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孽障 作者:风之岸月之崖(上)

字体:[ ]

 
 
文案
 
一句话文案:这是一个年下攻大逆不道坑蒙拐骗偷了老祖宗的故事,失忆的老祖宗高贵冷艳傲娇属性欠调-教,某攻曰:调=教中,打扰者死!
 
苦逼版文案:
正邪不相容,可何为正?何为邪?
“人与妖,仙魔与魔虽然自古以来就对敌得,但只要能救他,别说这双眼,就算这条命我也可以不要!”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对或错,只有敢不敢做,去不去做,我不信天,不信地,更不信命,只信我自己,至于路是怎么走的,那不重要,做得到才是真理!”
“哪一种才是为仙之道,哪一种又才是为邪之道?我一直以为普济天下,诛尽天下妖邪,本就是修仙之道,却原来自己才是最该被诛灭的邪”
 
魔长道既消,可何为魔?何为仙?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弄来,哪怕万劫不复,我也甘之如饴”
“是谁又有是什么分别?只要他过的好,不管我是谁都不重要”
“什么才是修道,既已为仙,为何还要执于仙与神之别?一念执迷一念魔,正因为有这执念,才会有我妖魔的存在,执着即是欲,欲为邪,修仙者修的不是仙不是神,而是魔”
 
佛说:一念执迷,浮生半醉,红尘孽障,三尺霜刃,宿命沉沦不过繁华云散,孽也,劫也。
 
“我修的从来都不是仙只是为你而为善,可是若连你也不在了那一切还有何意义”人说万恶魔为首,却不知心魔是万恶源:“既如此,那这六界……不要也罢!”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墨临,灵子卿, ┃ 配角:景霄,朴枫,溟幽,兆子萧,白翊 ┃ 其它:一念执迷,一念魔
==================
 
