞拉之血
 
    第1章 楔子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三百万!”
    ……
    拍卖厅里很热闹,上流社会款爷对这类的拍卖兴趣浓厚。而这里是欲望和金钱,天堂和地狱交织的地方。
    这个地方有着一个和它的奢侈非常相衬的名字——金都。当然也有人称这里为雾都,能成为这里的VIP的人无不是在政界或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除此以外没有人知道金都的存在,即使是知道也找不到它的入口。
    而拍卖会上拍卖的不是别的东西,是漂亮的人型娃娃。金发碧眼小巧精致的小男孩,当然也会出现少数神秘的东方面孔。
    这些漂亮的小男孩会被包装成精致的小礼品,打上一个蝴蝶结,漂亮的以最能展现他们美丽的方式出现展物台上。
    “萨德先生里面请。”一位山羊胡子的侍者正在给一位中年男子带路,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闲人勿进”的大房间。
    山羊胡子的侍者用指纹和密码双重锁开了房门,如此小心翼翼,是因为里头的是金都重要的商品。
    “这次又弄来了什么好货?”中年男子问道,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举手投足间中带着天然的傲气,重要的是他保养的非常好。
    侍者用着最恭敬最绅士的语言说道:“先生,这次的货绝对是极品——一只美丽的东方小猫咪。布雷特先生说您一定会喜欢,所以由我先带您来看看,如果您喜欢我们就不上架,他是属于您的。”
    “东方人?东方小男孩儿一向很可口。”萨德先生优雅地舔了舔嘴唇,随即问道,“布雷特先生可说过他值多少?”希望货色能让他满意。
    “一千万,先生,布雷特先生说他本该值更多,不过您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户,所以……”
    “一千万?这可出到了金都有史以来的最高价了。竟然比小丽吉尔的身价还高,那美丽的小东西也才值八百万呐。”
    “先生,您看了就知道,绝对不只这个价,他是个极品。”
    萨德先生点头,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进到房间里,山羊胡子的侍者只在黑暗的小空间里点一盏光线直径不过一米的小灯。
    灯下正是金都贵重的货品。
    侍者口中的美丽的东方小猫咪正虚弱无力地伏在地上,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小钉子裤。脖子上还扣着银制的项圈,以及一根银色的铁链子。
    小东西在接收到他们的目光后,些微的颤动了一下,显得楚楚可怜。
    ——完美的曲线,瘦弱却结实的身体,倔强又无力地将他的身体展现在聚光灯下。真的是让人蠢蠢欲动的画面,多么美的小猫儿,还是一只黑色的纯血种猫咪。
    萨德先生在看到这幅画面时,喉头紧了一下,眼中兴奋的火焰燃得更加旺盛了。
    “宝贝儿。”萨德先生蹲下身子,手摸了摸小猫咪的头发,很柔软的手感,就像中国的丝绸一样让人上瘾的触摸。
    萨德先生享受了一会儿,随即揪着猫咪的头发将他的头提起。接着一眼让他的呼吸一窒——该死,这根本不是一只猫咪,而是一只诱人又危险的小雏豹儿!精致的五官,迷离又魅惑的眼神,嘴角微微上扬,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一瞬间电光火石!山羊胡子的侍者完全反应不过来——前一刻还柔弱无力的小人儿,怎么一瞬间就变成了杀人的撒旦?而这个小撒旦手中唯一的武器只是一枚小小的刮胡刀片?
    与此同时他脖子上的银项圈早被这枚小小的武器弄断了,他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的扑击。
    那一瞬间敏捷的身手,一击不成迅速退到安全位置,又在对方松懈的半秒内,借力杀来。如此灵敏的判断力,矫捷的身手。这只小豹子绝对是杀人的好武器!
    山羊胡子的侍者吓了一跳,但经过严格训练的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佩服萨德先生!
    要说杀人小猫咪的手法高超,那萨德先生先生躲开突然的攻击的速度和灵敏都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惊叹的一瞬间,让这个可怜的侍者失去了示警的第一时间,最终结果是——小猫咪逃跑了。
    整个刺杀过程只持续了一分钟!明白自己无法杀死对方,小猫咪果断地撤退了。
    等小猫咪消失在视线里,山羊胡子的侍者立即打电话通知了警卫,等他打完电话寻找萨德先生时,他发现萨德先生不见了,奇怪的是他根本没有看到他离开?
    小猫咪似乎早就将逃跑的路线经过周密的计算,一路逃去全都是一秒之差而避免了被发现的可能——不管是守卫还是监视器,甚至是安全系统也对他的速度束手无策。
    而在小猫咪就要金都的安全网逃出去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在他面前——萨德,巴克?摩里斯?萨德。这位神秘的萨德先生勾起一个诡异而魅惑的笑容,转瞬间小猫咪遭到了攻击……
   
