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妖书奇谈 作者:通隐(下)

字体:[ ]

 ☆、第六十章:混乱
 
  罗伯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罗伯特!”路易莎着急大声道。
  “罗伯特你想背叛我们?”有个围着闻小狐和丫头的女孩大声质问。
  “我……”罗伯特咽了咽口水忍不住退后一步。
  闻小狐嘴角冷笑,他从不指望罗伯特会出手帮助他们。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是朋友。闻小狐上前一步揪住那个打掉华霜丫头盘子里面包的男孩然后一个拳头挥过去,那男孩一个惨叫倒在地上!
  “新仇旧怨,今日就全部在这里算吧!”话一落,所有的孩子群攻向闻小狐:“教训他!教训他!”
  混乱的角落里椅子倒下,桌子被掀掉。这里的动静太大引起了大人们的注意力。在场的大人们将注意力放到这个角落的时候,这混乱的场面已经蔓延开来。
  猫熊师兄护在丫头身边跳起一个脚丫子将靠近丫头的人踹飞。那孩子的身子飞起落到舞场中央,他爬起来口中咒骂一声气急败坏地继续加入战圈。
  “发生了什么事?”
  “哦,上帝!那是我的宝贝!”
  “孩子们为什么在打架!”
  “快看,那里有一只猫熊!”
  “我们应该阻止孩子们。”
  混战成一团的男孩女孩们让路易莎怒火中烧,她加入战圈伸手便揍那些孩子。被她揍的孩子嗷嗷叫道:“路易莎!”
  “你们这些无耻之徒!”路易莎一身淑女形象崩塌。她挽起袖子伸手便是对对方暴打!对方因为威廉公爵的缘故而不敢有太大的回击只得承受路易莎的怒火。
  罗伯特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心中下了什么决定似的。他便跳入混乱圈子扬起手便揍人——
  “罗伯特,你疯了么!我们是朋友!”
  “我没疯,我要揍的就是你!”说着罗伯特手下没停。这时候,罗伯特心底的最后的顾虑全部消失,整个人瞬间轻快不少。
  罗伯特的选择让所有人意外,可这样也付出了被几个男孩围殴的代价。
  闻小狐看在眼里,心中只得暗骂道:多管闲事。
  如果罗伯特置身事外还能保全自己。这样,他谁都不得罪。就是回学堂,也不会有人刁难他。现在他动手了,对手的对象还是昔日的朋友。以后回学堂,估计他会成为第二个“闻小狐”。
  有了罗伯特开场,这圈子更加混乱。其他在围观不明真相的孩子们一下子被卷入其中。这些孩子可受不住自己莫名其妙挨揍。于是他们便反击回去。
  所以此时此刻大厅混乱成一团。那些大人们看到自家孩子被欺负了,他们干脆上前帮助自家孩子教训欺负他家孩子的孩子。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最初引起混乱的源头全部被所有人遗忘了。
  有了大人们的加入,这大厅已经沦为“战场”。桌子上吃的倒了一地,那些绅士女士们形象全无。
  丫头不会站着让人欺负,看到路易莎和人打了起来,她上前帮助路易莎一起揍对方。至于闻小狐,下手的狠劲更加不留情。而罗伯特这次就算是被咒骂,就算是被揍得生疼,他心中舒爽也是不已。
  看着眼前混乱的场景,竹素生哭笑不得。
  韩世文对眼前的混乱倒是有些跃跃欲试。
  这一切的一切,庭院里没有一个人知道。
  直到有个漂亮的女士将一个男士打出了大厅,这位漂亮的洋人女士跳到这男人身上就这洋文生气地骂着,她伸出手狠狠地抽了这男士几巴掌。
  “你敢帮助你家小子欺负赫莎!我会让你知道欺负女人不会有好下场!”
  庭院里的人看到这一幕这才知道大厅里出事了。就在他们前往大厅的时候,一只黑白相间的猫熊冲出大厅,大家急忙闪开。那只猫熊的身后追着一个洋人。
  这洋人便是美国人口商人史密斯。
  在他们出来之后,竹素生的身影也跟着奔了出来。这少年追着史密斯的身后而去。
  猫熊师兄快速在庭院里转了一圈,史密斯便追了他一圈。这一圈下来,猫熊师兄撞翻了庭院所有的桌子椅子。史密斯对猫熊师兄依旧锲而不舍。
  竹素生纵身一跃跨坐到史密斯的身上总算让追着猫熊师兄的史密斯停了下来。
  竹素生对着被自己狠狠坐在身上的史密斯笑意盈盈地问道:“你追着我家猫熊师兄跑干什么。”
  在大厅混乱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这个洋人的目光一直追着猫熊师兄的身影跑。就在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这人悄悄靠近猫熊师兄便想将猫熊师兄捉住。这一幕被竹素生看在眼里,可猫熊师兄又岂是普通的猫熊,在史密斯想把它抓住的时候它便和史密斯斗了起来。
  史密斯脸上的抓痕便它给挠的。
