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捡个蛇王当爱人 作者:青狐面具(下)

字体:[ ]

 
第60章:相思苦涩
 
“哼,你不是逃跑了吗?怎么还是要回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细胳膊细腿的人,居然敢给他来这么一出好戏。
刘子默没回他的话。心想你以为是我想回来的吗?
以为他是心虚了不敢说话,没再搭理他。看向一边的黑衣人“准备出发回灵虺。”
“是,属下这就将马车牵到门外。恭候两位。”
经过跋山涉水,令修远将刘子默带回了他们灵虺国的边境内,才算是松了口气。
他被刘子默折腾得真的累了,刘子默在那之后不止一次,总是以各种理由要求单独走走,然后就试图逃跑。
不过最后都被令修远提着后衣领给抓了回来,之后就再也不同意他的任何要求了,控制不了的凶恶目光直盯着他。
掀开车窗的帘子,看着真的就要这么进到这令修远的地盘了。
他真觉得跟顾擎苍看烟火好像就在昨天一样,结果却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他完全陌生的地方来了。
马车一路驶进了王宫,下了车有很多人在等着了,抱拳单膝跪地“恭迎王归来。”
令修远只是淡淡的答了句“嗯。”便拉着刘子默亲自为他安排住处。
“刘公子,这里便是你接下来的住处。有什么需要可以主动跟本王说,也可以跟门外那人说。明日本王要是有时间就带你到处看看,本王国家的风景!”说完话,对着刘子默笑了笑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刘子默看着门外的黑衣人,见他这么些天的时间里,一直穿着一身黑衣、蒙着面,而且很少开口说话。
试探出声“你喜欢黑色还是怎么的?”
听见他跟自己说话,主动上前了一步“不,属下的这种穿着有利于办事。偶尔属下也会穿常服的。”
见他愿意跟自己说话,刘子默很高兴,至少不会就这样一个人无聊死“那你能将面罩摘了我看看吗?”
那黑衣人有些为难了,委婉的说“这、属下只是一介粗人,也没什么好看的。刘公子还是不要看了吧!”
难道他是因为长得丑才羞于见人?那我刚才岂不是说了很失礼的话。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那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暗名清夜。”
刘子默听到暗名有些疑惑“暗名?那你白名叫什么?”难道他还有两个名字?
低沉浑厚的说话声音里透着些许笑意“属下没有白名啊!属下说的暗名只是属下的常用语而已,公子不需在意。”
“你还是别自称属下了,我也不是你家主子。更不用叫我公子,我只不过是个小平民而已。你直呼我的名字就行。”
看他好像真的很不喜欢的样子,清夜便换了自称“好吧!那我便不像刚才那样说话了。”
“嗯!话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打算放我回去啊?”说完走到窗边一直望着窗外,不知道顾擎苍现在是不是跟我一样,也在看这片蔚蓝的天空呢?
“请恕我冒昧。子默很想离开吗?还是你不喜欢这个地方?等明天王带你四处看看你就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刘子默白了他一眼“连你也是这么说吗?”
他那眼神挑起了清夜的笑点,本来面罩就遮住了一半的面容,他还伸手挡在了脸上,不住的笑。
看着这人笑得有些停不下来的样子,他不禁有些无语,我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他怎么突然就笑成这样。这笑点也太低了吧!
有些愤恨的出手打了一拳他的肩头说“有什么好笑的,我看你笑死算了。”
刘子默的拳头对于他这样从小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伸出食指刮掉了笑出来的泪花。
还是有些控制不住笑意,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子默你真有趣,我还从来没笑这么久过。”
额上冒黑线的看着他憋不住的笑意,心想你这笑点也未免太低了。
没再继续开口,搬来坐椅放在了窗边,就这么安静的看着。清夜见他不说话了,也没再说什么,沉默的站在一边守着他。
遥远的天空之下,火胤国议事大殿中。
“大爷,子默哥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顾擎苍看着这个已经来问过很多遍的小屁孩,提起他的后衣领子,打开门就甩了出去,嘭的一声大力的关上门。
什么时候回来?这是我更想知道的事,气死我了,我要是知道是谁把他从我身边绑走的我一定要灭了他、弄死他。
姜淼看着坐在上位变得消瘦落寞的王,有些为他的身体担心“王,现在已经很晚了,是不是应该回寝宫休息一下比较好?”
“哼,姜淼你还好意思站在本王面前说话?没有默默本王可入不了梦!”
“这……”想要再劝几句,看到他烦闷的挥着手。内心无奈,悄然退了下去。
这样下去王一定会因为思念过度累倒的,一定要想想办法才行了,这次再走远一点查查好了。
咻的一下就消失在夜空中。飞身前行,以便更快的打探消息。
令修远很守承诺,说要带他看看灵虺国的风景,还真的带着他出了宫城。
他笑着指向不远处的高山绿水“怎么样?刘公子,本王国中的风景还不错吧?”
刘子默没有理会他,走到湖边将鞋脱了就把脚放进冰凉的水里,淡淡出神“还行吧!”
纵使这风景优美如画,不是跟那个人一起看,也只是徒然无感。
听到他牵强的回答,令修远有些不悦“看刘公子随时都望远处发呆,不知道可是在思念什么人吗?”
“没什么思念的人。”
本来这十几天的时间,他就一直忍着刘子默这些种种无视的态度。要不是因为他能把顾擎苍引来,他早就一刀让他毙命了。
现在已经回到国中,他身上凶狠的戾气实在让他忍不了。冷哼一声,讽刺道“没思念的人?还是你思念的是顾擎苍那恶贼啊?”
听到他提到顾擎苍的名字,刘子默一下子起身,在水中矗立。怒视着那人“恶贼?你为什么要说顾擎苍是恶贼?你该不会因为顾擎苍才把我绑来这里的吧!”
“哼,既然你都这么直白的说了,那本王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若想回去也不是不行,前提是你得帮我把顾擎苍引过来。”
看着他惊愕的眼神,挑起他的下巴让他将目光投向自己。
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不过那时候本王早已设好了埋伏,他要真来了,本王便要他有来无回。”说完目光狠戾的在刘子默身上,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看着他目光渗人确定他说的都是真的,情绪有些激动“你别异想天开了,他不会来救我的,我跟他根本就不认识。”
无视了他的谎言转过身对着旁边的树上说道“清夜,本王之后要去商议国事,你将他给本王看好了,别让他耍花样。”
清夜从暗处现了身,跪在地上送走了令修远、才起身走到了刘子默身边。
看着他望着王离开的地方出神,叹了一口气“子默,你最近几日别反抗王的话,要不然王有可能真的会对你施以酷刑。”
“那你说我还能从这里离开吗?”
“或许能吧!现在先暂时呆在这里吧!快穿上鞋,一直站在水里容易受凉。”
被清夜带回了住处,拿了条薄毯就在窗边的椅上坐下。在这里只有清夜一个人守着,说明清夜武功很高吧!脱出无望,看着月空时不时还是会和清夜聊聊天。
两人时不时的交谈,就像是至交好友一样相处融洽。
虽然是他将他绑来的。但是清夜对自己的态度至少还是真的,不像令修远都是装的,他也是那天才知道那个人一点也不和善。不禁暗骂自己真的很迟钝。
自从那天之后,刘子默就没再见过令修远。
“清夜,你家王怎么最近几天都没过来了?”不会真的是为了引顾擎苍过来在做埋伏吧!那白痴可不能来找我啊!
经过这么几天的相处,知道他心里在担心什么,直接说“王只是在处理普通的国事而已。还没发生你想的事情,放心好了。”
虽然还是看不到他的整张脸,但看着他眼角带笑就知道他什么表情,语气淡淡的“我只是随便问问,你自己想多了。”太好了,那现在就能暂时放心了。
笑出了声,好笑的说“是,真不好意思。我说的话多了。”
知道他故意调侃自己,目光狂瞪他“不准你取笑我,身为朋友你这样很不够意思。你知道我的意思就好了,还非要表明干嘛!”我就是有些担心想间接打听打听而已啊。
“好,我不取笑你。”
“清夜,我肚子饿了。”
见他一个劲摸着肚子,算了算时辰的确也差不多该用餐了。出门吩咐了人,准备午膳。
议事大殿之上只有两个人,姜淼跪在地上有些欣喜的说道 “王,属下查到了新的线索。”
本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顾擎苍,听到这话来了精神“快说。”
“属下前几日出宫,拿着刘公子的画像四处派人挨家问。在西边方向,有一家客栈老板说见过有个黑衣男子与一位穿着富贵的男子和刘公子在一起。”
“可否叫那人画出样貌?”
“这、大概时间过得有些久了,那老板也记不太清了。”
“嘭”的一声闷响,从王座上站起身感觉心里有团火,就是熄不了。
 
