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上)

字体:[ ]

 
文案
征婚启事
星际No.1的佣兵团共有单身哨兵四名,现真诚寻找配对的向导
团长艾里盖利有只老虎会卖萌
副团长道尔一毛不拔铁公鸡
美女妮可莎娜,攻你没商量
真诚的背景板诺雷……“先解决姐姐的个人问题就好”
向导,你们在哪里啊~
 
本文1V1,佣兵团长哨兵攻X全能生活管家向导受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强强 星际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图,艾里盖利 ┃ 配角:青鸟,道尔,妮可莎娜,诺雷 ┃ 其它:星际,哨向,佣兵
==================
 
    ☆、第1章 大龄待婚优质哨兵
    
    瑟隆北港133号停泊点,小鹰级护卫舰的战略会议室。
    艾里盖利面沉似水地盯着光幕上的拒绝信,琥珀色的眼瞳划过厉光,烦躁的情绪直接传达到了他的精神向导上——一只蓝灰色斑纹的老虎呲着牙,在狭窄的会议室里来回踱步,时不时发出抱怨的低吼。
    [亲爱的艾里盖利先生,很遗憾,你的向导配对申请没有通过,我们将扣除报名费的30%,也就是1050信用点,祝你下次成功。]
    作为现场唯一的目击者,大副道尔于心不忍地叹了口气,“你还好吧?”
    “第七次了。”艾里盖利扯了扯嘴角,冷笑着关掉了光幕,“我他妈已经被拒绝七次了。”
    “没有军部政界背景,配对申请通过率本来就低,简直就是白给联邦送信用点,还不如买彩票呢。”道尔眯了眯眼睛,吊儿郎当地说,“要不要听卡特斯上将的建议返回军部?这样不需要信用点,也有大把的向导都会往你这儿送。”
    “他们就是想逼我回去才一而再再而三地驳回我的申请,这种套路你还看不出来?”艾里盖利皱着眉强忍着情绪,可是他的精神向导——老虎卡维尔还消停不下来,他一巴掌拍在它的脑门上,卡维尔飞起耳朵呜咽了声,不情愿地趴在地上开始舔爪子。
    “你不想回去,又想要向导,那该怎么办?”道尔无奈地摊了摊手,“要我说你当初脱离军部的时候,就该先和莲娜生米煮成熟饭,这样也不至于光棍到现在。”
    “莲娜?”艾里盖利掀了掀眼皮,不以为然地说,“她和我的配对率一般,当初也是强塞过来的。”
    “哟呵,你还挑三拣四起来了?你以为向导配对申请通过后能得到什么货色?莲娜当年可是向导学院的no.1。当年你前脚刚走,后脚她就塞给了你的死对头阿兰卡,现在他俩的孩子都会走路了吧?”道尔吃味地啧了啧嘴,“真是便宜那个小人了。”
    “好了别废话了,我让你在这儿不是看我笑话的,是来帮忙的。”艾里盖利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抱着肘沉声道,“抑制剂对我快失效了。”
    道尔怔了下,飞快地问:“……你是不是最近又升阶了?”
    艾里盖利略一点头,“升到了s+。”
    “啧,看来得用非常手段给你找个对象了。”道尔咕哝着,忽然他眼睛一亮,迫不及待推了推好友的肩膀,“嘿,你听说过黑塔吗?”
    白塔,向导学院。黑塔,向导培育所。两者名字听上去差不多,实际却是天壤之别。
    白塔,是将发现的野生向导收入编制进行教育,三年完成学业后配对哨兵,撇去贪污*军政保护主义不谈,这里是个相对干净的场所,但黑塔就不一样了。
    “黑塔是不挂名地下研究所,幕后老大是谁还不知道,但是听说,他们在实施向导培育计划,利用基因技术改造普通人成为向导。”道尔越说越兴奋,“那地方不能见光,黑吃黑再合适不过了,要不要走一遭?”
    “等你给我消息黄花菜都凉了。”艾里盖利不屑得白了他眼,打开光幕翻出一条新闻直接砸到他脸上,道尔缩了缩脖子,推开光幕眯着眼看:“γ16行星发生爆炸,第九护卫队已经展开调查,目前原因不明……这是什么鬼?”
    “你心心念念的黑塔啊。”艾里盖利慢条斯理地说。
    “黑塔?在这儿?出事了?!”道尔难以置信地继续划拉新闻,然而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让诺雷和妮可莎娜去探风了,等你,马后炮。”艾里盖利吐槽道。
    “原来你已经瞄上这儿了,怎么都不通知我,好歹我也是黄金单身汉啊。”道尔抗议似的喊道。
    “就你?呵呵,”艾里盖利嗤笑了声,鄙夷地上下打量他,“当年毕业舞会多少向导被你的精神向导吓得花容失色,你确定你这辈子真的找得到对象?”
    “你少拿这件事刺激我!我的宝贝科科是最棒的!”提起自己的精神向导,自诩洒脱的道尔也炸了毛,虽然他说得信誓旦旦,却没见他的精神向导露出真面目。
    “好,我最棒的朋友,走吧,带你去放松一下,你不是要把喝倒北港酒吧一条街么?今天就给你这个机会。”
    “好,今天就喝穷你!”
    -----------
    与此同时,瑟隆市联合公会办事处正被佣兵们挤得水泄不通。不管天晴还是刮风下雨,这里永远吵吵嚷嚷得像菜市场。
    佣兵大多都是单身哨兵,五官敏锐身体健硕,有着发泄不完的精力,没有向导的抚慰,发起神经病来简直比在经期的女人还要歇斯底里。
