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的蛋丢了![星际] 作者:吴山风来

字体:[ ]

 
文案
 
富可敌国的公爵未婚带一子,嫁给了皇帝陛下,成为塔玛星上最具争议的一桩婚姻。
老草啃嫩牛的公爵生下皇帝的蛋,丢三落四一孕傻三年的故事。
主CP: 公爵受x皇帝攻
注:星际伪科幻,较真你就输了。
本文有玻璃渣出没!!!
结局HE!!
 
内容标签: 星际 婚恋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森爵,霍德希汶 ┃ 配角:蛋,欧萌,戊己,涅耐,希伯来、 ┃ 其它:星际,伪科幻,狗血,有尾巴
==================
 
  ☆、第1章 三星
 
恒星广场的丰碑屹立不倒,这是帝国人民为每一次因为战役献出生命、做出贡献的英雄人物建造的,恒星广场周围是这座大陆的经贸中心,此时,森公爵手心悬浮着原石的巨幅画像被掀了下来,这也是这片繁华中心最后的一张画布广告,动态屏幕被迅速安装上去。
    新的屏幕循环播出着广告:想要孕育出一颗全血宝宝?最新的报告表明:愉悦的心情、生态的环境将有效提高全血出生几率,溪底山谷欢迎您,最天然的洞穴旅店,最原始自然的生活方式,我们期待您的光临。网址:xx,电话:xx。
    森爵的画像跌落在地,由他宣传首次带到世人面前的原石计划也被遗忘在角落,那时他的身份还是落日星战元老,曾经的军校特邀教授,坐拥富可敌国的财力。如今毁誉参半的森爵和皇帝的联姻,在帝国人民心中留下一片巨大波澜,传出孕喜的消息后,便深居简出蓦然沉寂了。
    人们茶余饭后还是会想一下:森爵和帝国宝宝如何了?他会生出一个万众期待的全血白色小蛋,还是一个可爱的半血荧绿小蛋?无论外人如何多舌,建立在海下繁城一隅的公爵府依旧一片安宁。蔚蓝的海幕下,一座府邸与城市凭借一条长长的玻璃通道相连,形成一片独立的区域。
    “爵爷请坐。”管家拉开座椅,金属质的镂空座椅,平滑的长桌透出一道冷光,超现代的家居设计,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人造动物毛皮。
    “咳。”森爵捋捋自己衣领,有些疲惫坐了下来,柔和的触感让他神色一松。
    “请用早餐。”管家头发纯白,背脊因为年迈有些微微弯曲,动作稍慢却很精准,将几盘精致菜肴依次摆在森爵面前。管家言行举止时刻透露出一种职业的优雅,右臂徽章属于森爵府独一无二的标识——玫瑰叶圣剑显眼夺目。
    森爵半靠在椅背,抬眼皮看了会儿桌面,毫无兴致的摆摆手:“这么丰盛,不过我没什么胃口,不太想吃。”其实是出门偷了嘴,现在根本吃不下了。谁叫最近的几顿伙食都是营养液,没滋没味,喝的他快郁卒了。
    管家身旁女人已经沉默的站了好一会儿,看森爵的模样竟然是一点早餐都不想沾,顿时不满,抬腿“哐哐”的甩着步子走到森爵身边:“爵爷,你不是嫌营养液难喝吗?这是特意为你做的,不如让我为您挑选一些清淡小菜。”
    森爵简便的挥挥手:“欧少尉,不用,不要小题大做。”
    欧少尉托着银盘举着勺子,盘里放着几块鱼片、蔬菜,一脸请你顺从我,否则我很为难的表情,森爵冷眼看她右臂的黄金线绣三星标志,那是属于皇家军队的臂徽。欧少尉用着十分公式化的口吻说着:“早餐是三餐中最重要的,爵爷你才剖了蛋,身体还很虚弱,应该补充一些蛋白质和蔬菜。”
    “我不想吃,如果非要吃的话,我想吃烤鱿鱼,味道很大的那种。”森爵握住杯子,喝了一口,皱眉的推在一边。还以为是红茶,结果一股怪味,大概又是什么补药。
    “烤鱿鱼没有,如果爵爷心意已决,八爪的倒是有一只,我们可以清蒸。”欧少尉放下托盘负着手臂挺着胸膛,看森爵对她的话没有什么反应,露齿伶俐一笑走了几步,摁下窗边一个按钮。
    原本被合金覆盖的窗户骤然打开,厚厚的玻璃外,是蔚蓝的海洋,森爵有些惊讶的看着海水中的鱼群,不一会儿,一只又大又长的触手从窗边拂过,欧少尉盯着他的表情,自信的说:“只要您开口,我马上派人将这只八爪章鱼的一条腿挫了给你切片。但我得提醒你,这只是你最爱的宠物。”
    森爵遏制住惊讶,不感兴趣的别过脸,闷闷的说:“那还是算了。”欧少尉了然一笑:“那还是好好吃早餐吧,顺便,我再为爵爷讲一些常识。”
    “我头痛。”森爵转了转眼珠,赶紧以手抚额,这女人昨天就跟他宣读了一系列法规,并强迫他记住各种标识的意义,她来自皇帝的三星军团,他记住了。
    欧少尉一听,立刻关心的凑过来,轻声问:“头痛?我看看,是不是出门受了冷风,都说了你最近身子虚,不要到处乱走……”欧少尉凑近了,顿时一股淡淡的甜腻从森爵的呼气中传出来了,欧少尉又是个出名的狗鼻子,顿时皱起眉,直起身急促的吼:“爵爷,我说了暂时不能吃甜食!陛下让我关照你,我就要为你负责,作为一名称职的军医,确保病人的身体健康是我的责任,而你的义务是配合我!”
    管家小心的退了一步,掏了下耳朵。