    第2章
    
    天空懒散地飘着几朵云,气温不是很高,但是在毫无遮蔽的骄阳下,受伤或者体质不佳的奴隶们,还是有种晕眩的感觉。尤其在周围散发着腐臭刺鼻气味的熏染下。
    零拖拉着手上脚上的铁链朝前一步一步慢挪着,失血和饥饿让他有点昏昏欲睡,萎靡不振的他站在焦黑的土地上,有瞬间甚至在怀疑他究竟是不是在人间。
    产生这样的疑问并不是他太软弱了,像毒打忍饿这类的罪过对他来说稀松平常。所以让他以为自己不在人间的理由是——在他面前的是一艘堪比半个协和广场的巨大奴隶船,橡木制造的船体、杉木制造的桅杆,以及巨大的三角帆和空气里散发出的桐油的气味。
    标准的中世纪设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让人有种在梦境的错觉。然而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他的面前和身后排着长队的是真实存在的奴隶,肮脏贫苦混着恶臭不折不扣的奴隶。他可不以为这一切是在做梦,也不相信自己一觉现代科技就能落后倒回到中世纪,当然不排除密而不发的奴隶岛的事实。但经过一个月的颠簸,随船只经过五六个小岛,被倒卖了不下五次,他可不认为现代文明社会还有这样的情景?就算真被卖,那些丑陋的商人政治家也会用华丽的手段来掩饰。
    像这样不折不扣倒露出来的奴隶买卖,零只能相信——他穿了。真是讽刺,这个名词竟然会出现在他身上。他敢肯定这一切一定不像表面上的简单,而这一切一定和那个人——他第一个买卖的对象老- yín -虫萨德有关!
    不强的风吹面而来,轻易在荒凉的大地上带起一阵肮脏的黑色沙土,打着旋儿扬起他的肮脏而发着异味的粗麻衣以及粘着血的乌黑绷带,说实话那只是肮脏的粗布条和绷带搭不上边儿。但他必须靠它和木棍来巩固他断掉的左手臂。
    “快走,快点!你们这群懒猪,鼻涕虫!”奴隶住挥动着鞭子面部扭曲狰狞地维持着秩序,所有的奴隶一声不吭,东倒西歪的排成一行。沉重的铁链让他们的行动很不便利,加上多多少少身上都有些伤,何况在这样的骄阳下,奴隶们的步子迈得很艰难。
    这一次,他们被卖到了一艘大船上!昨天晚上听几个奴隶砸嘴巴说这艘船叫罗姆号,是这个领地上最大的奴隶船了。不错,他确实很巨大,光目测甲板上就可容纳千余人。这大概说明异世界植物的生长环境比原来的世界要优越吧。
    船只一大问题就出来了:凶残没有人性的奴隶主,背地里勾当结派的奴隶老大。强者欺压弱者,弱者欺压更弱的人。人性如此,绝对不会因为大家都是奴隶而互相扶持,而是踩着别人的尸骨,拿弱者当发泄积怨的工具。
    和零想的一样,巨大的奴隶船色调沉重,压迫感十足,深处有隐约的嚎叫声传来,虽然模模糊糊听不清楚,但奴隶主们的鞭子声也不能将惨叫盖过。
    “快点,你这个狗杂种!”一鞭子抽在零的身上,头上缠着白头巾,混着黑泥土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因突来的疼痛,他的身体还是瑟缩了一下。
    他的身体很柔弱,是那种很像一上船就可能因沉重的工作或者是殴打或者是疾病而被投到海里去的病鸡崽身架。
    但是实际上,他们这一队被送上船去的奴隶中几乎没有几个比他强壮的,都是病泱泱的架势。
    走了几步,蒙头被灌了一身水,还是还觉得有些清凉,很快零就不这么想了,是海水!身上的伤口被海水一浇,疼得他差点尖声叫出来。
    这是上船前惯例的清洗,是杜绝传染病剔除掉半死奴隶的捷径。但这过程却极其痛苦,哪个奴隶身上没有伤口?而他们必须忍着疼痛每走一步都要被浇上一桶水,直到他们上船,中途倒下的会被就近丢到海里去,或者活活打死了再拿去丢。
    他们这队奴隶多半是黑鬼,少数也有几个金发的白种人,而亚洲人恐怕只有零一个人了。因此在他前面不远几个金灿灿的头发虽然脸色苍白但明显少有伤口的青年,就显得有些扎眼了。他们五六个长得都很清秀,总之比起其他人可以说是非常养眼的。
    当然他们的价格也比较高,用途自然也就不一样了。就因为如此他们少受了很多其他人受的罪。
    其实零比他们每一个人都漂亮,可是他如今却是拉耸着头,尽量用那半长不断的头发和缠在头上的头巾遮着他这张太招眼的脸。对于一个杀手来说他的这张脸招眼的有些过头了,不过也不失为一样好武器,只是现在他暂时还不想用这个武器。
    几声呜咽引起了零的注意,正是前面那堆“好商品”里的一个在哭,少年长得很漂亮,水蓝色的眼睛不染一点杂质,身子骨瘦弱,脚步虚浮,但这双眼睛里却有着少有的倔强。虽然他看上去很害怕,但确实透着几分勇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