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龙太子娶妻记 作者:我歌玉扇

字体:[ ]

 
哭包龙太子X禁欲魔尊。
 
 
    01.
    北海的龙三太子息葵到了该娶妻的年纪,愁坏了老龙王。看着底下站着的、一身金灿灿、活像个元宝一样的儿子,一张脸是说不出的疲惫沧桑。
    “阿葵啊。”老龙王叹气:“你说你这样,哪个姑娘能看得上你?其他各海龙女们都把你当弟弟一样哄,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息葵眨了眨眼:“父王,我才八百岁,还是个龙宝宝啊……”
    老龙王:“你给我滚!”
    息葵:“嘤……”
    02.
    息葵被赶出了老龙王的水晶宫,失落地走在路上。
    一旁海蛎子精看不过去了,上前劝道:“三太子你可别气龙王了,这一天天地,他竟跟你俩瞎CAO心了。”
    息葵:“你是……我们这边的?听这口音……不像啊……”
    海蛎子精羞赧一笑:“那啥,听出来啦?母们是从东北老家逃难过来的,您瞧这是虾爬子精,那是海虹精,再那边儿是蛏子精……”
    息葵张大了嘴,感叹:“啊,那你们不远万里过来……一定很好吃吧?”
    海蛎子精:“……太子母们哥几个还有事儿先走了啊改日再联系!”
    息葵一脸痛惜地看着肥美的海鲜从自己面前游过,悲伤地叹了口气。
    不过当他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媳妇儿时,就一点儿也不伤心了。
    03.
    没错,息葵之所以拒绝娶妻,多次在老龙王面前装傻充愣,是因为他已经有了意中人!
    虽然是……他单方面承认了那是他的媳妇儿,对方一点表示也没有,那他也很开心!
    他今年八百岁,六百岁时就把媳妇从南海捡了回来,又孵了它一百多年,最近,他媳妇儿终于变成人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他孵蛋的姿势不对,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媳妇儿居然……是个男人。
    还是个特别凶的男人。
    一想到这,息葵就悲从中来,想哭。
    04.
    路上捡到一个大海螺空壳,想起小时候自己听过的睡前故事,息葵捧着海螺颠儿颠儿地回到了自己房间。
    “卿卿,回来的路上我捡了一个礼物给你!”
    “卿卿?”
    房间里一应摆设都在,息葵掀开床上的被子,没有。
    箱子里,没有。
    碗里,也没有。
    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媳妇,他颓然地坐在床上,神色悲伤:“卿卿……你看上别人家小伙儿了吗?”
    “可你是我的媳妇儿啊!”
    两百年前他去南海做客,南海有个龟丞相,问他有没有什么愿望,说不定就实现了呢。
    当年他尚且懵懂,又对男女之情好奇得很,便说想要一个媳妇儿。
    龟丞相咳了两声:“三太子换一个愿望吧,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他撇了撇嘴:“你骗人!你说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我不管!我要媳妇儿!”
    龟丞相无奈摇了摇头,游走了。
    等到他从南海离开,还在对龟丞相欠自己一个媳妇儿的事儿耿耿于怀,上了岸边,一个大浪拍过来,他被什么东西砸个正着。
    “哪个偷袭我?”息葵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发现自己怀中多了一个……脑袋大的贝壳。
    他想来想去,这东西……就是龟丞相给自己的媳妇儿?
    不管了,总比没有好,捧着大贝壳欢天喜地回家,自那以后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贝壳终于开了。
    里面是一个大大大大……珍珠。
    息葵感叹:“媳妇儿,你比龙宫里所有的珍珠都大,怎么办,我都有些骄傲了……”
    05.
    他知道媳妇儿是活的,冥冥之中他能感到对方一直在听自己说话。
    万一这不是珍珠,这是能孵出媳妇儿的蛋呢?
    息葵尝试了很多办法,看了很多典籍,那段时间异常用功。老龙王天天烧高香,感恩上苍,自己让儿子成材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有的典籍说龙涎仙力最醇正,他有些……害羞。捧着珠圆玉润的媳妇儿,红着脸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吧,还没见面就舔你什么的真是太失礼了。”
    第一天,他垂头丧气回来:“还没找到别的办法。”
    第二天,垂头丧气依旧:“今天也是一无所获的一天。”
    第三天,还是垂头丧气:“……唉。”
    一连几天都闷闷不乐。
