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貔貅饲育指南 作者:玄楼重霄

字体:[ ]

   
文案
 
据说上古神兽霸王貔貅,主外辟邪镇宅,主内纳食四方,只进不出。
古玩店小老板杜子聿自从得了这只墨翠貔貅,果然财运不断,还白捡了个“透视眼”的附加技能。这让他在赌石界左右逢源,大发横财……
可凡是有得必有舍,貔貅也是要吃饭的,金银财宝吐出来,它只能“吃人”管饱了。
****************
“你们貔貅不吃人的食物,吃什么?真金白银?”
“分两种情况。”
“有条件的情况下吃金银财宝?没条件的情况下吃石头玛瑙?”
“不……”
“那是什么?”
“你不在,金子玉石的凑合吃。你在,只吃你。”
****************
古玩少爷金主受×貔貅神兽护主攻
赌石相关,攻宠受,金手指,故事杜撰性强,考据党慎入。
本文原名《兽身如玉》
 
内容标签:平步青云 奇幻魔幻
主角:杜子聿 ┃ 配角:沈石 ┃ 其它:赌石发家致富金手指攻宠受
 
 
 
 
    上卷:吾家有兽
 
    第1章 墨翠貔貅
    
    凌晨3点钟,320国道上行车寥寥,一辆明黄色的吉普尤为扎眼,更令人咂舌的是这车火烧屁股一般的速度。
    “杜少你再坚持一下,也就不到一百公里了!”开车的大哥CAO着本地口音,扭脸朝后座上的男人讨好地笑笑。
    “……”被称作“杜少”的男人杜子聿恹恹地挑动眼皮,漆黑的眸子里没有半点神采,张张嘴想要说什么,胸口忽然一阵起伏,他忙用湿巾捂住口鼻,眉头紧蹙,额角立刻渗出汗来,顺着他苍白如纸的侧脸滑到下巴尖儿。
    “我说杜少爷您还能行么?我看你这不像是晕车啊!有点癌症晚期那意思呢?”说话这人叫李戊,是杜子聿的姐夫。人高马大一身腱子肉,浓眉大眼的,长得倒是周正,就是嘴上没个正经。他帮着杜子聿捋了捋背,满脸戏谑:“你这出儿要是让你姐看见了,心不心疼先放一边,我反正多少得被她剥掉层皮!”
    “行了,她知道不了。”杜子聿白了李戊一眼,气若游丝的。
    车窗外蓝色指路牌一晃而过。瑞丽,56KM。
    杜子聿吁了口气,轻轻摩挲着左手拇指上一枚玉扳指,上好的羊脂白玉润泽如膏腻一般,血红血红的沁色脉络似的盘满玉面,透出一股子妖冶的魅惑。
    云南瑞丽,中缅边境的一座小城,国内缅甸翡翠最大的流通地,正是他们此行目的地。
    “一会儿到了地方,你们就不埋怨咱出来的太早了!看吧!到时候整条街上全是货头,随便挑!”司机大哥黝黑的脸上笑出了褶,一脚油门,车速直逼150。
    最好如此。
    杜子聿按了按眉心,对司机口中那个“中缅翡翠一条街”倒没太大的憧憬。
    说起他们杜家,其实算不上文玩世家,家里是做进出口生意的,从爷爷那辈发际到现在,父亲接管爷爷的生意,一直做得风生水起,吃穿不愁。
    这回来云南,是他三姐的意思。三姐经营着一家拍卖行,说最近几年翡翠行市不错,年年看涨,这就让姐夫来这边踩踩点。他杜小少爷呢,从小跟着三姐混大,耳濡目染对玉石翡翠很是衷爱,自己也开了一家小古玩店,如果这次有看上眼的好东西,正好可以补补货。
    ——
    车子又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在五点钟天色发白的时候抵达瑞丽傣寨。杜子聿在李戊的搀扶下跌跌撞撞下了车,司机大哥打了个电话,立刻有人过来接应——翡翠行业水深得很,没有地头蛇引路,行家也难免失手。
    “李哥、杜少,这位先生姓茅,叫他阿茅就成!缅甸国籍,流着中国人的血!”司机大哥眨眨眼,把人引荐给他们:“翡翠他可是行家,比我高上好几个段位呢!”
    李戊点点头,和阿茅一番寒暄,几人鱼贯着朝中缅街走去,狭长的街道蜿蜒而去一眼望不到尽头,映入满眼的尽是鳞次的大小摊位,一块布铺在地上,琳琅的翡翠错落码放,摊主除了当地的少数民族和汉人以外,还有不少缅甸人、孟加拉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傣语,普通话、缅语……南腔北调的讨价还价声此起彼落。
    “汉人,不吃苦。”阿茅笑呵呵的朝着李戊他们摆摆手:“下次,早来,抢货头!”
    所谓货头,就是这一批货里品质最高的,来晚要被人挑走的。杜子聿随着人流细细打量着摊位上的货品,多是手镯、平安扣、戒面这种工艺简单的饰品,还有很多未经切割的毛料原石或者只切开一角的毛玉。阿茅把他们带到一个小铺位跟老板说了几句缅语,老板立刻从包里掏出一个纸包,里面全是一只只翠绿透亮的手镯。
