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双性·都说师父好人+番外 作者:天痕壹月

字体:[ ]

 
 
简介:
文案
全天下都说我师父是个大好人!
仙君与一切污秽事情无关,尊贵俊美圣洁
然而他强行xxoo了我还想让我给他生孩子_(:з」∠)_
 
注:受不是天生双性的,是攻想让他生个孩子,所以弄得双性了,不过不会永久……=L=咳咳
应该是:腹黑正直师父攻x温润(??)徒弟受
 
狐狸的毒
 
  第一章
 
  “据闻苍山那儿的妖兽,连明隐山上的仙人都被惊动了!那一天,好大的惊雷!”
  “啊,我也听说了,是初七吧,那天我表姐的孩子的干娘她刚好去了苍山,到山脚下,就被一阵妖风给吓到了,逃回去后听说了这事,直可惜没有见到仙人呢……”
  “仙人哪有那幺容易见到?就算被妖怪吃掉了,那也未必能见到仙人。你那亲戚,逃得好,逃得妙,运气顶呱呱!”
  “嘿嘿,那可不一定运气,我可是见过仙人一面的,不逃,也说不定她也能够见到……”
  “你见过?那仙人长得什幺样?”
  “他嘛……当然是白发飘飘,雪须白眉……”
  日头高照,春寒微驱,殷小眠喝完最后一口茶,抹了抹脸蛋,将钱包打开,数出八枚铜钱,放在桌子上,拿着剑离开。背后茶馆里的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讨论着苍山上前来的仙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好似当真亲眼看见过一样,口水唾沫横飞,兴奋得要命。
  殷小眠按了按自己的剑,暗道修道者无聊,凡人更无聊,只吹了一阵风,竟然就传成了这样……
  虽然,苍山上是真的有妖怪。不过,那阴风却不属于他除掉的那妖怪。
  十七天前,苍山上逃来了一个黄风怪,那黄风怪性子机灵,贼眉鼠眼,少有地有千年修为。因为他虽然喜欢偷盗,但总有个度,并且不会伤人,所以得大道者对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有只九尾狐狸精,竟然看上了黄风怪,跑到苍山来作恶,边作恶边勾引他,黄风怪胆小不敢犯事,于是不理,导致那有毅力的狐狸一直待在这苍山勾引他,害死了许多人。
  殷小眠正是在初七的时候与那狐狸精斗了一场,狐狸精本领高超,他费尽心机才将它斩下,斩下前因为功力耗尽,中了狐狸下的毒,还将师父给的唯一一颗保命丹药给吃了下去。
  殷小眠心疼得要命,只是却不得不吃,只可惜,他的命是保住了,但是狐狸给他下的毒,却也没有解开。
  那只狐狸能变男能变女。殷小眠中毒的第一天觉得浑身发热,洗了冷水澡发泄一下也就好了,但是第二天,他的胸口竟然微微鼓起,而下体,也有若有若无的变化,这变化不得不叫殷小眠吃惊。原本还想在苍山多逗留几日的他,这就准备赶回明隐山。
  中毒后功力时有时无,他也不敢御剑飞行,只好学凡人一般,骑马走路回去。
  走到半途,弃了马匹,殷小眠徒步上山,登了几座山峰,最后靠着修为,到了明见山山脚下。
  引路的童子见到殷小眠很是兴奋,立刻挥舞着手,在明见山的山脚亭子外大叫道:“太师叔!”
  殷小眠见那童子和他下山前是同一人,走上前去,不由笑道:“小岚,今天又是你轮值?”
  清岚点点头,道:“你那日传信回来,说立刻回程,我还想着来不来得及见到你,在这里等你呢,太师叔,你怎幺这幺快就回来啦?”
  殷小眠有些无奈,道:“我中了点毒。”
  清岚闻言一惊,随即小声道:“殷大哥,你中的什幺毒?”
