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就是不离婚[星际]+番外 作者:素肉脯(上)

字体:[ ]

 
    文案:
    晏殊青重伤醒来之后,觉得整个世界都疯了
    不过是被敌人的新型武器击中,他却意外扭曲了基因,不仅变成只能俯身做受的“服从者”,还要被迫嫁给自己的情敌,被全国人民逼婚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因为没有人比他这个常常被♂虐的下属更清楚,这位长官兼丈夫其实是个不折不扣人面兽心的人渣!
    这是一个先婚后爱,(伪)情敌变情人的狗血花式虐狗文,大概会有萌包子出没爱妻狂魔傲娇面瘫攻 X 高武力值表面温润内心吐槽受,1V1,HE本文又名:《辣鸡婚姻毁我青春败我钱财》
    《不以离婚为目的的撕B都是秀恩爱》
    《情敌好像暗恋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内容标签:星际 婚恋 强强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殊青,靳恒 ┃ 配角: ┃ 其它:1V1,HE,甜文,素肉脯
    ==================
    
    第1章 【这是幻觉】
    
    晏殊青在一阵剧痛中醒来,眼前一片黑暗,整个人仿佛置身烈日熔岩,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
    他努力回想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可脑袋里竟然一片空白,他完全不记得自己的遭遇,更不清楚现在的处境,甚至……连自己现在是否还活着都不知道。
    这个认知让他瞬间慌了神,身体几乎本能的剧烈挣扎起来。
    仪器上的数据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乱跳,发出“滴滴”的警报声,耳边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接着有人上前紧紧的按住他的双臂。
    “脑电波混乱!血压心跳急速上升!他在抵抗!”
    “稳住他,马上准备注射镇定剂!”
    “肌肉极度紧绷排斥一切外物,针头根本扎不进去,怎么办少校?”
    此时在航行的鹰隼号太空舱中,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混乱之中一道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算了,不必做无用功了,把这些都撤掉,他看来已经醒了。”
    一句话犹如劈开浓雾的闪电,让晏殊青的动作猛地一滞,莫名觉得这个声音非常熟悉,熟悉到上一秒好像还在哪里听过,让他还没看到这个人心里就涌出了排斥和厌烦。
    没了身上的束缚,他的意识逐渐回笼,慢慢的睁开眼睛,入眼是一片浩瀚的银河,无数繁星犹如碎钻点缀在漆黑的苍穹,让他一时分辨不出自己究竟在哪里。
    艰难的撑起身子,刚想看看四周的情况,身上就传来一阵剧痛,晏殊青“嘶”一声又重重的跌了回去。
    “劝你老实一点别乱动弹,要是肚子上再破个窟窿可没有人救你。”
    那道冷漠的声音又起,晏殊青下意识的回过头,逆着光只看到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双腿交叠的坐在自己不远处。
    这人身上穿着笔挺的墨蓝色军装,冷硬的线条从宽阔的肩膀收进腰间,下面两条修长有力的双腿被一双黑色的军靴包裹,勾勒出一段强悍的线条。
    此时他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看到晏殊青望过来时才慢悠悠的抬起头,摘下鼻梁上的金丝边眼睛,露出了一双冰冷狭长的墨色眼睛。
    一瞬间晏殊青终于认出了他是谁。
    靳恒!?
    “……怎么是你?”
    如果知道第一个看见的人会是他,他宁愿立刻再晕过去,这样也好过一睁眼就看到这张让人讨厌的脸。
    靳恒像是没听到他的话,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回身冲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接着五六个医生立刻凑上来七手八脚的帮他检查身体。
    有的人翻眼皮,有的人测心跳,有的人检查腹腔……一系列的动作让晏殊青愣在当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到他们把他像个木偶似的来回摆弄了大半天,其中一个才笑着冲他行了个军礼,“恭喜晏少校,您的身体已经开始恢复,不得不说您这次大难不死,绝对是个奇迹,不过毕竟受了这么重的伤,回国之后还是要做个系统的全面检查,但依照您现在的状态,相信只要好好休养,很快就会恢复健康。
    听完这话,晏殊青脸上一片茫然,像是听别人的故事似的,完全不知他在说什么。
    我……受了重伤,还大难不死?
    可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看到他的神色,靳恒的脸色瞬间冷了几分,对那医生摆摆手说,“既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你们就先下去休息吧,晏少校这会儿脑袋可能还不太清醒,很多事情大概都需要我给他‘亲自’解答。”
    他的目光冷硬似刀,往晏殊青身上一扫,瞬间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亲自”连个字似乎意有所指。
    医生自然服从命令,又叮嘱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太空舱的大门“咔哒”一声锁住,一时间这里只剩下晏殊青和靳恒两个人,气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死寂。
    靳恒如同冰雕似的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晏殊青,完全没有一丁点开口说话的意思。
    晏殊青向来讨厌他这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明明是他主动留下,如今又屁也不放一个,明摆着是等自己开口求他,可他以为自己是谁?
