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漆刃 作者:维尔彻尼

字体:[ ]

 
文案:
2025年。
来历不明的生物依附于人体,联邦将被依附者称之为宿主。
既为宿主,不再为人。
宿主的存在将会危害到普通公民。因此,联邦需要大量人员拔除这些“失格者”。
他正是为此而存在。
但是——
   #我兄弟有一颗想泡我的痴X心#
   #我助手总是看着我傻笑还脸红#
 
排雷:          
①恋爱脑VS事业脑,白甜苏(大概)
②无机甲,发小助手兄弟是同一人
③灵感来源日本小说「除爆之刃」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未来架空 科幻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鸣鸿,景曜 ┃ 配角:温优弥,各种被寄生者,各种相关人士 ┃ 其它:竹马竹马(天马?)
 
 
  ☆、>>001.虫(一)
 
  你在……渴求着什么?
  将内脏与血肉捧起来的那双手,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微微颤抖着。
  青年抿着唇,神色恍惚地看着手中捧着的内脏,看着这颗在右侧依附着丑陋不知名物体的心脏。
  他微微张开了被咬得发白的唇瓣:“这只是工作。”
  喉咙干涩得可怕:“……本来就会杀死作为工作对象的人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淡淡的嗤笑声响了起来。
  否认自己渴求的可悲家伙。
  你的工作就是杀死身为同胞的人类?
  无力到自己也不相信的说辞:“这是为了拯救更多我的同胞。”
  ——但是你连任何一个人都救不了。
  ——你才是夺去这些人类生命的侩子手。
  ※
  黑发青年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看着面前已经失去气息的稚嫩躯体,略有些缓慢的脱下手套、取下眼镜,抬手揉了揉眉心。他的脸色苍白、神情疲惫,气色看上去实在是不怎么好。
  “‘虫’已经取出,宿主生命体征消失。”
  青年说着,将沾染鲜血的乳胶手套浸入水槽中——这个里面已经放满了水,仔细的搓揉。血液在水中弥散,变成淡淡的粉色。
  他略微皱眉,捞起手套。
  水槽上的自动感应系统淌出生理盐水来冲洗了上面残余的水渍,接着放掉了使用过的水,重新满上。将搓揉与冲洗的动作重复了一遍后,他把手套放置在一边盛满消毒液的盒中,并且使用下压板压好。
  之后,他清洗了双手并烘干,戴上了准备好的另一副手套,拎起手术刀的刀柄、打开关节齿槽,送到感应系统前用碱水将之简单冲洗。随后放入已经自动清洗完毕而且注入了多酶清洁剂的水槽中,然后按照同样的步骤将使用过的医用镊子、医用剪刀和止血钳等东西进行初步清洗。
  这些本该由专门的人来做,但是这青年仍旧不假于手。说实在的,宿主已经死了,这个因为紧急情况临时征用的房间本就只经过了初步的无菌处理,在宿主死后已经失去了维持的意义。
  也就是说,他并不需要做这些。
  他的目光专注,紧绷的身体却没有因此而放松。把所有的器具初步冲洗之后,他用软布一柄柄的擦洗着这已经光洁如新的器械的身体,关节齿槽更是仔细,只求不会遗留任何的残余物,无论是血液还是组织碎屑。 
  此时另外的两人已经将青年放入托盘的虫浸入箱中锁好,在对手术台上的尸体进行简单处理了。
  青年不急不缓的清理着使用过的所有器械,当他终于将这些东西进行再次消毒、置入工具箱内后,另外两人也已经把尸体送入停尸间,回到房中处理手术台上的血迹了。
  他锁上箱子,这些东西在次日还会进行第二次清洗才能再次使用。毕竟是接触过‘虫’的东西,虽然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还是这样比较让人放心。
