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大灰狼 作者:月光船(下)

字体:[ ]

 
☆、萌狼变绿了
 
  
  正如钱惟宁想找理由时,全身都是理由一样,总管在想找理由时,随随便便也能弄出十个八个来。
  而且凭借智商优势,他不像钱惟宁那样胡搅蛮缠,给出的每一个理由都很充分。
  这一次的借口是五天后船上人员全换,护卫舰开足马力往首府行进,会放松警惕。
  于是钱惟宁只好在冷库和虫子尸体睡了五天,潜到里昂的房间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第二件事就是占领床铺呼呼大睡。
  里昂的房间并没有被专门布置过,只不过待遇比较好,自己独占了整个居室而已。其实就是一室一厅,普通士官的房间。休眠舱、床和简易家具都是制式,也就是说成年人大小,因此钱惟宁睡起来毫无压力。
  不方便的地方也有,鉴于这只是一间普通士官的房间,和其他士官距离很近,尤其这一次换岗,隔壁住进的是荆棘三舰的精锐部队。
  但是,有里昂这头万能超狼在,钱惟宁有丝毫不担心自己会露馅。
  里昂则继续扮演他的人设,现在他已经“从失落中振作”,要恢复吃东西,而且要吃得特别多!
  ——当然那些食物最后进了钱惟宁的肚子。
  “无聊啊……”钱惟宁抱怨。
  “要看电影吗?”里昂问。
  “这几天看了个遍也没有好片子。”
  “那看书?”里昂继续提议。
  “无聊。”对于钱惟宁来说,凡是不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他就无聊,“我们还得走多久?”
  “一个月。”灰狼回答。
  数千万光年的距离哪是容易跨越的,尾人这边和人类毕竟有所不同,没有折叠空间的跃迁技术,只有超光速运动技术支持。
  “我会躺成肌肉萎缩。”钱惟宁抱怨。
  在护卫舰加速行驶时,不够强壮的尾人必须进入休眠舱保护身体,钱惟宁不在此列。
  所以他感觉更无聊了。
  “我陪你打牌?下棋?战术推演?”里昂问。
  “不跟你玩。”钱惟宁表示自己是一个人类,不是万能超人,没必要自己找虐。
  “那我们做点什么?”
  “欸,狼,你能不能优化一遍上次跟我做的事情?”
  “上次?什么事?”
  “就是在浴室里的刺激,”钱惟宁一脸回味,“真是美妙啊。”
  尽管里昂说过对他身体不好,但为了刺激,钱惟宁还是愿意冒险一次。
  就像酒伤肝但好多人喝,烟伤肺但是好多人抽,挑战极限容易送死但好多人热衷,明知道熬夜伤身体,但通宵的人依然一大把一大把。钱惟宁为了美人都可以要面子不要命,伤个身又有什么了不起。
  再说,他自信有里昂在,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丢了小命嘛。
  俗话说饱暖思□□,无聊的钱惟宁不能出去晃荡,只好天天在屋子里看小电影。
  里昂对他几乎有求必应,什么小电影都能搞来——护卫舰有三艘,士兵共三百七十五人,意味着三百七十五台光脑,总有一台存储着能满足钱惟宁要求的内容。
  一开始钱惟宁还假模假式研究着要去的地方,后来被侦探片吸引,最后自然而然提出看特定小电影的要求。
  里昂继续满足他的要求,弄来一批小电影,其中包括十八禁,甚至二十五禁。
  钱惟宁起初对这样的小电影很期待。
  他和里昂和好以后,里昂就恢复了他小弟弟的功能。只是激素的积累和分泌还需要点时间而已。
  一直以来他都没什么时间好好消遣,现在看看小电影,望梅止渴。
  有总比没有强。
  看着看着,钱惟宁发现一个问题。
  他也算身经百战的人物了,但是当他目睹小电影里各种尾巴和果体,耳闻各种诱人的喘息和呻|吟后,依然觉得有点提不起精神。
  不是小弟弟的问题,这点他有自信。
  更不是被里昂弄出阴影的问题。
  而是他觉得没意思。
  无论撸多少次,都只是肉|体上的快|感而已。
  ——是的,他认为那只是“而已”。
  里昂那一次,把他整个人都变形了,才是真正的从灵魂到肉|体都酣畅淋漓的高|潮。
  这才是他突然向里昂抱怨无聊的真正原因。
  里昂拒绝:“你的身体经受不住。”
  “但你是无所不能的!”钱惟宁说,“你一定能优化出方案对不对?”
  里昂犹豫。
  一看里昂犹豫,钱惟宁就趁热打铁:“在这里无聊之极,会得抑郁症的。我是你的人嘛,甚至陪你奔赴敌方大本营,你总得照顾我一下?”
  里昂:“我想想。”
  他确实应该有些办法的,但是他的脑子也犹如黑洞,缺失很大一块记忆。
  既要保证刺激,又要保护身体,两全其美的办法……
  五分钟后,里昂表示:“有替□□法。”
  “真的?来来来!”钱惟宁很高兴。
  “我要先确认一遍。”
  “确认什么?”
  “在满足感官需求的同时,首先要刺激,其次不能损伤身体。是这样吧?”
  “没错。”
  “好。”灰狼表示,“这没问题。”
  “那就赶紧开始!”钱惟宁迫不及待。
  “等等,我要调动一下监控。”
  “调动监控干什么?”
