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曲径归何处+番外 作者:凤阁烟雨

字体:[ ]

 
文案
九年前,魔修门派销声匿迹于郁离山顶,
在青竹下翘首以盼的他,被正道灵修的庆贺声包围,知道自己再也等不回归人,
埋葬了一生的笑与泪,他从此不染红尘,踽踽独行。
记忆中的地方,只有极阴的阵法蔓延,凶尸咆哮,厉鬼横行,如人间地狱。
九年过去,阴暗的角落里,种子绽出新芽。
被卷入陷阱的他,看着幽蓝的磷火映照出记忆中的脸。
代表胜利的青蛇信升起,阵法收敛红光,凶尸化为齑粉,郁离山的主人们重踏故土。
再一次错失后,他紧紧搂住失而复得的他,承诺绝不放手,只求他今生: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谈恋爱复仇解谜打怪兽的正剧。
 
主cp为 痴情君子(?)攻 × 腹黑人 | 妻受!
仙侠低魔江湖设定,讲一段横跨两代人、十数年的爱恨情仇,不会为虐而虐,偶尔还是会有糖。主cp是he,并且不会虐太多~
非全民bl,有bg部分,还很关键。
女配有点抢戏,不过抢戏的女配不会介入主cp攻受的感情,(应该)不算太雷。
写文只是我的一种兴趣,全文差不多三十万字,绝对绝对不太监~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宫意,聂流尘 ┃ 配角:穆千幽,方明哲,左君杨,宗无玄,姚青页,夏宁连 ┃ 其它:仙侠,江湖,复仇,初恋,魔修 
==================
 
☆、明月(一)
 