  史密斯摊手:“这是个误会。”
  “误会?”竹素生笑意盈盈地对不远处的猫熊说道:“猫熊师兄!”竹素生说完便让开,在他让开之后,猫熊师兄一跳跳上史密斯的身上,史密斯痛苦地哀嚎惨叫一声,还不够。猫熊师兄仿佛报仇似的在史密斯身上又蹦又跳还伸出爪子朝着史密斯脸上揍。史密斯被猫熊师兄折腾得身上的骨头要断裂了一般,这五脏六腑几乎移位。
  “哦~谁来救救我!”史密斯哀嚎。没人上前一步。这东方猫熊给租界洋人的内心留下了阴影。而东方权贵们则是幸灾乐祸。
  这史密斯干的那些勾当他们一清二楚。
  最后猫熊师兄一屁股坐到史密斯的脸上,最终史密斯被它给折腾晕了过去。
  竹素生上前抱起猫熊师兄便和那群往大厅里的去的人一起。在他走到闻焰身边的时候,闻焰伸手刮了刮竹素生的脸,竹素生脸上一红嘿嘿一笑。
  待到他们一行人到大厅的时候,面对这混乱、仿佛经历了飓风洗礼似的大厅。
  威廉公爵:“……”
  这真是糟糕透顶。
  看到外面的人被吸引了进来,作为主人的希伯来出面阻止了这场令人哭笑不得的闹剧。罗伯特看到威廉公爵终于停下了手去找路易莎。
  “路易莎!路易莎!”别说是路易莎,就是闻小狐和丫头都失踪不见了!
  威廉公爵的目光环视了一圈,竹素生心与魏紫对一眼便退出大厅消失在希伯来馆长的庭院之中。
  后面克伦威尔跟了上去。
  “路易莎!”昏暗之中,丫头折回去拉起摔倒在地的路易莎。
  “去教堂!去教堂!神父会救我们!”路易莎内心充满了恐惧。
  “我们快点!”闻小狐拉住路易莎的手。
  在他们身后,那些追上来的人偶如同鬼魅一般紧逼着他们。他们三人奔跑在雪地之中,离希伯来馆长的家背道而驰越来越远。
  “快!快!”闻小狐着急吼道,灯火通明的紫竹林教堂近在眼前。
  眼前的情况让他们三人内心充满了恐惧。在混乱的大厅时候,华霜丫头被强行从路易莎身边拉走,在路易莎追上去将人狠狠揍一顿的时候才发现事情不对劲。而一直关注着她们生怕她们受伤的闻小狐紧随着他们。在他们被强行掳到庭院后的小门之后,他们便被迫远离希伯来馆长的家中逃亡。
  那些诡异的身影随时随地追着他们。就算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东西,但他们知道不能停,一旦停下脚步就必死无疑!
  “路易莎!”路易莎一个不慎又被裙子绊倒摔在地上,丫头和闻小狐急忙上前拉起路易莎。
  然而,那些追着他们的影子已经追上来将他们围住。路易莎、丫头和闻小狐三人背靠着背成一圈。路易莎浑身颤抖,闻小狐强自镇定,丫头面色苍白控制自己微微发抖的双手。
  暮色沉沉,天色暗下来。他们能求救的教堂近在眼前,但他们被止步于此。
  还差那么一点!可恶!闻小狐内心震恐不已。
  他们总算看清了追着他们的人到底是谁。一群孩子,这些孩子有大有小。但他们目光空洞,如行尸一般。
  “小狐……”丫头认出了这些孩子和在南市里想要把自己带走的孩子是一样的。
  他们的目的果然是自己!而闻小狐和路易莎是被他牵扯进来的!
  “别怕。”闻小狐握了握丫头的手。
  此时此刻,对于处于不妙地位的他们,完全没有办法逃脱这样的形式。闻小狐只能拖延时间等待!
  等待竹素生和闻焰还有威廉公爵他们找来!不然,剧凭他们三个想逃出去是不可能的。
  路易莎浑身哆嗦着嘴唇抖:“威廉叔叔救我们……”
  那些围着他们的人缓缓靠近。路易莎被吓得几乎腿软。闻小狐目光炯炯地盯着其中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岁左右大的男孩,他握住背靠着背的路易莎和丫头说道:“我撞开一人,你们趁机逃出去!”紫竹林教堂近在咫尺,只要自己能拖住这些人偶让丫头和路易莎到紫竹林教堂,那么他们一定能得救。
  “小狐!”丫头鼻子一酸,这意味着闻小狐会被拿下受伤。
  “只要你们到了教堂找那些神父前来,我便能得救!”而且,他相信父亲会来的!
  对于闻小狐的建议,即使知道这样会将闻小狐推到了危险的境地,路易莎还是决意按照闻小狐的主意走。
  不这样,他们三人都得死!
  眼看这些人偶越来越近,路易莎和丫头调转和闻小狐站一起,下一刻,闻小狐拼劲全身的力气冲撞了出去,那个人偶被闻小狐冲撞飞开,趁着这个机会,丫头和路易莎从这突破口冲了出去。
  剩下的闻小狐,他挣扎着起身也想向紫竹林教堂奔去的时候,身后的人偶瞬间淹没了他。而其他人偶继续追向丫头和路易莎。
  快了!快了!教堂便在眼前!
  希伯来馆长家中,威廉公爵和罗伯特找不到路易莎。威廉公爵让罗伯特留下之后便走出希伯来馆长的庭院向外紫竹林教堂的方向走。
  沉沉的天色之下,没多久,便有一人出现站在威廉公爵的眼前。
  “德奕亲王。”站在威廉公爵面前的是晚清皇族后裔德奕亲王。
  德奕亲王用手从黑色大衣口袋抽出一把枪对准了威廉公爵。
  “公爵大人夜安。”德奕亲王嘴上露出一抹冷笑。
 
