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就是不离婚[星际]+番外 作者:素肉脯(下)

字体:[ ]

 
    第51章
    
    因为是个人战,所以剩下八个人按照抽签顺序依次从入口进入不同的岔路。
    端泽抽到了1号,第一个进山洞,晏殊青排在他后面三位,当他看见端泽起身往山洞走的时候,偷偷地冲他比个加油的手势。
    本以为端泽至少会给个笑脸,谁想到他拿着终端,懒散的伸了个懒腰,径直就走进了山洞,全程都没个晏殊青一个多余的眼色。
    盯着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洞口,晏殊青忍不住撇撇嘴,这什么人啊,怎么说两个人也结伴同行了这么久,没有友情至少也培养出了点革命感情了吧,用不用一听到能甩下自己这个累赘,就走得这么干脆?
    检查随身的装备之后,终于轮到了晏殊青,他起身跨入山洞,一股潮气顿时扑面而来。
    山洞里面没有一丝光亮,通过狭窄的入口之后,里面变的十分宽广,无数交错错综复杂的小路交错蜿蜒,稍不注意就很容易迷失在其中。
    晏殊青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手气不错,还是人品终于爆发了一次,抽中的这条岔路,虽然泥泞难走,但是却没出现多少难搞的异兽,接连灭掉几只E级和C级的双翼蝙蝠之后,他估算了下路程,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两个小时之内他就能顺利从这里走出去。
    心里这么想着,他正准备加快速度,耳边突然传来悉悉索的声音,这让他一下子眯起了眼睛,攥紧手里的匕首,装做调整膝盖上的绷带似的弯下腰,那悉悉索索的声音陡然靠近,他嘴角一勾,猛地回过头,一条不知蛰伏在何处的巨型蟒蛇,突然张着血盆大口扑了上来。
    “丑八怪,你能不能有点创意!”
    晏殊青笑骂一声,从原地一下跃起躲过一击,反手攥住匕首狠狠地刺进巨蟒的眼睛。
    巨蟒嘶吼一声,足有三人腰身那么粗的尾巴突然冲晏殊青劈来,他纵身一跃,扯到了膝盖上的伤口,眼看着蟒蛇就要扑上来,他脚下蹬地刚要从它腹部下方滑出去,身前的巨蟒却突然剧烈的抽搐几下,接着七寸处竟然冒出了血来。
    这时就见一道黑影,一下跃到半空,踩着它巨大的脑袋,一个翻身,手中的匕首整个将巨蟒从头到尾豁开,腥臭的血液飞溅,巨蟒疯狂的甩了甩尾巴,最终轰然倒地,变成了一具尸体。
    黑影落地,手腕上的终端照亮了他的脸,晏殊青抬头一看,瞬间睁大眼睛,“怎么是你?”
    端泽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回过头瞥他一眼,“不是我刚才你就被东西咬死了。”
    这话让晏殊青的额角跳了一下,看了一眼地上的巨蟒,脑袋上冒出一头的问号,这家伙一副我是你救命恩人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你这话的意思难道是觉得……我连一只C级的巨蟒都对付不了吗?”
    端泽看了他膝盖一眼,撇了撇嘴,视线飘忽的说,“这不好说。”
    这幅笃定的样子把晏殊青气笑了,“我是伤了膝盖,可没变成残废,就算你不出现,对付这条蟒蛇我一个人也绰绰有余。”
    说着他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胸口,“我说哥们儿,你就这么突然的跳出来,我真怀疑你到底是在帮我,还是故意在这里守株待兔,就为了抢我的猎物。”
    端泽不易察觉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开晏殊青在自己胸口乱摸的手,避开他的视线低咳一声,一脸正色道,“事后说风凉话谁不会,我没看到你有多绰绰有余,就看到你被这蟒蛇掀翻在地,差点被他咬死。”
    “我……”
    晏殊青被堵得一张脸瞬间红了,这家伙是把他想的有多弱鸡!
    “那只是个意外,我当时扯到了膝盖的伤口!”
    “还是了,膝盖有伤就别逞这个强。”
    说完这话,端泽扯了晏殊青一把,冲着前面的路扬了扬下巴,“看在你虚成这样的份上,我陪你走一段。”
    他脸上露出一副“我纡尊降贵的帮你只是看你可怜,你千万不用太感谢我”的表情,让晏殊青瞬间翻了个白眼。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刚进山洞的时候连个正眼都没给他,现在又非要跟他一起走是什么意思,套近乎吗?
    晏殊青忍不住想刺他两句,但刚一开口,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等等,你不是第一个进山洞的吗,这都过去这么久了,我怎么还会在这里遇上你?”
    这话一出,端泽身形瞬间一僵,目不斜视的继续往前走,没准备搭理他。
    “喂喂,你别走,我想起来了,咱俩抽签抽的不是一条路吧?就算你中途遇上了不好对付的异兽,也不至于跑到我这个方向来啊……”
    晏殊青嘀咕了几声,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下意识的瞥了端泽一眼,“你不会是故意走的我这条路,一直在这里等我吧?”
    这么说……之前他进山洞之前不搭理人会不会是怕他看出点什么,所以才故作高冷?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蟒蛇尸体,一个更荒唐的念头冒了出来,其实刚才这家伙一口咬定他对付不了这条蟒蛇,该不会也只是随便找个蹩脚理由,好正大光明的陪他一起走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晏殊青有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抬手戳了端泽一下,“呃……我的伤真的没那么严重,而且我都说了这伤跟你真的没有关系,你不用自责到这种程度……”