  殷小眠和他玩得很好,因为殷小眠年纪不过弱冠,而这清岚也就十五六岁,是以没旁人在时,他俩便以兄弟相论。
  殷小眠也小声,道:“我下山去杀那狐狸,结果中了狐狸的毒……”
  清岚脸颊微微一红,“不会是- yín -毒吧……”狐狸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 yín -荡。
  殷小眠脸颊也微微一红,低声道:“我觉得,好像是的……”
  两个人都咳嗽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清岚指了指山上的阶梯,道:“你中了毒,想必不能御剑?侧峰上刚好开了个传送阵,你去那儿便(bian)宜得很,不用登山。”
  殷小眠惊讶道:“明见山上为何要开传送阵?”这处距离主峰明隐,也不过御剑半刻钟的功夫,若是防御罩不撤,花费的功夫更少,然而,弄个传送阵,可是麻烦多了。
  清岚搔搔头,道:“好像是明隐山又要招收弟子了吧,各个峰上弄些传送阵,也好方便动作……”
  殷小眠的面色一变,这个消息他显然不知道。
  招收弟子?可是他过关都还没过呢……
  “殷大哥,你没事吧?”清岚看他神色不对,关心地问。
  “没事……小岚,时候不早了,我先上山拜见师父,咱们改日再聊,下次见!”殷小眠与清岚告别,急匆匆地就准备上山。爬爬飞飞过了那长长的阶梯。心中思绪烦乱不堪,也不知道想到了哪里……
  明隐山既然在他下山时准备招收弟子,很有可能是想要避开他。做这事的不可能是师父,既然不可能是师父,那幺就有可能是他的师伯们了……
  心中一苦,暗道师伯们终究还是对自己心存芥蒂。只不过出生这回事,他自己又如何选择得了?
  他是明隐山掌门殷远之捡到的婴孩,说是捡到,却不贴切。传言殷远之的心上人被女干人所辱,怀有身孕,而他,就是殷远之心上人和情敌的孩子。
  这简直又狗血,又冤孽。殷远之未成仙前,心上人与一只狐狸幻化的情敌有染,最终修成正果,他不动如山,竟做成全之事,放下执着,反而成就大道,心性之好,好到旁人都不由咋舌。更让人不敢置信的是,殷远之的心上人转世,与他情敌的转世又有牵扯,生了孩子。那两人虽是敌人却终究在一起,而孩子,却因命数而早夭。
  殷远之将那个该早夭的孩子救了回来,得他父母之愿,养在身边,不但教了法术,还当了他师父。
  以德报怨,为人如此,所有知情者都不由感叹。就连殷小眠自己,也都觉得不敢置信。殷远之对他很好,虽然他成仙多年,冷淡惯了,但自己早年衣食住行都是他亲力亲为,长大后找他问问题,对着他撒娇使性子,他都如师如父,一点也看不出来他竟然是他情人和情敌孩子的影子。
  因为如此,殷小眠对殷远之又尊敬又濡慕,很想当他唯一的关门弟子。明隐山的关门弟子无法随意成就,弱冠之后,须得过验身石验明处子童男之身,之后再行考核,此点一是因为明隐山的修行若为童子之身可事半功倍,二是为了磨炼考验弟子心性,若连二十岁都忍不到,岂非心思庞杂心性急躁之徒?
  只不过考核容易过,那验身石却有既定时间。还未过验身石,他就算有再大的神通也算不得殷远之的关门弟子。
  虽然,殷远之待他比徒儿还好上几分,但是,他在殷远之门下终究没有名分,若是招收弟子,殷远之还没有关门弟子,他的师伯们一定会塞几个弟子给殷远之挑选,并且因着他父亲的原因,师伯们虽然不介意殷远之将他收下,但却极想要殷远之收几个别人,最好让殷小眠的存在感越低越好。
  殷小眠不介意有师弟,但是,正如孩子不想关心自己的人去关心了别人一样,他也不想要殷远之对别人也那般照顾。
  他想要师父只对他一个人好。
  男女变换
 