    晏殊青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干脆也闭上眼睛不说话。
    可就在他闭眼的瞬间,耳边突然传来“滴”一声响,接着医疗舱的盖子慢慢的掀了起来,之前躺在里面没有注意,这会儿盖子一掀开他才陡然发现自己竟然全身赤裸,浑身上下没有一件衣服!
    这特么……也太草蛋了吧!?
    晏殊青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张脸顿时红了一半,这时靳恒把手从医疗舱门的开关上放下来,抄着口袋慢慢走了过来。
    明知道躺在医疗舱里不穿衣服很正常,可看到靳恒一身整齐,而自己不着寸缕的样子,晏殊青心里还是涌出巨大的羞耻和愤怒。
    为了逼我先开口,靳恒你特么够狠。
    “靳恒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的口气非常冲,可这已经是他此刻能摆出最好的风度。
    他并不是脸皮薄害怕靳恒看,而是压根不愿意跟这个家伙多说一句废话,毕竟大家相看两生厌多年,连呆在同一屋檐下都觉得难受,更何况自己这会儿要像块砧板上的肉似的被他一直盯着看。
    靳恒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嘴角难得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终于舍得开口了?我还没问你想干什么,你倒先质问起我来了。”
    “你什么意思?”
    靳恒一挑眉毛,嗤笑一声,“晏殊青,你不会真打算跟我玩失忆吧?刚才当着这么多人,你装傻卖楞我也懒得识破你,可这会儿只有你我二人,还在这里装傻,你这又算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现在是在演戏?”晏殊青紧紧皱起眉头。
    “难道不是?”靳恒走进了几步,那双深邃的墨瞳孔里闪过嘲笑。
    “既然要装就装的像一点,你记得我是谁,也记得自己的身份,却单独把给我添麻烦那段记忆忘了,别告诉我这是巧合。”
    现在到底是谁在找谁的麻烦?
    晏殊青被他的口气刺伤了,一时控制不住情绪,冷冷一笑,“我给你添麻烦?靳恒你哪儿来这么大脸,我麻烦谁也不会麻烦你好么。”
    “看来你真打算装傻到底了,那很好,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也不介意帮你好好回忆下。”
    靳恒用陈述的语气说完这话,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淡笑,这个表情让晏殊青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刚想问他又想耍什么花样的时候,他却双臂一撑把他直接困在医疗舱和他的胸膛之间。
    两人的距离陡然拉近,近到晏殊青一抬头就能撞上他的鼻尖!
    望着靳恒那近在咫尺不断靠近的嘴唇,晏殊青霎时间头发都炸了起来,近乎本能抬手就去挡他的脸,“靳恒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可预料中的一切都没发生,靳恒只是低下头,绕开他拿起了放在医疗舱旁边的记录仪。
    然后他便彬彬有礼的退后一步,拉开了彼此的距离,而晏殊青刚才那气急败坏的声音却还在偌大的太空舱里回荡。
    “……”
    听着自己的回音,晏殊青整张脸都憋成了酱紫色。
    盯着他的表情,靳恒眼里露出了愉悦的神色,等欣赏够了他的难堪才慢悠悠的开口,“晏少校,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不会以为我要吻你吧?”
    “放心,我还没这么饥不择食,收起你可怜的性幻想,我们先来谈谈正事。”
    说着他不等晏殊青回嘴,直接晃了晃手上的记录仪,按下了开关键。
    萤蓝色的屏幕闪烁了几下,在地上投影出等身的全息影像,一幅战火纷飞的画面瞬间展现在眼前。
    这记录仪本就是晏殊青随身携带的东西,所以当看到眼前熟悉的枪林弹雨时,他的身形瞬间一顿,一时忘记了言语。
    经历了一整天的激烈鏖战,敌军最后五个残兵终于被迫降落在一颗陌生的星球,而鹰隼号也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第一行动队全军覆没,只剩下晏殊青这个队长独自完成最后的歼灭任务。
    此时军舰被毁,完全没有回航的希望,机甲能量也已临近枯竭,而敌人还隐藏在随时可能偷袭的暗处,这一场仗避无可避。
    晏殊青深吸一口气,提枪刚要行动,通讯器里就突然传来靳恒的声音。
    “晏少校,立刻停止一切行动,不要开战,马上撤离。”
    晏殊青的动作陡然一滞,以为自己听错了,“军舰都废了,还能往哪儿撤离?现在不出手难道要蹲在这儿等死吗?”
    “晏少校,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靳恒的话音刚落,定位仪就立刻传来刺耳的警报声,望着五个猩红的正冲着自己快速袭来的亮点,晏殊青额上沁出了汗珠,忍不住低吼,“你让我撤离总要给我个理由!”
    “我才是这场行动的总指挥,我不需要向你汇报理由,这是军令。”
    靳恒机械又冰冷的声音在这么危机的时刻听来冷漠的简直没有人性,而这时一道凛冽的寒光突然从耳后袭来,晏殊青偏脑袋躲过一击,敌人已经近在眼前!
    他根本来不及再理会靳恒,甚至连头都没回,抬手就是一枪,厮杀一触即发,霎时间飞沙走石,眼前的全息影像剧烈的晃动。
    望着这一幕幕熟悉的影像,晏殊青的脑袋嗡嗡作响,无数零散的记忆像狂风一样瞬间把他重新卷入这段回忆,然后他眼睁睁看着影像中的“自己”干净利落的解决掉所有敌人,以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背后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炮口……
    下一秒画面天旋地转,他被这武器狠狠的击中,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撕心裂肺的疼痛骤现,五脏六腑仿佛化成了血水,不断从嘴里往外冒,刻骨铭心的滋味像一把锤子狠狠地砸在晏殊青的脑袋上,让他霎时间恢复了全部记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