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盛开的马蹄莲+番外 作者:再见稻草人

字体:[ ]

 
    文案:
   作者老年人心态老年人喜好,
    所以这是一个西方罗曼史中,骑士x法师的老套甜大饼故事。
    年轻而天资卓绝的古魔法法师入世,幸而有骑士相守,最终得以华丽绽放。
 
    1v1,he。
 
    PS.中老年人口味粗俗。
    PPS.世界背景:中魔中低科技
    主CP温馨甜大饼正文完结;副CP漫天狗血
 
    1.
    “你听说了嘛,那个魔法学院新招的魔导师。”
    “当然,早两周前校议会就吵翻天了。听说是个古魔法法师,亲和元素还很稀有。”
    “管事的人都是什么态度?”
    “不清楚,但魔法学院那边好像不那么高兴。但是……你知道的,这都是更高层的决定……”
    “古魔法法师?好像是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是个魔导师又怎么样,指不定是用了什么秘法练成的,说不定身体都垮了。
    再说了,他们会干什么?还不如在法师塔里待一辈子,看看书、修改修改所谓的魔法史。”
    “管住你的嘴!这可是安德鲁副校长亲自下的聘书,力排众议、执意要求的!”
    “那些当了官的,还真忘记了学院老师到底在教什么!一个古魔法法师?!”
    “马丁!”
    ……
    2.
    维西下了马车便看到站在伊德尔皇家学院大门口前来接引自己的女士,棕红色的盘发高高束起,脸上架了一副金丝边眼镜,带着礼貌而克制的笑容。
    维西敏锐的感受到了对方刻意的疏离,他有些不解,但鲜少与陌生人打交道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才能让气氛热络起来。
    不过幸好,疏离的态度并不影响对方的落落大方。
    “尊敬的维西·布莱克,您好。我是魔法学院院长办公室的莉莉,莉莉·法斯宾德。请您跟随我来办理您的就职手续。”
    “您好,初次见面,法斯宾德小姐。麻烦您了。”维西牵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今天阳光正好,五月的天有风吹起了维西宽大的法师袍,黑色绣着暗红色丝线边的法师袍贴上了维西细瘦的身姿。他抬手理了理凌乱的碎发,露出了纤细的手腕。
    法师塔和隆多尔魔法森林不见阳光的生活将年轻法师的皮肤养的略显苍白,但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也透露出他的主人并非无能之辈——那是一只有着恰如其分的力量与灵活,漂亮而完美的魔法师的手。
    莉莉略有震愣的看着维西的笑容。
    年轻的魔导师有着一张青涩而帅气的脸,因为长途马车而略显苍白的薄唇微抿着,纯黑的眸色在金色的阳光照射下竟隐隐带着点红,在眼角泪痣的映衬下显得愈发流光溢彩,也衬得他原来平和而严谨的气息中带了一抹蛊惑灵动。
    回过神来的莉莉眨了眨眼,刚刚那双有着红色流光的眼仿佛是场错觉,对面的年轻魔法师的黑色眼眸中有的只是礼貌与温和。
    “请跟我来,布莱克先生。”莉莉转身,领先半步给维西带路。她琢磨着中午应该多喝一杯碧草汁,解解早夏的暑气。
    日头太好,凭生幻觉。
    ……
    远处有哒哒马蹄声响慢慢走近,枣红色高头大马上坐着一个挎背的懒散男人。他身着一身棕色软甲,金棕色的眼睛盯着落后女人半步的青年,眼里是藏不住的兴味。
    “真是漂亮的小白花啊。”
    3.
    莉莉带着维西在人事处办完相关手续后,将象征着伊德尔皇家学院魔法分院火系导师的胸章递给了维西,“考虑到学院并未开设黑魔法系也没有相关课程,毕竟黑魔法亲和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近一百年来帝国也只有您一位,所以聘书上只写了聘请您为火系导师,希望您能理解。”
    维西伸手接过胸章,低头将它佩戴在法师袍上,略点了点头,神情有一刹那的晦涩不明。
    “您的办公室在五楼,这里离图书馆很近,我想图书馆里虽然不多但 也累积了一些黑魔法的研究资料,一定会对您有帮助的。”
    “谢谢您好心的提醒。”
    走在吱嘎作响的楼梯上,维西的心里有些落寞。
    3岁离家到法师塔求学,20年来第一次离开隆多尔魔法森林的范围。虽然离开前,法师塔的前辈和老师都跟自己讲了许多帝国现在的状况,但接引人有意的疏离,和刚才走在校园里时,周围人望过来时好奇与不友善的目光都让维西觉得不舒服。
    他不知道他们的不友善是源于什么。
    维西努力维持的平静表面下,内心隐隐感到些酸涩。
    “这里就是您的办公室了,风景很好。窗外还能望见几个武系学院的训练场。”莉莉皱着眉,不时瞟向墙上的时钟:“布莱克先生,我之后还要参加学院的会议,请恕我不能继续陪您去教师宿舍看看。不过那就在食堂的北面,您住的是三楼南面的小套间,同层的另一个套间里住的是魔法动物学的奥德里奇·维普。你需要聘请仆从打扫房间么先生?”
    “不,不用。我会清洁咒语。您去忙吧,法斯宾德小姐。”维西有些尴尬,他不太善于处理对方的焦躁。他想说些什么,却只能木愣的回答对方问出的问题。