  ☆、第六十一章:猎杀女巫
 
  耶诞节的夜晚再次迎来了雪。这雪并不大,无风。它安静地飘落人间。
  英租界。
  某条种了两排树的小道上,两道黑影对峙着。
  “公爵大人夜安。”德奕亲王嘴上露出一抹冷笑,他稳稳地握着手中的枪指着威廉公爵。枪口下的威廉公爵从容自若地面对德奕亲王。
  “尊敬的亲王,我想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威廉说道。来到这个东方国度一年多,威廉公爵自认从未做出任何出格和伤害别人的事情。
  德奕亲王脸上的笑收起来,对于威廉公爵的话,他回道:“你错在来到这个国家。”
  德奕亲王的理由让威廉公公爵顿了一下。
  “所以,这是你必须要死在我枪下的理由。”
  “不仅仅是你。从你们国家踏上我们国家那一刻,你们已是罪人。”更何况,对方还是英国大贵族。
  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大英帝国在华便犯下重罪。德奕亲王不喜欢洋人,这不仅仅是针对威廉公爵一个人。而是针对所有侵略者。就算威廉公爵在他的国家什么都没做,尽管九国租界里的英租界最“安分守己”,但在德奕亲王眼中,侵略者就就是侵略者。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他们给大清帝国所带来耻辱早就抹不掉。
  对于德奕亲王内心的仇恨,威廉公爵能懂,换位思考一下他倒是能感受到对方的内心处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