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圈养 作者:那棵歪脖子树

字体:[ ]

 
文案:
王涛以为,那个人只可能一辈子只出现在他梦里。
直到末世来临,而那个人却变成了丧尸,他很伤心。可伤心过后他又开始庆幸,以后这个人就是他的人,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内容标签:末世 异能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涛,许若飞 ┃ 配角:伊曦,萧诚 ┃ 其它:末世,圈养,丧尸
 
 
  ☆、无比平常的一天
 
  这是个很普通的傍晚,王涛从工地下了工,领了自己的盒饭,就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往回赶。现在的天气是最热的时候,哪怕太阳已经下山了,也不见得好多少,愿意出来走动的人也不多,路上形色匆匆的,也多是些下班回家的人,而他,也只是其中一个。
  只是哪怕天气再不好,到了一个路口时,他也是会停下来整理整理衣服,虽然怎么整理也是灰扑扑的,但他每次都乐此不疲。然后自行车会放慢速度,转个弯绕一圈,在路过一座白色楼房时,他会假装不经意的抬头往二楼看上一眼。可惜今天阳台上一个人也没有,他有些失望,但还是慢慢的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回到家,从水管接了水,草草的往身上冲洗了一翻,把脱下的脏衣服随意洗洗就晾了起来。然后才拿出自行车上挂着的盒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不过显然一盒饭是不够他吃的,吃完米饭后他又从屋里找出早上煮好,冰在水里的稀饭和泡菜,就着剩余的菜吃了两碗才算饱了。
  这工作是他今年暑假才找的,在工地搬运货物,虽然累了点,但工资还不错,而且每天管两餐,以王涛平日舍不得吃好喝好的水平来说,伙食还算不错的了,里面肉就不少,他吃的挺香的,唯一不足就是以他胃口吃得不太饱...他以前也有打工,只是相对他马上高三需要的各种费用,还是不够看的。所以他一咬牙,就找了这么个事做。因为这两学期他就是兼顾着打工,所以学习降下不少了,他必须攒下足够多的钱,好能专心的在这最后一年好好补上去。要是,要是考得不好,不能和那人同所学校,怕是以后想看他一面都难了,虽然他从来不敢奢求什么,但只要能离他近点,他就很知足了。
  吃完饭,顺便刷了碗放好,又出了一身汗,干脆接了水又冲了个澡。这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王涛拿毛巾随意擦了擦了身子,也没开灯,摸着黑就躺在了床上,并随手打开了床头的风扇,这已经是这家中除电灯外唯一的电器了。
  王涛躺在床上,透过打开的窗子望着窗外,家里没有任何消遣的东西,就算有时候在外面拿回些路边发放的广告杂志,他也是舍不得开灯看的。他吃的比别人多,又还想要继续上学,虽然有努力打工挣钱,但日子还是过的紧巴巴,只有能省则省些。
  他盯着天空的星星发呆,脑袋里却想着那个干净又漂亮的少年。也就只有在这时候,他才能那么肆无忌惮的想着他,不怕被人知道,不怕被他厌恶...
  搬了一天的重物,哪怕王涛力量惊人,也是有些累的。他就那么开着窗,在满天星辰中慢慢睡着了,一如以前的每一天,只是临睡前迷迷糊糊想起,好像听谁说今晚会有流星雨来着,可惜看不到了。
  
