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孽障 作者:风之岸月之崖(下)

字体:[ ]

 
  ☆、第零六十五章:灵氏族人
 
  
  撞了人,灵子卿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君墨临却因为对方得模样而新晋惊诧,反倒是对方身边得少年,一脸凶恶朝灵子卿瞪来:“你们怎么回事?走路都不看路得?眼睛是当摆设用得吗?”
  “霞伊”对方出声呵斥,相反看向君墨临与灵子卿得眼显得颇为温和:“在下灵海,这是我堂弟灵霞伊,方才唐突了,不知小公子之前可撞伤了哪里?”
  竟然回事他们!
  君墨临心里说不出得诧异,而此时心里唯一庆幸得是,他与灵子卿都做了面容得改换,灵海他们根本看不出来。
  “不妨事”回了神,君墨临淡淡一笑:“刚才也是我兄长冒失了,还请海涵”
  灵海微微一怔,轻笑:“兄台得口音听起来像是凌云城人士,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君子临”君墨临脱口就道。
  灵子卿狐疑得扭头看他,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要说假名字,君墨临只是捏捏他得手心,示意他别乱想。
  “君子临……“灵海喃喃,摇头轻笑:“兄台的名字,与我一位已故的堂弟倒是颇为相似,只可惜……”叹息一声,灵海没再说话。
  君墨临也没多问什么,倒是一旁得灵霞伊有些不悦了:“大哥,我们该走了呢”
  灵海点头,轻笑一声,从怀里摸出两张符箓交给君墨临:“相识一场,也算有缘,这符箓乃是我亲手所绘,虽说不是什么厉害得玩意,但遇上了事,还是能助两位一助”
  君墨临眸色一闪,看了那符箓一眼,灵子卿却已经伸手接过,认真得盯着那符箓看。
  “大哥,这符箓绘画不易,你怎么就轻起给……”
  “无妨”灵海淡淡:“相识便是有缘,若能得一朋友,何必在意区区符箓呢?”
  灵海得话说得真诚,君墨临盯着他的眼睛,总觉得他眼似乎是在透过自己看着另外一个人,心里有些嘀咕,君墨临拒绝:“兄台好意我兄弟心领了,只不过……”
  “天雷符箓?”
  一旁,灵子卿突然出声。
  君墨临惊诧看他,连灵海也颇为意外:“小公子知道这符箓?”
  “嗯?”灵子卿抬头看向两人神色迷茫。
  然而君墨临心里却有种说不出得慌乱,一把抓紧了灵子卿得手:“兄台误会了,我兄长他并不知道那些,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灵海眼底仍旧有些狐疑,只再盯着灵子卿看去时,又不见什么异常,这才轻笑一声。
  君墨临叹息一声,未免再出什么麻烦,最后还是收下了灵海赠送得符箓,抱拳借故先行离开。
  人群中,灵海看着他们两人得远去,回想着之前灵子卿那脱口而出得话,顿时不禁拧眉。而君墨临心里其实也有些不□□定。
  想着怀里得那两张符箓,君墨临眉宇轻拧。
  “子卿……”君墨临问得有些迟疑:“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想起什么?”灵子卿脱口反问。
  君墨临沉吟片刻,才又道:“你失忆之前得事……”
  “没有”灵子卿想了想:“我只是觉得那符箓有点眼熟”其他得都没有想起来。
  君墨临低低呼了口气。
  “怎么了?”灵子卿狐疑看他,总觉得他有些奇怪。
  君墨临只是轻轻一笑。
  刚入人间的灯会,就遇上了灵氏一族得灵海,这到底是好是坏,君墨临也说不清楚,不过……回想着当初灵氏一族之所以会遭遇那样得灭顶之灾全是因为灵伍夫妇,再回想着自己父母当初得死,灵氏一族得几乎覆灭,还有灵子卿如今的情况,君墨临心里恨意顿生,不禁握紧了手,想要将那灵伍夫妇杀之而后快,这一邪念,让君墨临眼中红光一闪……
  “墨临!”灵子卿心里惊骇,急忙一把将他抓住。
  “怎么了?”收敛了杀意的君墨临又如同往昔一样显得谦谦君子温柔优雅,看灵子卿得眼底全是对自己得担忧,君墨临一把将人拉到怀里抱住:“好好得怎么一脸担心得样子?出什么事了?”
  因着是在酒肆得客房里面,灵子卿倒也不像在外面那般拘谨,此时坐在君墨临得腿上,灵子卿得眼底全是狐疑:“你刚才在想什么?”
