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撞到吸血鬼 作者:源培西

字体:[ ]

 
文案:
开车撞到人,受伤的少年一脸“单蠢”……
他把人家脑袋撞坏了!(@口@)
不清不楚的状况下,对方却坚持不找警察不上医院,身为肇事者只好认命带人回家——
他包吃包住包睡觉,岂料对方居然酒醉乱性,爬到他床上来!
 
内容标签: 血族
搜索关键字:主角:欧利,安东 ┃ 配角: ┃ 其它:吸血鬼
 
 
  ☆、撞到吸血鬼(01)
 
  「欧利真是个难得一见的极品男生。人非常帅,幽默风趣,跳舞超棒,魅力四射。」
  年轻人得意地扬了扬修长锐利的眉毛,踩著转椅坐上对面的写字台,托著本子念道:「但是……在家就会非常没品,常常半夜回来吃掉我预留的早点。并且脾气恶劣,功课也差,根本不肯听讲。再加上他神经大条,我有充分的理由预测──」
  「蒙洛你才会倒楣!离开我的日子里你才会倒楣!」静谧的夜空下突然爆出一声怒吼,某栋公寓大楼走廊的声控灯齐齐大亮起来。
  室友和女朋友去度假,现在公寓全部归欧利所有。他哼著歌、身著黑色紧身皮衣晃出门去,坐在冒著黑烟的小汽车里吹著口哨猛踩油门。当然,如果忽略这辆二手老爷车制造出的噪音的话。
  但是没有办法,大二的学生哪来许多钱打扮自己又置备奢侈品呢?
  酒吧里的气氛真是棒极了,欧利在音乐和酒精里如鱼得水。当他迈著软绵绵的步子走出舞厅时,被凌晨的风吹得有些发凉。
  「宝贝,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他搂著身边的女孩子弯腰开车。
  「人家说了很多遍了啦,瑟琳娜。别……看路……」
  「哦,﹃别看路﹄是吗?放心,我不会看路的。闭著眼睛也能把你载到家里,放心……」
  「啊!」
  「天啊──」
  尖锐的摩擦声伴著两声惊呼在夜空里突兀地响起,二手车猛地停在马路中央并且夸张地转著身子向前滑行了好几米。
  欧利气喘吁吁瞪著对面:「前面是不是有个人?!」
  瑟琳娜脸色发白地点点头:「好,好像是一个白影飞过来……但我不敢肯定你是不是撞到他了。」
  「我他X的没撞到人!我发誓我及时刹车了!」欧利愣了一会儿,还是跳下车去,「他X的我要看看这是谁!半夜三更突然跑到车道上想死吗?!想自杀的话回家上吊跳楼喝杀虫剂或者站在自来水管道下做个有氧运动呛死自己都可以,别来这里给我找麻烦!」
  但当他看到趴在车轮前的白衣人时,还是无法抑制阵阵心虚──那人的确倒在车子前面,这一点没错。
  「喂……没事吧?」欧利试探地叫了一声,可是对方一动不动。
  不知到现在搬动是否会给对方带来更大的伤害,但他不想马上报警。
  接触到伤者颈部的瞬间,欧利有些恐惧──好凉。受伤的人皮肤是一片冰凉。这和隆冬时节需要暖和的身子一点也不一样,这具身体凉得甚至有点刺骨。当欧利看到伤者苍白的面容时,心脏也跟这具身体同样温度了。
  情况真的不妙。而伤者嘴角隐约的血色让他彻底失去了希望。
  内伤……这家伙一定被撞出内伤来了。欧利绝望地把人扔在地上,随後自己也软趴趴地坐下去。
  可旁边的瑟琳娜非常配合地又一次惊叫起来:「啊──他醒了!」
  醒了就醒了嘛,女人真是不镇定的动物……
  欧利再次把伤者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温暖他──的确,这个倒楣蛋穿的太少了。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衣。
  「要替你报警吗?」
  伤者转动眼睛,似乎用很长的时间来适应和明白,然後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头。
  「……谢谢!谢谢你不叫警察!这就送你去医院!」欧利几乎要喜极而泣了,搂紧伤者,「伤到了哪里?我们叫医生!」
  继续摇头。
  「你需要好好看一看,放心,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可伤者还是摇头。
  「你确定你没事?」
  摇头。
  「摇头是有事还是没事?没事就再摇摇头。」
  伤者却不肯动了……
  
