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造人记 作者:叶敏敏

字体:[ ]

 
 
 
  ☆、写在开头
 
  听取建议,把作者想说的话放在了文案里。
  感谢大家看文!
 
  ☆、楔子
 
  楔子(现实)
  深夜,某基因工程研究所实验室。
  瓦根第双手撑在工作台上,迷醉地看着屏幕数据。桌角的比萨饼已经冷了,洋葱、牛肉混杂着番茄酱,散发出一股生无可恋的冷涔涔气味。
  “峰值吻合……误差比预想的还好……有一点偏度,可能是数据本身的问题……组织适应性标记相同……”
  监视大门访客的报警器滴滴叫了一声。瓦根第向门禁屏幕投过一瞥。空无一人,右下方显示当前时间为凌晨一点半。
  报警器又出了问题。不奇怪,路易斯集团对实验室进度一直啧有怨言,原先答应的赞助很多都以种种理由推迟了支付。实验室里不少仪器已经超期服役了。这些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资本家!
  不过,等到天亮,一切都将不同。前两天他已经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向路易斯集团做了简要叙述,接到回复说董事长詹姆斯先生非常感兴趣。当然,如果他向世界公开,感兴趣的可就不止路易斯集团一家了。到时候,路易斯集团即便捧着足够实验室开销十年的资金过来,也要看他是否肯给面子笑纳。首先,他要路易斯集团对当初把他赶走做出解释,至少当初做决定的人要引咎辞职。
  只要到天亮……
  当然,研究成果并不能公之于众。万恶的法律!竟然不允许研究克'隆人类!而短视的社会公众竟然投票通过了这些该死的法律!
  但在某个社会层面,没有秘密、道德和法律约束可言。只要他稍微透一点风声出去……
  电话响了。陈鸥愤怒的脸庞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瓦根第!我必须和你谈谈!我马上就到研究所!”
  他挂了电话,不以为然地吁了一口气,伸手揉揉胡须丛生的下巴,直起腰来,巨大发现的喜悦仍充斥着他的身心。墙上微笑的费尔巴哈在画像里与他对视着,似乎也在恭喜他的革命性进展。画像下是费尔巴哈的名言。
  “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费尔巴哈”
  画像是项目秘书从最大的电商网站“无忧买”订购的,准备贴在即将上中学的儿子卧室里,用来督促儿子好好学习。和科学工作沾一点边但又摸不到核心的人容易产生类似错觉,以为环绕着科学大牛的名言、著作以及画像,便能沾上他们的灵气,正如某些宗教仪式中的开光灌顶一般。可惜少年人不理解母亲苦心,三两下就把爱因斯坦费米画像撕了个粉碎,抗议说这是对他的精神欺凌,心灵暴'政。费尔巴哈的画像于是干脆就没回家,被项目秘书拿来遮挡实验室电箱了。
  这句话用来形容一周没有离开实验室的瓦根第,只有野兽的那一半贴切:他双目通红,须发蓬乱,身上散发着数日未曾换洗后积累的臭气,衬衫最下面的扣子怎么也找不到对应的扣洞,下摆被主人毫不在意地打了个结,委屈地塞在内裤里。他现在就像只流浪狗,罩在从臭气熏天的垃圾桶翻出的衬衫里。
  每次瓦根第看到这幅画像,总忍不住咯咯直乐,体味着名言中透露的真理和巨大的讽刺。此时也不例外。他笑了起来,顺手打开一个视频文件。来点乐子吧,他想。一会儿陈鸥来了说不定还能气气他。
  门外传来“叮”的电梯开启声。电梯口监控屏幕上没有人,陈鸥不会那么快。这些陈旧的破烂设备,就没有一天不报错。
  电脑开始播放视频文件。屏幕画面上出现了两男两女,俱赤身裸体。一名男子,确切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被围在中间,满面通红,胯'下怒张。两名女子柔软的腰肢轻轻缠绕着他,四只手富有经验地挑逗着他。另一名男子伏在男孩身下,抬起头,准备给予更强的刺激……音箱里传来沉重的呼吸声,以及女子恰到好处的呻'吟……
  瓦根第舔了舔嘴唇。这孩子强壮有如野兽,粗鲁赛过野兽,而且学习能力惊人。他花钱雇的两名妓'女和一名男妓一定很久都忘不了这次经历。
  也许除了用于科学分析,还能和这孩子做些别的……他这么信任自己,又这么不谙世事……瓦根第又舔了舔嘴唇,觉得下身发热。这视频他看过无数次,还是第一次从科学分析之外的视角欣赏。
  不过……好像不太对。毕竟这视频他已经看了无数次。
  然后他醒悟过来。
  呼吸声不是从音箱里传出的,也不是自己由于兴奋发出来的。
  他抬起头,看见对准自己的枪口。枪主人冷冰冰地看着他,但沉重的呼吸声出卖了枪主人此刻的心情。瓦根第不会以为那是由于情'欲。
  “我敲了门,但你没有听见。”枪主人说。
  瓦根第的视线不由自主向下看去,看到枪主人稳稳站立的双腿。
  “我不知道……”他开口说,然后忽然想到自己正在播放的视频。不!马上想一件足以引起对方兴趣的事!
  “我的假设是正确的!人和动物的基因可以融合!人类将迎来新纪元!”
  “恭喜你。”对方冷淡地说,“但你触碰了我的底线。”
  噗地一声,子弹从装有消'音'器的枪里射进瓦根第胸膛。他死了。
  音箱里继续传出男欢女爱的- yín -靡呻'吟。凶手缓缓来到工作台前,看着视频里把一男两女弄得死去活来的少年。
  “怪物。“凶手喃喃自语。
  大门监控器又响了,监控器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子。显而易见他处在狂怒中。凶手伸出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屏幕上男子的脸。
  
