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和我的阿波罗老公 作者:花左

字体:[ ]

 
    
文案
 
周氓长期浸- yín -于GV业,是一名职业经纪人。最近公司筹备一部新片,要求挑选要给颜值高身材好X能力强绝世尤物妖艳贱 货…的那种新人。就在周氓踏破铁鞋的时候,上天给他送了一份大礼包。他那刚回国的‘表弟’不仅英俊美貌惊艳世人,而且是个天然智障(黑)。
 
说明:因种种原因现在开始全文修改设定,如下:
 
1.攻是光明神阿波罗,因触怒了海神波塞冬而被封印并囚禁于海底,地球时间一百年后逃出生天,来到地球,变成受的远方表弟;神力全无,智力异常,前面大部分时间负责卖萌;后期神智回归,负责幕后黑化(……)
七星神杖设定:阿波罗的神杖,实为超级无敌全宇宙定位神器,阿波罗在被封印的最后一刻把七星神杖交给信鸟乌鸦,然后地球一百年时间后七星神杖变成了主角受屁股上的七颗痣(==别问我为毛==)
 
本文受视觉,算是主受。1v1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氓,英俊 
 
 
    第一卷
 
    第1章 初遇
    
    “傲慢的光明之神啊,从即日起,神之咒印将会永远覆盖在你的额头,你将失去神力、智慧、以及你所骄傲的主神之位;海神之怒会覆盖在这个世界,彻底隔绝你与奥林匹斯的联系,你那些高坐在神坛上的兄弟姐妹们,谁也不会在意你的所去之处;阿波罗,你将为你的傲慢付出惨重的代价。
    在那海底的极深之渊忏悔吧,哭泣吧,求饶吧,请求原谅吧。
    在那之前,你将永远被囚于此……”
    狂暴的海水深沉沉,黑压压的无边无际,仿佛一处森然无比、吞天灭地的墓地;巨浪在咆哮,在嘶吼,在呐喊,像是胜利者的欢呼,更像送葬的悲鸣;阿波罗挣扎着,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的七星神杖抛了出去。
    一只黑色的乌鸦以不可觉察的速度飞掠而过,叼走了七星神杖,并很快消失在海岸线的尽头。
    天空是一匹暗无天日的黑纱,压下来,彻底遮蔽了神明那双碧绿幽深的眼睛。
    再见了,我的母亲,姐姐,还有……父亲……
    我发誓,阿波罗绝不会妥协求饶,也不会被永囚于海底,终有一日,我会重归主位……
    地球时间一百年后——
    二十一世纪,种花国,C市。
    五月的下旬的一个周末,c市的天气已经炎热的不行了。
    这个小古镇虽然不怎么出名,但是作为一个旅游景点,在c市这样闻名遐迩的旅游休闲都市,以及碰上了今天这样一个好天气,一下子就涌入了无数的人流。
    天气真好啊……个鬼。周氓在心里吐槽。
    昨天晚上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又凉风习习,周氓还特意穿了一件深色的长袖衬衣。上午高中同学聚会,约在茶馆打麻将。周氓搓了几圈,几个女生老是拿他开玩笑——周氓是同性恋的事儿早年在学校掀起过惊涛骇浪,但现在也已经风平浪静了。她们开玩笑,问他是攻还是受,喜欢什么类型之类的。周氓笑着回答,女孩子们往往尖叫四起,男生起哄,笑作一团。本来气氛也挺好,周氓也挺高兴,好不容易回老家休个假,同学聚会,轻松玩乐挺好的。后来不知谁无意提起了当年的校草穆泽,谈及那人现在已经是国内娱乐圈里的当红小生,如何如何红火,如何如何有人气。女孩子们一下子找到了新话题,各种讨论其新消息。
    “诶!周氓,你当年不是他同桌嘛?而且我记得好像你们还是同一个初中学校的,你俩在联系没有啊?”突然一个女生就凑过来问道。
    此话一出,席间方才热闹欢快的气氛一下就冷了。
    麻将桌上的男人们脸色各异,旁边的人拐了怪那个问话女生的手臂,她瞧着气氛不对,愣了两秒,想起来什么,顿时一脸慌张。
    “对不起啊周氓,我不是有意的。”
    其他人都责怪地看了她几眼,她也一脸后悔,小声嘀咕:“我一时忘了他俩……真的不是有意的。”
    周氓不说话,面色如常,摸着个幺鸡在手里好一会儿,半晌,啪在桌上:“糊了。”
    “哎呀周哥牛啊!清一色哟喂!”
    “又是清一色?不是吧?周氓你小子是不是有猫腻,这一上午你怎么全是清一色!”
    周氓咧嘴笑,不说话。
    男人们接二连三的道:“诶哟你小子闷声发大财,说,赢了我们多少钱啦!”
    “氓哥是赌神你们不知道?他可从来没输过钱,没把你们赢的倾家荡产就是他手下留情。”
    “这么厉害啊!那我们今天中午的午饭必须是氓哥解决啊!”
    “就是就是,到饭点儿了,打不动了。”
    “周氓,请客请客!”
    “挑地方吧。”周氓开始摸钱。蜀人贪辣,大中午吃的是在当地很火爆的探鱼,混合三椒口味,重辣。吃完了有人建议来古镇上的一个度假山庄逛逛,结果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打麻将。一群人订了两个包间,呼啦啦搓了三圈,不知谁起了个头,又聊到周氓屁股上长了七颗痣。
    “听说还是北斗七星形状的。”周氓以前的损友小声说道。
    一群男人女人立刻尖叫起来:“抓住周氓,把他裤子脱了!”
    “喂喂你们不是吧……”说着这话,周氓面露怯色,爬起来就跑。
    虽然说周氓自己也从来没真正见过屁股上的七颗痣到底长什么样,不过那并不代表着他愿意被人当众扒了裤子——
    那群人是真的敢扒他裤子的,这点周氓很笃定。
    这一出来,周氓便不想再回去。心情说不上不好,却也着实嗨不起来。就如这天色一般,闷沉沉的,没有太阳,也没有风,如同被扣在一个大锅盖里,燥热无比。
