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传说中的反派是主角 作者:踏雪寻痕

字体:[ ]

 
文案:
延默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记忆全失,变成了一只兔子布偶,还是会说话那种。 
于是他的表情瞬间变了=口=。 
身边的魔王一直在说他是自己的伴侣怎么破,这种穿越带系统还失去记忆地梗还真是第一次见。就算身怀金手指也不能掩饰他胸藏千万草泥马的想法。 
【如果不杀死他,如何成神。】
【如果不解放他,如何成魔。】
【如果他不在了,我就把你毁了。】 
魔王x身份不明穿越者 轻松欢快1v1 。
因为是第二部所以最好看过第一部再进行阅读…虽然第一部是三年前的作品但是承诺过会填坑所以作死的回来了!
存稿不多表示迟早饿死沙场。 
没错,就是这样!来约吗少年!点击下方收藏你就是我的小天蠢了【x你!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奇幻魔幻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延默,穆尔 ┃ 配角:... ┃ 其它:甜不白,传说中拖了很久的第二部
 
 
  ☆、chapter 1
 
  【不要死。】
  “....?”谁在说话。
  【求求你了,不要死!别丢下我,要是没有你....】声音断断续续的有些模糊,但仔细听能听出来声音的主人应该还不大,音线也十分熟悉。
  【延默,求求你了...】
  那个声音的主人在叫的人是他?开什么玩笑,他怎么会死。他可是…
  不,不对。现在好像控制不住什么。他这是在...
  ————————————————————————————————————————————————————
  意识真正清醒过来时延默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房间里的摆设相当简洁,据所看到的推测,如果不出延默所料这应该是一间木屋。
  等等,木屋?他怎么会出现在一间木屋里?被绑架了吗!
  思绪一活跃起来延默就彻底醒了过来。他抬起手来想要揉揉眼确认是否是自己做梦还没有醒来以至于看花了眼,结果一抬手他就发现了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的手变成了如同布偶一般没有手指的布团。如果按照这样推论下去,那身体...延默低头一看,直接就看到了包裹着礼服的圆滚滚的躯体。
  “哈啊?!?!?!”
  发觉自己变成了一只布偶后延默惊吓地发出了一声哀鸣,这也让他了解除了身体变成布偶外好歹还是一只会说话的布偶。在外面说不定容易受人关注而且很值钱。
  惨叫声把外边的人吸引了进来。那是一名黑发紫眸的少年,看起来大概十六七岁左右。星眸剑目面容白净,是不可多得的美少年。但延默此时可没有欣赏这份美景的心情,他现在心里郁闷暴躁地只想把人一把拉过来压在墙上问他是否知道些什么。
  尽管他现在手短的连自己的脚都摸不到。
  “你终于醒了。”
  看见坐在床上的布偶兔一副精神的样子,黑发少年平淡的脸上让延默有一股松了一口气的错觉。“卡蒂拉特说你醒不醒得来还得看光明神,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那么轻易就死去的。”顿了顿,少年又道,“因为灵魂损伤太过严重,所以暂时现在只能委屈你寄居在魂草做成的布偶里。不过不用担心,只要拿到圣药解除诅咒,你就能回到原本的躯体去了。”
  卡蒂拉特……这西洋的名字是什么情况?还有灵魂损伤是什么,少年你一副和我很熟的样子说些像中二病话真的没问题吗。延默不动声色地退了一点,想要和少年拉开距离。那少年见他后退以为他是害怕,于是一把将他揽在胸前。
  “不用害怕,延默。巫妖已经被我杀死,不会再出现。”
  巫妖?这又不是玄幻小说哪里来的巫妖,少年你得中二病了吧。
  延默在少年的胸前剧烈挣扎,少年这才猛然醒觉从进门前延默的表现就非常不对劲。尽管他现在变成了布偶兔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他的直觉强烈的告诉他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你怎么了延默,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少年微微松开禁锢,延默趁机一个下腰躲开了少年连忙后退,直到靠到墙边。
  少年眉头紧锁,眸色渐渐阴沉。
  “延默?”
  愈加温柔的呼唤让延默靠在墙上像是在防备准备扑食的老虎。他抖了抖,又抖了抖,终于鼓起勇气对眼前的少年说。
  “你是谁?这是哪儿。”
  对面黑发少年的神色在听到话后先是愣了愣,然后彻底黑了下来。
  “你在这儿待一会儿,我很快回来。”声音仍然温和,少年从床上站起身离开了房间。离开前他特地把门给关上,延默甚至还听到了咔哒的锁门声。
  woc把门锁上了,是囚禁?!是囚禁吧?
  延默靠着墙瘫下来,也许是兔子的本能,他觉得那名黑发少年绝对不好惹。
  不对,他现在只是只布偶兔,哪里来的兔子本能。
  .......
  沉默一阵子延默觉得已经接受兔子的设定的自己似乎更加奇怪。因为身体是布做的他甚至不能感受到疼痛,那么这个世界是梦的几率可能又有多大?
  应该是...很大?因为刚刚才从梦里醒过来,所以这是连环梦中梦咯?
  而且…连着的并不只是两个梦。
  延默感觉大脑有点混沌,有些东西模模糊糊的始终想不起来是什么。他用圆形的团子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松软的脑袋,但并没有什么实感。
