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大灰狼 作者:月光船(上)

字体:[ ]

 
 
文案
《星际观察者》系列文。没看过也不影响阅读。
来自高位面的大灰狼,被星际事故幸存者钱惟宁意外唤醒。遂寄生在钱惟宁小弟弟上,以之为处女地,保卫族群,扩张地盘。
经过沟通不良鸡飞狗跳的相处,纯良的狼崽子推倒了炮灰大坏蛋。
#当多啦A梦遇上胖虎,坑爹和被坑的血泪史#
#所有配角智商都比主角高##一半以上配角情商都比主角高#
地盘控的灰狼萌攻X死要面子的人类蠢受。
攻君万能超狼,体型不稳定。凶残程度参考封面图。
受君好打嘴炮,爱作死,是“正常小说里活不过三章”的标准恶霸炮灰,并一直炮灰着。
各种毛茸茸尾巴出没,恶意卖萌出没,纯洁地污着。
强强。金手指慢热剧情流。文风温馨,内容凶萌。脑洞清奇保证。坑品保证。不信戳作者专栏。
 
内容标签:强强 机甲 科幻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灰狼(攻),钱惟宁(受) ┃ 配角:很多 ┃ 其它:星际观察者,机甲,科幻,温馨
==================
 
☆、第一次交锋
 
  灰狼被一缕香甜的气息弄醒。
  那气息夹杂在寒冷的空气和干巴巴的尘土味道之间,从一处移动中的热源发出,嗅起来热乎乎的,香喷喷的,非常新鲜,非常美味。
  食物的味道。
  灰狼简直一刻也控制不住将热源吞下肚的欲|望。
  热源离他大约一米,体积大约是六十到七十立方分米,温度大约在二十到四十摄氏度之间。
  ——他脑子里为什么突然蹦出这样的数据?
  意识慢慢回笼,灰狼来不及深想,饥饿感充斥着整个大脑。他能够感知到身体的存在。但是当他想控制着身体去吞噬,去占有那美味佳肴时,四肢——尤其是双后肢,并不听他的指挥。
  “哐”地一声,碎石溅到灰狼身上,被厚重的被毛挡住,弹开。
  全身上下都有一种束缚感。
  原来被压住了,不仅压住,还被埋住,埋的挺深。
  灰狼后知后觉地想。
  没法动,等于没得吃。没得吃,等于没有体力。没有体力,等于没法动。
  灰狼悲哀地得出“这是一个死循环”的结论。
  随着意识回归,灰狼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怎么回事儿了。跟随狼群狩猎时,为了掩护同伴,被一头野牛顶飞,脑袋撞上了石头。
  光是撞一下不要紧,随后他很丢脸地被牛蹄子踩中后脑勺,整头狼失去知觉,直到现在。
  他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
  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深埋起来。
  但是总感觉自己似乎遗忘了一些东西。
  忘了什么呢……
  “哐哐”又是几声。
  灰狼睁开眼睛,瞳孔缓缓聚焦,看清面前的活动热源。
  那是一只直立行走的中等大小的动物,会使用工具,下肢明显长于上肢,身体大多部位被红色、灰色、黑色的外甲壳覆盖,外甲壳似乎很柔软,而且破损程度超过百分之三十。
  动物的头部□□着,皮肤很白,头顶有一些茂密的金黄色鬃毛。
  眼睛则是迷人的蓝色,蓝钻花的颜色,天空的颜色,生命的颜色。
  和生命颜色形成反差的,是这头动物举起长柄工具,工具一头扁而锋利,带着风声以及莫名其妙的咕哝声,直接切向他的脖子!
  灰狼大吃一惊。
  他还不想变成没有脑袋的狼。他还得活下去。为了族群,他得想个办法活下去。
  想个办法……想个办法……想个办法……