  再次长呼一口气,他戴上眼镜,确认了应当做的事情没有遗漏之后,这才出声:“走吧,该去吃饭了。两位辛苦了。” 
  被口罩包裹着,青年的声音显得有些沉闷,却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起伏。
  又一个宿主的死亡似乎没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从他冷淡的表情中无法看到更多的内容。
  已经处理完血迹的两人对视一眼,朝着青年微微鞠躬。他们提起放在一旁的工具箱,缓步走在青年的背后。
  推门走出去便是走廊,有着看似洁白的普通墙壁,镜子般干净而可以照出人影的地面隐隐带着金属的光泽,头顶两侧的应急灯在白天也依旧开着。在走廊两侧有不少刻着门牌的房门,上面闪着绿色或者红色的指示灯,房门边无一例外的有着略微凸起的密码操作盘。
  青年示意两者先行离开,自己则走向了办公区,这间被临时使用的应急房间处于走廊的外侧,一侧连接到生活娱乐区,另外一端连接到办公区域,而青年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办公区报告上级这一次的取出任务。
  他一边走,一边取下口罩塞到口袋里。靴子与地面敲击发出哒哒哒的声音,除此之外这长长的走廊里安静得可怕。
  青年在内心盘算着一会儿回家之前在公寓楼下的小店买点糖果。他想着自己的妹妹应该会很喜欢这些甜甜的东西,从而忽略了从路过的某个房门后发出的、令人不安的声音。
  而这个声音很快就变得更大——近在耳边。
  “温先生!快躲开!”
  伴随着这样一声惊呼而来的,是尖利的节肢尖端与地面摩擦所发出的尖锐刺耳的噪声。
  微微偏头的青年的脸颊,一行细细的血线顺着脸庞流下。
  他眼镜下的棕褐色眼眸看着面前的东西,鲜红色的不规则肉块中探出八条节肢,节肢的最末端闪耀着寒光,是虫,处于第二阶段,没有宿主。
  这只虫,他眼熟得很。
  是十来分钟以前被他从宿主的体内取出并且放在特制的“虫箱”里,如果虫箱没坏、没有意外的话,永远不会从箱子中出来的东西。而且,是从睡眠中醒来,活力满满的虫。
  至于原因,想到今日来帮忙处理后事的两位都是第一次参与取虫的新人,也就不难想象了——无非是好奇。
  青年眼角的余光见到气喘吁吁跑来的新人“抹布”。
  对方的脸色煞白,衣服上有着大量的喷射状血迹,看来是同伴被攻击的时候正好站在一旁,目睹了事情的发生。这些做着后勤处理,被亲切的称之为抹布的人员是青年所处的“刃”这个组织中最多的人,后勤组。同样,也是在面对虫的时候,伤亡最高的人员。
  面前的虫转来转去虎视眈眈,这个畸形的肉块似乎想要攻击对面的青年却又有所顾虑,想要离去却又舍不得面前的美食,不免显得有些焦躁。
  青年也未曾慌张,他冷眼看着这只虫,开口吩咐抹布小伙:“你站远点。还有,警报发出去了吗?”
  这只虫明显盯上了他而不是对方,靠太近反而容易遭受波及。至于另外一人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不提也罢。
  “啊?是、是!”
  经过青年的提醒,小伙子这才冒着冷汗反应过来,按下了警报器。就在无声的警报响起的瞬间,虫动了。而这扑向青年的杀招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从天花板上喷射而出的透明液体给冲走。被强力的水柱笼罩着的虫狠狠的摔到地面上,它吱吱嘎嘎挣扎,就是无法从这液体的笼罩中脱出。
  然而青年还是微皱眉头,拦着抹布组小伙上前的步伐,摇摇头。
  这抑虫剂只能限制虫的行动,却不能杀死虫。一个喷射孔中抑虫剂的数量有限,作用也有限,到时候该被虫猎捕,还是会被虫猎捕。
  他们需要帮助,需要一把“菜刀”。
 
  ☆、>>002.虫(二)
 
