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帝王 作者:之赫蓝

字体:[ ]

 
文案
加特行刺拜尔失手被擒,被变态的拜尔大人狠狠地上了之后,扔进星际兽狱,几经凶险却没死成,在兽狱一次次地打下基础,最终呼风唤雨一统兽狱。
两年后,倒霉而变态的拜尔大人不小心被政敌扔到了星际兽狱……
 
本文年下。
主cp:人人,变态攻,健气受
副cp:野兽攻,女王受
坚持1V1,强强有,不是人有,包子有,机甲有,神马都有,雷点多多,请读者大大们自带避雷针么么哒(≧▽≦)/
 
扫雷:
1、有包子,但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子文,具体原因不便细说,╭(╯3╰)╮
2、只是开头几章略凶残,被吓到的亲们不要怕,继续往下看!
 
内容标签: 年下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加特,拜尔 ┃ 配角: ┃ 其它:异能,强强,包子,鬼畜
==================
 
    ☆、第1章 chapter01
    
    银河纪,麒麟座玫瑰星团。
    这是一个距离古地球1651光年的疏散星团,围绕该星团的是一个巨大而美丽的玫瑰状星云,其中最为美丽明亮的一颗恒星,曾在遥远的古地球中被编号为2318 BN413号星。
    随着古地球的爆炸,人类进入茫茫宇宙迁徙,耗时百年,最终在玫瑰星团找到了适合人类生存的三颗星球。
    这三颗星球分别被命名为麒麟座L星、冕路星和泽塔星。
    随之而来的地盘争夺战中,无数人类尚未享受到新的家园便因为战争死去。
    腥风血雨中,赫歇尔·瑟斯带领赫歇尔军团,攻退了银河联邦政府,建立了赫歇尔第一共和国,实行独.裁统治,独占资源最为丰富的麒麟座L星和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冕路星,将银河联邦政府逼退至最为贫瘠的泽塔星,并于公元三千五百四十七年加冕称帝。
    拜尔·瑟斯——赫歇尔·瑟斯最小的儿子,于公元三千五百七十八年,也就是今天,继承了父亲的执政官(皇帝)位置。
    (关于本文被锁章节,可以在文下留邮箱,统一发送QWQ)
    从加特瞄准的角度看向低头接受加冕的继承者时,可以发现,新任共和国执政官还很年轻。
    着一身笔挺的黑色军装的年轻人,银质排扣一直扣到下巴处,整个人显得异常肃整挺拔。二十出头,就已经拥有极其深刻英俊的轮廓,薄而抿紧的嘴唇挑起一丝桀骜不驯的弧度,眼神冷冽如闪着寒光的军刀,这使他看向人时,会使对方不自觉地立即挺胸收腹,保持立正姿势。
    这就是这次刺杀任务的目标,拜尔·瑟斯。
    加特眯了眯眼睛。
    端起组织唯一的S杆激光粒子炮,校对隐形红外射线瞄准了拜尔的眉心,一秒钟后,拧开高压粒子流阀门,粒子冲过阀门冲向炮身,沿着激光导向飞射而出,带起一阵呼啸声,直逼最高执政官。
    皇冠还没捂热就得挂了,加特无聊地想。
    加冕式仍然在进行,执政官登上3S机甲轻车御夫,回头向群众挥手致意,一切有条不紊。
    群众们手捧鲜花,振臂高呼,除了看见新帝继位有些小激动之外,没有丝毫混乱出现。
    观察了三秒钟后,加特低头,拍了拍粒子炮:“欧漏,拧错开关了。”
    激光是射出了,肉眼看不见的隐形电子流却侧漏了。
    加特耸肩,粒子炮里储备的粒子不够用。
    拜尔·瑟斯从加冕式中退场,乘坐机甲“御夫”驶过肯塔基特州莱纳宾尼亚市的利亚广场,准备回到寝宫新凡尔赛宫会见驻扎在麒麟座L星的副将柯瑞斯,正当拜尔·瑟斯向人群挥手微笑时,广场上响起了沉闷的枪声。
    于是,刚刚即位成为第一共和国执政者的拜尔·瑟斯,因为中枪立即被送进了医疗舱治疗。
    拜尔的3S机甲“御夫”防御装备太高端,以至于对于低端子弹枪击,御夫防御系统自动将其危险性降至为0,在拜尔中枪后才慌忙开启救护系统。
    谁会想到,在3578年的今天,竟然还有人用最低端的子弹枪支行刺新帝?又有谁会想到,拜尔今天出门没穿防弹衣?
    御夫很悲催地思考。
    拜尔受伤不重,那支太过落后的破枪的子弹穿过了他的左肩,在御夫的医疗舱里修复五分钟后,肩伤就已经痊愈。
    拜尔面无表情地走出医疗舱,黑色军装掩盖了血迹,唯有纯白手套上沾染了血迹,拜尔嫌恶地扔掉那副手套,顺带随手卸掉了御夫的一侧翼甲。
    在御夫的颤抖中,拜尔的目光落到了远处已经被抓获的行刺者的身上。
    行刺者打了个寒战。
    对于这个行刺者的来历,有人认为是拜尔的兄长卡罗·瑟斯指使,有人认为是星际战争论者的帮佣,更有人认为是来自泽塔星银河联邦的阴谋。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而事实上,这个行刺者却是某个小型杀手组织里跑出来的一个杀手,这个人就是加特·伯格曼。
    是的,没用成S杆粒子激光炮的加特·伯格曼。
    他被拜尔一脚踹断了左手,扔进了第一共和国的监狱,然后他现在快挂了——尽管他很不愿意承认这点,但自从他试图一枪崩了拜尔却被活捉时,他已经做好了被处死的觉悟。
    加特倚在监狱朝门的墙上,正咬着牙试图接正断成两段的手骨,冷汗顺着额头滴到下颚,再滴上潮湿的监狱地面。