 
  ☆、撞到吸血鬼(02)
 
  终於把哭哭啼啼的瑟琳娜送回家里,欧利坐上车和这位伤者单独谈话:「发生了今天的事情万分抱歉。你家在哪?这就送你回去。」他从後视镜看著靠在座位上的男孩子,男孩也从後视镜里看著他,可是一句话也不回答。
  「或者帮你联系谁?」
  没下文。
  「你叫什麽名字?」
  「我送你回家?」
  「你的亲人朋友?」
  「能听懂我说话吗?」
  「好吧,你是哪国人?英文?中文?法文还是西班牙文?好吧,我承认日语也会说一点。嗯?!」
  欧利绝望地大吼:「你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家﹄!知道什麽是家吗?!」
  完了,这家伙一定是被撞傻了……
  「能不能听懂我说话?」明亮的灯光里,欧利俯身问沙发里的男孩。他极力放低嗓音做出温柔的样子,努力让这个不说话的家伙开口。
  男孩点了点头──他什麽也不知道又坚持不肯去医院和警察局,当然这对欧利来说最好不过,於是把他带到自己家来。
  相信男孩只是吓坏了,过一阵子就会好起来了吧。欧利自我安慰地想。
  「那你会说话吗?」
  男孩子却连头也不肯点了,窝在沙发里不肯说一个字。
  「哦……天哪……」情况棘手得要命,「那你会不会写字?把名字写出来总可以吧?」蒙洛的笔记本再也不用被当成废纸了。欧利又找了一支笔:「名字?」
  男孩子望著面前的原子笔,疑惑地看著欧利。
  「不会不知道怎麽写字吧?!你真傻了吗?」欧利忍不住再次咆哮,「谁他X的来领走这个傻瓜!──为什麽你什麽都不知道?不会说话就算了,连字也不会写?你是上帝派来惩罚我的吗?」
  男孩在咆哮声里抱著膝盖缩在沙发一角,睁大的眼睛告诉欧利他很害怕。
  真是……没辙……欧利只好连连安抚:「对不起,我只是太激动。今天是我不对──喝点东西吗?」
  男孩似乎没听懂。
  郁闷之下,欧利气急败坏地甩下上衣,□□著上身从冰箱拿出一罐啤酒:「这个,喝吗?」
  男孩用怪异的眼光打量欧利□□的胸膛和光洁的皮肤。
  该死的,有什麽好看?这可是他的家,即使不穿又怎麽样。欧利无视对面古怪的目光,平复了一下情绪:「我忘了,你这样的乖小孩应该喝这个东西吧?」说著举起一盒牛奶晃了晃。
  男孩的颈椎一定很好用,因为他不停地摇头。
  「……好吧,随便,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的。如果你愿意,还会让我赔上一大笔钱对吧?」欧利拿出一瓶葡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还没放回冰箱就看见男孩盯著酒杯发光的双眼。
  「想喝……这个?」
  然後……
  当脸蛋被喷满葡萄酒後,石化的欧利沮丧极了。是这个家伙主动要喝的好不好!
  「算了,看来还是应该叫警察。」他捡起刚刚扔掉的衣服,开始没头没脑地找手机。
  这可是当真的。如果明天这个小哑巴突然死在家里让他怎麽解释?本来只是误撞,搞不好被断定成诱拐外加谋杀。
  天,还是赶快向警察交代一切比较好。热血冲上大脑,找到电话後想也不想就拨号,可手腕一凉被扯住了,欧利张大嘴巴转回头去。
  「不要……我没事……」男孩子嗫嚅了一句。
  「什麽?是你在说话?!」
  男孩睁大眼睛不置可否。
  「你不是哑巴!你说你没事了?!」欧利几乎跳起来,抓住男孩的肩膀扯著嗓子大吼:「你叫什麽名字?家在哪里?为什麽会爬到那条路上让我撞!为什……」
  然後,他发现男孩被吓坏了,自从那句「没事」之後就再也不肯吐出一个字。
  好吧……欧利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很恐怖。这个男孩可能正是受了什麽惊吓,所以才不愿说话。
  没事就好,之後的一切可以等人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再说。
  欧利决定用「温暖」来感化这个受伤的倒楣蛋。於是他又坐回沙发去:「很冷吗?为什麽手这麽凉?脸色也不好看。不,你根本没血色。」他有些心疼地拢住男孩子的手呵了呵:「可怜的家伙,洗个澡去睡觉吧?」
  男孩子闭起眼睛来,似乎很享受欧利的体温。欧利又靠近男孩子一些,并且拢了拢他柔软的头发。
  「去洗澡吧?」
  男孩子摇了摇头。
  「不洗算了,我洗。」欧利拿了条毯子盖在男孩身上:「小家伙,想吃什麽东西就从冰箱拿。如果不舒服就叫我……」想到他不一定肯说话,欧利摇著头苦笑了一下,「或者推开这扇门──我不会锁上浴室门的,好吗?」
  欧利进去了,门果然是虚掩著的。男孩子望著消失在浴室门口的身影,打量房间的大眼睛带出几许很不相称的锐利。
  
