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媳妇不是人 作者:洛红绯

字体:[ ]

 
文案:
“姓名。” 
“红颜!” 
“啥?” 
“你耍我!” 
“就是红颜。” 
“你特么一个大男人叫什么红颜,红中都比这个好听。” 
“请不要侮辱我父母的品味。” 
“你特么非要和我结婚的时候,怎么不考虑是不是侮辱了我的品味。” 
“你就是嫌弃我。” 
“你特么一个死鬼,还不能让我嫌弃了!” 
“我是真心的。” 
“真你么,你有心么!” 
叶幸一脚把红颜踹出八丈远,沾了符纸的巴掌电风扇似得把红颜扇的成了残影。 
我父母品味也不咋地,什么叶幸啊,叶衰才对,摊上这么一个除了吃喝连睡都不会的傻鬼
 
内容标签:强强 恐怖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幸,红颜 ┃ 配角:小山,雷狄,白融,白瑕,秦狂 ┃ 其它:HE
 
 
  ☆、悲催的开始
 
  “提到金色你除了黄金能想到什么?”
  “黄金”
  “其他的呢?”
  “黄金!”
  “所以说,你不顾顾客的强烈要求硬是把人家的家装风格搞成了土豪风?人家要的是一起床家里有如同金色阳光般温暖又耀眼的感觉。不是亮瞎眼睛的金矿。”
  设计部主管蹭的起身,按按突突跳跃的太阳穴,朝笔直站在他面前,头垂着的男人瞪一眼。
  一向好脾气,有了火气,首先想到的也是先压一压。
  面前的男人,叫叶幸,刚来的时候,愣头青一个,这也不会那也不懂,不过,短短的半年,居然给他拿回了好几个不小的案子。也算是功臣一个了。
  灰色西装穿的很贴身,也不是开始时候的地摊货,皱巴巴还特别大,人还没走呢,衣服先如红旗招展。
  “去和人家好好道个歉,工程暂时停一停,重新来过。”
  主管斜他一眼,坐了下去。
  叶幸没有像以前一样嬉皮笑脸,企图用讨好姿态少得些训斥。他脸庞严肃,眼神悲怆,神色愧疚,一副‘我知错,我就是来领罚,老大,你随便训,别客气。’的检讨姿态。主管大人问一句他认一句。
  主管这次是真的动气了,叶幸懂得,生气的人看到嬉皮笑脸该是多么的怒气值飙升。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他不会选的。
  “知道了,主管,那我先出去了。”
  主管看他一眼,见他一脸的丧气样。从抽屉里拿出几包好烟,啪的摔到他面前。
  “辛苦了。”
  “好咧!”
  叶幸随着这声干脆的啪,脸上也利索的啪,绽开一个狗腿的笑。龇牙咧嘴的。
  挪到桌子边,把烟慢慢扒拉到手心里,揣进袖子里,笑眯眯的敬个礼,学电视上大臣退出大殿的样子,屁股撅着,假模假样的打了两边袖子,说着了声喳,一步一步退了出去。
  主管被他弄得脸也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啐了一口。
  “把门关好!”
  “喏!”
  啪!门关上了。
  叶幸竖拳头,高抬腿,站在门外,小声喊了一声‘耶!’
  大步流星的回了他那个比垃圾场美观不了多少的十平米办公室,一屁股仰坐在椅子里,转了一圈,痞气的把脚一甩,搭到办公桌上,扫掉了几本设计类的书籍。
  “叶儿,怎么样?”
  等着他的几个手下围过来,迫不及待的问。
  “能怎么办,道歉!”
  “啊~~~~”
  叶幸也跟着他们一起哀嚎。
  刚打开电脑,电话就来了。
  “喂,叶工,这边请你来一下。”
  “暂时没空,能到下午么?”
  叶幸点开电脑上的游戏文件夹,随便打开一个,瞎点着。
  “呃,叶工,请务必来一下。这……”
  工头还没说完,电话明显被抢走了。
  接着咆哮就从话筒里排山倒海般的涌了出来。
  “你干什么吃的,我说过多少遍,不要这个壁纸,你还让人往我墙上贴,你是什么意思!有病吗!有病治病,别特么顶着设计师的名头干小孩都不干的弱智事儿。”
  叶幸早就把手机话筒朝下,扣在桌上,耳朵里塞上耳机,继续在连连看上平静的点着。
  不一会儿,他随手抓起手机,那边刚好也骂完了。
  “我这就来。”
  从容的口气,很是客气,脸上却是冰块一枚。说完就按掉电话。
  其他几个人都偷眼朝他看。想说什么没敢说。
  “你们几个,把这个案子早点讨论出方案来。不就个商演的场地布置吗,瞧把你们小心的。”
  “叶儿,那可是二线明星的阵容,听说还有可能来大腕儿,那要求都快单独订成一本字典了。”
  “行了,行了,你们都比我资历老,还跟我在这哭穷,不就是故意拖着,想多看几次明星吗。票别忘了给我留一张啊。”
  其他几个人偷偷翻完白眼,齐齐的嗯了一声。
  叶幸在卫生间里把头发抓了抓,营造出精英范儿。挺挺胸脯,朝公司外大步走去。
  一脚跨出出租车,就看见他不想第一眼看见的人站在门口颐指气使着。
  叶幸深吸一口气。
  脸上顿时浮起公式化的微笑。
  “廖老板,早!”
  微微凸出的肚子,硬是被故意往外挺成将军肚的主人,不大情愿的轻轻侧身,给了叶幸一个下视的冷淡眼神。