  洛阳的某间商铺,火光彤彤,轻烟渺渺,斑驳的墙上映着三个人影。
  “姐姐,今天来买东西的人说,今晚星河门有宴饮,还真是悠闲。”
  “那是,他们还以为对手就只是螳螂利爪下的一只小虫子。”
  “哎呀,连我都知道呢,螳螂捕蝉,然后……”
  “打住,不吉利的话不说,他们不知道就行。”
  “哈哈,副门主这个计划不错,他们都没发现呢!”
  “他们狂妄得要死,怎么可能发现。”
  火光更亮了,照出两张明明五官还很稚嫩,眼睛里却有沧桑的脸。
  人越多的地方,他越是觉得不安。
  一开始,他来这里,不过是为了一场简单的围剿,可是东道主把它变成了一场欢宴,目的各异的人们,在酒席间推杯换盏,嬉笑怒骂。
  终于忍不住,他走了出去,行走在假山池塘遍布的后花园里,现今天还微凉着,他面前的一院牡丹只开了几朵,大多还是花蕾,却比满园繁花多些含蓄宁静的美,今夜是十五,一轮满月高挂,月光把水榭凉亭的形状照得一清二楚,再加上花间的小径上流传着照明用的符咒,让所有的一切都泛着一层微微的白光,宁静祥和。花园中缓缓行路的人,白靴和白色的衣摆上不沾一点尘土,却被迫听着不远处传来的觥筹声、舞乐声。
  “坏景致。”站在石桥上,盯着满月,他皱起了眉头。
  “我说席上遍寻不见,原来公子不喜欢热闹啊,这样吧,小妹住在东首的姚黄轩,那里清静,不如跟小妹一起过去听小妹弹弹琴,小妹的琴技可是全洛阳出名的。”
  “公子,风寒露重,站在这里多不好,别着了凉,小妹住在西首的魏紫阁,去喝杯热茶吧。”
  桥的两端分别走来两名女子,长相相似,俱是唇红齿白,柳眉杏目。只是打扮上一人冶艳,一人端雅。
  “谢谢邀请,但在下心中烦闷,眼下只想一个人清净。”他向桥两侧各行了一个礼,跃上栏杆,足踏荷叶借力,消失在夜空中。
  两名女子咬牙切齿,走上石桥,一个道:“看来传闻是真的,那个琼华门南宫家的三少爷,无喜无悲,不喝酒,不好热闹,看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另一个道:“咱们姐妹花总有一个能让男人动心,爹不是说过吗?就像当年见到那两个魔修女子,因为各有千秋,男子总会喜欢其中一个的。我说姐姐,南宫意莫不是个断袖?”
  “我可听说了,他对男人女人都是冷冷的,对了,听说连对自家父母都这个样子。”
  “哼,一个有点本事的小白脸,有什么了不起。”
  两名女子面露鄙夷,讽刺了一番,携了手,准备回到宴会厅,却看到一个人从小路上匆匆走来,一见两人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两位仙姝必定是星河门名冠洛阳的方景玉、方墨玉,久仰久仰,在下琼华门姚青页,有礼了,二位要去何处?在下恳请陪同。”
  呸,又是琼华门。本看着眼前这位小哥也不错,但一想到刚才的冷遇,方景玉扶了一下满鬓的珠钗,道:“姚公子,今日是我方家摆的宴席,我们若是不在席上,怕是有失礼数,我自认方家花园景致足够美丽雅致,公子可自己随处看看。告辞了。”
  姚青页苦着一张脸,站到一边,看两位佳人袅袅婷婷地离开。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去。
  南宫意一个人坐在被牡丹环绕的凉亭里,他的周围除了蟋蟀的鸣叫,只有越来越接近的熟悉的脚步声。
  “砰”,一记拳头落在他的背后,至少用了五成力道,打得毫无防备的他直接咳了出来。
  “三哥,都怪你!”姚青页一屁股坐在他对面。
  “又怎么了?”止住了咳嗽,南宫意带着些许怒意困惑地望向他。
  “都怪你,要不是你,方家姐妹不会看不到我,你说我跟着你干嘛?姑娘都看你,不看我。”
  “你若不服,可以重新投一遍胎。”无缘无故被打了这么一拳,南宫意也只是摇摇头,斜了他一眼,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月亮。
  “三哥……”姚青页支着脑袋,苦恼地嘟囔着。
  南宫意道:“你烦恼什么?你跟着我大可放心,你若是看上谁,我决不会跟你去抢,还有别以为我不骂你,就可以这么恣意妄为,冒冒失失的,别哪天真正吃了亏后悔。”
  “知道了,三哥。”姚青页趴在桌子上,稍微抬起一点头,忽然问道:“三哥,你不喜欢方家姐妹那样的吗?我看她们挺好看的,你若不喜欢方景玉那样浓妆艳抹的,那个方墨玉就不错啊。”
  南宫意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她们很好,但我都不记得我看谁有过想要去接近的感觉。”
  “哟呵,二十多年就没动过情,不可能吧?”姚青页想了想又说道:“三哥眼光可真高,大哥比你大不了四岁,都成亲多少年了?我跟你说啊,上个月我还听见咱们琼华门有两个漂亮的女修士说到你来着,按理说背地里复述别人话不太好,但这个我必须告诉你。”