    “行了行了,已经吃了还能怎么办,我上楼躺会儿。”森爵一听顿时头大,推开椅子站起来,如果再不制止,这女人大概又会喋喋不休,像昨天一样缠着他背什么自然、联邦法则。
    欧少尉气的脸颊发红:“你还在监测血糖!妊娠时候受的罪忘了吗!”森爵一听,好笑的拍了拍裤腿的褶皱,云淡风轻的反问:“欧少尉,你不是已经知道,我什么都忘了啊。”
    欧少尉被他堵得哑口无言,森爵看着她眼珠气的发红,捏紧拳头,心中暗想:皇家的军医也这么沉不住气?随便一激就变成这个模样,自己倒是扳回一局。
    欧少尉瞪着他,这家伙从孕期就不太听话,鉴于他在塔玛星上独一无二的身份,自己一直是尊重恭顺的。这位大名鼎鼎的公爵最近恶名在外,用尽手段嫁给了小他四百来岁的皇帝陛下,没来之前欧少尉内心甚至有些瞧不上他的。后来经过短时间的相处,又觉得这位公爵从骨子里透出一丝冷寂乖张,很多时候他独自坐在窗边一坐就是一天,居然有些和传言中不合的伤感,只有陛下来了才会开心的笑,欧少尉内心十分复杂,只能毕恭毕敬的照顾好他和孩子。
    说到孩子,欧少尉的目光自然而然将目光放在森爵腰间。这一看,欧少尉差点疯了,那原本该挂着一个银色囊袋的地方空空如也,她扯着嗓子怒吼:“爵爷,你把孩子弄哪儿去了?”
    “孩子?孩子不是在家里?”森爵被她吼了一嗓子,本来准备离开的身形顿住了,张了张嘴:“孩子不是在楼上吗?”
    欧少尉气的发狂:“谁说那个拖油瓶,我问的是咱们帝国的宝宝!你弄哪儿去了。”说完,欧少尉突然后悔的捂住嘴,她太冲动说错话了。
    森爵给他吼得一愣一愣,在“被告知”自己生了之后,他也没在意自己到底生了个什么玩意,反正什么都忘记了。昨儿见到一个小男孩,叫自己爸爸。虽然有个那么大的孩子有些奇怪,不过既然男人也能生孩子,生出个长得有些着急的也不奇怪吧。
    管家突然站出来,挡在森爵面前,面色严肃:“欧少尉,你逾越了。”
    欧少尉看着站在管家身后一脸迷茫的森爵,她真诚的道歉:“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爵爷,你到底将保育囊放在哪里去了。”
    森爵从高大的管家的身后伸出脑袋:“你说什么东西?”
    欧少尉急的直跺脚:“就你腰上的那个银色圆盘,你弄哪儿去了。”森爵拍拍脑袋,迟疑的说:“呃……早上买冰皮慕斯的时候没有钱,就把那东西送店家了。”
    这货居然为了吃的把孩子送人了!欧少尉惊呼一声,“我的天!爵爷你快告诉我那店在哪儿!我去把孩子找回来。”好在保育囊上面有皇家标识,那店主应该不敢随意处置……吧。
    森爵吱唔了好一会儿,才将早上闲来无事的散步路线描绘下来。其间,他还绘出了三条分支,那三条线在地图上缠成一团乱麻之后,他困惑的问空气:“我到底是走了哪里来着?”
    欧少尉的心脏本来就悬在半空中,看他这么犹豫不决,懒得再浪费时间,急的抓过路线图亲自带了一个皇家小队去找孩子,因为太急太匆忙,连飞行器都忘了开。欧少尉边跑边想,这事实在是太疯狂了。
    森爵,全名森列马里斯贝公爵,是著名的落日星战遗留下的唯一元老。如今有704岁,几年前老草吃嫩牛一口吞下了正值风华的皇帝陛下,足足大了皇帝近三倍。
    一个明明可以做皇帝爷爷辈的老鸟居然和皇帝结婚了,这中间确实有些曲折——不过这不是欧少尉所思考的重点,两人婚后生活应该也非常和谐,不久之后森爵便有了小孩,只不过因“年事已高,身体较差”,被妊娠糖尿病折磨的奄奄一息,不得不提前将不足巴掌大的蛋剖出来,他们将蛋放进保育囊,让森爵贴身佩戴,将蛋能随时受到父亲的体温。欧少尉一路胡思乱想着,如果孩子有任何不测怎么办,她该如何跟陛下交代?
    这边厢,还在自家华庭优哉游哉的公爵大人倒感受不到那种火烧眉毛的惧意,他最近瞌睡很多,坐久了都会睡着,更别说早上劳心劳力的走了一圈。这也不怪他,不是说他血糖高,多走走有好处吗?至于孩子,欧少尉才说过,囊袋上面有三星标识,没人会把那东西怎么样的。何况那小银盘紧的很,他试过完全掰不开。
    欧少尉走了后,森爵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滑落在地上双眼一阖,仿佛沉沉睡去,微微卷曲的黑发贴在额上,整齐的睫毛挂在苍白的脸上,看着有股异样柔弱。为了防止他近期随时随地出现这种情况,公爵府已经尽量在每一平地面上铺上厚厚的地毯,然而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森爵会直接在饭厅睡着。
    管家叹了口气,走上前弯腰想将森爵扶起来,挪到一个有地毯的地方。哪知刚挨近森爵,那人便伸出五指,做出一个制止的动作:“我只是有点累,让我坐一会儿自己起来吧,老人家不劳费心。”
    管家清了清嗓子:“准确来说,我还小你37岁,爵爷。”森爵坐在地面,动了动脑袋,简直哑口无言,不要反复提醒他,他自己才是塔玛星上最老的那一只好吗?
 