    森森寒意从地面直窜到加特的尾椎骨,接不上左手的人拧着惨白的脸脱口骂道:“狗娘养的,下脚真狠!”
    骂完后,靠着墙壁呼呼喘气。
    所有具有治疗修复功能的药剂都被拜尔手下那帮崽子给搜走,就连一枚子弹壳都没给他留下,他现在能做的其实只有躺在地上哼哼,然后等着第一共和国这群猪猡的处决。
    事实上,加特并不乐意乖乖接受现下的情况。
    环顾四周,加特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左手的惨状,蹭到了门前,对着刚好看向他的守兵头儿招了招右手:“嘿!我要接受审判!请将我移至军方法院!”
    守兵头儿摁着腰间的飞鹰KH系粒子枪,打了个呵欠,转着半圈懒懒地打量加特:“你没睡醒么?进了我这里还想活着出去?喂,克莱尔——来支烟——!”
    “长官!我在蹲大号!”监狱那头,一道声音飞快地问道,“不过您要S系还是M系口味?”
    “都成——,哎我说小子。”守兵头儿转头,当他接触到加特的目光时,忽然全身一凛,随后手脚下意识地垂在了身侧,紧接着木然伸出手输入密码打开牢门,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后,“您走好!”
    加特飞快地扒下守兵头儿的衣服自己套上,顺手顺走了那支飞鹰KH,再扣上守兵头儿硕大的钢盔帽,压低帽檐,一脚将守兵头儿踹进监狱,然后沿着墙壁一溜烟闪了出去。
    快要走出监狱大门时,监狱另一头的那道声音又响起,语速还是那样快:“长官!您的烟搁休息室还是我给您送过去?”
    加特闷头加快了脚步,他已经快要跨出监狱大门了。
    心里扑通扑通乱跳,加特只想尽管逃出这个连干净床铺都没有的鬼地方,然后到附近的小镇里买点伤骨修复药品,然后找家饭店来杯烧酒,最好再加上一大盘油香肉满的烧烤。
    他在那个破杀手组织里已经吃了二十五年的营养胶囊了。
    低着头踏出大门,一个拐角的当儿,加特陡然前额一凉,钢盔帽裂成两半然后“啪嗒”掉地,视线被血红覆盖,随后软软地倒下去,余光扫到忽然出现挡在门前的挺拔肃整的影子,对方手执一根军用鞭。
    加特心里一跳,这不是那个踹断他手臂的变态吗?
    未来得及思考结束,前额被注入的什么药剂起了作用,加特手脚都动不了,模糊的视线只能看到地上那双底端带刺的战斗军靴缓缓走近,下一秒,军靴狠狠地踹上了加特的大腿。
    “想逃?”
    尖刺扎入大腿,鲜血飞溅,猛然而至的痛觉令加特夺回了一丝身体的主动权,痛苦地蜷缩起身体,以此动作来护住重要部位。
    他的手上还有一支飞鹰KH,情况好的话,他可以拿起这支枪抵着拜尔的脑袋。
    但是来不及,拜尔太快了,加特来不及扣动扳机,皮鞭一卷飞鹰KH就稳稳地落到了拜尔手上,拜尔百无聊赖地随便给了加特一枪。
    军靴撵了撵加特的大腿,满意地看到了脚下人的脸扭曲得不成样子,拜尔偏头,棕色眸子里不带任何情绪:“继续跑?”
    加特咬破了舌头的边缘。
    拜尔的目光在加特身上徘徊,棕色的眸子里一片冰凉,似乎在思考下一枪该照顾哪里。
    很好,不出所料的话,这下真的快挂了。
    时间静止,加特闭着眼睛梗着脖子等着。
    然而,预期中的痛感没有到来,加特昏昏沉沉中感觉被人一把拽了起来,然后一路拖行。
    幸好第一共和国比较富裕,道路修建得很是平整,加特才没有在被拖行途中受更多的罪。
    五分钟后,加特被粗暴地扔进一个水池。
    水池里的水大概有60度,热水瞬间涌进了加特大腿处细细密密的伤口,加特一声惨嚎,奋力一挣,跃出了水池。
    随后又被人摁了进去,呛了好几口带着浓烈血腥味的水,然后一口气接不上来直接呛晕了。
    这是个浴桶。
    加特带着细密的伤口被洗刷刷了一遍后,送到了一张干净的大床上。
    确切的说,是一个密闭智能机甲房间里的一张大床上。
    这是个阴冷的高级机甲房间。
    加特就这样闭着双眼躺在床上,他穿着非常合体的制服,整个人显得很是修长。然而,他的双手被拷在了床头,头部因为昏迷歪向一边,仅露出的半边脸令人赏心悦目。
    单看加特的上半身,规整的制服,英俊的面貌,一股禁欲气息扑面而来。
    然而,他的下半身却破坏了整体的感觉。
    对此,御夫的评价是这样的:“古地球语中,有句话叫做‘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加特的双腿大大地张开,配合着裤子被褪了一半露出人鱼线的景象,硬生生营造出了一股极致放荡的气息。
    拜尔就在床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行刺他的人的造型,顺带看看加特双脚上缠绕着的机甲神经带。
    似乎感受到了拜尔赞许的目光,智能机甲神经带兴奋起来,更加卖力地将加特的双腿分开得再大些。
    拜尔站在床头看了很久,脸色一如既往地覆盖了一层冰,但从他微微勾起的嘴角不难推测出,他现在的心情还不错。
    至少在他看来,这个不知死活行刺他的蠢货,虽然脑子差了点,其实他的脸很精致耐看,腿很修长,屁股也翘——除了年纪大了点。
    不过这影响不了拜尔的兴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