  菜刀是指刃组织中专门负责战斗、毁灭虫……或者杀死宿主的那一部分人,这些扫除组的成员又被刃组织中的其他人员称之为疯狗,而青年更喜欢“亲昵”地称呼他们……菜刀。剁个虫就和砍菜切瓜似的轻松惬意,不叫那些人菜刀叫什么呢?
  若是这个时候有一把菜刀在,这种仅仅处于第二阶段还从宿主身上分离了的虫完全不是问题。
  可问题就是,就在青年做这个取出手术之前,那些菜刀们正好倾巢而出,只在这个总部留下了寥寥几人以及大量的无战斗力人员。
  刃直属于联邦政府,说是组织实际上是政府机关,说是政府机关也不太对,因为这是一个暴力机构。而其中能够完美无缺不留任何危险性地毁灭一只活着的虫的人,只有那些扫除组的成员。
  青年看着这只虫在抑虫剂中挣扎,眼看着这道抑虫剂水柱越来越小,他深吸一口气,示意抹布小伙退后,取出口罩和备用手套戴上。
  他们并未乘着抑虫剂控制住虫的时机逃跑。被分离的虫一旦从虫箱中逃出,被它们找到机会寻找到合适的宿主之后将会造成的危害比仅仅只是虫的姿态要大得多。
  而此时经过专门的培养、职责便是通过手术分离虫与宿主、从十八岁从业至今有差不多五年的他,比起这个新来的十八岁小伙子更加有应对虫的经验。至于等着其他后勤组成员或者是什么人来帮忙,那就是一个笑话,不添乱就够好的了。
  眼镜下的棕褐色眼睛眸光锐利专注,只等着抑虫剂停止之时,乘着虫达到虚弱顶点还没来得及发起攻击的时候……完好无损地抓住它!
  一时之间,只听得到液体溅落喷射的声音以及虫的哀嚎。
  当抑虫剂的控制停止的时候青年的神经也已经绷到了最紧,虫飞窜了出去,却被人抓住捏在了手中,它八条节肢徒劳地在空中挥舞无法挣脱,可是抓住这个东西的,不是做好了准备的青年。
  在这个时候居然从拐角处走来了人!而且好死不死的抓住它,用赤-裸在外的肌肤接触了虫!
  “咦?这是什么?”就在这个捉住了虫的人话音落下之时,他已经用力地将虫给捏爆了。
  青年甚至没能来得及阻止,就眼睁睁的看着这只第二阶段的虫被人徒手捏成了几片鲜血淋漓的烂肉,寒光闪耀的节肢有两条刺入了对面人的手掌。
  “咿——痛痛痛——”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龇牙咧嘴的甩开手上的死虫,像是痛急了,他又想伸出另外一只手去将虫的节肢从自己的手掌拉出来。
  “别乱动!”青年喝止了对方,不知为何他的脸色难看得可怕,绕过虫的尸体上前两步握住了对方的手腕,“你,跟我来。这只虫的尸体拜托你了,化虫液知道用吧?”
  后面那句却是和抹布组小伙说的了。
  这个才经历了同伴被虫一下子弄成重伤,又看着这玩意被人给变成一地狼藉的小伙子腿还有点软,见两人一下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一句温先生请等一下被他吞进了肚子里。他认命地取下后勤组每个人都会配置的化虫液,朝着虫残骸喷洒起来。
  化虫液这玩意是联邦特别最高研究所从虫的体内提取原液制造出来的,作用便是溶解死亡的虫的残骸,防止这些玩意被不知情的人携带成为新的宿主。
  “第一天正式上班我居然就能用上这个东西了……”他不知是愤恨还是后怕的小声嘟囔着,看着虫尸在化虫液的作用下变成一团团透明的粘液,戴上手套清理起来。
  青年沉着脸打开一间医疗用应急处理房间,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恶狠狠的将这个冒冒失失的家伙给甩到了一边的床上让他坐好。
  虫与人体肌肤直接接触是十分危险的事情,那会让虫有可乘之机,完成对于人体的依附。不是由菜刀们杀死的虫的残骸,若是不经过化虫液的处理,将会从残骸中生出更多的虫来。而虫的残骸亦或是体-液进入人体……
  青年从柜中取出医疗箱,扯过冒失鬼的手:“待会忍着点,别乱叫别乱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