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送鬼记 作者:萧纯

字体:[ ]

 
文案:
李涛看得见鬼。
有次他遇到一只话唠鬼,天天缠着他叨叨叨,叨叨叨个不停。于是他每天为了送走这只鬼而奋斗。
最近开始重新填坑,但是会推翻重来...后面的章节暂时清零
 
内容标签:恐怖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涛,冬凌草 ┃ 配角: ┃ 其它:
 
  ☆、Chapter One 不要和陌生鬼说话(1)
 
  
  冬凌草死了。
  他的灵魂飘了好长一段路,在回家的路上被卡住了。
  卡住他的是一阵香气,闻到这味儿他就飘不起来了,如同金角大王的宝葫芦吸走孙行者那样,嗖地一声被吸进了一间屋子里。
  等他见到香气的来源时不禁睁大了眼睛,口角流涎——竟然是他最爱吃的十三香小龙虾!无数剥小龙虾的回忆涌入脑海,冬凌草吞了口口水,定定地望着桌上那盆红彤彤油光光的小龙虾,五官感觉渐渐回到了身体,如同从一个浑浑噩噩的梦中突然醒。
  他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这里是什么地方?
  屋里有一男一女。男的白白胖胖,剃了个半寸头,有那么些其貌不扬。女的倒是挺瘦,长了一张瓜子脸,画着浓妆,还挺好看。他们围着一张茶几面对面坐着,两手相握,手掌之间是一支2B铅笔,神神叨叨地念着:“前世随前世,我请前世来…前世随前世,我请前世来…”
  小龙虾就放在一旁,冒着孤单的香气。冬凌草对着他们摇了摇头,心想这两人放着好好的美食不享用,尽玩神鬼游戏,和他们的铅笔的型号没什么两样。
  他吸了口气,请了清嗓子开口。
  “那个…你们好?我也不清楚我怎么来的,但可以问一下这是哪儿么?”
  “你们现在很忙么?不方便说话?这里显然是你们的家,我们似乎也不认识…不认识并不重要,稍微介绍一下就认识了不是么?我的名字叫冬凌草,冬天的冬,凌厉的凌,小草的草。你们呢?”
  “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不记得为什么我会在你们家了。如果你们平时有关门的习惯…谁不关门呢…所以是你们邀请我进来的吧?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你们有空搭理我的话…要是没空我可以等,等的时候可以吃点你们的小龙虾么?再不吃就要凉了…”
  屋子的主人自然听不见冬凌草的声音,故而没有回答,现在的他只是一缕幽魂罢了。两人仍是握着笔,紧张地念着咒语,连头都没有转动一下。
  冬凌草死了,自己却不知道。
  他站了一会儿后决定采取更主动的策略,绕到白胖子身后,伸手拍他的肩膀。原本的台词是,嘿兄弟,在干什么呢这么专注?但拍下去的时候,他的手掌直接穿过了胖子的身体,什么都没触到。
  冬凌草吓坏了,脱口而出:“嘿兄弟,我们好久不见你在哪里?嘿朋友,如果真的是你请打招呼!”随后被自己给乐到了,一个人,不,一个鬼,在那儿哈哈笑个不停。笑完,捏了把自己的手背,不痛,于是以为这是在做梦。
  既然是在梦里,那就无所忌惮了。冬凌草大笑一声,向小龙虾扑了过去。可惜,仍是扑了个空。伸手对着火红的龙虾抓了又抓,竟是一只都抓不住。这些又肥又亮的小龙虾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只是一团有颜色的香喷喷的空气。
  好不容易知道自己在做梦,却不知道该怎么控梦,真是令人丧气。
  冬凌草放下小龙虾,转而去骚扰这对男女。
  “你们干什么呢?和我说说话呗。”
  “真不理我?你们知道在谁的梦里么?竟然跑到我梦里搞封建迷信,太大胆了!”
