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与人接触恐惧症 作者:楼兰兰兰

字体:[ ]

 
文案:
萧倚燃的世界只有陆潜,后来陆潜结婚了,他自杀了……
上一世,他是疯子;这一世,他只想安静地做个傻子。
萧少爷又痴又傻,恐于近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诶,萧少爷是嫌疑犯?
呃……萧少爷又成了嫌疑犯?!
警察先生,既然你这么喜欢逮捕我,那我们不如在一起吧?
-------------------------------------------------
黑客攻X警察受
 
内容标签:年下 穿越时空 重生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倚燃 ┃ 配角:陆潜,萧祁,萧灿,陆云枭,言泽,白天,苏隐(按出场顺序) ┃ 其它:
 
 
  ☆、死亡与穿越(1)
 
  一只骨节分明、瘦弱苍白的手探入零件盒里,挑拣出一只铁钉,缓慢把它放进装着几颗铁钉的小碗内。
  桌上三个宽大的电脑屏幕闪着冰冷的淡蓝色微光,白色的代码在上面一条条闪过,这是这间屋子里唯一的光源。电脑旁放有一台录音电话,白色外壳微微泛黄,在高科技数字化时代,这种电话已经极为罕见。
  “嘟——嘟——嘟——”电话声突兀地在空寂的房间内响起。
  那双手不紧不慢的再次挑出一只螺母,放进装着螺母的塑料盒,铁制品相互碰撞发出冷冽的声音,好似对电话的噪音在提出抗议。
  “嘟——嘟——”
  又拣出一只小螺丝,动作缓慢的送到螺丝集合的碗里,时间在他这里安静地如同一潭死水,掀不起半点波澜。
  铃声停止,电话上面红灯亮起,录音从扩音器里传出:“燃,怎么不接电话?”
  手伸进铁钉盒摸索……
  “哦、真对不起,现在是下午三点,你一定在做你经常在做的事。”
  终于找到了一只铁钉,捏起,抽出。
  “本来我和欣语说好了在早上办婚礼,唉,可她偏偏说午后的阳光照出来的婚纱照会更好看,呵呵,我实在执拗不过她只好临时改了时间,”
  松手,铁钉无助地下坠,“叮”的一声摔在铁钉堆的上头。
  “燃,听得到我说话的话,接一下我的视频通讯吧。”
  手再次伸入那堆杂乱的零件里,慢慢抽出,食指和中指的尖端准确地夹着一只螺母。
  “我请了A市最有名的摄像师,你用电脑可以看到我这儿的实况,午后的阳光确实很不错。燃,我真想让你看到我今天的样子,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螺母离开指尖,呈抛物线落入塑料盒,盒子里的螺母已经快满了。
  “快三点半了吧,燃,你那边应该快结束了。怎么不接视频?”随后,电话那边的声音变小,隐约听上去像是说话的那人在向别人埋怨是不是通讯没发出去。
  我早就往那个IP发出去了,绝不会错,陌生的声音在另一头嚷嚷道。
  陆潜~怎么还在这儿打电话,我爸妈和朋友们都在花园等着呢!突然有女孩的声音响起,声音如绵羊般柔软,并带着一些撒娇,恐怕只有机器人才不会被这样的声音融化了心。
  “好,欣语,我马上就去。”
  快点啦~
  “马上、马上,燃,等你听到留言了就接通视频好么,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录下来带给你看,乖,我们回头见。”
  找不到了,找不到了。他找不到他的螺丝钉了,控制不住的泪水滚滚而下滚落在零件盒里,兀得,他将整只右手狠狠地插入那堆零件中,死命的握紧拳头,手掌渐渐收紧,手指愈加用力,锋利的细铁丝、钉子、刀片割破了他的手掌各处,血色沁染在冰冷的零件上。
  找不到了……
  找不到了……