 
  ☆、李叔怎么了
 
  这一晚,王涛睡得很熟,就连平时一向很准的生物钟也失了效用,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12点,他揉了下眼睛,以为是自己看错,在看过去,还是12点,而且秒针正勤勤恳恳的工作着,看起来也不是时间坏了。怎么会睡得这么熟的?他不可置信的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又看了看旁边放着的手表,还是12点,所以真不是时钟坏了!
  他有些纳闷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不清楚自己怎么会睡这么死的,都这个点了,只有去上下午的班了,也不知道包工头会不会生气。脚刚一下地,就觉得头一晕,身子一软,整个人又坐了回去。王涛有些纳闷自己是怎么了,摸了摸额头,好像温度是有点高了,他拖着酸软的身子爬起来灌了两杯水,又倒回去接着睡,看来下午也去不了了,他迷迷糊糊的想着,然后整个人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王涛是被一阵刺耳的尖叫吵醒的。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看着斑驳的天花板还有些回不过神。这房子是他妈留给他的,又老又旧,家具也不多,位置还偏僻,平时路过的人都不多,邻居也就那么几个,关系还都算可以。可是彼此之间距离虽然不算远,但声响是绝对是听不到的!那这尖叫声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王涛仔细听了听,好像是隔壁张婶子的声音,他一个翻身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拎着床头的铁棍就跑了出去。张婶子人很不错,看他家就剩他一个人了,家里做好吃的也常常会拿一份给他。所以听出是张婶子的声音,王涛连衣服的没来得及穿,就飞快的冲了出去。
  然后王涛就吓了一跳,平时虽然偶有口角,但他还从未看到张婶和李叔打过架的,而现在两人在外面就纠缠了起来,衣裳凌乱不说,竟然还见了血。王涛赶紧过去劝架,“李叔,婶子,有话好好说,别...”
  王涛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李叔已经抬起头,面目青黑,眼睛里没有一点眼瞳,只剩下一片白,嘴巴大张的,两颗犬牙露了出来,嘴里还没咽下的血肉从嘴边流出,流得满身都是。王涛吓得脸色发白,不自觉的退了几步。然后他就看到李叔放开了张婶,僵着身子向他走了过来,王涛看了看倒在一边一动不动的张婶,又看了看变成怪物的李叔,转身就飞快的往回跑。
  李叔看着浑身僵硬无比,速度却不快,但王涛回到家刚关上门没多久,就听到外面响起了哗哗的挠门声,吓得他把家里的桌椅,衣柜,床之类所有的家具都搬过去顶在了门口。等确定人确实进不来后,王涛才微微松了口气,手软脚软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
  王涛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好好的李叔怎么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办?要怎么办?报警吗?可是他家里电话手机一律没有,最近的公共电话厅也有几千米的距离。他现在有些后悔没给自己买一个了,哪怕最便宜的那种也好啊!他下意识的捏紧了手中铁棍,这还是以前他找回来防身用的,感觉到手心里冰凉的硬度,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些。
  王涛努力思考着要怎么办才好,看李叔的样子,像是变成了怪物一样,一点理智也没有了,不然他和张婶子那么好的感情也不会去咬张婶子。王涛咬着唇,努力不去想张婶子惨不忍睹的样子,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要怎么去报警。其实王涛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他们这里虽然比较偏僻,但周围还是有几户人家的,可是刚刚张婶子叫的那么大声,居然都没人出来看看。
  门外挠门的声音越发的大了,王涛垫了个凳子爬到窗前往外看,又被狠狠的吓了一跳。门外不但李叔还在,连开始倒地不起张婶子也顶着血肉模糊的脸在门口挠着门。不但如此,不远处还有人影僵硬无比的往这里赶。
  这么下去不行!王涛抓了套运动服穿在身上,一手死死抓着铁棍,一手打开窗户,咬咬牙就整个人跳了出去,果不其然,本来挠墙挠得正欢的李叔和张婶摇摇愰愰的就向他扑了过来。窗户离地面不算近,王涛跳下来腿被震得发麻,一时竟然没站稳,而这时候李叔夫妻两已经到了他面前了,他一咬牙,拎起铁棍冲着两人狠狠砸了两下。他从小就力大无比,两人被他砸的飞了出去,抽搐着半天也没爬起来。王涛趁着这机会,拉过不远处的自行车,飞快的往外跑,他要赶快去报警。
  