    c市处于盆地平原,太阳时常匿在层层云雾里,看起来没有烈日,其实炎热的很。还是湿热。尤其是像今天这样出门来旅游玩耍,一个小小的破古镇上挤着全是人。周氓在人群里走了一会儿就受不了了,买了一碗凉糕就坐在别人的太师椅上。
    同学打电话来让他回去,周氓借故推拒。虽然包间里有空调还可以打麻将愉悦身心,但周氓现在就想瘫坐在这里。
    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他们肤色各异,说着不同的语言,一一打周氓眼前走过。人流如水,也在某一个瞬间,周氓的耳边会出现幻觉般的静谧宁静。仿佛他与这些人之间有一道无形而厚重的玻璃屏幕,所有的喧嚣和炎热,都被隔绝在外。
    周氓这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
    太阳西斜,已经到了傍晚,这街道上的人却不减反增。一波又一波,街上的商铺们迎来送往,吆喝的小子换了一个接班,接着再喊。
    “诶~~~三打炮三打炮,里面看了里面尝咯,耙活得很巴适得板哦~~~等会儿七点还有青城绝技哦~~各位帅哥美女些,里边儿座嘛!~”
    周氓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同学发短信说晚上七点在市中心的一家日本料理碰面。装回手机,周氓沉沉地呼出一口气,起身走人。
    人还是那么多,周氓是逆流而行,捡着街边商铺外的街道,慢慢往外走,眼睛落在人群中间,职业性地有目的的逡巡起来。
    ——说到这里,要正式介绍一下周氓了。
    周氓,性别男,年龄二十七岁,职业高级经纪人。就职于大宝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这个大宝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以拍小黄片闻名的。
    而周氓作为高级经纪人,还要兼职星探,物色男优。公司最近正在筹备一部新片,对男演员的质量很高,而且还要求必须是新人。大宝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之所以能以小黄片闻名,制作出来的产品自然是非比寻常,无论是剧本还是演员都是精挑细选的。这次周氓虽然是回来休假,也在寻找合适的对象。
    周氓很快就在人群中锁定了目标样本,人群之中有三个年轻男子有说有笑的迎面走来。中间那个,无论样貌还是身高,都十分出众。排除周氓的专业性,就算是平常人,仔细点也能一眼在人群中发现这个人。
    大概是周氓的目光太直接,那三个男子发现了他,另外两个立刻笑起来,暧昧地碰碰中间那人的肩膀。被打趣的人面色如常,只是目光探询的望过来。然而周氓并不打算走上前去,他只是抱歉地笑了一下,逆着人流与对方错开了。
    遇着一个合眼缘的人就上去递名片:您好请问您愿意跟我去拍小黄片嘛?——周氓并不是智障。
    更何况物色男优也不是只靠长得好看就够了的,还得有些别的。怎么说呢——
    周氓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一边眼睛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寻找。他此刻已经走出了古镇,来到了外面的人行广场上。虽然也有很多人,但是比起拥挤的景点里面就宽敞舒坦多了。东南角的一隅围着一些人在骚动,隐约有打架的身影。不断的有行人围拢过去,周氓要去招呼出租,也便慢慢往那个方向走。
    边走他的脑子里还在边思考: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得上是质地上乘的gv男优呢?不仅能吸引女人,还能吸引男人,男女通吃,得勾起人想跟他上床的欲望。操他也好,被他操也好,总之这个人,得浑身上下,从头发的颜色到肌肉的纹路,眼神,声音,都散发着一种致命的诱惑。这种诱惑还不能是刻意的,得不做作,自然……
    “打!打!小偷!揍他!”
    “别打了!快打死了!快把人拉开,要出人命了!”
    “警察来啦!”
    周氓放眼望去,四个穿制服的人跑过来,人群散开来。还没等散全,只见又一窝蜂的拥上去。
    “诶诶诶打警察啦!”原来是里面打人的那个,警察来了也不见撒手,还连警察一起打。周围群众上去帮忙,他也打。眼看着那场子围的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突然一个人冲开人群冲跑出来。那人速度惊人,周氓眨眼的功夫,就见那人朝他冲过来。周氓甚至来不及闪躲,就被狠狠地撞摔。他本来就是站在马路边打算招出租车的,这一下直接摔到斑马线上,立刻惊起一片汽车鸣笛声。
    “别动!”几个警察冲上来将那人制服了,周氓被人扶起来,整个人完全是懵逼的。
    被制住的是个青年,不过乍一看他的脸会以为还是未成年。但是个头高,体格壮,两三个警察制他都有些困难。被左右两根警棍死死地夹住脖子,一双大眼睛正气愤地瞪着周氓。然后就被押走了。
    周氓被好心人送去医院,幸好那个地段是人流多车子多很拥挤车速慢,周氓并没有被车撞倒,只是擦破了两边手肘,以及右边脚踝。同学聚会自然是去不了了,周氓给同学去了电话,说出了车祸在医院。同学要来看他,周氓说只是小伤没什么大事,让他们继续玩。
    “那你待会儿完了到这边的明星KTV来吧,她们闹着要去唱歌。”
    “再说吧,有时间就过去。”挂了电话,周氓一个人坐在医院过道的座位上,还是有点懵。但跟那会儿的莫名其妙被撞的愤怒的懵不同,周氓这会儿慢慢回想起来那个撞他的人的样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