 
  ☆、现实
 
  陈鸥领着路易斯集团的董事马埃尔参观自己的基因实验室,就像一个热情的国王招待宾客参观自己的宫殿。他们来到绿茸茸的草地上,欣赏着喷泉池中间的黑色大理石雕塑。那是一个少女从裂成两半的石头中迈出的形象。她一足踏在空中,一足仍留在石头底部。身体膝盖以上是人类少女的形状,面庞饱满细腻,惊叹与喜悦溢于言表,而膝盖以下部分仍留存着石头的粗粝形态。喷泉从少女头顶滚珠般洒落池中水面,在阳光下溅起迷蒙的七彩水雾。训练有素的服务生笑着为他们张开头顶的蓝色凉伞。他们身后是一座三层白色实验楼。透过洁净的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室内研究人员井然有序地忙碌着。
  二十七岁就当上路易斯集团董事的马埃尔好奇地看着这一切,大概未曾想过一个研究所拥有如此精致的园林。“很美。”他评论说。
  陈鸥谦虚地笑了笑。有着华裔外貌和姓名的他,同样有着华裔根深蒂固的谦逊,尽管他在西方长大,接受的是西方教育。
  马埃尔转过头来,看着陈鸥:“您脸色并不太好,是否需要休息一下?”
  为了表示对贵客的欢迎和尊重,陈鸥穿上了一套深灰色高级定制西装。这套衣服花了他整整一年的薪水,无论是面料还是剪裁都一丝不苟地诠释着臻于完美,似乎暗示衣服主人也具有相同的品性风骨。不过,这套昂贵的衣服也具有大多数同类的缺陷——对自身主人的气质过于挑剔。
  没人能说陈鸥配不上这套西装。他站在雕塑前,肢体舒缓,笑容亲切,一举一动无不体现着其良好的教养。喷泉水珠溅落在他挺拔的双肩,正如早莺绕树,竹叶滴露。但他的脸色过于苍白,眼底流露出浓浓倦意。再穿上这套过分强调“低调奢华”“风神内敛”的衣服,不免令人觉得其人过于文质彬彬,气场偏弱。对于路易斯集团,一个重大科研项目的团队领导人,同时也可能是未来几年集团最重要的科研项目合作伙伴,文弱可不是什么合格的品质。
  当然不好,陈鸥想。前一晚发现养子在同事引诱下招妓群宿,半夜驱车去同事办公室要说法,迎接自己的是一具尸体,而工作台还在放映儿子招妓的视频。报警,到警察局解释为何自己深夜出现在平素不睦的同事办公室里,设法为儿子隐瞒。要不是与警局有些合作关系,现在引领路易斯集团贵客参观的就是手下了。当然,考虑到几名手下平素多么疏于和人交往,来自路易斯集团的资金赞助也就别妄想了。
  但这些麻烦当然不能向马埃尔说,尽管他事后必会从其他渠道打听到陈鸥失常的原因。对于这位世界最大医药集团的董事,未来集团的接班人,他灵敏的嗅觉和四通八达的消息渠道使得大部分事对他都不是秘密。但这些事情不能由陈鸥说出来,起码在解决掉麻烦之前不能。
  他的基因研究所实在太需要钱了,禁不起任何波折。现在大学教科书论及基因工程历史时,总会提到绵羊“多莉”,世界上第一只无性繁殖的绵羊,1997年在英国爱丁堡罗斯林研究所被科学家用干细胞培育出来。但没有哪本教科书会提到它是从434对细胞中培育出来的。在它出生前研究小组经历了大量失败,每一次都意味着金钱的大量浪费。
