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妖书奇谈 作者:通隐(上)

字体:[ ]

 
文案:
民国二年(1913年),从西安城郊外前往天津的少年竹素生在路上遇见不知从哪个深山老林野寺庙里出身的野和尚慧宝,于是他和这位背着猫熊(大熊猫)师兄武力高强的武僧一起搭伴前往天津城。
在这个九国租界林立,中西方文化交融碰撞、妖魔鬼怪纵横的天津城里——
津门八大家之间的恩怨背后有晚清亲王的影子;
午夜万国桥上不断轮回的恐怖事件;
能召唤恶魔的英国公爵威廉;
因慧宝和尚重伤失控的猫熊师兄;
九国领事馆与前清权臣、大总统争夺挖掘而出的秦始皇玉玺“帝王令”等事交织着恩怨情仇的奏鸣曲。
津门九国租界明争暗斗,与九国租界博弈的天津镇守使闻焰将如何抓住打破津门平衡的少年。
 
===================
 
●公告:该文完结之后会做个人志印调。该文属妖书系列,该系列每篇都是独立篇。
●【更文公告】每周周一到周五晚上更新。周六日不更新。)づ
●“妖书”系列第三篇《妖书奇文》和《星际最强战警》全文存稿预收中,欢迎大家收藏么么哒~
 
===================
 
内容标签:民国旧影 制服情缘 灵异神怪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竹素生,闻焰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日落狐狸眠冢上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高翥[宋]
  民国二年(1913年)清明过后的冷风还未散去,西安城外随风飘散着祭扫焚烧留下的纸灰,一座坟墓上卷缩着一只通体白色的狐狸,狐狸眯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在坟墓前有个坐在地上、留着长辫子、穿着素色长袍腰间束着腰带的十七岁少年正在对着面前的坟墓和睡在坟墓上的狐狸拉二胡,冷风起,飘动了他额前的刘海。闭着眼睛拉着二胡的少年仿佛感觉不到萦绕在他身边的风,他手中拉出的二胡缭绕在山野之间。
  日落狐狸眠冢上。坟前有个少年在拉着二胡。
  此时此景,异常诡异瘆人。
  少年手中的二胡停止之后睡在坟墓上的白狐睁开了眼睛抬起头对着少年口吐人言:“
  “你要走了么。”
  “是的。”眉目俊秀,身上透着一股贵气的少年微笑着拿着手中的二胡站起。
  “为什么?如今帝王治世已结束,外邦入侵,失去了帝王的江山国民早已动荡不安。”去年,大清王朝一纸退位诏书结束了帝王治世,眼下的这个江山早已经动荡不安。为什么一定要醒来离开。现在的世道冷峻森然,这个世界如你所见早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前尘往事早就已经被碾碎化成尘埃卷入在滚滚红尘之中。
  对于狐狸的疑问,少年回道:“我并不是想摆渡人间,只是想看看现在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这个世界,不会是你喜欢的。”狐狸抱紧了自己的蓬松大尾巴,眼睛深处是透世的沧桑。
  “前朝今朝,哪个朝代都不会太平。”不管是哪个朝代,都不会温柔。少年伸出手将手轻轻放在墓碑上,墓碑上刻着坟墓主人的名字——
  竹素生之墓。
  白狐抱着自己的尾巴看着少年,它说道:“罢了,你去吧。”
  “谢谢你。”少年笑意盈盈地对白狐说道。
  白狐知道少年为什么会对自己道谢,全新的生命和存在,对于这个道谢,它可是一点都不领情。它将自己的脑袋埋进自己的大尾巴之中。
  “我走了,再见。”少年轻声说道。
  “……”狐狸没有抬头看少年。少年笑着转身离开。在走了不远之后,风将白狐的声音带到少年身边:“君……竹素生,走好。”
  帝王治世已结束,朝代跌更,这个江山已经没有了君主。
  白狐抱着自己的大尾巴眯起眼睛继续卷在竹素生的坟墓上睡去……
  西安城郊外的坟地里,冷风起带着清明的时候人们祭祀用的纸,拿着二胡的少年竹素生的身影渐行渐远……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大吉!
今天也是元宵节,祝大家元宵节快乐!谢谢海导丢的地雷~么么哒(づ ̄ 3 ̄)づ
 