    终于有一天他鼓足了勇气,回来捧着媳妇儿发誓:“我决定了!我们试试吧!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龙三太子的龙角还没长成,支在头顶,脸上浮着可疑的红晕,湿漉漉的眼睛眨了眨,捧着大珍珠虔诚地凑了过去献上了自己六百多年来的初吻。
    “啾!”
    他发誓这不是他的错觉!在他亲下去的那一瞬间,他感到手中的媳妇儿猛地颤动了一下,差点从自己的手里掉下去。
    息葵慌张得很,急忙把对方放在床上用绣金的锦被盖上揉了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完了,媳妇儿一定生气了。
    他在对她说话的时候都感受不到她的存在了。
    嘤。
    怎么办。
    不舔舔的话,怎么才能孵出来呀!
    06.
    然而经过了一百年,息葵还是成功地把媳妇儿孵了出来。
    看着那个长发如瀑,一身墨也似的男人,息葵把都到了嘴边儿的“媳妇”二字咽了回去……
    咋办?
    自己的媳妇儿是个男的。
    也没人告诉他这个事情啊!
    看向他坦露在外的胸口,嘤,平的,比自己的还平。
    息葵一时之间无法承受这个打击,眼圈红红地,好几天都闷闷不乐。
    饭也吃不下。
    媳妇,啊不是,是从大珍珠里出来的一抹虚影还很淡薄,好像一碰就会碎,每当息葵靠近时,那抹虚影就会稳固下来。
    一想到自己还每天都给他一个早安吻,息葵就更加绝望了。
    他大哥是北海知心大哥般的存在,一般有人遇到什么感情问题都会去问他。息葵犹豫良久,敲开了大哥的房门。
    大哥正在房间里……绣花……
    龙族的衣裳大多华贵繁复,大哥息槐热衷于在袍子上绣上各式各样的花纹,见息葵来了,非常高兴地请他坐到自己面前。
    “看你最近也长了不少,再去做一套新衣裳吧,然后拿过来我给你绣一朵漂漂亮亮的葵花。”
    息葵叹气:“大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怎么了?”
    息葵:“如果喜欢的人不是理想中的样子,那该怎么办……”
    息槐:“那你为什么还喜欢她啊?”
    息葵想了想,认真说道:“我一见他就知道这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他很安静,又白,还善解人意,无论是听我发牢骚还是抱怨什么,从来都不插嘴,耐心地听我说完,而不是像父王那样每次都只说一个‘滚’,在他面前我可以尽情吐露心事,而他一点儿也不嫌弃,如果我不赶他走,他会一直陪伴我,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媳……很好的人。”
    息槐心一沉:“……葵啊,你是不是一个龙太寂寞了?青春期就是这样容易幻想,乖,一会儿和大哥去找人看看吧。”
    息葵咬唇不语,半晌才抬起头,眼睛里溢出了光:“所以我是不是该忽略他身上的问题,喜欢就是喜欢,不应该让他为我改变些什么?”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可你的问题很大啊!
    息葵豁然开朗,感觉整个海底都亮了,兴冲冲地跑回自己房间。
    那是他捧在手上将近二百年的珍珠啊。
    是陪在他身边日日夜夜听他睡前呓语与满腹心事的人啊。
    怎么能因为他不是自己理想中的雌性,就不要他了呢!
    他进了房间又紧紧关上房门,飞快地从床上的锦被中把珍珠捞出来,看着珍珠上方渐渐显露出来的男人的身影,缓缓抬起头:“媳妇儿!我不该嫌弃你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今后会一直对你好的!啾!”
    他再一次印下虔诚的一吻,一如多年前那样。
    07.
    媳妇儿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好看,若是哪一天息葵看不到他出现,就知道他心情不好,就在一旁搂着珍珠默默安慰。
    直到这一天他被父王喊去说要给他说一门亲事,回到房间里发现媳妇儿不在,颓然地坐在床上发呆。
    “卿卿。”这是他给媳妇儿取的小名,说出来很羞涩,他还不知道媳妇儿的名字是什么呢。
    他一想到自己被抛弃了,又想到这两百年自己付出的日日夜夜,所有的爱意付诸东流,就不可抑制地掉下了泪。
    “呜呜……”
    “别哭了!”一声冷冷地呵斥传来,息葵一抬头,就看见自家媳妇儿浮在半空中。
    那张脸如容貌昳丽的罗刹女,妖冶而摄人心魄,可又偏偏冷若冰霜,从来都不肯笑一下第一次听到媳妇的说话声,尚且有些沙哑,像刚睡醒般慵懒,听得息葵满心怜爱,立马止住了哭声,有些委屈地看着对方:“我还以为你也是红杏,爬出了墙。”
    “……”
    “卿卿。”息葵从床上下来,将落在床底的大珍珠捡起来:“你的原身掉地下了,怎么这么不注意啊,摔坏了怎么办?”
    “那不是我的原身。”
    息葵正用袖口擦珍珠,闻言,看向半空中的媳妇儿:“你不是珍珠精?”
    珍珠精是什么东西?男子有些不耐烦:“……我也不叫卿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