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征服计划 作者:Kieren(下)

字体:[ ]

 
    第60章 帝国记忆碎片
    
    Chapter.60 帝国记忆碎片
    七年前,温都大教堂屠杀案发生前一天。
    安澜一个人躺在床上,脸上盖着一本书,房间的书桌上投影着几张电子照片,某张照片里,一个年轻的穿着校服的女学生,从后面抱着安澜的脖子。
    一只手突然掀开了安澜脸上的书,坐在了安澜的床上。安澜被突然的光感给弄醒了,他皱着眉头,睁开了眼,关淮的脸映入视线。
    关淮道:“还睡啊,睡多久了?”
    安澜心里感觉一阵烦躁,他翻过身再次闭上了眼镜:“干嘛啊。”
    关淮靠在床头,手轻轻地拨着安澜的发梢,轻声道:“别把自己关在房间了。”
    安澜今天早上才参加完姐姐的葬礼,身心快被抽空了。一个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突然消失在了自己的生命中,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安澜就这样躺在床上躺了一整天,眼睛空洞。
    关淮最近每天都来陪安澜,安澜懒得处理的东西他都帮忙做了,但,他的安慰没有带给安澜任何起色。
    关淮的眼睛闪了闪,忽然翻身,双臂撑在了安澜身边,低头望着他:“你难道不恨他吗?”
    安汐被卷入政治阴谋而被陷害,二人心知肚明。
    安澜一愣,转过身望着关淮,片刻,他眼里怒意一闪,推开他坐了起来,走到书桌边坐下,冷冷道:“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关淮笑道:“你还是很恨他的吧。”
    安澜:“所以呢?”
    关淮起身走到安澜身后,双臂绕上了他的脖子,气息暧昧地拂在他的耳边:“有些人根本就不值得活在这个世界上。”
    安澜打心底里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想把关淮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扒下来,不料关淮手臂一紧,抬起了安澜的脖子,眼睛里闪动着隐秘的光:“你难道不想报仇吗?”
    安澜愣的思维停了两秒,反应过来后,他知道关淮对自己用了暗示。安澜“啧”了一声,一把推开他,站了起来,不耐烦道:“别说了。”
    背对着关淮的安澜没有看到,关淮的眼里腾起几分疯狂的火焰,他的笑声在身后响起:“那种人,如果没有人去消灭他们的话,会越来越多的,他们就像蛀虫一样,迟早会侵蚀掉所谓的正义。”
    安澜回过头:“那你觉得我该去做这件事?”
    关淮:“总要有人做不是吗?”
    安澜缓缓地冷笑了一声:“我的确很恨他,他死了更好。但这不是硬碰硬可以解决的事,别告诉我你连这点都不知道。”
    关淮沉默了,整个人埋在了阴影当中。
    安澜道:“谢谢你这几天帮我,不过,我希望你还是不要来了,你觉得我们在一起真的有意思吗?”
    安澜说完,打开门想离开,关淮眼里闪现了一分寒冷的凌厉。关淮快步走上来,按住了安澜开门的手,伸手把安澜的脸转了过来,眼睛一闪,瞳孔收缩,虹膜转瞬间就布上了绿色的丝线。
    对上关淮眼睛的一刹那,安澜只感觉头脑一阵轰鸣,意识逐渐地远去了,神采一点一点地从眼里消失。关淮抵着安澜的额头,慢慢地朝着他的精神世界伸入自己的思维触角,低沉的声音仿佛唱响在安澜耳边的魔音,让他的心里陡然腾升起憎恶的怒火。
    安澜的精神世界开始伸出细小的枝桠,绝望和怨恨的种子让他的精神网长满了倒刺。安澜的思维渐渐远去了,耳朵里只剩下了关淮咒语一般的嗫嚅。然而,安澜的脸却一瞬间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狠狠地推开关淮,痛苦地按住了自己的脑袋,大口大口地喘气,视觉上花花绿绿的一片。
    关淮一咬牙,安澜的精神抵御能力比他想象地还要强!