  现在,他唯一拥有的那个人也要离开他了。
  他站起来,姿势颓靡,像个破败的人偶娃娃,无神的眼睛环顾这个冷冰冰的被机械环绕的房间,这是他长大的地方,机器、电脑构成了他人生的全部,从来没有人来过他的世界。
  除了……除了陆潜,他的心理主治医生。
  陆潜于他,就像个一触即碎的泡泡在广阔的空中飘零之后终于遇到了一片能让他安全栖息的羽毛。
  他是萧倚燃,无父无母,自小患有严重的与人接触恐惧症,因为此病的罕见性他被孤儿院送到心理研究所当研究对象。
  对于科学家来说,既然是研究对象,自然无需在意试验品的感受。
  “你们干什么!没看到他很难受吗!”第一次见面,陆潜愤怒的样子仍令他记忆犹新。他被陆潜紧紧的搂在怀里,将他与那群冷漠的白褂医生隔开。当时还是个孩子的萧倚燃死抓着陆潜的衣服不肯放手,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没有排斥他人的拥抱。
  我,只有你,而你却即将和别人结成这世上最亲密的关系。脏了,他的陆潜被弄脏了,他心里的那片白色的羽毛像沾着了墨水一般,迅速变得污浊了。
  萧倚燃很想大喊大哭出来发泄自己的情绪,可他偏生性子安静得可怕,又不喜表达自己的内心情绪。他该怎么办?好难受……无处纾解的情绪在心里来回涌动,令他胸口一阵抽痛。如果陆潜在,一定有办法帮他,可一想到那个人,萧倚燃的情绪却更加失控。
  此时内心苦闷的难受已不是自残能缓解的,“杀了我……”,他倾颓的呢喃道,随后声音猝然拔高,“杀了我!!!”
  这个房间里能回应他的只有一台高智能机器人,是当初陆潜买来照顾他日常起居的,当时特意选择了没有人造皮肤的旧式机器人,以减轻萧倚燃对人类的恐惧。当初萧倚燃觉得这台机器人不断与他对话太烦人,于是改写了它的程序,只有他发出指令的时候,机器人才能做出对于的反应。
  “杀了我啊!”他布满红血丝的一双眼睛映着苍白的皮肤尤为恐怖,他僵硬的歪头盯着那台机器人,一字一句,“这是命令。”
  人形机器人听闻这句话立即执行自启动,眼睛处的蓝光条亮起,他抬起低垂的脑袋,看向他预设的主人,恭敬地向前挪出了一步,口部张开,传出机械的电子音:“对不起,此命令违反了机器人第一条令,无法执行。”
  全世界的机器人都被植入了三条最高法则,第一条便是,不得伤害人类。这三条法则是用科技史上最为复杂高级的密码语言编写,附上多层加密,世界各国各持一部分解密指令,被誉为是无法破解的终极法则。
  听到这句话,萧倚燃缓缓的咧开嘴角,他不会笑,所以当他照着陆潜教的那样牵动嘴角时,表情竟如同现在世面上流行的恐怖娃娃的脸一样阴森可怖。他摇晃着自己破败的身体走向电脑,幽蓝的光投在他的脸上,由于长年累月地与外界隔绝,他的皮肤毫无血色,如同白纸。他的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右手上的血洒得键盘上到处都是,一串指令输完,他最后敲了一下回车键,在黑色的回车键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中指指印。
  萧倚燃看着那最后一个血手印,漆黑的眸子里空洞无神,毫无活人的生气,他低下头去,如接受神圣的洗礼般张开双臂。“杀了我。”,这是他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据现场检验的法医说,喷洒出来的鲜血溅满了整个屏幕,以至于遮住了那十行传奇的代码,短短十行,破解了世上最复杂的加密指令——机器人最高法则。
  这一成就被各国媒体刊登头条,惊动一时。世人都纷纷叹息,这位神秘的天才却是个疯子,写出那十行传奇的代码,竟然只是为了自杀。
  
 
  ☆、死亡与穿越(2)
 