  “好吧,把我当空气是吧?我数到三,你们就会消失。一,二,三!”
  这对男女仍是纹丝不动。
  于是冬凌草改口说:“算了,一个人太无聊,留下你们吧。但我做什么你们可管不着。”
  说完他向这对男女走了过去,从瘙痒到不信邪,把他们的全身摸了个遍,仍是没能触及到任何,直到他碰到了那支叫2B的铅笔,终于摸到了笔杆。天了噜,真是惊喜…做个鬼,不,做个梦,也就这么点要求了。与此同时,这对年轻的男女浑身一震,终于停止了嘴里的念叨,惊讶道:”您是笔仙么?”
  原来这俩人在玩笔仙,冬凌草了然,玩笑道:”你们猜我是不是?”
  这对男女和没听到一样,只是盯着手里那只笔问道:”是笔仙大人么?是的话请在‘是’处画个圈。”
  桌上铺着一张写满选项的白纸,纸上满是各种选择,什么是与否啦,一二三四五六七啦,abcdefg啦…冬凌草带动铅笔选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是’,画了个圈。这时,轮到这对男女开始喊了:”天了噜!”
  就此,事情变得好玩多了。在这个无聊的梦里,冬凌草终于能通过一只铅笔与两人沟通。
  男的问:”今年我老板会给我加薪么?加多少?”
  冬凌草选了是,又勾了个20。
  “加这么多?我是要升职了么?”
  算了,既然是个梦,就让他高兴高兴,冬凌草又圈了一次是。
  胖子高兴坏了,还要继续向下问,女的不高兴了,从桌下踢了他一脚,赢得了下一个提问的机会:“我上周参加的职业考试能考过么?”
  笔带着两人的手在”是”处果断地画了个圈。
  “能考几分?”
  能过就行了呗,还问什么几分。看她忐忑的模样,冬凌草在6字上画了个圈,一会儿又在上面画了个圈。
  “六十六?”女的吐出口气来:”差不多,我觉得我就五六十分的样子。”
  冬凌草只是懒得再找个数字画圈而已。
  得到了两个问题的答案后,两人来了劲,问个不停。
  “我今年能减掉几斤肉?”
  “我闺蜜会和她男朋友分手吧?就那个在情人节给她打两块一毛四红包的男人。”
  “下周的双色球中奖号码你能预测么?”
  “我觉得我同事那小婊砸的老公有外遇,一定会把她甩掉的,我说的没错吧!喂,你能把小三的名字拼出来么?我保证不说出去!”
  “老实告诉我,周杰伦谈过几个女朋友?”
  就算是笔仙,也不能兼做神棍和狗仔队吧。但反正是个梦,冬凌草打了鸡血一般地胡乱给了一堆答案,还写周杰伦有二十八个女朋友,都够凑齐一部电视剧了。一串莫名其妙婆婆妈妈的问题后,原本热闹的气氛被一个问题终结,美女不经意地提了句:”不如问问姻缘。”
  胖子瞬间全身僵硬,一只手握着笔,一只手指着美女问:”我会和她结婚么?”
  女的瞪了他一眼不作声,眼里不知是娇嗔还是真的不大高兴,冬凌草就迷茫了。胖子的僵硬是因为他想和她结婚紧张的呢,还是不想和她结婚给吓的呢。女的瞪他一眼是因为喜欢他觉得不好意思呢,还是恶心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片刻的犹豫在这对情侣眼里就有了别样的意味。男的出了一脑门子汗:“这到底是成还是不成?”,女的说:“笔仙,没事儿,你说实话。”
  冬凌草带着笔在”是”和”否”之前犹豫徘徊,不知该给梦里这对情侣的情感一个什么样的走向。这时女的叹了口气道:“我懂了。”她看向胖子,有些忧伤又有些愤怒地说:“我们这是结了又离了,你说,你和哪个小三跑了!”
  姑娘的脑洞可真够大的。
  这下可不好了,胖子红着脸百口莫辩,不辩倒还好了,一辩就口不择言:“指不定是你找了个男小三呢!”
  女的一听炸开了锅:“好啊,刘庆云,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她拍了桌子把手腾出来捏胖子的耳朵,一边使劲捏一边使劲哭:“刘庆云啊刘庆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刘庆云!”