    关淮冲上去按住安澜的四肢,安澜的精神遭受了刺激,已经有了狂躁的征兆,这样下去恐怕连自己也应付不了。关淮再次伸出思维触角,密布的精神网连接处游移出了浅绿色的弧形闪电。关淮在安澜混乱的精神世界里找到了憎恨的因子,浅绿色的电弧裹挟上去,那些白色的因子开始迅速地繁殖,肆意地侵略着安澜的精神世界。
    安澜痛苦地低吼,眼里的血丝更甚,他想要推开CAO纵自己的关淮,可轻轻一动,就头痛欲裂,关淮的思维触角就像尖针一样,把他的思维弄得混乱不堪。
    安澜再睁眼时,瞳孔周围出现了褐色的块状斑点,他狂暴地怒吼一声,朝着关淮扑过去,一拳击向他的脸,关淮翻身一躲,安澜摔在茶几上,手摸到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小刀在他手里转了一圈,刀锋狠狠地扎进了关淮的腹部里——
    “嚓——!”
    巨大的痛感让关淮的治愈一阵波动,他翻身按住出血的腹部,血流顺着指缝流到了地板上,他痛得浑身颤抖,可还是极力地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触角。
    安澜抽出小刀,还想继续攻击,可他的脑袋越来越痛了,无数的画面在脑子里闪过,巴顿可憎的脸,满身是血的安汐,缓缓盖上的棺盖,撕扯着他的神经和残存的理智。
    安澜颤抖地丢下了小刀,有些茫然地看着地上的血。关淮捂着流血不止的腹部,咬着牙继续逆向治愈着安澜,最后,在关淮思维触角的助力下,憎恶的因子成功占据了安澜的整个脑海,关淮收回思维触角,彻底瘫倒在了地面上。
    关淮按着出血的腹部,喘着气颤抖地看着一脸淡然,眼睛毫无光彩的安澜,扬起了一抹冷冷的笑。
    安澜的眼睛一动,冷漠而空洞的眼神逐渐被难以遏制的怒火和憎恨所掩盖,对巴顿的恨意和杀意已然完全占据了他思维的每一个角落。安澜看也不看地上腹前一大片鲜红的关淮,打开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床上的安澜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睡眼惺忪地望着照进房间里的光线,慢慢坐了起来,露出了光裸的线条紧实的上半身。
    安澜这一觉睡得前所未有的不安稳,头脑昏昏沉沉的,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的内容扭曲而复杂,一回想就头脑发昏,他是一点也记不得了。
    安澜看了看床头的电子日历,想到齐灵之前说的军演结束的日期,好像就是今天。
    前几天安澜看到了面向大众直播的部分军演画面,看见被伙伴包围欢呼的齐灵,安澜心里却一阵怅然。
    他会过来的吧。
    安澜揉了揉头发,翻身起了床,洗漱完毕后,无聊地半躺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望着电视。
    电视里在播一个蛮无聊的相亲节目,为了营造噱头,一方在选择了心仪对象后,再公布二人的相容度,如果相容度不够就只能说拜拜了。
    此时一个向导正好不满地抱怨着“为什么我和他的相容度这么低嘛”,引来现场观众一阵起哄,安澜抬手把电视关了。
    安澜想到了齐灵和自己那不断高涨的相容度,他的心里一直存在着疑问,只要一问到这上面的事情,齐灵基本上是疑神疑鬼。总是在这样的不安当中度过,安澜心里也逐渐地产生了一个越发明晰的念头。
    每次都刚好错过的结合热,不断增长的相容度,齐灵的休克,他借书器里的那些奇怪的基因方面的书……一想到这些,安澜就觉得心烦,可是,越心烦,他反而越想要去弄明白,所有的所有,关于齐灵的一切。
    而且,军演当中的齐灵前后表现出的实力差距,让安澜心里的不安直线上升。
    安澜没想到,这一切都这么快地到来了。
    晚上的时候齐灵没打一声招呼就回来了,安澜一打开门,就觉得哪里不对——
    齐灵信息素的味道,是前所未有的浓烈,浓烈到好像逸散在了空气里面,让安澜的脑子一下子有些发晕。齐灵的信息素的味道和那个引起了自己结合热的味道竟如此的相似,安澜站在门口盯着齐灵,齐灵暴露在体外的每一寸皮肤,此时此刻都能让自己感到情热。
    齐灵也意识到,安澜的信息素对他来说吸引很大,他本以为过了这么几个小时,异型化的劲儿也该过去了,想不到还是这么厉害。
    齐灵咳了一声:“先……进去?”