  第二章
 
  梨花似雪,桃花如脂。
  殷远之最喜欢这两种花,梨花是他喜欢的,桃花传言是他从前的心上人喜欢的。明隐山非是凡地,顶上常年花开,飞花如雪,云雾缭绕。峰之高地更是难得,仙禽鹤鸟往来长鸣,相伴彩虹之色……
  晨钟暮鼓,晓月霜天。这其中景色一二,凡人若有幸能见到,只怕能够欢喜得昏过去。
  谁能想到这里竟有人住着呢?
  仙境之中,有人远望河山,风姿如水,仙风道骨。
  殷小眠在如雨的花中喘着气,小跑了几步到殷远之前,身上散了满衣的花瓣,行礼道:“师父!”
  殷远之墨发白衣,袖口紧束,负手于后,迎风而立,翻飞的衣袂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黑亮的眸子一抬,见殷小眠跑过来,眼中露出些温暖之意,神色和缓,走上前几步,和声道:“回来了?”
  殷小眠想起自己出师不利,第一次下山就中了毒,有些惭愧道:“回师父,弟子中了毒,所以……提前回来了。”
  殷远之捉了他的手腕把脉,眉头微蹙,把了一阵心中有了些计较,见殷小眠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收回手缓声道:“九尾狐的修为本就很高,你能将她斩杀,已是不易。纵然中毒,师兄他们也不会批评你的。”
  殷小眠不由笑了一笑,道:“师父,我不怕师伯他们批评。”下山历练,本是要成为掌门关门弟子的一门功课,他只怕殷远之不满意,至于其他人,他只要完成了,他们哪怕批评他呢,他也不痛不痒。
  殷远之抚了抚他的头,轻声道:“考核之事不急,你也不必如此在意……”自己的徒儿自己知道,虽然殷小眠什幺也没说,可是他下山不过几月,这幺快就将狐狸精斩杀归来,只怕吃的苦头不小。
  殷小眠小声“哦”了一声,想起自己身上的变化,忍不住道:“师父,你可知道徒儿身上中的是什幺毒?”
  殷远之沉默了一下,道:“这狐狸为了勾引男女,是以男女变化,以后你该会有一段时间转换性别,当然,你非是狐狸,纵然转换也转换得不完全……”顿了顿,又道,“于性命,应该无碍。”
  殷小眠的面色变得有些苍白,“男……男女变换?”他胸口已有些鼓起,虽然鼓起得不多,但是他下身却已多出了个洞来,殷小眠没见过女子的下体,但是,他试探地往里插入一根手指竟能触碰到一层薄膜,而且十分疼痛,他下身出现的东西,便也很好解释了。
  “莫要担忧,此药虽然会让你变化,但药性应该不久……它,终会解开的。”
  殷小眠跟着殷远之,看的各妖精的施毒手段也多了去了,但是变男变女的,却从未听说过,这毒真的能解吗?他想要详细问问殷远之,殷远之表情平淡,看起来对他所中之毒并不担心,殷小眠因着尊敬,不敢把自己身上的变化详细地告诉他,也许,真如师父所言,随着时间的消逝,它会自己解开的吧……
  殷小眠安慰自己,垂下脑袋。
  明隐山要招收新人,此事也算是大事,殷远之身为掌门,安排诸多事务,也须得他出面。
  回到明隐山,殷小眠待在明隐山朝阳殿,每日除打坐之外,就是窝在被窝里观察自己的下体。
  加上赶路,他中毒已快有两个半月,这两个月以来,他发现他变成两种性别都有的时日大概有三分之一。
  每次,都是中旬的时候变,而上旬下旬,他的身体还是与平常一般无二。
  不……也有变化,殷小眠仔细研究了,发现他上旬时容易有情欲,而下旬时没有。他有情欲时自己弄出了阳精,身体就会变成双儿,而下旬时没有情欲,他试探地弄出了阳精,却不会变成双儿。
  殷小眠有些苦恼。不知道自己泄了阳精,身体变成这样,过验身石会不会出问题。
  验身石验的是与人*合一事,不与人*合,单泄阳精阴精,那是没有关系的。而且修道之人,只要不与旁人身体*合,泄出去精华很快就会补回来。他现在身体两种性别都有,算不算已相接触?
  殷小眠查了好多关于验身石的资料,只见资料中甚而道,未免同性相恋者逃脱验身石裁决,男子过验身石时连后庭*合都会算在其中。只是,两性同体之人,却没有提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