  心脏砰砰跳起来,血液在血管中飞快流动,加速新陈代谢,大量氧气从呼吸道涌进肺部,通过肺泡被红细胞带到身体各处……
  灰狼仰起脖子张开大嘴,一口——咬定!
  利齿在金属平面上发出刺耳吱嘎声,仿佛看到火花迸现。
  对方丝毫没料到被掩埋了半个身体的、早已僵硬如石块的干尸不仅睁开眼睛,还能做出如此迅速的反应,一惊之下脏字脱口而出:“靠!”
  灰狼咬断了铲子的金属面。
  舌头所触之处,冷冰冰的金属带着一丝甜味儿。
  灰狼忍不住嚼吧嚼吧,将之吞进腹中。
  这远远不够塞牙缝的。
  他想要更多。
  他需要被投喂。
  他目光炯炯地,盯着眼前发出奇怪声音、显然来意不善的动物。或者说,猎物。
  对方已经极为娴熟地飞快扬起破损的铲子,照着他最为脆弱的腰部,重重拍下!
  灰狼毫不怀疑这一下足够把自己铲成两段儿。然而对方选择的角度实在太刁钻,以他目前这个姿势,完全用不上力。
  如果非要用力,很可能在铲子落下之前,他把自己的腰拧断。
  这次他躲不开了,对方一铲直接捅在腰上,脊椎断裂声很清晰,下半身立刻失去知觉,灰狼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偏偏对方经验老道,一下之后并不停手,而是继续扩大战果,来回乱捣乱锯。
  被灰狼咬掉一块的铲子参差不齐,边缘变成锯齿状,虽然不擅一刀切,然而变成锯子,更加锋利。
  毛皮被拉开,肌肉被生生锯断。
  怎么办?灰狼眼珠急速转动着,心脏扑通扑通,肺叶呼啦呼啦,两条前腿微颤,蓦地身上一轻,从地上弹起,直扑对方咽喉!
  ——他后半个身体留在巨石底下,前半个身体攀在对方左上肢。
  对方完全没有预料到竟然被半头狼咬住,突然一拳轰出,直奔狼头!
  与此同时,一股尖利的精神力,后发而先至,直直刺入灰狼脑中!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灰狼对主动投喂的食物非常满意,嗷呜一声张大嘴巴,拳头正好塞进他咽喉。
  在对方大惊之下,那股香甜的气息更加明显!
  尽管无法咬合,他满是倒刺的舌头卷上对方拳面,狠狠一吮——漫天星光在脑中爆开。
  生命之源甘美而香醇,生机勃勃,百花怒放。
  灰狼简直陶醉了,他毫不犹豫地继续大吸特吸,就像溺水之人死死抓住一块浮木,饥饿的婴儿终于抱到母亲胸前。
  随着吸吮,从这股暖流中汲取到能量的灰狼,眼神愈发清明。
  而他的猎物,则瞪着不可置信的蓝色眼睛,脸色迅速转为灰白。
  别说普通人群,就是在天赋者之中,他也不是个弱者,无论武力值还是精神力值,超过平均水准。
  然而他的精神力攻击一点用都没有!
  甩臂、砸头、掰嘴等种种手段均告徒劳,怪狼只剩半截身体,两条前腿,一个脑袋,怎么会这样厉害?
  他并没有感觉到皮肉之痛,甚至都没有流血,然而用于自保的、所剩无几的精神力却越来越干涸。
  精神力耗尽的下场就是植物人。
  难道自己逃过了湮灭事故,没有在冰冷的太空窒息而死,没有在荒凉的星球饥饿而死,偏偏要死在半头怪狼的嘴里?!
  不,他不服!他还没有达成千人斩的梦想,他还没有在《联邦与帝国联合通缉罪犯名录》中挤进百名之内,他的账户里还有三十万星币没有花掉,甚至他昨晚打赌赢来的那根烟卷还没有舍得抽!
  钱惟宁毫不犹豫地扯开嗓子:“——救——命——啊!”
  声音惊惶凄厉。
  同时,拔腿往同伴处跑。
  在这种时候,要面子还是要命,并不是一项困难的选择题。
  尽管灰狼听不懂猎物的语言,但是他摄取的能量流夹带着少许信息碎片,直接为他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他零零散散知道了很多东西,然而不幸因为太零碎,所以理解起来很有难度。