    齐灵走进去关上了门,门还没完全关上,安澜就已经欺身压了上来,灼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耳边:“你又干了什么?”
    齐灵:“没干什么。”
    安澜开始在齐灵的肩膀上印下吻痕,手撩开齐灵上衣的下摆,泛凉的手指触碰到了齐灵的标记点,齐灵微微颤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惊觉自己刚才差点被安澜给带着跑了,猛地转过身,挡住安澜的脸:“等等!”
    安澜的舌头穿过齐灵的指缝,压根就没打算听齐灵的话。齐灵急躁地把安澜摁在了地板上,呼吸有些急促:“我有话和你说!”
    安澜翻身上下调换了位置:“说吧。”
    齐灵撑着手臂坐起来,眼神有些躲闪:“有件事我瞒了你挺久……”
    安澜心里一紧,沉默了半晌,语气中微有不悦:“现在打算和我说了?”
    经过了演习的事件之后,齐灵不觉得自己能够每次都这么幸运了,自己是随手随地,都有可能变成异型。也许就在安澜的面前,也许在所有人的面前。况且,艾飞那句话确实点醒了自己。
    齐灵双手抱着安澜的腰,微微撇嘴道:“先说好,你不能生太大的气。”
    看来他是铁定自己会生气啊,安澜道:“好。”
    齐灵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那张想要狠狠疼爱和侵犯的脸,说出了在心底里憋了许久的话:“你还记得金盾的时候引发了你结合热的那个人吧。”
    安澜的眼睛动了动。
    “那个人就是我。”齐灵紧紧抱住了他,“安澜,这是我最后一件瞒你的事了,我是异……”
    出乎意料的是,安澜沉声打断道:“我知道。”
    这下轮到齐灵愣神了:“……你知道?”
    安澜站起来,坐在了沙发上,声音沉闷:“我猜得到,异型是吧。”
    齐灵一下心就疼了,他愧疚道:“对不起,我应该早告诉你的。”
    安澜不想回答齐灵,他一个字也不想说,他甚至不想从齐灵嘴里听到那两个字。安澜的脑子是乱的,虽然他曾做过无数次假设,可他始终无法相信自己,总是拿那个微乎其微的概率来说服自己。可是现在,齐灵承认了,一切都莫名其妙的成真了,齐灵虚幻的身影和存在让安澜仿佛跌入了一个漩涡里,他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件事,去冷静下来。
    齐灵坐在了沙发边上:“你别这样。”
    “你爸怎么说?他有办法吗?”
    齐灵沉默了,安澜知道这代表的是没办法,想到这里,他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齐灵扯过他的肩膀,急道:“你别这样!”
    安澜突然扑了上来,齐灵一个措手不及被压倒在了沙发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令人沉醉而窒息的铺天盖地的吻便落了下来。齐灵反手扣住安澜的脑袋,唇舌深入,黏膩的水渍迸发出两人对对方无尽的渴求,两人几乎用尽全力亲吻对方,侵略对方口腔里的每一寸领土,留下自己的气味和痕迹,把所有的不满,绝望和爱意宣泄了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