  ☆、第二章:客从何处来
 
  “驾!驾驾!”脑袋上缠着辫子的车夫甩着鞭子驾着马车,马车上,坐在稻草上的竹素生拉着轻快的二胡,这二胡声和马夫的鞭子声、吆喝声汇聚在一起倒是和谐不已。
  “前面的路口你下吧,前面第二条路便是往天津城的路,如果用走的,走上五天就能进天津城了,如果有马,两天就能到。”马夫说道。
  轻快的二胡声戛然而止,竹素生睁眼:“谢了。”
  “不必客气。”马夫说道。这少年估计是想靠着自己的手艺前往天津城讨口饭吃吧。这世道谁都不容易,皇上退位,以后没有皇帝了。可不管有没有这对他们这些底层百姓来说都是一样的。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说到底,他们这些老百姓只是权贵脚下可铺路的血肉白骨、是他们手中可随意摆布的棋子,他无法选择,只能熬着过下去。
  “到了天津城后小心点儿,我听说八旗子弟都躲到那里了,除了这些人还有洋人、军阀。没有一个是你这种平头小老百姓得罪的起的。”马夫忍不住又提醒道。少年年纪看着小,而且长得姿色不错,一些权贵喜欢漂亮的男孩儿,要是着了这些道,可就是毁了。
  “我可是很厉害的。”竹素生将自己的二胡包裹好站起背到背上。
  “再厉害也没那些人手中的枪支弹药厉害。”马夫说道,这少年还是太不知世事了。
  “是么?”竹素生露出兴趣的表情。
  “现在返回去还来得及。”马夫以为竹素生害怕了。
  “不了,津门就是我的目的地。”站在马车上,背后用红色绳子绑着发尾的辫子因为马车的摇晃而摇动着。
  到了前面两个岔路口之后,竹素生从马车上一跳,柔软矫健的身体在空中一番便稳稳落在地上。马夫看竹素生下车了便继续赶车:“走了。驾驾!”
  竹素生与马夫在岔路口分开,马夫前往的方向和他要前往的目的地不同。竹素生一个人往前走,也不知道剩下的路途会不会有好运气再蹭上马车呢。
  是的,从西安城到这里,竹素生便是一路蹭着马车、牛车过来的。想想要是用走的话要花上五天的时间,竹素生便感觉眼前一片昏暗。
  祈祷剩下的路能遇见马车或是能看到流传在人们口中的洋汽车。听说这种东西能和马一样快,真是神物呢。即使不想走上五天,可在没遇见下一辆马车之前自己也只能靠着两条腿前往了。
  从中午走到傍晚,天边的太阳压到了山头。看着这眼看就要落日的太阳,竹素生口中不禁说道:“不管多少年,这太阳一直没变。”
  不管是百年,还是千年,这太阳一直没变过。变的是这轮沉日下的故国山河、是用白骨堆砌起来又不断轰塌的帝王江山。
  在竹素生晃神间,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传来,竹素生回首。一队几十人的马队由远及近。
  军阀么。
  竹素生认出了他们身上穿的军服。这样相似的军服,他在西安城外见过一次。马队前一身戎装的男人带着身后的马队经过竹素生的身边扬起一片尘沙。待到他们离开只留下一片灰尘的时候竹素生才是拍拍自己的脑袋:“哎呀,忘记拦下了。”
  要是这些人的目的地是天津城,那么自己可以省下很多时间呢。可刚刚自己竟然忘记拦下了。
  刚刚领头的那个人男人,他身上的气势真是令人感到有点似曾相识。
  错失了机会的竹素生只能依靠着自己的两条腿继续行走。
  当日头彻底沉没星辰闪现月亮升起的时候竹素生已经不愿意走了,他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撑着下巴想道:今晚到哪里歇息?
  这周围,很荒,放眼望去,是山林野地。附近没有一户人家,有的只是鬼影一般的树,这些树在月下甩动着自己的树枝,要是常人,早被吓晕。
  “……成精了不成。”竹素生道。不过这种地方,倒是容易汇聚妖魔鬼怪。
  “沙沙”。身后传来沙沙声,不知道什么东西要从身后的草丛里钻出来了。竹素生转身蹲着等着,他倒想看看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草丛里的“沙沙”声越来越近。直到一个黑白相间圆滚滚的东西与蹲着的竹素生对着个正着的时候,竹素生瞪大眼睛惊喜地轻呼:“猫熊!”
  这可不就是猫熊(大熊猫)么!
  四肢、眼睛、耳朵、鼻子都是黑色的,其他都是白色的!已经很久了,竹素生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在秦岭见过大猫熊了,没想过会在地方看到一只猫熊!竹素生扬起大大的笑容,然后伸手摸摸这只猫熊,在竹素生碰到眼前的猫熊之前,这只看起来圆滚滚的猫熊一张口将竹素生的手给咬了。竹素生哀叫一声——
  “啊!”
  “智宝师兄不得伤人!”一道声音跟着人影出现然后竹素生眼前的猫熊被抱起了只留下他被咬破滴血的手。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你没事吧。”来者是一名和尚。看到被咬伤的竹素生便知道是自己的猫熊师兄所为。
  竹素生站起将流血的手凑到唇边舔了舔:“有点疼。”
  风停了,周边全部安静了下来。和尚皱起了眉头。
  抱着猫熊师兄的和尚将猫熊一抛抛到自己背后的竹筐背篓里,下一刻,竹素生和和尚飞身动了起来。
  从地下窜起的树根向竹素生和和尚袭去,竹素生“踏踏踏”地踩躲在飞舞在半空中的树根中躲过被缠住的命运。和尚背着背篓里面的猫熊师兄,手中持棍又狠又准地打在到树根上。看到这个武术高强的武僧,竹素生赞叹道:“和尚,功夫不错!”
  “施主过誉。”和尚很严肃,他腾身而起,手下的招儿凌厉地打到最粗的一根树根上。
  尘烟起,树根断。所有袭击他们的树根如潮水般退去。和尚眉目清明地看到不远处的荒野上一棵树便想过去的时候竹素生伸手一拦将和尚拦住:“和尚,且饶‘人’。”
  “阿弥陀佛。”和尚左手收起自己的棍子右手伸手到胸前低头念了一声。
  这和尚,也是奇怪。
  “我这里有止血用的药,我替施主上个药。”和尚说道。
  “好。”竹素生坐回石头上。和尚将背后的背篓放下,里面的猫熊师兄被他抱出来放在一边然后将里面一瓶药拿出来,竹素生伸出自己的手,和尚便接住竹素生的手在他手上的伤口洒上药粉。
  “我叫竹素生,和尚叫什么,要到哪里去。”竹素生用左手撑着下巴看着给自己包扎的和尚问道。
  “在下慧宝,从蜀地一寺庙而来,要到天津城去。”和尚答道。
  “巧了,慧宝和尚和我同路。”一想到自己有伴儿了,即使走上五天的时间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的事情了。
  “看来我走对路了。”慧宝和尚脸上紧绷的表情一松。
  “和尚走错路不成。”竹素生好奇问道。
  “嗯。”慧宝点点头。于是便将自己一路前来的见闻告诉竹素生,竹素生听着惊叹。亏他能走到这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