    腰间被晏殊青一戳,端泽差点原地跳起来,倏地一下回过头来,拧着眉头极其暴躁的说,“我可不是为你的伤才留下,你胡说八道什么,少自作多情!我哪儿知道第一个走还能撞上你这个累赘,照顾了你三天,好不容易到第四轮考核了,又遇上了你,我还嫌自己倒霉呢!”
    说完这话,他偏过头去,气哼哼的往前走,黑暗之中没人看到他已经涨红的耳朵。
    他越是这样,晏殊青越是觉得他在欲盖弥彰,昏暗之中,看到他那道跟靳恒几乎一模一样的背影,莫名其妙让晏殊青觉得自己的脑补更有了几分说服力。
    是不是长得这个形状的男人,都是这么口是心非?他怎么会连性格都跟靳恒那么相似。
    晏殊青微微闪了下神,接着快步跟了上去,笑眯眯的看他一眼,“是不是被我说中了?”
    “你烦不烦!”
    晏殊青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轻轻的说,“谢谢你了。”
    端泽没再吭声,这次连脸上的刀疤都红了,但幸好周围太黑,谁也看不到他的脸。
    有了端泽搭档,两个人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一开始两个人还能一边闲聊,一边劈西瓜似的解决那些C级以下的异兽,可越往山洞深处走,异兽的数量越来多,等级也明显比洞口那些高了不止一星半点。
    对手强了,两个人没有更多时间交谈,但战意却全都提了上来。
    在五招之内秒了一头毒蜥蜴之后,晏殊青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跟两只鞭尾巨型蜈蚣缠斗的端泽,笑着冲他喊道,“喂,要不要继续昨天没完成的比赛?”
    端泽一刀斩断蜈蚣的几条腿,“对付这些玩意儿就够烦人了,哪有时间应付你?难道你也想让我把你那细胳膊细腿剁下来?”
    “呸!你也得有那个本事!”
    晏殊青笑着啐他一口,上前一下挡住巨型蜈蚣冲端泽挥来的攻击,攥着匕首加入了战斗,“别忘了昨天还没分胜负,咱们就比谁宰的异兽多怎么样?从现在开始,直到出山洞为止,谁输谁请客吃饭,赢了的让干什么都得答应。”
    说完这话,他一刀砍断蜈蚣袭来的一条腿。
    端泽抬起头,眯着眼瞥他一下,“赢了的让干什么都得答应,这可是你说的?记得别反悔!”
    撂下这话,他在晏殊青攥着匕首跃起的瞬间,突然冲上来一刀捅进了巨型蜈蚣的腹腔。
    腥臭的液体飞溅出来,巨型蜈蚣抽搐了几下,被钉死在了洞壁上。
    “喂!这是我的猎物!”
    晏殊青气的跳脚,他差一点就得手了!
    “谁宰了算谁的,这叫兵不厌诈。”说完这话,端泽几个连跳,跃到远处,直接对一个B级异兽挥出了刀子。
    晏殊青被气笑了,“刚才还一副睡不醒的德行,现在听说有饭吃立刻来了精神,为了坑我一顿,你也是拼了!”
    笑骂了一句,他也攥着匕首,直接扑向了迎面而来的“猎物”。
    两个人一路厮杀,分数你追我赶咬得死紧,不过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山洞的最中心。
    这里比之前的路还要阴暗潮湿,空气中不仅散发着浓浓的腐臭味,还飘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把终端散发出的亮光都覆盖住了大半。
    没了灯光,眼前更加昏暗不明,脚下黏黏糊糊的触感,让人莫名觉得一阵阵反胃。
    两个人对视一眼,虽然看不清对方的瞳色,但是都能感觉到彼此神情的冷凝。
    这地方怕是有古怪啊……
    “你说咱们会不会真这么倒霉,遇上个A级以上的异兽?”
    “怎么,你怕了?”
    端泽的声音让晏殊青扑哧一笑,“我是说遇上个A级的,宰了也只能算一个猎物,怪不划算,不过咱们还是老规矩,谁宰的算谁的。”
    话音刚落,浓雾之中传来粗重的的低吼声,两人对视一眼,“来了!”。
    下一秒,一只庞然大物瞥到两人身上微弱的亮光,嘶吼着扑了上来,两个人同时冲了上去,瞬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这是只S级的癞蛤蟆!艹……这玩意儿怎么这么大!太恶心了!”
    晏殊青忍不住大骂一声,头皮瞬间都炸开了,旁边的端泽翘起嘴角,无声地笑了,因为他知道晏殊青天不到地不怕,唯独害怕癞蛤蟆。
    “害怕就坐一边去养伤,记得你的承诺,以后我让干什么都得答应。”
    撂下这话,端泽的匕首狠狠刺穿了巨型癞蛤蟆坚硬的外壳,一人一兽瞬间厮打在一起。
    “谁……谁说我怕了!这话你还是留给自己吧!”
    说完这话,晏殊青硬着头皮冲了上来,全身鸡皮疙瘩都被恶心的炸了出来,可一想到以后要给端泽当牛做马,他更是莫名打了个寒战,总觉得这家伙不怀好意。
    S级的异兽,绝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对付的了的,癞蛤蟆嘴里不停的往外吐着毒液,稍微不注意被它击中,就会立刻毒发身亡。
    面对这种攻击性极强的“毒物”,两个人谁都没有退缩,晏殊青一个翻身跳到它的身上,对着那满是疙瘩的脑袋就是狠狠一刀,癞蛤蟆吃痛的原地跳了几下,余光一瞥,看到端泽身上的光源,瞪着一双赤红的眼睛,猛地扑了上来。
    端泽一个闪身避开一击,癞蛤蟆紧追不舍,嘴里疯了似的往外喷着毒液,把地面都腐蚀出无数白泡,端泽灵机一动,灵活的跳到它的爪子上面,毒液紧随而至,直接溅到了它自己的皮肉上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