  南宫意疑惑道:“说什么?”
  “说你一定是以前遇到了想要携手一生的人,但佳人已经香消玉殒了,所以你变成这样生无可恋的模样,她们自己编的故事,倒是离奇曲折,结果说着说着自己都相信了,还掉下几滴泪来,哭得梨花带雨的。”姚青页晃着脑袋笑道。
  “没有,而且能让我生有可恋的东西很多。”南宫意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又说道:“既然都哭了,你还不赶紧送上礼物安慰人家?”
  姚青页笑笑道:“当然送了,本公子就是这么怜香惜玉。”
  南宫意看了他一眼,表示赞同地点点头,道:“换个词,就是卖弄风骚。”
  姚青页道:“其实三哥你也是,我们很像的。”
  “什么?”南宫意问道。
  姚青页想了想,道:“其实你也和我一样,不过你是闷骚,啊,不对,你就跟我一样,只不过没遇到能让你骚起来的人而已。”
  “我?”南宫意摇着头,道:“你确认你不是在说笑?”
  姚青页笑得更开心了,道:“等你遇到你就知道了,不过你眼光高嘛,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还是我简单,以后找个能跟我真正说上话的就行。”
  南宫意道:“你前天在饭馆里跑去跟卖酒的小妹聊天,一聊就是小半个时辰,还笑那么开心,现在居然说只要找个能说上话的?”
  姚青页道:“那怎么一样?两个人在一起说话,要言之有物,还要能互相理解,不用开口,便知对方肯定会和自己观点相似,还要时时为对方着想,这才行。”
  南宫意点点头道:“这倒也是,如果我将来能遇到这样的,肯定也会……”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看着头顶的满月,南宫意的眼睛慢慢合上了。还在满脑幻想的姚青页一扭头见此情形,吓得赶紧坐起,叫道:“三哥,别在别人家院子里睡着了,快回房去!”
  南宫家三少爷还有一个只有亲近之人才知道的奇疾,只要不是乌云密布,逢满月之夜就会出来看月亮,而且喜欢沐浴着月光睡去。这可苦了琼华门的下人们,因为即使是寒冬腊月,他也会打开窗,让月光照进来。那时候侍女小厮们总要在半夜轮流起身,给他床边环绕的一圈火炉加炭。
  “啊?”南宫意缓缓睁开眼,想站起来,又“砰”地一声坐了下去,而且这次直接趴在了石桌上。
  “有那么困吗?发作得越来越厉害了,你还真会挑地方,跑到离客房最远的角落。下次能不能回房间,躺在床上看月亮,三哥啊……”这里是星河门门主方矩家的后花园,如果在这里使用灵力御剑,有可能花园地下的嗜灵兽会骚动。所以姚青页只能背着南宫意,艰难地行走在方家诺大的花园里。
  把南宫意放在床上,脱去鞋子外袍,盖上被子,把窗户打开让月光洒进来,做完这些,姚青页累得几乎站不住了,他是琴剑双修,这种需要大量灵力的修士本来就没什么力气,更别提他个子也比南宫意矮了一小截。
  “三哥……不对,南宫意,你要怎么感谢我啊。”姚青页捏捏眉心,捶捶肩膀。他看见南宫意睡梦中深深锁住的眉头,似乎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姚青页一声长叹,以前他的三哥不是这样的,以前他……都怪那些该死的魔修。
  第二天,当姚青页跑到南宫意面前邀功的时候,南宫意只是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哦……我回去会知会姚叔叔,你需要训练一□□力了。”说完扔过来一个乾坤袋,道:“去采购一下明天出发需要的丹药吧。”
  姚青页哭丧着脸,捏捏袋子,摸出来一张极难买到的洛阳梨园名伶的戏票,瞬间破涕为笑,冲上去抱了一下他三哥,欢天喜地地出门了。
  “真是小孩子。”南宫意摇摇头,转身向着议事厅走去。姚青页小他八岁,他这么大的时候根本不会这么容易满足,他甚至怀疑自己这二十多年有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
  “就是这样,那天我们的门人跟踪那个乘风门门人,方才得知他们躲在这里。”议事厅里,星河门门主的近身侍卫宗无玄将自己所见一五一十地陈述着。
  “照我说啊,这次围剿可以说是志在必得,他们两方相斗,虽然一方赢了,但肯定也受挫不少,这不,现在只能躲在鹰钩崖这种地方。”方矩指了指沙盘上最高的突起,那是一个半月形的山崖,宛如鹰吻,坐落于群山之中,山体如刀削一般平整,由于地处最高处,山精野怪经常去上面吐纳,稍有灵识的便牵了一座吊桥过去,说是吊桥,不过是两根铁索,几块木板。
  “听说他们状态看起来还是相当好的样子,方门主,我觉得要不还是不要轻敌,多小心一点。”宗无玄犹犹豫豫地开了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