 
  ☆、这个世界怎么了
 
  王涛一脚踩着自行车的踏板,一脚撑在地上,一手稳着车龙头,一手捏着铁棍,满脸震惊的看着街道。现在是大白天,正该是人来人往热闹的时候,可是现在街道上的车辆少得可怜不说,还横七竖八的停放着,里面还传来阵阵指甲和金属相磨的嘎吱声。路上的行人也是浑身僵硬脸色发青,毫无目的的游荡着,时不时从旁边的房子里传来阵阵惨叫,那些行人就一窝蜂跑了过去,时不时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王涛看着地上一片片的鲜血碎肉,脸色泛白,只感觉胃里一阵阵翻腾,贴着墙角就哇的吐了出来。可惜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进过食了,除了胃液什么也没有吐出来。他贴着墙角,还没喘口气,就被一个人,不,应该只能说是活死人发现了,他吓得一棍子砸了过去,然后爬上自行车转身就跑。
  他现在已经没心情去报警了,就现在这样子,要是报警有用估计早就有人报了。他一边尽量躲着围过来的怪物,一边飞快的往前跑,要是实在躲不过就给一棍子,还好他的力气来的大,基本上一棍子能砸飞一个,这让他的速度来得比平时还快了很多,到那栋熟悉的楼房时,居然也没有过去多少时间。
  王涛没有爹,从小被他妈一个人养大的,也从来没有过来往的亲戚,前几年妈也没有,只剩他一个人独自生活。他没亲人也没朋友,唯一对他还算不错的张婶子两口子刚刚也没了。他没有什么牵挂的人,唯一一个心心念念的人,就住在这栋房子里了。
  王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清楚一觉醒来世界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他下了自行车,抬头看了看阳台,又紧了紧手里的铁棍,感觉手心有点黏溺,竟是出了一层汗。王涛感觉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害怕。
  他回头看了眼自行车,放在这里稍微有点不放心,毕竟这车虽然旧了点,但他用着还不错来着。正打算转头离开,就发现自行车凭空消失。王涛吓了一大跳,自行车哪儿去了?!!刚这么想着,那破破旧旧的自行车又出现了。王涛一时有些诧异,心里想到一个可能,有些不可置信的又把手放在车上,心里想着“收起来”,果然,自行车又不见了。王涛心里还惦记着某个人,这样的事情虽然奇异,但他也没多余的心思浪费在这里,收了自行车飞快的往那人家里走去。
  门是开着的,王涛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一手拎着棍子飞快的就冲了进去,随手把门给反锁上了,把一堆追过来的活死人都关在了门外,哗啦啦的挠着门。这防盗门可不是王涛家那木门,安全指数上升的可不是一个等次。王涛环视了一圈,屋子算不上太凌乱,看得出来主人走的很匆忙,没来得及带上太多东西。大厅里的电视机还开着,里面的主持人正在说着什么。
  王涛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那个人走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几乎再见面。既然那个人走了,他也没地方如,干脆从冰箱里翻出一堆面包和牛奶,一边吃一边看新闻。电视里的女主持人惨白着一张脸,努力的想要镇定,声音里却还带着一丝颤音。王涛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等他把东西吃完,电视里的女主播已经在说第二遍了。
  原来前天晚上那场流星雨过后,地球上的很多人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怪物,被称作丧尸。面目青黑,指甲尖长,没有眼瞳,没有理智。明明已经没有生命气息了,却还能动,还能咬人,喜吃人血肉。而被抓被咬的人,很容易就会被感染,也会变成丧尸。
  而剩下没变成丧尸的人里面,又有一些人产生了变异,会拥有一些特别的能力。比如突然能变出水了,突然跑的更快了,王涛看着主持人身边那个手里拿着个火球玩弄的人,吃面包的手顿了顿,伸出一只手放在旁边没开过的面包上,心里默念了句,“收”,不出所料的,面包没有了。王涛默默收回手,继续啃面包,异能吗?呵呵。
  电视里的主持人还在激动的说着什么,王涛已经不想听了,末世么,那又有什么区别,反正他也是一个人过。他伸了伸懒腰,看看防盗门有些不放心,又拉了两沙发去堵着,想了想把冰箱里的食物都全收了起来,然后慢吞吞往楼上走去,打算再补一觉先。
  
 
  ☆、许若飞变丧尸了
 
  王涛刚上到2楼,就听到一阵阵指甲挠墙的哗哗的响声,他的脚步顿了顿,这声音今天听得太多了,熟悉无比。他顺着声音来到一个房间前,听着里面的声响,感觉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他看一楼被翻过了,还以为人都走了,没想到楼上还关了一个,他有些害怕,手放到门柄上也迟迟没有动。
  王涛咬了咬牙,转动手柄把门猛的往里一推,不出意外的,里面的丧尸被门撞得向后倒了下去,然后歪歪扭扭僵着身子又跑了过来。而王涛,已经僵在那里了。那个人,哪怕脸色发青,口长獠牙,他也是熟悉无比的,毕竟他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年。
  王涛以为那人走了的时候,他很难受,可是现在这人被丢下了,他更难受。王涛僵着身子,嘴唇微微颤抖,想去伸手去抚摸那个人的脸,却被那人一下子扑过来,倒在了地上,长长的獠牙已经堪堪触到他的肉了。有那么一瞬间,王涛其实心里想着,要不就让他咬吧,然后他也变成和他一样的物种,两个人就能在一起了。不过想到丧尸是没有理智的,要是出了门就各奔东西了,见面了也不认识,那他不是得气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