    “老坑,冰糯种,满绿。”阿茅指了指货品,裂开嘴笑起来。以现在的行市,这种品质的手镯,如果是真品,起码上百万。
    既然只是踩点,李戊没打算多进货,他只是点了点头,拿起手镯仔细把玩了一会儿:“什么价格?”
    老板比了个五,李戊挑起眉,掏出强光手电,去照翡翠里的杂质。杜子聿扫了一眼旁边摊位,摊主是中国人,难得摆了几件雕刻的吊坠,杜子聿随手捡起一只白底飘绿的貔貅吊坠来看。
    摊主见他衣着讲究,气度不凡,拇指上还带着上好的血玉扳指,立刻热络地起身介绍:“老板好眼光啊!您拿的这只叫霸王貔貅,是我们云南独有的雕刻法,你看它头和身子成直角,头横身子正,头横叫‘人无横财不富’,招偏财,身正是‘江山永固’,招帝王正财。王道霸道全占了,保您腰缠万贯!”摊主说着,拿出强光手电给他照料子:“而且你看这底料也是好料,看这透明度,这水头……”
    杜子聿把玩着翡翠貔貅,翡翠翡翠,先看色,再看水,这块料的确水润清透,但是只在貔貅头顶飘了一丝绿色,不够好。而且……杜子聿失笑,也不吉利得很!
    摊主看杜子聿摇头,转手从大包里又拿出几块吊坠让他挑,这次除了貔貅,还有观音、弥勒佛、如意、葫芦……
    “你这个霸王貔貅倒还算新鲜,这些就算了。”杜子聿还是摇头。
    “小老板你别急,看看这个!”摊主拉住杜子聿,从自己口袋里又摸索出一块,这块料子黑黢黢的,虽说雕刻的也是貔貅,可这颜色就古怪了:“小老板,这个可是稀罕货,全看你识不识货!”
    翡翠,绿为翠,红黄为翡,绿色越正越好,翡色越多越贵,而纯黑的翡翠和纯白的翡翠却是不怎么叫得上好价格。杜子聿反复细看,先不说料子,这只貔貅雕工却是相当精湛——头横身正,头大臀圆,额头饱满,面相凶恶,一双阴阳眼,一对锋利犬牙,背上还精细地雕刻一串九星连珠,屁股上一只如意,脚底踩着铜钱……让人越看越喜欢。
    “看什么呢?”李戊这时候凑过来,瞥了一眼杜子聿手里的东西,瘪嘴道:“黑翡翠?”
    “不是。”杜子聿眼睛微微眯起来,拿着强光手电打在貔貅上,本来是黑色的地方透过光呈现出墨绿色,几个人都是一愣。
    这可是墨翠,矿坑打到了低,翡翠挖绝,才会挖出来的黑色透绿的翡翠。
    “诶!杜少你要是喜欢墨翠,让阿茅多找几个咱们挑!”司机大哥拉了拉杜子聿,对他耳语:“这家新来的,不知根知底,不好做生意的。”
    杜子聿看着手心里的貔貅,强光之下,料子清透干净,几乎不见杂质,绿色也非常均匀。关掉手电,自然光下,又是黑得发亮,润泽如发。
    这挑东西也是看眼缘的,杜子聿也是生在古玩之都,好东西没少见,真正让他能一眼看上的东西,可是不多。但偏偏这只墨翠貔貅,竟是越看越可心。
    “出个价吧。”杜子聿叹了口气。
    “这就要了?”李戊不由得一愣,抓了抓杜子聿的胳膊:“小爷爷你可别看错了货回家跟你姐姐哭!”
    “不会。”杜子聿勾勾嘴角,倒是自信得很,目光扫到摊主身上,朝着他摊开手。
    这是北方古玩市场出价的规矩,买家握住卖家的手指,卖家在买家手心里比划数字,不唱价。
    摊主笑呵呵地在他手心里比了一个二,又比了两个零,竟是开价二百万。杜子聿不动声色,忽然摊开手,轻笑:“你玩我么?”
    “老板你是懂行的!”摊主也不生气,对着杜子聿挑起拇指,继而手一伸,让杜子聿再次握住。这一次,出价砍一半,方才那番狮子大开口,并不是诚心卖货,只是测试你懂不懂行的。
    两个人轮番比划了好几次,摊主愈发面露难色,杜子聿最后一次出价后,摆了摆手,表示没得讲了。
    “我这个价钱已经很客气了。”杜子聿冷眼打量着摊主:“别把内地人全当冤大头,你这块料值多少自己心里清楚,我给的高是出于对雕刻师傅的尊重,的确是好手艺!”杜子聿说着,嘴角忽而勾起来:“但要真论手艺,内地藏龙卧虎的玉雕师多得是,你这个不算上等。只是我喜欢,情人眼里出西施罢了。”说罢,他看向李戊:“姐夫,你挑的怎么样了?”
    李戊点点头,立即懂了杜子聿的意思,拍拍摊主的肩:“差不多得了!我们这就去拿钱,跟这个一起结了。”
    ——
    天还没亮就出门,等到拿了货回到车上,竟然已经是中午了。
    “赶紧找个地方吃饭,下午不出来了!”李戊一上车就让司机打开空调,他抹了一把汗,扭头看见杜子聿还在摸那只貔貅,哈哈笑出声来:“一会儿你就研究它吧,没准能治晕车!”
    杜子聿白了他一眼,整个人倚靠在椅背上,嘴唇动了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能招财……”眼波一转,他朝着李戊笑开:“吃完饭,打麻将。”
    来的时候三缺一,现在副驾坐了个缅甸华人,刚好凑一桌。
    