 
第61章:身穿战衣的他
 
“王、属下还是叫那人画了出来,王要看看吗?”不知道那老板是画技不行还是已经忘了,反正那画像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
摇了摇头、表示不想看了,还未转身余光不小心瞥见了,那张被打开正在合拢的画卷“等等,你拿上来给本王仔细看看。”
卷画的动作一顿,拿着画像走到了顾擎苍身旁不远将画卷递过去。
拿过画像慢慢打开,当看到上面的人时,怒了。一把将画甩了出去。虽然画的不是很好,但前不久就见过的人,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好你个令修远,那天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是不是?竟敢将我的默默偷偷带离我身边这么久,这次你等着受死吧!
知道了那人的所在之处。顾擎苍不复之前的沮丧,王者气势回来“姜淼,召集将士。立刻出兵前往灵虺之地。”
“灵虺?难道刘公子是他们抓走的?”
看着被甩在地上的画卷,眼里喷火“这画得虽然不怎么样,不过这人就是令修远。你等速去召兵。”
“属下遵命。”姜淼知道他救人心切,飞身到了军营,通知副将暂停练兵。
“将士们,吾王有令出发进攻灵虺。马上做好准备立刻出发。”
听完话当下一片静默。众人心里热血沸腾,震耳的声音响应着来自于王的召令。
等姜淼一说散,众人都迅速的找到了自己最为顺手的武器,拿好兵器便挺直的站回原地候命,随时准备出发。
张开手对着门外大声的说道“来人,为本王宽衣。”
一干人都听到了消息,知道王要亲自出征,急急忙忙取来了衣物为他穿上。
灵虺王宫一处偏僻的房间内,看着走进来的清夜“我等你好久了,你们议事真久啊!没你在旁边,一个人待着怪无聊的。”
除了清夜他也没什么能交谈的人了,虽然令修远后面还叫了其他人来伺候他。
他当清夜是朋友也有话题可聊,和其他人却没什么好聊的,所以每次清夜去议事他就挺无聊的。
清夜笑着走进了屋里,听他说在等自己而感到高兴、笑着说道“抱歉,今天是有些久了。”
看他额头上都上汗,知道他可能是一路奔跑过来的,有些过意不去,从大大的袖口里掏出了一块手帕递过去“擦擦汗吧!你额头上全是汗,其实不用这么急着跑过来的。”
这手帕是顾擎苍送他的,现在那人不在身边偶尔也用来睹物思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