  “去能做这种事情的地方。”
  现在护卫舰正在超光速行驶中,船上有一半士兵处于休眠状态,溜出去会容易些。
  又过了十分钟。
  “啊——啊啊啊——啊啊——啊——”
  钱惟宁哇哇大叫,声音破碎——反正除了灰狼也没人听得到。
  他的位置,在船头。
  如果把地点再精确一点的话,他在护卫舰外表面的最前方,脸朝外。
  超光速运动令视线所及的之处纷纷变形,巨大的压力简直能将骨头碾得粉碎。
  迎面而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宇宙垃圾,但可以肯定只要一小块陨石砸到他身上都足以穿透身体。
  恐惧,极端的恐惧。
  钱惟宁整个人都不好了。
  里昂体贴地给他当围脖,顺便分析钱惟宁体内多巴胺和其他相关激素。
  ——外界动因的刺激,导致人类生理反应分泌激素。
  而产生极端恐惧和产生性|兴奋的激素,其构成极为相似。
  里昂很高兴能找到这么相似的替代运动。
  而且,护卫舰前方顶着防护罩,他根本不费什么能量,钱惟宁也是安全的!
  里昂估算着时间,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把钱惟宁放下来。
  他们的位置变成护卫舰内部,粒子炮发射通道,有足够的空间让钱惟宁躺着休息。
  钱惟宁彻彻底底变成一滩烂泥,手脚微微抽动,脸色苍白,两眼放空,气若游丝。
  里昂检验效果,十分满意。
  忽然他感觉到微微的震动,以及丝丝凉风。
  里昂扭头看看通道里,有一点白光!
  ——护卫舰探察到拦路的大家伙,防护罩无法应付,因此主动出击,要将之击碎!
  于是里昂变大,赶紧把钱惟宁公主抱转移——
  白光擦身而过。
  与此同时,里昂也明确了这一记粒子炮的目标。
  他当机立断,迅速抱着钱惟宁往后一倒,切断了半截能量束。
  “嗯?武器怎么了?”
  护卫舰的主控室内,珀斯迪安明显发现了这一炮的异常。
  作为荆棘三舰第一机甲大队一中队队长,拥有白色浣熊尾巴的少尉珀斯迪安,是第一批接触到人类的尾人之一——他被直接俘虏了。
  但这无损于莱恩对他的信任,这一次押送任务,由他的中队担任护卫,而主船船长暨这三艘护卫舰的主要负责人,是一名少校,叫做品格斯。
  这不是战时,这一路也没什么危险,士兵轮番休息,主帅也轮番休息。
  品格斯恰好不在主控室,轮值的珀斯迪安察觉异样后,调取记录一看,没有被攻击的危险,防护罩检测到体积过大的疑似星体,主动发射小功率粒子炮将之粉碎。
  “……能量不足,未成功粉碎,但目标已偏离航道,不足以构成威胁,不再发射第二炮……”
  既然前进路上没有阻碍,就不用理会。
  但是粒子炮为什么会能量不足,这是珀斯迪安要弄清楚原因的。武器就是士兵的生命,他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珀斯迪安立刻要求工程师对粒子炮进行全面检查,整体检查,故障排除。
  而此刻炮管以内,空空荡荡。
  无论是狼是人,都没有一点踪迹。
  “啊啊啊啊——”
  钱惟宁突然睁开眼睛,伸手乱抓。
  一把,就抓住了毛蓬蓬的大尾巴。
  “你醒了呀。”少年模样的里昂凑过来,脸上带着笑。
  钱惟宁重新闭上眼躺回原位,有气无力:“蠢狼,你在搞什么啊。”
  “惊险刺激,完美体验!”里昂眨眨眼,“不是这样么?”
  “总有一天我会被你整死。”钱惟宁不是不想揍里昂一顿,最低限也要骂一顿,实在因为他体力几乎告罄,才没有得逞。
  “我不会让你死的。”
  “你就闭嘴吧……”钱惟宁又缓了缓,才重新睁眼,“卧槽,劳资现在还有幻觉,看什么都变形。而且你怎么绿了?”
  “不是幻觉。”里昂摇尾巴,“你也是绿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都绿了╮(╯_╰)╭
最近晚上晋江抽搐QAQ发文时间同时抽搐QAQ
 
☆、里昂被表白
 
  也是绿的?
  钱惟宁这才眯起眼睛,认真打量四周。
  他眼神并不算差,睡懵懂时没看出来,清醒后才看到,不是里昂变形且变绿,而是空气中充斥着大量绿色蒸汽,能见度不太高,十米以外就看不清了。
  钱惟宁第一反应是屏住呼吸,后来想想,自己在这躺了不知多久,要是绿气有毒,自己不知道已经死了几次。
  再说,身边有狼,万事不慌。
  他坐了起来:“这是哪里?”
  “你的梦想。”里昂摇着尾巴笑眯眯。
  “我的啥梦想?”钱惟宁不理解。
  里昂指着他身下:“你摸摸看呀。”
  “这有什么好摸的?”钱惟宁低头看,“来一点光源。”
  “好。”里昂从怀里掏出一个头戴式矿灯,交给他。
  “你这什么意思?”钱惟宁接过矿灯,后知后觉,少年里昂今天是穿着衣服的,而且穿了一身灰不拉几带荧光条的矿工服。
  “配合环境需要。”
  钱惟宁戴上矿灯,强力穿透光线照出了三十米外,他发现自己的位置是在一个U型坑的底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