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捡个蛇王当爱人 作者:青狐面具(上)

字体:[ ]

 
【简介】他见它受伤,出于好心将它捡回家,为它包扎伤口。
然而它才刚苏醒,他便盯着它墨绿的蛇眼兴奋的叫着它大家伙,夸赞它的蛇眼像颗宝石。
但那蛇却非常不爽的说“叫谁大家伙,你这个笨蛋!”
嘎?为什么他是蛇却会说话呢?
火胤国?那是哪个国家啊?
===================================================
【正文】
 
第1章:初遇
 
夏夜,时不时会吹起阵阵微风,送来一份清爽惬意之感。夜里安静的有些凄凉。
“子默,我们分手吧。”说话的女生叫夏琴羽,刘子默的女朋友(前女友?)。
刘子默没有一丝犹豫的说“好。”
他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居住。所以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跟着爷爷一起生活。
不过念大学之后,他便搬出了爷爷家一个人居住。前段时间他就已经大学毕业了,现在算是个刚入社会的大好青年。
夜里他突然接到她的电话,他紧赶慢赶的到了约定的地点,两人就站在大杨树下,面对面的看着,她说“子默,当初是我一厢情愿主动叫你跟我交往,但你的态度真是一点都没变。”她话语中有掩盖不掉的无奈。
“你看。现在我跟你说分手,你依然是一副很淡然的样子。好像交往与否对你来说都无所谓,跟我的距离也是不近不远的。”
她看着他那呆滞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痛楚,淡淡的说,“我以为只要我们交往,你一定会喜欢上我的,但是交往了这么久,我才发现你根本就不在意我。”
“或许你根本就不愿意考虑我们之间的事情。就算我们在交往,我们却一点也不像恋人。”
他眼底带着抱歉之色,低声说道,“琴羽,对不起。说实话,我没怎么跟人交往过,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去跟恋人相处。”
“子默,那只是因为你并不爱我而已。因为当两个人真正相爱的时候,是不会去考虑这些的,不是吗?”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一直微笑着,但那笑容未免太过苦涩。
“琴羽,对不起,我……”
她打断了他后面的话,说“别说对不起,跟你交往的那段时间我一点都不后悔。可能我们注定有缘无分。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会找到我命中注定的人,再见了,子默。”她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幕中。
“希望你也能找到你的……”轻轻响起的声音,没说完便终了。
幸福吗?他看着漆黑的夜空,心里愁绪万千。幸福到来的时候很幸福,但幸福这东西,却总是在跟我们捉迷藏。
你以为你找到它的时候,其实那份幸福并不属于你。你不相信那是你的幸福时,那又确实属于你。所以只好谨慎的去看。为了得到幸福,过程中不容许有半点失误。
他从包里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在家吗?我去你家待会儿。”此刻他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疲惫。
“在家,你来吧。”
他漫步向前走去,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便到了地方。敲门声“咚咚咚~”的响起,很快门从里面打开来。
“子默,你到了啊!快进来。”开门的是刘子默的死党,名叫方清。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
“汪!汪!”小白从门里一下子冲了出来,扑在了刘子默的两条腿上,他自然的蹲下伸出双手接住。
小白是方清养的大型哈士奇。因为刘子默经常带着它一起玩,所以它对刘子默比对方清还来的热情。
“小白,你又长胖了吧!好重啊,我都快抱不动你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小白放在了地上,走到了沙发边坐下。
方清跟在他身后进来,见他沉默不语,担心的问道,“怎么了,看你脸色有些奇怪?”
他摇头说“没什么。”
“快说!到底怎么了?明明摆着一副死人脸。”
“我跟夏琴羽分手了。”他说完白了方清一眼。说谁死人脸呢?不想活了。这个笨蛋死党,或许是传说中的损友也不一定。
“别伤心了,分了就分了吧!我看你们俩待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如果不适合自己的人一直赖着不走,那么真正适合自己的人出现时,他就一定无法放任自己去追寻他。
方清对于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他当然希望他能幸福,但是也不会容忍别人给他带来伤痛。所以与其说他们是哥们,倒不如说方清像个哥哥似的,一直守护着他。
“我知道。你肯定也觉得我们一点也不像情侣吧。”
唉!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了。当初没能慎重考虑就答应跟她交往,让她有所期待却又害得她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说到底都是我不好。
“今天还回去吗?还是说需要哥哥我的安慰啊?”方清见他脸色好些了,也恢复了一贯嬉皮笑脸的样子。
“回去,我已经好多了。”他答着话,站起身准备走。
方清拉住他,一脸讨好的看着他说“等等,子默。小白放你那待几天,明天我要外地出差,回来之后我再去你家把它接回来。”
“好吧,没问题。”
他朝阳台方向吼了一声,说“小白,跟我走。今天开始去我家待几天好不好?”小白听见他的声音,一下子冲到了他的身边,望着他不停的摇着尾巴。
方清看着他们深情对望的样子,有些吃味的说,“小白,你真是太坏了。我才是你的主人啊!对我也不见这么好。”
刘子默一脸无奈的看着他说“我走了啊!你明天要出差就早点休息,我现在还在休假中,你可比不了!”
“我知道,别担心了,快回吧。”
他牵着有些兴奋的小白往自家的方向走去,其实刘子默跟方清住的很近 ,虽然不在同一个小区,不过两个小区紧挨着。
所以只要方清不忙都会来刘子默家串门,刘子默嘛、太懒了不愿意走,所以很少主动到他家去。
刘子默家大门前。他放开小白,在包里掏着钥匙,说“小白,你等等,我先开门。”门打开后。他便独自进去了,小白却一直没有跟着进屋,不知道在门外磨蹭什么。
“小白,你再不进来我就关门了哦!”像是听懂了似的,小白一下子就钻进了屋里。一进门小白就兴奋的一直围着他转,不时的抬起两条前腿拍打着他的腿。
他蹲下身看着它说“怎么了,突然这么兴奋?”小白咬了咬他的裤子,继而又跑出了门外。
他跟着小白来到了门外不远的地方,那里好像有一团黑黑的东西躺在地上。他走过去定睛一看,是一条蛇?大概有两米多左右,比手腕还要粗的身体,看它头上的三角形应该是条毒蛇。
不过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连意识都没有了,得帮它把血给止住,不然真得死掉。他摸了摸蛇身温柔的说道,“大家伙感恩吧!幸好你遇上的是我,我对蛇还算在行!”
刘子默的爷爷是养蛇人,算起来祖上好几辈都养蛇,就是到了他爸那儿的时候就断了。不过他和爷爷从小在一起,养蛇的那段时间让他觉得很快乐。
对于刘子默来说。爷爷是在他童年时期教会他很多东西,带给他很多珍贵回忆的很重要的人。或许就是因为他爷爷的关系,刘子默也变得很喜欢蛇。
他找到酒精给它的伤口消毒上了点药,之后就用绷带一圈一圈地缠住伤口,因为伤口实在太多。所以,在看见被他弄成这样的黑蛇之后,他不负责任的笑了。
黑蛇原本的皮肤完全看不见都被绷带覆盖住了,变成了木乃伊蛇。
刘子默无声的笑着,哈哈哈、笑死人了,看着好奇怪。
从那之后的两天。他一直悉心的照顾着那条黑蛇,不过它却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因此到了第三天他终于完全失去了耐性。
“怎么还不醒呢,该不会我抢救失误死了吧!”
他皱着眉不停地嘀咕着,“不过是有呼吸的啊!那怎么一直不醒呢,真想看看它睁开眼睛时,眼睛是什么样的颜色。”
他不耐烦的在房间里晃来晃去,以至于黑蛇、蛇尾微乎其微的动了都不知道。
刚睁开眼的时候他有些愣神,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顿时明了。这个地方他并不熟悉。这里是人界?不知道蛇界那边怎么样了,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吗?
它发了会儿呆,逐渐回过神来后,就看见有个人像傻瓜似的,一直不停的在自己眼前晃,晃得他脑仁都疼了。
“喂,笨蛋。别晃了”也许是久未开口说话,声音有些嘶哑低沉,多了份魅惑。
刘子默听见声音,向发声的地方看去。并没有发现人,以为自己幻听了。不过却惊奇的发现那黑蛇醒了。
“你醒了?你眼睛真漂亮,像颗绿宝石一样!”他眼冒金光的看着黑蛇。
“嗯……就算我说你也听不懂吧!我是在称赞你哦。大家伙!”他一边说着一边抚摸黑蛇的身体。
这大家伙看着真酷啊!墨绿色的蛇眼,配上满身的黑色,感觉神神秘秘的。
“笨蛋,叫谁大家伙。”低沉嘶哑的男声,明显透露着他此刻有多不爽。
他左看右看确定没人,慢慢将目光移到那条蛇的身上,一手指着他说“是你在说话?”
“不然你以为还有谁啊!真是个笨蛋。”蛇嘴一张一合的说着话,眼底闪过一丝嘲讽的意味盯着刘子默。
“你是变异过后的蛇类?”刘子默并没有看见它眼里的嘲讽,反而用看见怪物的眼神盯着它。
“变什么异?你是不是傻子啊。在我以前居住的地方,蛇会说话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这个人类是白痴吗?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啊!笨蛋就是笨蛋,没救了。
“哦,真神奇。蛇居然说话了,以后一定要让爷爷也看看。”
他像是终于从这么惊悚奇妙的事情中恢复了过来似的,连看着他的眼神也渐渐变了,崇拜?应该不是。
“别一个劲叫我笨蛋,我叫刘子默。”他指了指自己,接着又指向了黑蛇。
他知道刘子默是在问自己,便直接报了名字,说“顾擎苍。”
 