  “燃燃,早上好。”
  每天一睁眼,都是这样的循环往复。
  一个女形机器人微笑着和他道早安,银灰色的机器人外壳暴露在外头,这使得面前的孩子不会排斥她的接触。
  “起床了哦,燃燃。”
  如果在前世,他是绝对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的。萧倚燃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张开细瘦的胳膊,任由机器人动作灵巧地替他解开睡衣的扣子。脱下的睡衣被摆放到旁边的架子上,立即有洗衣机器人过来把衣服捡走。随后电子衣架通过传送带送过来一叠衣服,机器人一边询问着他的意见,从上面取下来两件,侍应周到地给他穿上衬衫,下装也是如是。
  “现在外面阳光很好呢,可听说下午会下雨,夫人本来是要去茶会的,也不得不取消了。”
  对方会如往常一样,用机器合成出来的女音不断与他搭话,从国际上的新闻,到家里的琐事,都会提起一二,萧倚燃也如往常一样,从不回答。他沉默着盯着满屋子的各式机器人,在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情。从十五年前一睁眼变成一个婴孩,获得与前世同样的名字,再被家人亲昵地叫做燃燃,最初的惊诧,已在时间中沉寂成了麻木。本来对他而言,活着,就是一件平淡得如白开水一样的过程,他吸取前一世的教训,没有任何期待,也就不会有失望。
  机器人给他穿上靴子,动作精准,丝毫不会弄疼他,其实萧倚燃早已经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完全由电脑控制的机器人,她相比其他机器人,有着媲美人类的判断力和应变能力,这是他的私人心理老师——米娜在运用虚拟控制技术,远程操控这台机器人。她会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只因萧倚燃自幼就极度抗拒身体接触,并恐惧与人社交,当时萧家请来了各地著名的心理医生,却反见这孩子对心理治疗的抗拒越来越强,最后才想了个办法,给他造了个只有机器人的隔离房间。
  他快有五年多,都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了吧。
  看到‘米娜’正要给他系鞋带,他弯下腰去拦住机器人的手,自己系了起来。
  米娜先是迟疑了一下,立即微笑着鼓掌道:“燃燃真棒!”那语气,如哄小孩子一般。
  萧倚燃依旧面无表情,他知道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把他当傻子,甚至是智商低下的痴儿。他无意去解释什么,他为自己活着,根本不在乎那些人怎么看他。
  “趁着阳光还好,去花园走走怎么样?”米娜的声音在上方响起。
  萧倚燃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每天都能重复同样的话题,这个女人还真是毅力顽强。
  “不去。”低着头的他声音听上去绵软无力。
  “可是……”看到萧倚燃站起来走向餐桌,米娜微笑着紧跟在后面,一边热情地继续与他搭话,说是园子新移栽了一棵罕见的观赏树,现在正逢花季,开满了紫色的花。
  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植被已在急速退化,绿色以外的植物已很少见,而萧家居然还建有私人花园,可见家族的富裕显贵。而且米娜所说的,并不是萧家的总花园,而是萧父专门为小儿子建的一所室内花园,初心是希望萧倚燃能走出隔离房间到外面看看,不过他实则一次也没有去过,这也是米娜不断提起的原因。
  萧倚燃坐在餐桌边缓慢地切着盘子里的早餐,他有个怪癖,就是必须要把食物切割成等额的分量,然后才会开始吃。
  他一边切着,一边把余光放在房间里的机器人上,窗台上有一个空气进化机器人趴在那儿补充太阳能,床边的地毯上有个圆盘形状的机器人在清扫地毯,他并不是单纯在看,他时常会习惯性在脑子里编写机器人每个人动作的程序代码,这样他在专注思考的时候,就能屏蔽掉掉米娜那些琐碎的念叨。
  “燃燃有好几年都没有出去走走了呢,二少爷总问我你过得好不好。”
  他有个二哥,叫萧祁。
  “二少爷还说过两天,能不能和你视频一次,这许久看不到弟弟想念得很。”
  萧祁这个人……很烦。
  萧倚燃把刀叉放了下来,用微弱的声音打断了安娜的自言自语:“吃好了。”
  早餐后,米娜会和萧倚燃坐在沙发上,给他念一个小时的新闻,从他很小的时候到现在,就一直如此,那时候是儿童故事,后来是散文,对保留了成人思想的萧倚燃来说,当初面不改色地听完了几年的儿童故事,现在听什么倒都坦然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