    蓝图工作在办事处窗口的第一线,上岗不过三天,他面对人来疯的佣兵时已经做到面部神经完全坏死,任窗口外动物狂欢,我自岿然不动的至高境界。
    “喂!为什么我的佣金少了30%!是不是你们这群吸血鬼贪污了我的钱?!”一个五大三粗的哨兵演技大爆发,气咻咻地脱掉外套亮出结实的肌肉,他的精神向导——一只棕熊也不甘示弱地亮出爪子,狠狠拍在窗口上。然而……几乎每个窗口前都是这副乱哄哄的局面,它的示威很快被噪声淹没。
    蓝图眼皮都没掀,他转手打开光屏贴到哨兵的脸上,慢悠悠地说:“你在执行运输任务时中途绕道到莱克星的红磨坊喝花酒,还把这笔账记到了雇主的头上,雇主知道真相后非常不满意,遂扣除了30%的佣金,你有异议吗?”
    “喝……杯酒也要扣这么多?!”
    “这只是雇主挽回损失的合理举措,另外由于你违反公会协定,公会决定扣除你30个信用点,请你好自为之。”
    “喂,不用这样吧,我赚钱也不容易,没有信用点我怎么讨老婆啊,行行好呗?”哨兵死皮赖脸地扒着窗口不停对着蓝图抛媚眼,他的棕熊也从欺行霸市的模样变得一脸蠢萌,恨不得跳到蓝图怀里撒娇讨好。
    蓝图瘫痪的面部神经微微一抽,露出无敌嘲讽的笑容:“就尊驾的神经病指数估计也只有哪个向导疯了才会想和你配对,与其攒信用点去向导学院排号,不如去精神病院找更合适。”
    “你说什么!你以为我弄不死你是不是?下班以后小心点!”
    蓝图又恢复了面瘫脸,字正腔圆地说:“我是公会在职员工,你对我发出死亡威胁将会被公会除名永不录用,你确定要弄死我的话就再重复一遍。”
    “……非常抱歉,我还想继续待在公会里。”哨兵麻溜地低头认错,棕熊也从站姿改为蹲姿,大和抚子似的弯腰鞠躬。
    “还需要其他帮助吗?”
    “我想接个新任务,等级嘛,跟我匹配就行。”哨兵洋洋自得地仰起头,他的熊也应景地打了个响鼻,倨傲地扬了扬下巴。
    蓝图翻了个白眼,他翻转回光屏,利索地检索新出现的任务,“新任务,等级2b,这个最适合你。”
    “……这是b+不是2b!”
    “任务人数两人,不是2b是什么,祝你早日完成任务,再见。”
    哨兵还想发作,很快被后头涌上来的人潮连人带熊一起淹没了。送走了一个精神病,面前又多出了千千万万个精神病,蓝图连叹气的机会都没有,绷着脸一直工作到下午六点。
    轰走耍赖的佣兵,锁上办事处的大门,世界终于清静了。
    蓝图走进休息室,狠狠灌了口水润了润喉,喘了口气道:“跟他们这群哨兵对话真他妈累,他们出门都不带脑子的吗?”
    同事以过来人的口吻教导道:“蓝图,你得理解,这份工作就是这样,他们常年光棍缺乏向导疏导精神容易出现问题,我们的窗口服务也是他们抒发情绪的渠道,只要不破坏设施,还是可以忍受的嘛。”
    “不破坏设施?他们破坏的还少吗?”蓝图幽幽地丢去一个卫生眼,“我原来应聘的岗位是机械技师,结果呢,这群牲口把机器人全砸了!”
    同事端着下巴叹道:“唉,那是一次失败的改革,公会原本想采用机器人减少人力成本,没想到机器人直接就报废了,大概他们觉得跟机器人吵架不够给劲?”
    “一群抖m。”蓝图刻薄地吐槽。
    “哈哈,也只有你敢这么说。”同事哈哈一笑,“诶,对了,晚上你是不是还要打工?”
    “没错,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先走了。”
    “记得帮我问青鸟要签名啊!”
    “一定。”
    挥别办事处的同事,蓝图马不停蹄地跳上自己研发的悬浮小车,一路开到了北港。
    北港是瑟隆市最繁华的地段之一,这里有著名的酒吧一条街,是佣兵闲暇时最爱光顾的地方。为了招揽客人,店家无所不用其极,18x禁忌主题比比皆是,没羞没臊的娱乐活动一应俱全。然而就在这群污合之众中间,有个小清新鹤立鸡群,它的名字叫做阿尔丰斯,正是蓝图的目的地。
    蓝图把小车停进了北港的地下停车场,徒步走到“阿尔丰斯”的员工出入口,拾级而上,用“脸”刷开了安全门,一间面积不大的酒吧呈现在眼前。和别处的酒吧装潢不同,这里采用东方浮世绘和自然主义的艺术装饰,精美细腻的线条勾勒整个空间,使得这间酒吧隐隐晕上圣洁的光环,简单的说,哪怕不开灯,这里也一点都不污!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不污的酒吧,凭什么傲然屹立在这条恶性竞争严重的酒吧街的呢?只靠一个人,驻唱歌手,青鸟。
    “哎呀蓝图,你可总算来了!”酒吧老板穆夏手舞足蹈地跑过来,他的胡子比头发茂密,灰白色的卷毛全聚在下巴上,一张嘴就尝到了刷须水的味道。
    “老板好,怎么了?”
    “快快,快去叫他起床!”
    “他还在睡?”
    “你不在的时候他哪天不是在睡,快去请那位祖宗起来,马上就要开业了。”穆夏一个劲儿的催促,蓝图赶忙上楼,拧开走廊尽头的房间大门。
    比起酒吧独具匠心的装潢,客房可谓简陋,四面白墙一张床,一张可移动方桌闲置在床尾,床上的被子卷成一团,隆起的弧度勾勒出一个人侧睡的身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