  ☆、第零零零一章:君临万华
 
  细雨霏霏的天空,天色昏沉沉的,万灵庄门前站着的两个门童与一中年男人一直忍不住频频朝着远处的天际,从清早开始三人等在这里已经快有一个上午神色都略显的有些不太耐烦。其中一人忍不住朝中年男人问道:“幕严大人,听说老祖要我等在这里接应的是几年前被遣送出庄没有灵根的凡人,还是……”这人问的明显有些迟疑:“周元大人的公子君墨临?”
  “嗯”幕严只是点头,微冷的话音听不出什么情绪的起伏。
  另外一人又问:“不是听说这君墨临当年连开光也没有过,根本就没有灵根,依照族规都是要被遣送出庄去的,怎么这会子却要……”
  “老祖这般安排自有他的道理”幕严只是冷冷打断,话音里已经透出了不悦。
  这两人缩了一缩,都不再问话。
  如此,三人又在门外等了半个时辰,当得霏霏细雨开始变大的时候,远处的天际,终于传来麋鹿舟车的声响,三人抬头,只看了一眼,那麋鹿舟车已经停在万灵庄的大门前。
  幕严微微拧眉,当即错步上前:“老夫幕严,奉老祖之命,在此等候多时,还请公子下车”
  幕严话音落下,麋鹿舟车里面,好半响才传来反应。
  幕严听得正当拧眉,帘子内忽而伸出只白净的手,一把将帘子撩开,而后便见得那身穿白衣外皮黑色狐裘的少年从麋鹿舟车里面钻了出来。
  少年身姿单薄却略显高挑,披散的长发只以白色的发带随意扎了个发髻,露出的眉峰发心略尖,若不是他面色苍白,少年的模样会更显潇洒与肆意,漆黑的眼珠深若无底,淡淡扫来一眼,里面似乎隐含这藏蓝的颜色,瞬间让人有种江海翻腾的错觉威压人心,看向一旁的幕严时,少年淡淡一笑。眼底的那威压仿佛昙花一现又消失于无形:“让幕严先生久等了”垂下的眼睑,略长的睫羽遮挡住了他眼底的光华,少年的样子岁显得谦逊得礼,却有种说不清的傲然萦绕在他的周身。
  幕严原本还怔愣与刚才的威压之间,后再仔细打量眼前的人,确定他只是一普通的凡夫俗子,眼底略显轻蔑:“不敢,老祖吩咐,公子来了,便先去墨雅阁歇息,待休息好了,明日再去问安即可”
  少年道:“劳烦先生带路了”
  幕严恩了一声,转身:“随我来吧”
  少年只微微点头,便随着幕严转身进了大门。
  脚下的步子,再次跨过眼前的门槛,少年抬眸,目光看过门里的景象,心中一时间说不出的五味陈杂。
  远眺眸,看着前方的广场,少年又不禁想起了五年前的事,那时候……他方才十岁,与宗族的孩童一起站在那广场之上测验开光,探灵根,可是……
  五年前,那场开光仪式上,他没有被探出修仙的灵根,他不具备任何哪怕只是一丁点的修仙资质,他只是一个凡人肉身,后来……就被遣送出了万灵庄,过着平凡人的生活,一直到……两个月前……君墨临居住的君坊遭妖俢攻击,君墨临的父母为了护他而死,而他自己也险些死于非命,若是旁系许是那次当真死了也就罢了,但是君墨临却是万灵庄老祖灵元的嫡系亲孙,遇此大变,纵然他毫无修仙根骨,也是不可放着不理的,只是想着那日,父母为救自己而死的样子,君墨临的心口就一直不断的朝下沉去。
  让他在万灵庄与父母之间选一个,君墨临只会情愿要那后者。
  只可惜……事与愿违。
  在君雅阁休息一晚,翌日一早,君墨临便前往老祖的主院问安,灵元居住的墙苑很大,便是前殿也甚是宽阔而后华丽,君墨临来到前殿门外的时候,眸光略略一扫,前殿里几乎坐满了人,嫡系里的子孙辈几乎都来了,有的人,君墨临还能认得,但有的人他已记不得是谁了,在这里只除了二叔家的灵海与那个据说从小与自己长相相似的灵庭均奉命去了无云崖洲境没在之外,其他的人都在这里了,包括自己那五年来容貌未变的堂弟灵霞伊。
  灵霞伊之父是君墨临父亲灵舟的弟弟,名唤灵伍,妻子彭氏,两人膝下共有两子,其中一子便是这灵霞伊,只比君墨临小了一岁,如今是练气中期,只是这耐不住的性子,喜欢跟着堂兄们四处乱跑,现在到是难得乖乖坐在这里。
  灵霞伊的亲弟名唤领沣,如今六岁孩童,贪玩心性还没开光。至于君墨临,因为他不具备修仙灵根,只是一个普通凡人,因而随了母亲的姓氏。
  另外的余下几人,便是君墨临的堂兄堂姐,都是灵舟二哥灵康之子,而这灵海,便是灵康的长子,也是老祖目前注重培养的天才?
  “老祖”君墨临上前,朝着灵元俯身问安,整个气度都那么不卑不亢。
  灵元定了眸看着君墨临竟不说话,一时间满殿的堂兄弟们便也跟着盯着君墨临看,谁都在打量着这万灵庄嫡系里唯一一个没有灵根的人。
  “墨临?”像似是在确认眼前的孩子还是当初那个被自己抱在怀里幼孩,直到看得君墨临那双漆黑眸时,灵元这才笑了:“你过来”
  君墨临举步上前:“爷爷……”
  两个字,仿佛是喊到了灵元的心窝里头,惹得灵元那张严肃的脸,顿时全是笑意:“多年没见,你都长大了不少”
  “快十年了”君墨临道:“当初爷爷闭关时,我才五岁,可现在我已经有十五岁了”
  灵元点点他,伸手一下一下摸着君墨临的头:“是啊,十年了,倒现在我都只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模样,那时候你病了,高烧厉害,人都差点烧糊涂了,可让爷爷好生担心啊……”
  “爷爷还记得?”君墨临一怔:“那时候我小,不懂事偷喝了瘴气谭里的水,才惹得病,害得爷爷不辞辛苦带着我去沧澜山求医,那时候爷爷伤势都还没好,就要照顾我……”
  “这么久的事,难为你居然还记得”抓了君墨临的手捏住,灵元摸摸他的掌心:“你父母的事我都已经知道”说着,灵元长长一叹:“为难你了”
  然而君墨临只是微拧着眉,抿了唇。 
  灵元又道:“不能修仙不打紧,即便只是凡胎肉体,以我万灵庄想要保你平安百岁不是难事”虽然区区百岁对于修仙者而言不过眨眼即逝,却到底也是心意,灵元说着,又从桌上拿了一本书籍递给君墨临:“虽然不能修仙,但还是可以练武以作强身,日后便是于人间行走,也总是一护身之长,不至于吃亏人前”
  “爷爷?”君墨临心里一惊,面上却并不显露。
  四周众人心里也都是具是一惊。
  灵元只当没有发现,看着君墨临道:“我这里有剑谱与心法,你可以拿回去,慢慢练习,有不懂得只管来问我便是,至于你学到什么地步,便看你想要变得如何,至于你的成果我便不做抽查了”意思就是散养状态,要学不学全看君墨临自己的了。
  听着这话,君墨临眸色一闪,却什么都没有多说。
  元灵只是淡淡一笑,而后挥手:“好了,你去吧”
  离开老祖的院落君墨临静静的走在返回雅君阁的路上,眉宇微拧略显阴沉的脸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直到……前面有人拦路。
  君墨临抬头一看,眼前的大多都是方才在老祖那里请安的各位堂兄弟们。
  “啧啧啧,实在不知道老祖怎么想的,区区凡人肉胎,也值得花这般心思?”身后有人走过,顺带着飘过了这鄙夷的话音。
  有人跟风附和:“人家那可是老祖嫡系的亲孙,咱旁系的能比吗?这要是换了咱旁系的别说没了父母,怕是死在外头也无人过问吧”
  奚落中,眼前的人却是朝着君墨临的身边直直走过,撞得他身子微侧。
  “嫡系亲孙又怎样?在这修仙大族里面,没有修为灵根,就算他是嫡系亲自,也不过蝼蚁罢了”
  身后人声远去,君墨临未有其他反应,只是微微眯眼,看向远处灰蒙蒙的天际。
作者有话要说:  咳那啥,君墨临是攻!妥妥的总攻!
 