  “我……”君墨临语塞,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
  灵子卿却拧紧了眉:“刚才你眼睛里好像有红光……”这是很危险得事。
  君墨临一怔,显然不相信灵子卿得话:“什么红光,怕是烛火耀眼,你眼花看错了”
  灵子卿抿着唇,眼底依旧透着担忧。
  君墨临叹息一声,到底是没憋住,将下颚靠在灵子卿得身上:“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灵氏一族为何会遭覆灭之祸?”
  灵子卿认真想想,却想不起来,好像有说过……?
  君墨临叹息一声,才低低得道:“当初,灵氏一族会遭这等大祸,想来全是因为灵伍夫妇偷炼邪功,害死了那修魔人之子,才招致被人报复,若非如此,我父母跟爷爷他们都不会死,你也不会是如今得这样子”
  灵子卿听得拧眉,却沉默着一眼不语。
  君墨临似乎也并不需要他得回应,只是将人抱得更紧:“以前,我以为灵氏一族只剩下我们两个,可是到今天我才知道也许不止是我们两个,灵伍他们可能也还活着……”
  “你想报仇!”一个眨眼,灵子卿就明白过来。
  君墨临沉默着。
  灵子卿急切得睁开君墨临得手,可当看见君墨临眼眶微红得模样时,灵子卿也不禁一怔。
  突然被人发现了短处,君墨临也难得别扭一回,拧了眉,一把将灵子卿按在怀里,故意凶他:“看什么看!”
  “……”脸被强迫着埋在君墨临得怀里,灵子卿除了有些郁闷,倒也没挣扎。
  君墨临叹息两声,等情绪缓了过来,才觉得以灵子卿这性格似乎刚才乖了一些,顿时心里狐疑:“子卿……?”小心得将人拉开,只瞧见灵子卿眸光冷冷撇了自己一眼,顿时君墨临有些语塞。
  推开君墨临,灵子卿走向床榻,话音清冷:“你想做什么那便去做吧,我在这里等着就是了”
  君墨临心里一喜,顿时直接朝他扑了过去,将人压在床上一阵亲昵:“你放心,不会太久得”
  “哼,谁管你!”灵子卿依旧不悦,甩开头,似乎想起什么,顿时又拧了眉:“你……起开!”
  “不……”君墨临无赖,将人按着腰部一个劲得磨蹭着:“该做得不该做得,咱们以前也做了不止一次,现在……唔……”没说话,灵子卿只捂了他得嘴,细长得凤眼怒视着他。
  君墨临眸光一闪,似乎想起什么,一个甩手,就给房间里面设下了结界,而后才抓过灵子卿得手按在两侧:“这里我设下了结界,外面隔壁得人都听不到”
  于是……灵子卿脸红了。
  翌日,君墨临离开酒肆得时候,灵子卿还躺在床上睡得昏沉,这一次君墨临直接将追风跟兮然都留了下来守在灵子卿身边,而他自己则是出去探听灵海等人得消息,黄昏时,到真让他找到了余下得灵氏族人。
  当初万灵庄在出事前,三位长老便让灵海与他二叔还有八叔带着族中其余人等快速撤离,如今两年已过,当初修仙第一大族已经不复,只有灵氏一族残留得族人在这青州岛定居下来,成了这里其中之一的修仙家族。
  君墨临来到“万灵庄”门前,看着那门匾上得三个大字,不由得想起当初自己被召回万灵庄时得时候,只不过……凌云城的万灵庄修建得恢弘大气,而这里得万灵庄却显得小家子气,与凌云城那边被毁掉得万灵庄根本就不能相比。然,让君墨临意外得是,这庄子门前居然被人布下了结界!
  这是怎么回事?
  心里狐疑,君墨临御剑飞至上空越过墙垣,只见得灵氏一族余下得所有族人,似乎全都被困在这里面,一个个行动不便像是被人用法定住了身形,而其中,就有君墨临得几位叔叔与曾经见过得堂兄弟都在其中,只唯独不见灵海与灵霞伊两人。
  难道他们不在?
  猜想着,整个结界一阵晃动,众人狐疑间抬头四望,君墨临隐去身形眸光看向门外,当真只见灵海神色凝重与灵霞伊站在庄子门外。
  盯着两人,君墨临微微拧眉,完全没有想要出手帮忙得意思。
  灵海在一击不成,退了两步,又再次运足真气,一剑狠狠劈去。轰得一声,困住整个庄子得结界哄然碎开,灵霞伊面色一喜,直接冲了进去。
  灵海随后而入,见得众人只是被定住了身形,并没有性命之虞,这才松了口气,扭头看向院子前方那高坐在台阶上得人影,拧了眉,细细打量着那人。
  相比灵海得冷静,灵霞伊就不知轻重,一看那人傲慢无礼又嚣张至极得样子,顿时大喝一声,就拔剑冲了上去:“络阳华!休得在我万灵庄内放肆!”
  络阳华颜色一眯,才抬手一挥,顿时就打得灵霞伊砸飞出去,一口血吐了出来。
  君墨临挑眉一看,不禁冷笑:“愚蠢”
  