  叫刘庆云的胖子一开始还狡辩着我是哪种人,后来彻底没了抵抗力,只好不停地摆手求饶:“英子…哎呦…英子你别闹了,我就爱你一个,海枯石烂不变心,狂风恶浪不动摇!快放手,疼疼疼,耳朵疼…”
  英子终于放了手,破涕而笑:“真的?”
  刘庆云点头,伸出肉嘟嘟的手替她擦眼泪。睫毛膏沾着眼泪,糊着眼影,这一团一坨的黑糊糊呀,也亏他擦的下去,果真是真爱了。他擦着擦着,觉得不对了,诶了一声。英子随着他的视线看向桌面,跟着啊了一声。
  “不好了,不好了!”
  他们光顾着上演八点档爱情剧,忘了笔仙的存在了,2B铅笔早就被撂桌上了。网上怎么说来着的,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可是鬼啊!要是没好好送走,鬼就赖家里不走了,这可怎们办是好。刘庆云倒是聪明,故作镇定道:“没事儿,我们再请一次,和笔仙道个歉,再送走不就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冬凌草正蹲在桌前低头看着那只笔呢,离了他们俩人,他也抓不起那笔来,倒是同意他们再请他一次的做法。
  话不多说,刘庆云和英子再次握起笔来,念念叨叨。
  “前世随前世,我请前世来…前世随前世,我请前世来…”
  “笔仙大人,您还在么?刚才我们闹着玩,您别介意,我们心底里还是尊敬您的!”
  还有也不知是网上查到的咒语还是他们自己瞎掰的:“笔仙笔仙快显形,太上老君助我行,急急如律令!”
  冬凌草都考虑是不是要趴地上变成一颗草来现个原型来配合一下他们了。好在不一会儿他就能抓住那只笔了,带着他们的手在纸上画了个圈。两人显然松了口气,却一时不知接下来该说些什么,光是握着笔,含着笑,眉来眼去的,这恋爱的酸腐气息。
  等了许久也不见动静,冬凌草无聊了,又有些气愤,你们不能在我梦里给我吃狗粮吧,起码也得吃上小龙虾吧。他抓紧了笔杆,不顾两人的浪漫氛围,在纸上开始写起字来。毕竟是三个人的手控制着这支笔,他动的时候这对情侣因为吃惊多少用了些力,字的笔划歪歪扭扭很是难看,笔尖与白纸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笔的质量还不太好,最后一笔断了一小截笔尖下来。
  胖子和英子被吓坏了,只见手中的铅笔像脱了缰的野马一般动起来,几乎狂暴地在纸上写了一个形状邪恶的大字——“饿”!
  冬凌草还没反应过来,笔就被两人给扔了。两人抱成一团,战战兢兢,瑟瑟发抖:“鬼啊!饿死鬼啊!”
  此后小情侣再也没拿起笔来,而是哆哆嗦嗦地打了个电话。从对话内容判断他们是找了个会捉鬼的朋友过来对付他。在这个漫长而荒诞里梦里,冬凌草再次觉得有趣起来,终于有第三个人物要登场了。
  一个小时后,李涛来了。穿着一件黑色长款风衣,夹带着夜风而来。
  “这么晚了你们叫我来干嘛?”
  这是冬凌草第一次意识到时间,他从被风吹起的窗帘后看到了点点星空——李涛如同从黑夜来里的魔术师。
  这是李涛在他的人生中第一次见到冬凌草。也是冬凌草第一次在他的人生…呸呸…他的鬼生中,第一次见到李涛。
  
 
  ☆、Chapter One 不要和陌生鬼说话(2)
 
  
  李涛进门口的第一件事是脱了他的球鞋,第二件事是推开胖子,和冬凌草一样,第一时间关注到了桌上的小龙虾:“呦,怎么这么客气,还买了小龙虾,每天排长队的那家吧?”
  刘庆云本有一肚子重要话要说,被这么一问,乖乖地点起头来:“对,王阿婆家的,排了一个小时队呢!”
  李涛动了动腮帮子,微微点头:“好兄弟,给我拿副碗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