    第2章 陌生男人
    
    点踩过,货也进了,一车人心放宽,困倦随之而来。车窗外下起了雨,豆子大的雨点砸在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动静,杜子聿倚靠在后座一角,昏昏沉沉打起瞌睡。
    他梦到一个男人。
    这人身着靛青长衫,墨色锦袍,锦缎料子上金丝绣龙,衣角则是一团一团的祥云,一头乌黑长发齐腰,背身而立,左手反手背在腰间,手心里不知握着什么。
    男人孤身伫立在一团雾气召召之中,浑身散发着庄重威严之气。雾气一团一团飘过,隐约可见男人脚踩黑色长靴,似乎是站在波澜不惊的水面之上。
    杜子聿闻到一股很好闻的气味,不是香味,也不是其他可以用语言形容出来的味道,他只觉这股气味让人心神安宁,身子舒坦至极,并且被这气味勾得忍不住一步一步追随着那神秘男人而去。忽然,杜子聿觉得脚下一凉,竟是踩到水里。再抬眼,他才惊觉这男人竟是真的站在水面之上,涟漪从他的脚尖一点点朝着男人扩散开来,水面的平静被打破,忽然翻起波浪,杜子聿惶然后退,却发现自己一寸一寸被水淹没,他挣扎起来,只见这时,男人慢慢放下手,转过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