    “噢,那太好了。教学计划会在周末前投递给您。那再见了,布莱克先生。祝您愉快。”莉莉对布莱克点点头,转身脚下生风的走了。
    她今天上午已经花了一个多小时帮这位新来的魔导师办理各种手续了,她倒不是不愿多陪陪这位年轻漂亮富有才华的魔法师,只是桌上积压的工作和魔法学院高层对这位模棱两可的态度,让她还是选择站在一定安全范围外默默观察,明哲保身。
    ……
    “你瞧见没有,一个魔导师,居然只是莉莉来接引。”
    “乡巴佬而已,魔导师又怎样?能让莉莉大美人接待已经很好了。”
    “那么年轻就当上了魔导师,天知道是不是法师塔那些老怪物们给他喂了些什么。我听说那些人做起实验来,可不管对象是人类还是什么的。”
    “本来各系只有一个魔导师,现在火系多了一个。也不知道法兰克会怎么打算。”
    “我听他的学生说,昨天高级魔法理论课的时候,法兰克明里暗里把古魔法批判了一通。”
    “说了什么?”
    “无非就是吟唱繁复、组成复杂、实用性比不上现代魔法之类的。”
    “哈哈,那他也没有说错啊。”
    ……
    维西拎着略显笨重的行李箱走下楼梯时,其他办公室里的人依旧高谈阔论着现代魔法体系较之古魔法体系的先进,以及古魔法的老旧落后。
    他告诉自己不要听、不要在意,但20年来一直信仰、甚至崇拜的古魔法理论在世人眼里竟是这样的,维西有点维持不住嘴角的温和,略绷着脸狼狈的走出魔法学院办公楼。
    他大概知道法斯宾德小姐的疏离和周围人的不友善是因为什么了——一个钻研在古魔法里的乡巴佬。
    几个小时前那个阳光下笑得温和的青涩青年,在接触俗世的短短一个下午里就花去了身上大半的气力,黑色的碎发黏腻在汗湿的额头上,苍白的嘴唇略显憔悴。他稳了稳身型,挺直了腰背往分配的教师宿舍走去。漂亮的指节握着手提行李箱的把柄,因过度用力而显得血管分明。
    维西试图让自己的大脑放空,努力忽视疲惫。但毕竟他还只是个23岁的年轻人,眼底掩不下的茫然让他看起来像只离开母亲的小鹿。
    4.
    罗德里克百无聊赖的倚在训练场旁边的树下,他的马,他的伙伴,有着“诺亚河之石”之称的枣红色大马塞壬正绕着草坪悠闲散步,时不时低下头啃啃草。
    今天又是星期三。
    看着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贵族子弟们边训练边偷眼打量隔壁训练场上的精灵女弓箭手,罗德里克暗自翻了个白眼。
    难以置信,帝国的未来、贵族的未来竟然掌握在这群毛头小子手里。
    “好了好了,辛达老师可不是你们这群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能够肖想的。尤里安、杜马、奥斯本,你们几个再去跑两圈!剩下的人继续训练!偷懒的别想进荆棘骑士团!简历会被我第一时间扔出去!我可不管你们老爹是谁!”
    罗德里克是皇家荆棘骑士团副团长,直接受命于泽维尔的国王。受伊德尔皇家学院骑士分院院长、他父亲的好友,保罗伯爵的邀请,他每周三下午要给高级骑士A班上一堂训练课。
    伊德尔皇家学院是泽维尔帝国最强大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学院之一,直接接受帝国教育部门及财政部门拨款,坐落在帝国首都泽多。
    其每年招收15岁-18岁之间有天赋的贵族子弟和才华艳绝的平民子弟,要求必须在入学前达到职业初级的认证资格,例如初级法师、初级骑士、初级盗贼等。
    在学院中学习的学时一般为五年,包括1-3年级的中级班和4-5年级的高级班。大部分毕业生在20-23岁之间毕业,往往能获得高级职业认证,当然也不乏各种背负“天才”之名的人物,例如魔法学院每隔几年都能直接毕业一个魔导士,而骑士学院也偶有人才能够毕业直接进入荆棘骑士团。
    为了培养这些身份高贵、天赋过人的栋梁之才,伊德尔聘请了帝国内各个领域最优秀的一群人。
    以维西所在的魔法学院为例,每个元素系都有一位魔导师执教,而平时的讲课老师也都具备有魔导士资格,就连助教们,也必须是高年资高级魔法师。此外骑士学院外聘了荆棘骑士团的多位身居高位的骑士给学生们做实训,平时的训练也都是由各个军队退伍的职称在大队长以上的军官负责。此外,斥候、武士、弓箭手等学院,也有其专业领域的优秀人才担任执教。
    罗德里克今年30岁了,距他担任皇家荆棘骑士团副团长并带着这群小鬼上课已经一年多了。最初的兴奋劲儿已经过了,每周三的课也变得枯燥乏味。
    罗德里克觉得自己年纪大了,看着训练场上挥洒汗水的少年们,他已经提不起劲儿跟着他们一起疯了。
    罗德里克百无聊赖地眯着眼看着训练场。但下一刻,他猛然绷紧了身,眼睛牢牢的盯着那个从训练场对面楼里走出来的青年。
    ——居然是那个校门口的漂亮暗红色眼睛。
    早些时候,他并没有太看清青年的长相。只是被风扬起的宽大袍子下勾勒出的修长体态和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让他影像深刻。
    而现在,他可以明显看出青年有些疲惫与憔悴,但他仍努力控制自己的步子,不让它们因疲惫而显得凌乱与散漫。
    宽大的法师袍像修道士一样紧紧扣到喉结下的凹陷处,罩在青年的身上也让他愈发显得清瘦,犹如教廷的神父般严肃而禁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