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血色契约+番外 作者:冰灵(下)

字体:[ ]

 
    第71章
    
    精致做工的匕首,锋利的光芒反而让零感到后脊发凉。
    这把匕首分明就是在森林里,他见过的那柄。曾因他拔出了这把匕首,白皇疯了似的,命人在他身上开出了四个血洞。
    当时若没有负儡,零恐怕不死也得费了一双腿。打在腿上的那两枪,都是冲着骨头、脚筋来的!
    如果再被碰上,这次这个疯子又会做出什么事?
    零厌倦了,不想因为上一世的事情在与这些人纠缠。他甚至不想回去那个世界,在这里过着平静的生活,也未尝不可。
    “零,零?发什么呆啊?”埃兰娜一脸兴奋地看着零,“太好了,我们都拿到了适合的武器!”
    “喂,喂,小姐,我可没说要把这三样东西卖给你们。”小老头嘿嘿地阴笑着,并动手把东西包好,往回拿。
    “喂!老板你怎么可以这样。”埃兰娜急了,扑过去把东西抱在怀里,“好了,你说多少钱吧。”
    老头阴阴地:“水晶坠子,我可以卖给你,魔剑你也可以拿去,至于匕首……只是寄放,我无权出售,抱歉。”
    听他这么说,零把匕首放下,转身欲走。
    埃兰娜缉急忙拦住他,又回头跟老头磨:“老板,既然是寄放在这里了,只要价格合适,可以卖的呀。你就卖给我们吧!”
    老头笑着摇头。
    “既然不卖就不要勉强。”零道,他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埃兰娜却不依不饶了,倔脾气上来,非要这把匕首不可。“我出两倍的价钱!”
    老头摇头。
    “三倍!四倍!”
    老头还是摇头。
    埃兰娜嘴巴噘得老高,死死地瞪着老头。样子很是可爱。
    “不卖,但是可以送。”一个清丽悦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埃兰娜转过头去,只见站在门口的人一身白衣银发,美得让人侧目。那样精致的五官,恐怕只有传说中的精灵才有,那么清丽的容貌,恐怕也只有精灵的那份无邪才能衬托。那温和的目光,仿佛要将人融化,可以说这样的男人简直完美到了极限,只叫人觉得可惜,为什么他会是男人?但同时又让人很庆幸他是男人,不然多少女人要嫉妒,多少女人要失去梦中的白马王子?
    埃兰娜简直被眼前的男人迷得魂不守舍,眼睛发直。
    男人从进门就盯着零瞧,在看到埃兰娜挽着零的手臂,一副很亲密的样子,就心下极为不爽,狠狠地皱了皱眉头。
    埃兰娜回过神来,以为男人是因为她痴迷地盯着他看才皱眉,不禁红了红脸。她把脸窝进零的手臂后面遮挡起来,一脸不好意思。
    男人见了更加不爽。但面上却微笑出来,声音柔和地询问道:“你的伤好了没有,疼不疼?”
    零皱了皱眉头,撇过脸去,不答。
    男人也不怒,温和地看着他,眼睛里闪烁着痴迷的光。
    从男人进门,睿就高度戒备起来。因为任凭他,竟也没有发现男人是何时出现在身后的。还有他的身上散发着光明魔法的魔力,那股力量让睿很不舒服。不过让睿戒备的还是那份光明中混杂着的黑暗。
    仿佛从地狱深渊而来的黑暗,侵蚀和掩藏在这份光明中,显得更加的危险。
    埃兰娜突然想到了什么,从零的身后钻出来,兴奋地问道:“你刚刚说可以把匕首送给我们是真的吗?匕首是你的吗?真的可以给我们?”
    男人很不喜欢埃兰娜,但是他不想让零不高兴,只能隐忍着不爽,回答道:“不,匕首不是我的。”
    埃兰娜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接着男人又说:“它本来就是零的东西,当然可以物归原主。”
    男人看着零,目光里满是柔情。
    埃兰娜疑惑了:“零是匕首的主人?零你怎么不告诉我呀!你果然好厉害!”埃兰娜搂着零的胳膊兴奋的叽叽喳喳地是说个没完。
    零的心中乱糟糟的,根本没听她在说什么。接着连埃兰娜把匕首塞在他怀里,他都没有觉察,男人也趁机讨好,不但送来零匕首,还把其余两样宝物买了下来送给埃兰娜和睿。
    接着,借着埃兰娜对他的好感,套出了零的很多事情,例如他现在是赛姆斯佣兵团佣兵的事情。以及他们现在住在哪里,将要做什么。能套的全都套了出来。
    其实他也不用费什么力气,只要问,埃兰娜就会倒豆子一样全部告诉他。对于此,零很不高兴,但也无可奈何。
    白皇靠在零的身边,小声问:“跟我回去好不好?”
    零只是看他一眼,不答。
    白皇露出哀伤的表情:“之前我不知道是你,才会……原谅我好不好?”
    白皇哀求着,现在的他,完全不见强势的样子,就是个哀求着爱人原谅的可怜男子。
    埃兰娜还在兴奋地说着,看到白皇似乎在哀求零什么,就凑过去问:“对了,我还没有问呢,你们早就认识?”
    白皇:“嗯。”
    零:“不认识。”
    白皇委屈看着零,一脸受伤的样子。
    埃兰娜懵了:“到底认识不认识啊?”
    白皇:“零,不要跟哥哥置气,好不好。”
    埃兰娜(⊙⊙):“哥哥?”
    零:“……”
    白皇:“对,我是他哥哥。”
    零:“不是。”
    埃兰娜:“原来如此,难怪两个人都长的这么漂亮!原来是兄弟!”