 
第2章:他是蛇王
 
“顾擎苍?嗯,那你到底为什么会说话呢?”刘子默对于顾擎苍会讲话这件事情,表现出了异常执著的追问。
“我跟你平常见到的蛇类不一样。人界的蛇类跟我们大不相同。”
“是这样吗?听上去很了不起的样子哦。”他说什么人界的蛇,那他的家不在这里吗?真是可怜。
“那还用说,我是火胤国的王。”没错!他是蛇王。不过那都已经变成了过去式。从来到人界的那一天或许就已经不是了,现在也完全不知道那边的情况。
“呵呵。火胤国的蛇王?那么蛇王就是长你这个样子的是吗?我算是涨知识了。”刘子默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心里已经炸开了锅。
他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火胤国啊?顾擎苍说的到底是哪国的语言啊?话说蛇王就只有这么大?
“你是故意在嘲讽我吗?我现在这幅样子,只是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情。”
“不过就算这样我在你们这边,也算是比较大型的蛇类吧!等变回原来的模样,我肯定吓死你。”他又何曾想让自己这幅模样呢!只是现在身不由己。
“哈哈,是吗?我、我很期待。”
原来的模样?那现在这不是他真正的样子吗?难道是那种巨蛇形态?额,还是不要妄自想象比较好,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虽然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顾擎苍,不过听到他刚才的回答后,果断决定不问了,不然他的回答一定更令人惊悚。
他转移了话题,说“你肯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
“别生气了,我去做饭。做好了我再来叫你,你要是还想睡就睡吧!”毕竟他之前受了很严重的伤,安慰似的摸了摸蛇头。他便起身往厨房方向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