 
  ☆、撞到吸血鬼(03)
 
  欧利洗了很久才出来。男孩已经睡著了。
  「喂,你不去洗澡吗?」他揉揉男孩子的头。男孩子立刻睁开眼睛,目光亮得骇人。
  「妈呀……」欧利後退了一步,「我的天……你是根本没睡吗?干吗这麽瞪著我,想吃人吗?!洗澡!」
  男孩无声地摇了摇头。
  欧利蹲下来:「刚才那样子看我是在害怕吗?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好吗?我不是坏人。」
  「……」
  「乖,你叫什麽名字?」
  「……」
  「我叫欧利。」
  「好吧,不想回家什麽的都没关系,但告诉我你叫什麽总可以吧?不然我可要把你送到冷冰冰的地方去了。比如……呃,比如有很多针头和药水的医院,或者满是电棍和铁镣的警察局。」
  当然,如果真的报警的话,被送进警察局的十之八九是欧利才对。
  男孩子咬了咬嘴唇,好半天才小声地说:「安东。」
  欧利居然没缓过神,愣了半天才蹦起来:「安东?!刚才是你在说话吧?太好了!真是个好名字!宝贝这是你跟我说的第二句话!要用什麽方式来纪念一下吗?」他高兴得满屋子打转,然後抱著男孩子的脸给他一个狠狠的吻。
  「宝贝,哦不,现在应该叫你安东。这个吻是你对我说过的第二句话的纪念!」
  无视男孩的吃惊和提防,欧利接连发问,好像一颗兴高采烈的小钢炮。
  提到「家」、「住哪」、「是谁」、「亲人」之类的话,安东选择沉默,立刻反射性的闭紧嘴巴,除此之外还能答些嗯啊之类的语气词,但热爱生命的欧利并没有因此放弃,继续温情攻势:「乖,安东,去洗澡吧。」
  「……」
  「乖,去洗澡好不好?」
  这次男孩没有过滤他的话,只是莫名其妙盯著他,似乎没明白他的意思。
  「真摔傻了吗?好吧,我承认你摔傻了是我不对,但是你认为公路很乾净吗?别忘了你在上面打了好几个滚。今天不洗澡不要想上我的床!」欧利式温情奉行大棒加蜜糖政策,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诉诸暴力把男孩子拖著扔进浴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