    白皇女干笑:“所以,零,跟哥哥回家吧,家里会担心的哦。”
    不等零说话,埃兰娜叫了起来:“不可以!”
    白皇心下不爽,表面上装出疑惑的样子,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埃兰娜想不出理由,总不能说因为我喜欢他吧。所以她结巴着说道:“这这……因为……因为他欠……我们钱。”
    白皇乐了:“那是多少钱,我可以还十倍。”
    “不是这个问题,是是是……”
    “是他不光欠我们钱,还欠了一条命。”低沉磁性的男音响起。
    埃兰娜高兴地朝他扑去:“爸爸。”
    “赛姆斯圣骑士。”白皇皱了皱眉头。
    赛姆斯看着他,别有意味地笑了:“他得把欠我的命还了,才能跟您回去。”
    白皇有些恼,两人对瞪了一会儿。
    赛姆斯毫不退缩,带着一向的痞笑。
    败下阵来,打破沉默的是白皇,他微笑着道:“既然如此,弟弟在你这边学点东西也好。”
    白皇强调了了“弟弟”两字,眼神不善地瞪着赛姆斯。仿佛再说:零只是暂放,而且是学东西,让他少了根汗毛,唯你是问!
    “放心,亏待不了他。”赛姆斯道。他看了眼零,眼中满是探寻之色,意味不明。
    “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白皇道,说着凑到零的耳边,“我会再来的。”
    说完竟然真的转身离去了。
    零有些发怔,对方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
    莫非是已有了什么举措!
    回到住处,零本以为赛姆斯会问他话,结果对方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照样软玉温香。
    埃兰娜倒是好奇的问过,只是零过于沉默,她觉得无趣,也就没再问什么,只一个劲地叙述白皇有多么多么的漂亮。直说的佣兵团的女人都把他当成了白马王子。
    这天夜里,零在睡觉,突然感觉屋子里多了一个人,不等他睁开眼睛,那人已经贴身上来,压在零的身上,来人在零的怀里蹭着,双腿缠在零的腿上,双手在零的腰间摩挲。晚上睡觉天热,零只穿了里衣,现在里衣早起不了作用了。
    零恼了,按住来人的双手,吼道:“你做什么!”
    睁开眼睛一看,零怔住了。
    来人的银衣已经滑下了肩膀,银色发丝遮着两颗红珠若隐若现,大敞的银衣下面更是什么都没有穿,来人就这么坐在零的腰上,下体毫不避讳地摩擦着零的里裤。
    来人看到零怔住了,笑得很欢,双唇轻启,蛊惑道:“想你了呀。”
    天!零揉了揉太阳穴。别告诉他,这个人是这么走到这里来的!不对,他魔法这么高强,根本不用走。
    零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白皇斐诺俯下头贴在零的胸膛上,轻声燕语:“真的想你了。”
    这样的白皇,显得很脆弱,也很妩媚。
    零有不好的预感,他不会精神有问题吧?
    白皇贴在零的身上,继续喃喃:“为什么不来看我,你说要来看我的,叶黎希尔……”
    白皇喊着黯帝的名字,原来黯帝的名字叫叶黎希尔?李?西泽?亚莱梅尔。原来他那一半的东方血统姓李。
    白皇并没有交出黯帝的全名全姓,但这个名字却突然在零的脑海里清晰起来,原来父亲一直念着的名字叶黎希尔?李就是黯帝。
    父亲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让自己复活的?
    零突然觉得心口有些疼痛,贴在他怀里的人儿,还在继续喃喃。
    “为什么不来找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我等了你很久,久到心都痛了。”白皇扬起头看着零。他的脸上满是泪水。
    零有些无奈,伸手替他擦掉眼泪。
    白皇窝回到零的怀里,狠狠地在他的胸前的红珠上咬了一口!
    零嘶痛,赶紧把他拉开,却见白皇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撒娇似的说道:“这是你失约的惩罚!”
    “还有你骗我!你都不告诉我你回来了!你都不来找我!为什么这样对我!竟然还在我面前和他……和他做那件事情,你当我真的发现不了你们!”白皇龇着牙齿,恶狠狠地说道。他悔死了,要是零早点告诉自己,他是黯帝,他就不会让他们在自己面前……做那样的事情!亏的他以为血皇疯了做出了背叛他的事情,还乐得看血皇出丑后悔,结果最后悔的是他自己!该死!
    白皇恨得牙痒痒,嚓嚓地咬了咬满口白牙,接着磨牙,磨得很大声。
    更是怨恨地看着零。
    零支着额头,只觉得头疼的很。这个男人怎么会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当真记忆太繁重,精神分裂了不成。
    见零没什么反应,白皇恼了,双手不老实地扯零的衣服裤子,道:“我也要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