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上将攻防战+番外 作者:君不迷(上)

字体:[ ]

 文案:
    帝国上将伊凡·温斯顿是人憎鬼厌、让帝国上下Omega避之如蛇蝎的万年光棍,而另一位上将安格斯·菲尔德却是数百亿帝国人民心中的梦中情人,一个比Alpha更Alpha的强大Beta。
    如果说伊凡是帝国战场上暴虐的杀神,那么安格斯就是浩瀚银河中智勇的战圣。
    前者带来的是畏惧,而后者带来的是敬仰,二者注定王不见王。
    可让帝国上下震惊的是,没Omega要的伊凡竟然绑架了他们的男神!
    帝国人民简直不能忍!
    可等两位上将再次出现在人前,帝国人民彻底不好了……
    啊喂!说好的两大上将不死不休缠斗四十年呢?
    啊,摔!真是亮瞎他们的钛合金狗眼……
    阅读指南:
    1.星际背景,强强1vs1,主攻(会有互的番外,可选择食用)。
    2.相爱相杀,结局he 。
    3.本文整体正经走剧情,不时轻松吐槽风,偶尔装B整阴谋。
    内容标签:强强 星际 机甲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格斯·菲尔德,伊凡·温斯顿 ┃ 配角:爱好围观的银河帝国一干人等 ┃ 其它:ABO,上将,帝国,星际,相爱相杀
    ==================
    