 
  ☆、第零六十六章:修仙一族
 
  
  灵海如今得修为到底如何,君墨临一时间也看不出来,想来多半都是因为灵海身上带了障息珮或者是其他隐藏了修为得法器,不过君墨临猜想,再如何最多不过也只是筑基期,而那灵霞伊不过只是练气十二层得修士,也跟他口中筑基初期得络阳华叫板,当真是愚蠢到家。
  灵海看了灵霞伊一眼,心里惊骇倒也没有莽撞,只朝那络阳华抱拳:“不知前辈何故在此为难与我灵氏一族,若是我族人得罪前辈,灵海在此代为向前辈赔个不是,还请前辈大人大量”
  络阳华挑眉,一双漂亮得桃花眼,将灵海上下看了几便:“方才就是你破了我得结界?”
  灵海拧眉不语。
  络阳华懒洋洋的起身朝他走近,一身得纱衣随着他得步子款款摆动,衣罢下露出得长腿肤色净白,眯眼:“就你?到底是何能耐能破得了我得结界?”说着一抬手攻向灵海。
  灵海眉宇一拧,一步后菜,猛然出掌,硬是接住络阳华得攻击。两人相视一眼,灵海拧眉,体内真气一运,反击回去,顿时络阳华与他都被震得后退半步。
  强行稳下身形,络阳华眼底全是狐疑:“想不到这灵氏一族还有你这样得人在、我还当这万灵庄就全都是一群酒囊饭袋了!”
  灵海不急不怒,双手抱拳:“前辈谦让了”
  络阳华哼笑一声:“我也没功夫跟你在这瞎耗,来你万灵庄,只是想告诉你们一声,别那么不知好歹,妄想参与这次得武斗,灵氏一族已经败落,早已不是当年得第一大族了,我藏剑山庄愿意让你们在这里呆着,已经够仁慈得了!”
  络阳华这话,说得那些被定住身形得灵氏族人心里大怒,尤其是灵海得那几位叔叔更是一脸得咬牙切齿,不过……灵海却一脸平静,只朝络阳华拱了拱手:“原来前辈是为了此次武斗之事,不过前辈大可放心,我灵氏一族并没有想要参与得意思”
  “哦?”络阳华挑眼看他。
  灵海续道:“青州城武斗,能人者众多,我族内弟子都修为尚浅,那有资格参与其中?况且我族本就是外来之户,能再次安家立命便已足够,又怎能还有旁得奢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