  ☆、第2章 三星
 
欧少尉找到宝宝时,严格来说,应该是一直被保育囊包裹的小蛋时,吓得心惊胆颤。那银色的保育囊正被踩在一个小孩脚下,他尝试着用双脚将囊袋踩破,显然他不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弄碎合金囊舱,可欧少尉还是被吓了个半死,她不顾形象的跪趴在地上,从小孩脚下抢过了塔玛帝国现任皇帝的第一个宝宝。
    那小孩被她狂暴的举动吓得一怔一怔,缩在面包炉边发呆,老板更是傻了眼,这群人冲进来的时候居然不知道敲门,硬生生将他家玻璃柜台撞了个稀巴烂,只剩一片狼藉。
    “三星军团?你们干什么!”老板愣了一会儿,从来人整齐划一的右臂上看出端倪,不过,皇家军不该是守在天空要塞的么,现在他们是要做什么,他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妄图伤害帝国之子,拖下去关半个年,顺便——”欧少尉指着老板,环视这间不大的蛋糕屋,为防止森爵再来偷嘴,她怒声说:“拆了这间铺子。”老板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这种天方夜谭的罪名扯在一起,别说帝国之子,他连细枝末梢的贵族都没见过,又怎么可能有胆子做这种事。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没有阿,我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小商人!”老板的呼声越来越远,欧少尉头也不回的远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