  这个身体并不能给他带来真实的【触感】,甚至五感中他几乎同时失去味觉和嗅觉。这让延默开始怀疑起自己是否确确实实地【活着】,毕竟这种事情对于一个正常人而言的确是令人难以置信并且质疑的。
  如果这梦无法通过痛觉判断,那么睡一觉总该醒了吧?如此想着延默一头栽倒在床上,由于自身的柔软他还感觉到似乎还弹了一下才稳稳地落在床铺中。
  窗户大开着,但照在眼睛上的阳光并不刺眼。
  延默又重新意识到一件事情。
  布偶没有眼皮闭不上眼并睡不了觉,如此一来难道他只能等着自己现实中的躯体自然醒?
  这真是一件漫长而又可怕的事情。布偶兔气的直击胸口。
  就在这时,刚刚锁门外出的少年返回了,手中还提着另一只看起来毫无生机一脸生无可恋的男子。男子似乎已经放弃挣扎,就这么被少年直接粗暴地塞在了床边附近的木椅上。
  “你最好解释清楚。”
  把男子丢到一边后少年再次坐到了床沿上,延默见有戏可看起码不至于让他等到自然醒于是便一咕噜坐起来饶有兴致地也看着对面的男子。
  男子五官深邃,眸子是少见的银灰色。他抬眸看向延默,接着摇了摇头。
  “我早就说过分离魂体会对人的精神造成些影响。失去记忆算是小事,难道穆尔你觉得延默他变成痴呆会更好些?”
  “但你一开始可没说过会出现失去记忆这种事情,卡蒂拉特殿下。”
  穆尔撇了一眼一直盯着男子看的延默,一言不发地挡住了他的视线并强制揽到怀里。延默没有反应过来,待在穆尔胸前一脸懵逼。
  “就算我没具体说过,你应该也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副作用吧。”男子正是被穆尔称为卡蒂拉特的人。他无力地垂下头,温润的眸子满是疲惫。“我刚刚才从【深眠】中醒过来就把我拉来,就算我不是病患好歹也因为你家病患累的半死半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么也应该对我温柔一点吧。况且…怎么也应该记得点东西,完全不记得你什么的,他在跟你开玩笑?”
  说罢卡蒂拉特再次看向延默,但由于现在只是一只布偶,因此他并看不出来自于【延默】本身的反应。
  “嘿,延默。就算不记得我也应该记得穆尔吧?你还记得穆尔吗?”
  卡蒂拉特想伸手揉揉布偶的头,但却被穆尔一脸阴沉地拍红了手。延默闻言,微微扭转头看向穆尔。那对紫色的眸子里沉静的看不出任何一丝情绪,但却让延默莫名的感觉到恐惧。
  他迅速扭头并且垂下,这个态度很好地说明了一切。
  “这就有点棘手了。说不定是因为魂体没有分离完全而导致记忆留在了躯体里面也说不定…”卡蒂拉特低声说着,眼神有几分心虚的躲闪。
  如果记不起自己就几乎等于说失去了所有的记忆,穆尔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因此他完全不能接受布偶里的魂体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事实。
  虚光一闪,卡蒂拉特只觉得脖子一凉,一柄黑色的长剑就抵在他的脖子不到几微米处。他背后顿生冷汗,神色却是如原本一般未变。
  “冷静一点,说不定他回到原体里就能恢复记忆了呢?不能CAO之过急啊穆尔。”
  “事情都是因你们而起,若是不能还延默完好,就等着精灵族被仇杀。”
  穆尔抱着延默冷着脸慢慢放下了黑剑。黑剑上的剑气让延默有些受惊,这也是让感觉到这一点的穆尔放下剑的原因。
  “啊。真是让人害怕。”对面的卡蒂拉特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表面上完全没有因为穆尔的威胁而受惊。“还有既然他都已经不记得了,我是不是应该重新自我介绍一遍。我叫卡蒂拉特,精灵族二王子。那么请记住至少在这段时间内不要把我的名字给忘了哟?”
  精灵族的人?虽然的确,耳朵是尖的…延默还是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如果是梦的话这是西幻类型的梦境了吧。精灵什么的,不过果然是传说中一般,精灵天生都拥有俊美的长相。
  “没事的话我就先行告退啦。那边还有一个身子等着我去维护呢。哈啊真是的,最近一个好觉都睡不了。穆尔,你可别趁人之危。”卡蒂拉特说完后也没等穆尔说什么就自顾自地走了。穆尔抱着延默也没有阻止,只是沉默着没有说话。
  因为心里害怕,延默也没打算开口。两人就这样僵持了片刻,最终穆尔还是开口了。
  “你被卡蒂拉特连累,差点魂体就被巫妖抽出拿来炼药。抱歉,如果我再早点察觉,就不会如此。”
  “……”
  “延默…不会再有下次,所以…求求你,相信我。”
  声音…语气,都很熟悉。但是…
  “你是谁。”
  就算要相信,也好歹要个理由吧。尽管是梦,他也无法无根据的去信任一个人。
  这种多疑的性格是什么时候有的,连延默自己都不清楚。
  “穆尔。我是穆尔。”
  顿了顿,那少年轻声说道。
  “我是你的…情人。”                        
作者有话要说:  穆尔:我是你的情人
延默:...【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不能趁人之危。】
拖了很久甚至可能让人认为说不定已经没有第二部的传说。终于回归【啪啪啪啪自己给自己鼓掌。】
因为毕竟是第二部,虽然会尽力为新读者着想各方面多解释,但是有时候描述到之前的内容也很难作到顾及两方面的读者。所以如果有什么地方没看懂可以提出来,或者【别啊】去看第一部黑历史【三年前真的太黑了最好别看。】
收藏评论是动力,鱼雷等同催加更。作者等同咸鱼一条。
呜呜呜呜我终于下定决心把这坑填完如果你们再不理我就太不讲道理了。还爱我就请举手,让我看到你们会动的小手呜呜呜【并没人爱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