  因此灰狼将信息消化放到了次要位置,他打算将这头猎物彻底吸干后,同时获取信息和能量,面对其他猎物,进行大规模的杀戮。
  因为他觉得自己缺能量缺得太厉害,眼前这猎物远远不够塞牙缝。
  ——等等,还有一个问题。
  他为什么会很清楚地知道一头猎物不够塞牙缝?
  他明明只是一头,不,半头狼。
  脏器□□在外这么久,他不应该继续存活才对!
  灰狼越来越觉得情况诡异。
  他究竟失去了哪一部分的记忆……
  灰狼的眼珠转了转,在高速移动中,他惊奇地发现,这里和他印象中有水有草肥沃丰美的平原大相径庭。
  代表生机的绿色和代表收获的黄色,统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光秃秃、灰扑扑、风化不知多久的石头和沙砾。甚至现在的地形也布满深深浅浅的沟壑,仿佛刀砍斧凿一般。
  不仅仅环境严苛,就是生物的品种也少得可怜,灰狼感觉不到风中有同类气息,更不要提熟悉的草食动物的气味。
  自己失去意识的时间似乎有点久,欠缺的信息量也确实太多……有什么办法补充呢?
  将这头猎物全部吸干么?以及这猎物的为数不多的同类?
  没有食物来源,就算现在解了燃眉之急,将来它也会饿死吧?
  ——不对啊,他是狼啊,狼应该撕咬,应该吃肉啃骨头,可是他现在吃到的究竟是什么呢?
  灰狼疑惑着,但并未减缓对能量的吸收,忽然视角猛地变化——猎物摔倒在地。
  钱惟宁不敢调用一点儿精神力,虽然精神力能够自行恢复,但远远赶不上流失的速度,他很快丧失了意识,身体自然失去平衡,一跤栽倒。
  灰狼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对方拳面。
  他扩大了自己的感知范围,然而收获几近于无。
  这颗星球已经被废弃了吗?这是过了多久?接下来他要怎么做才能存活下去?
  灰狼甩了甩头,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和意识之间充满违和。
  或许可以换一个身体?
  ——怎么又冒出突如其来的想法?
  灰狼拿前腿扒拉扒拉耳朵,更换身体不是一头狼能做到的,但是本能告诉他,他可以。
  该怎么做呢?
  灰狼又舔了舔钱惟宁的拳面。
  能量……流动……吗……
  三分钟后,循声找过来的大个子德鲁克,看到钱惟宁趴在地上,身边有半头狼的风干残骸。
  “这小子又吓昏了?”德鲁克嘟囔一声,“真是个弱鸡。”
  虽然这么说着话,他还是很小心地,先观察四周,确定没有潜在的危险或者陷阱存在,才走过去,查看钱惟宁的状态。
  ——时刻保持警惕相当重要,他有家有口的,还没享受完人生赢家的待遇,绝对不能轻易挂掉!
  尽管他对钱惟宁没什么好感,后者对他亦然,但是在这个荒凉星球上,他们都是事故幸存者,一个人的力量显然太渺小,需要团队合作,才有存活下去的希望。
  钱惟宁昏过去了,精神力几近干涸,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
  德鲁克微微一惊,立刻环顾周围环境,难道此处真的有埋伏?是狼的同类?还是智慧生物存在?
  干了大半辈子的佣兵,德鲁克眼神犀利,经验老道,立刻得出结论:没有,都没有。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钱惟宁陷入幻觉之中。
  德鲁克希望他醒来后能摆脱幻象,不把自己当敌人砍了。
  当然,希望归希望,他同样做了防备——精神力笼罩钱惟宁,轻轻刺动神经,唤醒对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