  研究经费,而不是研究者的智力天赋,对一个成功的研究课题起到70%以上的作用,如果刨除运气不算。事实上,按照很多课题匮乏经费的程度,研究人员根本来不及坚持到运气敲门就要黯然收场。
  马埃尔礼貌地没有追问下去,转移了话题:“您刚才说,您的实验室在基因科学领域具有最广泛的影响力,每年都会公布十余项重大研究成果?”
  说到最得意也是最熟悉的话题了,陈鸥的笑容变得真挚了一些,因为缺乏睡眠而疲意尽显的面庞顿时增添了一种足以感染人的力量,就像阳光照在雪峰上反射出夺目光芒。
  “是的。”他的右手划过空中,指向实验楼。“在这里,猜想变成数据,数据汇总为推论,而推论被实验结果验证。我们研究的是基因科学理论。在这座小楼里,每一点理论突破,在学术刊物和业内会议上发布,推广,通过大学、医院、化工厂、药商开展二次研究,转化为十亿、百亿的利润以及数不胜数的工作岗位。”
  马埃尔点点头:“我大学时学的企业管理,因为比起理工专业,商科总归更好混一些。但在您面前我就不得不承认,我对基因的一点点知识来自高中生物学习,现在怕是大部分已经还给高中老师了。”
  陈鸥摇摇头,笑容更加热情了:“在基因科学面前,恐怕我和您一样,都是刚刚起步。”他思索着,组织着语言,努力让自己的解释更加条理清晰,通俗易懂:“如刚才我向您介绍,基因工程,已经走过了两代历史。”
  “第一代基因工程,主要是利用体外重组,引入受体细胞。然后,产物经过分离、提纯,我们就获得了基因产品。”
  马埃尔沉思道:“我记得,基因是携带遗传信息的DNA序列,能够合成蛋白质。”
  陈鸥笑着说:“是的,您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到了第二代基因工程,研究人员的工作就不仅局限于DNA重组了,他们开始把不同来源的生物基因进行克'隆。”
  马埃尔上身向陈鸥倾来,兴奋地问:“啊,您是说克'隆人吗?”
  陈鸥对这个问题早有预料。事实上,就像第一次接触到彩色复印机的大部分人总会尝试复印一张钞票,几乎来到基因研究所的每个访客,对最前沿的基因科学成果发出啧啧惊叹的同时,总会问一句“你们能克'隆人吗?”
  他笑着说:“按照当前法律,克'隆人类是受禁止的。不仅仅是因为技术尚不成熟,更因为很可能导致一系列心理及社会问题。”
  马埃尔做了个鬼脸,道:“技术不成熟,是说克'隆出来的人很可能是怪物么?”
  陈鸥道:“是的,在肉体以及智力上可能具有先天缺陷,寿命也可能较一般人短。除此之外,克'隆人还可能挑战社会公众的心理习惯以及承受力。例如,”他笑道:“想想您高中时最难以忍受的老师,再想想这样的老师您可能遇到两位,不止是相貌,而是性格,脾气,一模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