    第1章 中药的上将
    
    华丽的宴会大厅,衣香鬓影,绅士淑女们或浅笑交谈或温情拥舞,然而此次宴会的主角安格斯·菲尔德上将却是独自隐藏在阳台的帘影中。
    安格斯一米九二的颀长身躯包裹在挺括的黑色军礼服中,微微侧身斜倚在阳台扶手上,拇指一下一下地摩挲着手中的高脚酒杯,澄澈的酒液在他坚毅俊朗的脸上反射出冷冽的光。深棕色的发丝一丝不苟地贴服在他的头皮上,安格斯微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本是为了庆祝安格斯上将成为新任第一军团长而举办的宴会,但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结交联盟的贵族们毫无疑问地将之变成了年轻Omega和Alpha们的相亲盛典。不是没有人打过安格斯的主意,可惜安格斯是个Beta,而且就算他出自帝都十大公之一的丘吉尔家,他也只是前元帅伍赫·丘吉尔的养子而已。更何况只有纯正的Omega和Alpha结合才能生育出更加强大的Alpha,而Beta纵然生育率高却大多只能生出平庸的Beta。对于安格斯这样的非贵族Beta,精明的贵族们可不会浪费过多的精神试图与之联姻,他们可不是外面那些愚蠢地将安格斯奉为男神的平民。贵族自有贵族的品味——利益才是一切的准则。
    安格斯并不在意众人的想法,他同意举办这样的宴会只是为了不给丘吉尔家难堪,因为他虽然对丘吉尔家没有归属感,但是却对伍赫有着父子亲情。
    宴会厅里酒酣意浓,Omega和Alpha们不自觉地散发出暗示意味颇浓的信息素的味道。这些气味飘到阳台上,即使量还远远不足以引起AO之间的发情热,却也让素来冷静的安格斯感到些微的烦躁。
    他不喜欢甜腻腻缠绵绵的Omega信息素,却也更加厌恶张扬而富有侵略意味的Alpha信息素。是的,没有人知道,帝国偶像——男神安格斯是个地地道道的Alpha厌恶者。
    这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让安格斯想起了Alpha们被Omega信息素引诱时毫无理智发情的愚蠢样子。于是,安格斯一口饮下杯中的酒,往楼上的休息室走去。
    刚刚打开自己休息室的门,安格斯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打量许久才冷静而疏离道:“温斯顿上将,这是我的休息室。”所以他讨厌别人在这里乱搞AO一夜情。
    如果不是酒精让原本就有些微烦躁的安格斯变得有些迟钝,他也不会在进门前没发现里面有人,更加不会愿意进门看到如此- yín -靡的画面。
    柔弱貌美的Omega浑身潮红,暴露在视线中的曲线让人一望而知是位身材极度火辣的女性,与她的魔鬼身材相反,她沉睡的面孔却犹如美丽的天使。
    而视线中的另一位主角,拥有高大健美的身型和精瘦而结实的肌肉,他银白的长发此刻正凌乱地铺陈在布满汗水的深蜜色皮肤上。此人正是安格斯的死对头帝国杀神伊凡·温斯顿。
    “把她扔出去。”汗水涔涔的伊凡呼吸急促潮湿,他咬着牙根,额上青筋一跳一跳。
    安格斯视线轻轻掠过大床里Omega不正常的卧倒姿势,便知这位Omega女性是被温斯顿打晕的,但这依然不会让他态度有所改变,“我为什么要帮你?”
    “这是你的休息室!”伊凡咬牙切齿。这个Omega分明想算计的是安格斯,只是阴差阳错让他中了招。
    厌烦宴会的温斯顿上将只是想随便找个地方休息,却误入了这间充满烈性气体*情剂的休息室。伊凡·温斯顿作为一名帝国军人、精英Alpha,自然受过严格的抗信息素干扰训练,但这训练显然并不包括少见的烈性*情剂。受到干扰的伊凡不自觉地散发出强烈的Alpha信息素,却不小心引起了躲在被子里Omega的发情。
    烈性*情剂混合甜美诱人的Omega信息素让伊凡·温斯顿这个没有标记过Omega的万年老光棍四肢酸软,浑身燥热,脑袋晕乎乎地只感觉有团烈火在焚烧,让他渴望去摧毁去占有去标记什么。
    伊凡神志不清间甚至被过分热情的Omega扒掉了衣服,甜腻腻的味道熏得他甚至想就此沉迷,可他讨厌不可自控的状态、更讨厌被个懦弱无用的Omega摆布身体,所以神智稍清明就把趴在他身上的Omega打晕了。可惜,强烈的药效和AO信息素引起的反应只能让他勉强离开那个Omega在的床,迷糊间他更是不小心把自己的光脑给破坏了。而休息室的门早被设置过,没有密码时只能从外面打开。
    “她在发情。”安格斯冷静地陈述。
    “把她扔出去!”脑袋里潮水般的热浪已经很难让伊凡保持清醒,他只能瞪着银灰色的眼眸重复这句话。
    安格斯放松身体,斜倚在门边,深邃的棕黑色眼眸意味深长地滑过伊凡挺立的雄健部位,最后眼神定格在伊凡那因生理反应而变得银灰中带着艳紫色的眼睛上。安格斯玩味地弯起唇角道:“而上将你也在发情。”所以不是正好吗?
    安格斯一字一字说得缓慢而清晰。如果这是讽刺,那么显然他成功激怒了向来不可一世的上将伊凡·温斯顿。