  “瞧瞧把我的墙弄得,这算什么事!告诉你,这几卷壁纸我可不买账,折腾死我了,结果还弄成这个破样,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本事。”
  叶幸脸上笑着,心里磨牙
  ‘您老不贪图便宜会找上我们吗,抠出那点钱,还想要豪华效果,您老是觉得做梦不要钱是吧。’
  “我这就收回去。这有几个图样,您看有没有合心意的。”
  说着,递上两个文件夹。
  廖老板一把扬开。
  “我这看到了几个,你去找来,就行。”
  叶幸望望地上蒙了灰尘的雪白纸张,笑着,蹲下,活泼的说了声好咧。眼底冰渣子一点点堆积着。
  一个黑脚印一半印在他的手背一半印在他捏住的纸上。
  眼前划过办公室里几个人中的一张脸。
  这是他两晚熬夜的成果。
  叶幸抬头笑眯眯的朝廖老板说
  “老板,不好意思,能抬一下脚吗?”
  廖老板低头看一眼,粗粗的移开,那脚印子就多了一道拖擦黑团子。
  叶幸眼皮跳了一下。捡起来,拍了拍,夹进文件夹里。
  工人们开始把没被看上的物料往外抬。
  工头走过来,捣捣他的胳膊。朝物料努努嘴。
  叶幸拦住工人,检查了一下。
  从壁纸到工具都有损坏。
  “叶工,这可不是我们的错。”
  工头小声说。
  叶幸点点头,吩咐工人先放下。
  他朝廖老板笑嘻嘻的说
  “廖老板你看,这些物料,来的时候都是好的,没用上我们要退回给厂家,一点点损坏都不行的。”
  廖老板斜睨着他,平淡无奇的脸上架着的那副金丝眼镜抖了抖。
  “你什么意思!要我赔?”
  叶幸低低脑袋。
  “不好意思,您看,这可是今早才运来的,都是检查过才卸下的,也就两三个小时,您看,合同里都有注明的。也不多,对于您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这么大个别墅,您都没眨一下眼睛,重要的是顺利把别墅装饰完,大家和和气气的,也省下那些力气和时间,专心把您的事儿给办漂亮了,您说不是?”
  廖老板嗤笑一声。
  “不赔!你们三番五次的违反我的要求,我还没要精神赔偿呢。”
  叶幸的脸慢慢冷下来,就那么看着廖老板,慢慢的冷下来。
  “一万块,工头麻烦你给廖老板开个证明,□□我去复印一下就好。”
  廖老板的脸登时紫了。指着叶幸就吼
  “你怎么说话呢,我特么掏一个个子儿,我跟你姓。”
  叶幸又笑起来,恭敬的很。
  “我们老叶家可不缺您这样的。”
  廖老板气的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
  “廖良万!”
  一声中气不是很足的女生怒斥把廖老板还没吼完的话给憋了回去。
  一个脸上灰暗,明显有病在身的女人走过来。身旁有几位男子,女子陪同着,都是怒不可遏的盯着廖老板看。
  女人走到廖老板面前,二话不说,直接甩了一巴掌。
  有些畏缩愣神的廖老板被这一巴掌,打得跳了起来。一点不客气的把女人推到地上。
  “干什么你!”
  女人坐到地上,脸上有痛苦色,但是没哭喊,只是咬了咬嘴唇,自己爬了起来。
  “姓廖的,你特么是人吗,医院那边欠了几万块的治疗费,你这边买别墅养狐狸精。”
  一个男人扒开人群,就往前冲。
  女人拉住他。
  “廖良万,我就问你,你铁了心?”
  廖老板不耐烦的说
  “现在不说这些,回家再说。”
  女人哼笑一声
  “家?房子我卖了。我现在无家可归了。要不也搬到你这栋别墅住着?”
  廖老板横眉怒喝
  “那是我妈留下的老房子,你敢卖了!你疯啦!”
  吼完就朝女人打去,陪着来的几个男人立马迎上。
  叶幸朝后退了几步,冷笑一声,抱胸着看。
  女人脸上划过绝望神色,还是上前拉架。
  廖老板身材比较壮,蛮力之下竟也把几个不矮的男人推搡在地,还踩了好几脚。嘴里骂着
  “你们算什么东西,不就是看我发达了,来讨好处嘛,我不给,你们就翻脸不认人。以为我怕你们,给脸不要脸。”
  女人扑过去抱住他的腿不让他施暴,廖老板直接一脚踹到了一边。
  “滚一边去,老子给你瞧病,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一个子都生不出来,还在这耀武扬威的,你也好意思。”
  女人还往上扑,廖老板直接转过身,拎起她几个大巴掌扇到地上,还作势要往她身上跳。
  叶幸一脚把要跳过来挥拳的廖良万踹到一边,扶起女人,替她拍掉身上的土,女人眼里都是眼泪,就是不流出来,胸口剧烈起伏着,斜瞪着廖良万,双手有口子往外流血,她吸吸鼻子,抖着手,理理头发,轻轻拍拍。
  廖良万哼一声。
  这时候从别墅里走出来一个大胸长腿的三十岁左右的妖娆女人。
  叶幸冷嗤一声。
  不愧是妖精配土豪,真是绝配。
  也就这点品味了。
  “哟,这是谁呀,灰头土脸的。良万,这别墅什么时候好呀,我在楼上睡个觉都累得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