  ☆、第零零零二章:灵氏巽清
 
  凌云城,这个人妖最为混杂的地方,城中只有一处万灵庄是这里唯一的修仙家族,万灵庄地建于凌云城龙脉之处,是灵气最盛之地,万灵庄老祖灵元是结丹修士再过不久将进入元婴期,而灵元是灵氏一族最强之人,也是唯一一个过了结丹亦可进入元婴期的修士。
  凌云城灵氏族人旁多,嫡系却只有寥寥数人。
  灵氏一族虽族人甚多,但能过得筑基后期进入结丹期的却少之又少,可以说是几乎没有,灵元膝下长女灵桐苑算是灵氏出类拔萃之人,如今已是筑基后期,如同灵元一般再过不久即将结丹,只是上了年岁的灵桐苑如今已经不怎么过问琐事,只成日闭关专注于自己的修行。
  灵芪与灵叁都为灵元的两个次女,这两人的修为只到了筑基中期便止步不前,后在凌云城内各自婚嫁。
  灵元膝下还有三子,除了君墨临的父亲已故,余下两人都是筑基中期或者后期,余下的几个嫡系孙儿,最大的灵海是被灵元最看好的一个孙儿,如今二十又五便已经是筑基中期,
  作为万灵庄里唯一的一个凡人,即便君墨临是老祖嫡系亲孙,却也避免不了受人嘲弄与非议,修仙界原本就是如此,没有修为便等同蝼蚁,哪怕出身再如何高贵,也掩盖不了百年命数的短命。
  回庄已经两个多月,君墨临一直都是那样神色淡淡,分明就是透着几分冷意,只是他的举手投足间却又总散发着几分肆意与潇洒,虽是年纪轻轻,却总惹的庄内女修侧目不已。
  只是可惜了,他是个凡人。
  这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君墨临最长听见的叹息。
  对于此,君墨临只是淡淡一笑,并不理会,回了君雅阁,一个人拿着老祖交给他的剑谱便自己练了起来,只不过今日也不知是出了什么大事,庄内众人都神色匆匆全朝着万灵大殿的方向而去,君墨临微微拧眉,只看了一眼,也跟着寻了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