    伊凡怒急,提着一口气,一下冲过来将安格斯压在门上。他紧紧揪着安格斯的领口,眼神冰冷却充满了精锐的亮光,一字一顿地说:“我没有发情。”
    在伊凡看来,被懦弱而无用的Omega的气味熏得失去理智是一件十分丢Alpha脸的事,他十分看不起遇到发情期的Omega就失去理智的Alpha,认为这种不可自控的状态十分愚蠢,是强大的Alpha们的最大污点。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忍受安格斯的这种侮辱。
    酒精虽然让安格斯有些微的迟钝,但他仍能清晰地感受到伊凡喷吐在他脸上气息,带着强大冷酷而又暴虐嚣张的侵略意味。
    如果说Alpha之间信息素相互排斥是天性,那么安格斯对Alpha信息素的厌恶就是本能,但面对伊凡时这种厌恶中还有更旺盛更不可抑制的战斗欲和征服欲。
    “我为什么要帮你?”安格斯微笑,礼貌又克制。
    伊凡瞳孔一缩,看穿了安格斯温文尔雅面貌下的事不关己。伊凡突然辖制住安格斯的下颌,狠厉地撕咬住安格斯的嘴唇。
    安格斯稍稍一怔,伊凡已然在疯狂间将自己的唾液搅满安格斯的口腔。
    安格斯猛然将伊凡推开,眼里划过不可置信。伊凡早知安格斯会想推开他,所以早就死死地按住了他的身体。
    发情的Alpha的唾液具有*情效果,而且气体*情剂虽然消散在空气中但是同样会存在于吸入者的唾液中。
    “一起留下?”伊凡喘着气,在安格斯耳边冷声问道。
    伊凡不会放开安格斯,受到伊凡唾液影响的安格斯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带着伊凡远离那个Omega,一个是他们都留下来。而安格斯是Beta也是能被标记的,如果伊凡彻底失去理智,那么唯一的Alpha将在这个密闭空间里造成的后果不言自明。
    “Alpha不是不能抗拒Omega的甜美吗?”安格斯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虽然他感觉到身体已经有些不正常的反应,但他仍旧很冷静。
    “不包括我。”伊凡钢铁一般的手臂用力卡住安格斯,气息颤抖声音却硬如钢铁。
    “是吗…”安格斯垂下眼,不置可否。
    安格斯一把回抱住伊凡,愣是把比他略高一点儿的伊凡拉扯进了休息室夹层内的密室。
    一进入密室,感应灯就亮了起来。这个狭小的空间除了一张单人床什么都没有。
    伊凡力气耗尽,一头栽倒在黑色的床铺上,他不屈地撑起身体:“衣服。”
    安格斯看向那个令他厌恶的Alpha倒在自己的床铺上,一头银发如华丽的丝绸铺散开。
    “上将,又一次。”安格斯虽然脑袋有些灼热,但还算清醒,他不会忘记讨要自己的好处。将伊凡带离那个Omega算一次人情,帮他拿回衣服要算第二次人情。
    “哼。”伊凡冷冽的视线刮骨一般从安格斯身上刷过,却没有否认。
    伊凡不想因为被设计而和一个愚蠢胆小的Omega随便成为标记关系,也不想留下衣服这样的把柄让人抓到,因为愚蠢难缠的Omega解决起太过烦人。
    他和安格斯都太打眼,彼此不可能在这样的状态下从众人面前全身而退,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找个地方等药性过去。至于外面的女人,一个发情的Omega而已,他相信安格斯能找人解决,但前提是绝不能让人发现他们在现场,他不想浪费时间解释这种无聊的把戏。
    安格斯虽然用光脑联系了人去处理外面的Omega,但是休息室内充满了Omega信息素的味道,他灼热的身体也不允许他逗留在外面。于是,他再次回到了空气循环系统独立的密室内。
    于是,安格斯见到了令自己毕生难忘的一幕。
    作者有话要说:  安格斯:好不容易躲个闲,居然被死敌占了休息室!约炮也要看地方好吧!
    伊凡:玛蛋,老子被你烂桃花陷害,还说风凉话!
    安格斯:谁教你乱进房间!你个智硬,难道不知进错房间的下一步往往是上错床?!
    伊凡:我去!老子想进哪个房间就进哪个!快把那只恶心巴拉的弱猫拖走!
    
    第2章 征伐的上将
    
    黑色的床褥上,修长结实的身影单手撑住身体,从胸膛到腰腹的线条展现着力与美,起伏间迸发着属于Alpha的狂躁与灼热。
    安格斯刚踏入密室,披散着银色长发的人就敏锐地瞪视过来。此刻的伊凡眼眸已然化成彻底的艳紫,眼底的银光在眼睛表面漾出惑人而危险的光泽。
    “出去。”伊凡手顿了下,却并未停下。
    安格斯虽然预料到伊凡会有些情不自禁的举动,但无论如何也不能猜想到自己竟然有幸围观以冷酷无情著称的伊凡·温斯顿的自撸。
    安格斯默默围观了片刻,发觉伊凡尽管眼眸因信息素上升变色,但脸色很平静,手势也很有节奏。果然是帝国冷酷无情的万年光棍,业务之熟练、情绪之淡定让安格斯不得不佩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